言情小說

範堅強更是一愣,他做夢也不知道楊瑋還能和大老闆認識,就那個窮的直掉渣的小子?可能麼?不相信!

經過幾句的試探性問詢,範堅強才曉得上海大嶺就是楊瑋這個‘倒黴蛋’的傑作,更讓他吃驚的是楊瑋同志關於青山股份的論斷,人家可是在將近9元的價格就發出了警報的,現在回頭看看,該股已經跌到6元多一點的位置了,整整跌去了將近百分之三十,而同一時間的上海大嶺卻成功翻番,這一出一進的差距可大了去了。

範堅強心裏吶喊:同樣是生活在股市裏的股民,這做人的差別就這麼大膩! 好多人炒股票就是給自己找麻煩、給家人添堵;而有的人炒股票賺起錢來輕鬆加愉快,時不時的還能股爲媒的泡上漂亮美眉。

我們的主人公楊瑋同學就是這樣,自從炒股票以來,倒黴之氣在他的身上已經漸漸的消去了,幸運之神已經也悄悄的光臨現場。

夜黑風高,鏡湖公園的一條長椅上,肩並肩的坐着兩個人,一個是曾經的倒黴蛋楊瑋、一個是花見花低頭、魚見魚沉底兒的米莉兒。

“哎,”米莉兒瞅了一眼身邊的楊瑋,不解道:“我看你今天沒少吃,怎麼那天一口不吃,難道麪條比鮑魚好吃?”

“當然,鮑魚那東西軟了吧唧的有啥吃頭!”楊瑋說着話,用手攏攏板寸頭型,樣子很拉風、很得意。

米莉兒看着這位很拉風的樣子好懸沒笑出聲來,真是第一次聽說鮑魚軟了吧唧的,在怎麼說麪條也沒鮑魚好吃吧,有沒有搞錯!

“不說鮑魚了,今天真謝謝你能幫着我把那麼多東西扛回家,要是我自己還真拿不動。”

“沒事,我體格好!”楊瑋眼往無窮的夜空,繼續一本正經的擺着拉風造型,肩上隱隱的痠疼只好默默忍受,誰讓咱是男子漢大豆腐呢,不對,是大丈夫!

說起來,今天也夠楊瑋受的了,首先是跟着倆美女逛市場,這左一件右一件的看了試、試了看的沒完沒了,也不知道她們怎麼就那麼有錢,什麼貂皮大衣、高腰靴子還有各種的化妝品,林林種種,大包小劉的全都壓在了自己的身上,逛完了服裝市場又到了菜市場,各種菜價各種必需品的都打聽了一個底兒掉,當然,在自己的管轄範圍內這些都是必須要知道的,最後,米莉兒買了二十斤大蘋果、二十斤核桃也壓在了身上,據說蘋果養顏核桃補腦,夠聰明漂亮的了,還補啥?扛在肩上這個沉呦,還不敢說半個不字、痛並快樂着!

不管怎麼說,米莉兒給自己買了一個刮鬍刀,說是美容用的,兩塊錢,真“值!”

人家談戀愛搞對象都是男的主動進攻、小姑娘一般都採取防守的態勢,而我們的楊瑋同學此刻滿腦子悲情激壯、一臉的正氣凜然,看樣子不爲美色所動,這讓米莉兒感到萬分的吃驚,在這種夜色、這樣的環境想不衝動幾乎是不可能的,難道我真的是恐龍女還是他真的人如其名,陽痿!

一個想沒話找話,一個一本正經,場面很尷尬!

“我得上班去了!”米莉兒實在是坐不住了,她站起來一甩長髮就要走,楊瑋跟着也站起來,一拽她的衣袖角,脹紅了臉,喃喃道:“你、你那麼着急?”

“沒意思。”

米莉兒狠的直咬牙,追求自己不說一個加強連也有一個加強排的人,怎麼就碰到這麼一個扁擔壓不出個屁的人,也不知道是真正經還是假正經,不管那麼多了,上班是主要的,因此,她狠勁的一甩衣袖,就走。

“這小妞不錯嘛,哈哈!”

шωш ¸тt kan ¸C O

隨着甕聲甕氣的一個聲音傳來,在倆人的面前驀然站着三四個歪瓜裂棗的漢子,藉着昏暗的燈光看去,就見這幾個人都是橫着膀子、裸露的上身刺龍畫虎,領頭的傢伙手裏拎着一把片刀,肥大的短褲褪了下去,滿臉色迷迷的看着米莉兒,中間的黑櫻槍直挺挺的有二尺來長,這長短要是讓陝西大叫驢看見了,能把大叫驢羞死,太他媽的老爺們了。

我靠,居然是青龍!

“媽呀!”米莉兒尖叫一聲轉到楊瑋的後面,躲了起來。

剛纔的表現讓楊瑋暗暗的抽了自己120個耳光,真是他媽的沒出息,多好的夜色、多好的環境正是自己大顯淫威的時候,尤其是遠處時隱時現哼哼唧唧的打炮聲,自己膽子怎麼那麼小,最起碼拉拉手,“啵”一個也成。

沒想到送上門的禮物來了,也活該哥們轉運,嘿嘿,這可是咱逞英雄做好漢的機會到了。

“老婆,你看老公怎麼收拾這幾個土鱉!”楊瑋說着轉身輕輕的摸了摸米莉兒的小臉蛋,柔柔的滑滑的嫩嫩的,愛不釋手。

“我靠,在我驢哥面前,你他媽的還有這心…哥幾個看哥的!”

叫做驢哥的傢伙拎着片刀挺着“長槍”直奔楊瑋衝了過來,後面的幾個小弟斜着眼睛看着老大,有老大出手還用小弟麼?笑話!

驢哥來到楊瑋面前,片刀一橫,身子一挺,“長槍”直愣愣的不服氣,在他的眼裏,眼前這個身材一般、扔人堆裏都被無視的毛小子,任嘛不是。

看着看着,就見驢哥包子眼圓瞪,手中的片刀掄圓了,一道寒光由上到下力劈華山的下來,速度之快令人咋舌,楊瑋擡着頭靜靜的看着,一直到片刀離自己還有一寸多遠的時候,就見他一個轉身往旁邊一躲,如魍魎如鬼魅無聲無息,緊接着飛起一腳直奔驢哥的“長槍”,這位驢哥也是求勝心切,再說他做夢沒想到眼前的小子身法這麼快,出腿這麼狠。

“啊!”

一聲殺豬叫過後,再看驢哥的“長槍”頓時打折,手中的片刀飛出老遠,“咚”的一聲直入湖底,湖面上水波漣漪。

打蛇打七寸、擒賊先擒王,利用驢哥蹲下身撫慰槍頭的時候,楊瑋的拳頭如暴風驟雨一般的襲來,打沙袋的拳頭非常人能比的,尤其是在美眉面前更顯威力巨大、無以倫比。

片刻過後,驢哥已經徹底的癱軟下來,後面的幾個土鱉一看老大成了半殘疾,都面面相覷,躊躇着不敢向前,手中的片刀咋咋呼呼的亂晃,但是,我們的楊瑋同學是個不慣病的英雄好漢。

上面是勾拳如閃電、下面是鞭子腿如流星。人影閃過就有土鱉倒地,殺豬叫此起彼伏,慘叫聲傳遍整個公園。

“莉兒,我們走!”

楊瑋拍拍兩手,活動活動手腕,然後攏攏板寸很拉風的扶起米莉兒,大搖大擺的走出鏡湖公園,後面的殺豬叫伴隨着公園管理員的口哨聲交織在一起,久久迴盪。

……

市醫院大門外的拐角處,楊瑋輕輕的摟住米莉兒纖細的腰身,眼露情光看着她,雙脣不知覺的伸了過去,米莉兒仰起小臉雙眸輕閉,靜靜的等待着…。

“米莉兒,你今天怎麼這麼晚纔來。”

隨着一聲甜甜的叫聲傳來,將倆人嚇了一跳,身子也瞬間分開,轉頭一看,就見一個胖妞從不遠處急急火火的跑來,一到近前,胖妞連忙轉過身捂住雙眼,“哎呦,米莉兒,我什麼都沒看見你們繼續。”

胖妞說完,一轉身,飛一般的跑進醫院。

楊瑋同學這個氣呀,本來好好的就能拿下的事情被徹底的攪黃了,這個該死的胖妞什麼時候出現不好,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我就那麼倒黴麼!楊瑋的心裏吶喊聲不斷。

米莉兒狠狠的瞪了一眼跑進醫院的胖妞,心裏也挺憤恨的,挺好的事情被弄得一點心情都沒有了,最可怕的是這個丫頭嘴就沒把門的,用不上三天時間,滿醫院都會知道這件事情,哼,我可是著名的院花!

“莉兒,我們再來一次就當重播?”

楊瑋憨臉皮厚的準備再來第二次溫情,沒想到米莉兒小手一擋,很溫柔的說了一句,“沒心情!”

看着她風風火火的跑進醫院,我們的楊瑋同學只好乖乖的往家走,是一個人靜悄悄的走,嘴裏哼唱着:我的未來不是夢,我的心跟着希望再走…。 採買部主任的活兒超級的好乾,每天看看送上來的採購清單,對照一下市場價格就可以得出採購員在採購過程中有沒有貪污行爲,當然,作爲主任還是要適當的親臨親爲,杜絕一切隱患是必須滴。

楊瑋當這個主任有了一段時間,對於採購行爲基本做到門兒清,有的時候通過電話和商家直接定好所要商品價格,然後揮揮大手命令採購員老溫以及其他人跑腿,看着手下人疲於奔命,我們的楊瑋同學心裏這個美滋兒滋兒,有了更多的時間炒股票,記住,是帶着工資炒股票滴,真是美的大鼻涕泡“啪啪”作響。

這一天上午,處理完手上的活之後,楊瑋一轉身來到總經理辦公室,一進門,就見歐陽佳音正站在鏡子前左照右照的臭美着,楊瑋沒敢驚動,只好站在門口靜靜的看着,好半天,歐陽佳音纔打扮完成,回過頭緩緩的說道:“楊瑋,你知道今天出什麼好消息了麼?”

“什麼什麼?”消息天天有、每天一大串,天知道今天又什麼消息.

“國務院降低印花稅了,從4將到3,你說今天是不是該漲了?”

印花稅是個什麼東西?沒聽說過!

楊瑋入市也不過短短的一個來月的時間,對於技術還算說得過去,對於這些什麼什麼稅就是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了,他眨眨眼睛看着歐陽佳音,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心裏卻暗下決心,一定要惡補基礎知識,該死的劉彥清也不教教這些。

雖然不明白,可是也不能丟份,不懂的時候應該學學劉神仙那樣,少說話裝沉穩,給人一種臉不變色心不跳、泰山壓頂不彎腰的大無畏革命氣勢!讓人一看就是一種高不可攀的行家裏手,只有這樣才能永保輝煌,在美女少婦面前更該如此。

“咳咳,利好出盡是利空,我看今天應該賣一些纔對!”楊瑋站在門口仰着臉、攏了攏板寸頭型,做着通殺一切少女少婦的拉風造型。

歐陽佳音現在對楊瑋崇拜到了蔥白的程度,在股票上,楊瑋指哪歐陽佳音和米莉兒就會打到哪,毫不含糊!因爲在最近的幾次小波段當中,我們的楊瑋同學做的那叫一個水蘿蔔就酒嘎巴脆,歐陽佳音多賺了不少、米莉兒也多賺了不少,只有楊瑋同學卻眼含熱淚的看着人家賺錢,因爲他只有三百股,股數少頻繁交易不夠手續費的,折騰啥?

上了總經理的專車,沿路將米莉兒接上車,三個人一溜煙的來到證券公司208貴賓室,他們來到貴賓室還沒到九點鐘,可以說是很早的了,可是屋子裏已經是唧唧喳喳的人滿爲患了,這麼高貴的貴賓室現在也沒個人來管管,盆朝天碗朝地的像個什麼樣子!特別是那些抽菸放屁嘎巴嘴的主最討厭,還有個傢伙大熱的天穿個砍袖,一擡胳膊就放出一股子狐臭味,有味就有味唄,爲什麼要穿砍袖?穿砍袖就穿砍袖唄,爲什麼還用扇子扇?釋放原子武器麼!

在米莉兒的挑唆下,歐陽佳音一生氣,直奔三樓的證券公司經理室,幹啥去?當然是調房間了,自己在股市裏大兩百萬的資金這點小要求算個吊毛?骨瘦如柴的證券公司總經理老黃一見歐陽到來忙不迭的起身相迎,聽了歐陽的要求後,連忙親手敬上一杯熱茶,“歐總,您的這個要求本來不過分,只是現在的行情實在是火爆,好多人都是扯着耳朵連着筋來的,咱要是硬往外攆是不是有點不近人情?”

“切,”歐陽佳音自然明白這位老黃的心裏算盤,證券公司靠什麼吃飯?不就是股民的手續費麼?這麼好的行情不痛痛快快的痛下殺手更待何時?所以,作爲總經理的老黃是不會去攆那些股民的,要是這些人到了別的證券公司,就白瞎了這麼大的行情。

骨瘦如材的老黃頻頻乾笑,勸說歐陽將就將就,大家來自****都不容易,能容忍就儘量的容忍一些吧!但是,歐陽有自己的打算,她已經看出來楊瑋的資金並不多,三個人共用一臺電腦實在是不方便,看股票可以,但是交易起來很容易撞車,出於這種考慮,她必須要求調房間。

“不行,你給我一個單間,房間裏三臺電腦…要是不馬上解決的話我就轉戶!”歐陽佳音說完話,往後一靠穩穩的喝着茶水、面色卻如寒江之水,這算是下了最後的通牒,總經理老黃自然明白其中的厲害。

證券公司不怕小散離開、最怕的是大戶轉走,因爲一個大戶一年的交易額就是上億元,營業部會從中得到幾十萬元的好處,這好處就來自於交易費用的提成,幾十萬呢,不咬牙放屁吧嗒嘴麼?吹!

“歐總,您看您這話說的,咱們可是老關係戶了…讓我想想辦法,您先等等!”老黃說着急匆匆的走了出去,這事耽誤不得,走了一個歐陽就會扯着耳朵連着筋的拽走好多大戶中戶,最要命的是鶴月嘉華的小姐還有免費的門票就沒着落了,此事了不得、不得了!

大約十分鐘不到,老黃經理興致勃勃的從外面走進來,歐陽佳音看着他一臉的喜氣就知道這事有門,果然,老黃一張嘴露出炒糊了的芝麻粒牙,“歐總,經過我們的積極努力,正好有一個房間,房間不大,正正好好四臺電腦…我們用不用現在就過去?”

歐陽佳音點頭,跟着老熊來到走廊盡頭315房間,走進房間一看、歐陽佳音頓時覺得心曠神怡,就見這屋子雖小但是佈置的不錯,整整齊齊的四臺電腦,窗戶巨大透光性極好、窗臺上擺着幾盆盛開的鮮花、大概是茉莉、月季花、香百合,窗戶底下有一個沙發牀,在牆角支着一臺電視,最愜意的是中間的位置上還擺了一個麻將桌,呵呵,沒事的時候玩上兩圈也不錯。

整個房間花香撲鼻!

“好了,給我這個房間的鑰匙,以後我就常駐這裏了!”歐陽佳音說着一伸手,老黃一齜牙,心裏說話,我的姑奶奶,你也太大方了吧?這間房是我們開小會的地方,您說要鑰匙就要鑰匙呀!

老黃挺鬱悶、歐陽挺愜意,她衝着老熊秋水般一笑,玉手一伸鑰匙拿到,老黃色心蕩漾了一會才緩過神,一齜牙一咧嘴的認了,因爲綜合考慮之後只有滿足她的條件纔是上策。

歐陽緊接着讓老黃在開出一張貴賓卡,這卡是爲楊瑋要的,要不然楊瑋一上樓,那位大蔥一樣的保安就斜抹眼睛的看着、一直看到上樓拐彎爲止,爲了這位保安的視力和頸椎着想,這張貴賓卡也必須得有。

一切辦的妥妥當當的,歐陽佳音這纔給楊瑋打去電話,劉神仙送給楊瑋的電話終於派上了用場,有了新的房間,楊瑋和米莉兒也高興的不得了。

“大姐,這就是咱們的新房間麼?”米莉兒一進屋就睜大了眸子左顧右盼,“這花好香呦。”米莉兒像發現新大陸一樣撲向窗臺上的幾盆花。


女人愛花是天性,倆美女蹂躪了一番鮮花之後便回身並排坐在椅子上,將電腦打開迅速的瀏覽時事要聞,這是做股票開盤前必須要做的功課。

楊瑋自己在這面背對着她倆,一個人守着兩臺電腦看股票,心裏的滿足感巨隆重,如果現在哪個好事的記者來採訪,你幸福麼?

我們的楊瑋同學一定回答說:我很幸福。 股市裏有一句話叫做見光死,大意是說,當利好消息傳來的時候,就是莊家派發籌碼的時候,對於大多數股民來說也正是離場休息的時候,很簡單的道理卻顯得異常的深奧,爲什麼呢?當然是一個貪字了得。

九點二十五分集合競價一結束,楊瑋便敲動鍵盤,將手中的三百股上海大嶺掛出,價格不錯,是26.38元。

“楊瑋,你掛單子了?現在漲了4個多點!”歐陽佳音回過頭徵求楊瑋的意見,米莉兒也跟着回過頭,大眼睛忽閃忽閃的也在詢問,她們覺得這隻股票的k線圖並沒走壞,而且今天是一個突破有效位的位置,應該可以放一放纔對,就這麼賣了是不是太可惜了,而且楊瑋說這票能漲到35元。

“下來再接唄!”

“哦,”倆美女言聽計從,她們也將手中的股票掛上單子,準備賣出。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越是焦急的等待,時間越像龜速,好不容易等到正式的交易時間,指數果然是高開了好幾十個點,幾乎所有的個股都是紅花爛漫、全國河山一片紅。

樓下傳來聲嘶力竭的喊叫聲。

“一千四百點!”

“今天大漲一百點!”

“大利好出臺嘍!”

……

楊瑋看看自己的賬戶,三百股全部成交,現在市值已經達到了一萬掛零,看着自己不知不覺間已經成了萬元戶真是紅心蘿蔔心裏美!

他此時高興,倆美女更是樂得不亦樂乎,話說回來,誰不願意看見自己的賬戶資金嗷嗷的往上漲?除非是腦袋進了地溝油的人。

手中無票心裏坦然,三個人很平靜的看着盤面的變化,說來也真給楊瑋張臉,這股指就像沒了精神頭一樣,一扭頭開始向下使勁,開始的時候速度並不快還有些執拗,慢慢的速度越來越快,一道白線帶着風帶着火的往下扎,有句話說的好,中國的跳水爲什麼那麼牛?此中有真意!

看見股指下跌再看見上海大嶺也跟着嗷嗷的下跌,三個人的心裏比吃了蜜蜂屎都得勁,不過在這樣的情況下只有靜靜的等待纔是上策,如果手欠進場就等於半路接飛刀,不得了!

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電腦,楊瑋一頭就扎進去了,他一會看看盤面一會看看資料,力爭將書上所學的、劉神仙所講的都和盤面對上號,他發現今天股指的k線走的就是一根光頭光腳的大陰線,大陰線可是大陰線,成交量並沒放大而且k線沒有打到10日線上,按照書上所講的是一次洗盤動作、是一種強勢洗盤,莫不會下午就要反攻吧?

楊瑋仰着頭閉着眼睛靜靜的思索,他忽然想到,今天主力藉助利好進行向下打,在這個過程中,有的散戶離場有的卻在進場,如果行情沒完的話,明天再一個低開,今天進場的不堅定分子都要割肉賣出,畢竟大熊市都好幾年了,看空已經深入人心,明天一準是買點,一定的!

主意已定,楊瑋便站起身來到倆美女身後,想找點什麼話茬勾引勾引、****。

“鈴…”歐陽佳音的手機響了起來,她連忙接過電話答應了幾句便急急忙忙的站起身,說了聲老黃有急事便匆忙離去,連辦公室主任楊瑋都摸不到頭腦,不知道爲什麼? 婚心如故:陸少的心尖寵

此時已經臨近中午,陽光照射到屋子裏暖洋洋的,下夜班的米莉兒有點堅持不住了,她不住的用手捂着小嘴,哈欠連連,“楊瑋,我到牀上睡會覺,你老老實實的待着…不許有什麼非分想法,知道不?”說完話,晃了晃粉拳。

大美女在牀上睡覺,淡粉色的衣褲套裝又薄又透,微微的體香讓人垂涎,沒想法、可能麼?

看着她甜甜的睡去,楊瑋也覺得有些困了,反正這個房間是315號,是一個非常安全的代碼、十足的打假辦公室,索性將房門鎖上,然後也往沙發牀上一歪,擠出一點空地兒,靠着美女準備小憩一會,問題是,有這樣的美女在身邊能睡着覺麼?能睡着那是太監或者人妖,咱們的楊瑋同學沒那些臭毛病。

楊瑋胳膊平伸,側過臉來靜靜的看着米莉兒的睡姿,那臉蛋在陽光和粉色的衣服映襯下更顯得紅暈,那長長的帶着一點彎的眼睫毛都能查出多少根來,實在忍不住了,楊瑋悄悄的伸過嘴脣輕輕的吻了一下她的額頭,馬騮的一轉頭,看着房門深處,心臟砰砰直跳。

“嗯…”

米莉兒輕輕的嬌哼了一下,一翻身正好將楊瑋伸着的手臂壓在下面,當做枕頭了,我們的主人公楊瑋心裏這個美呀,這可不是我主動進攻的,美女來了咱就安然享受唄。

楊瑋美滋滋的享受着,可是隨着時間的推移他覺得有些麻煩了,因爲這條手臂開始有些發麻,慢慢的有些發脹,最後連發麻帶發脹一起襲來,他就覺得一股股電流連綿不絕的從手指尖一直麻到全身,被壓的有些缺血了。

動也不敢動,做壞事也沒那個膽子,怎麼辦?只好默默忍受、默默煎熬,好在還有左手比較自由,時不時的摸摸她的小臉蛋,看看她睡的挺死,悄悄的撩開衣服往裏面瞥上兩眼,痛苦並快樂着!

大約下午一點的時候,米莉兒終於微微的睜開眼睛,她第一眼就看見楊瑋同學正色迷迷的看着自己,嘴角的哈喇子足足有半尺多長,黏黏糊糊的一直延伸到沙發面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