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對於厲爵剛纔的做法,雲熙也有不滿之處,她並不認同他的。

事情是因她而起,這裏是徐總的地盤,人家的60大壽,她不想再得罪他,適時,雲熙開口勸。

“厲總,抱歉,我沒想到給你添麻煩了。風御野,你也別再說了,剛纔是我自己走開的,不關人家的事。好了,這事到此爲止,你們都該冷靜下來了。”

風御野儘管心裏不怎麼爽厲爵,他也給雲熙面子閉嘴了,可是,冷厲的眼神沒少瞪他。

厲爵很不想見到風御野,爲了雲熙,他也忍了。

“雲熙,我們過那邊,我跟你介紹幾位朋友,他們跟華爾傳媒都是親密合作夥伴。”厲爵擺明了,他就是不想讓風御野摟着雲熙,他要拆開他們。

他的口吻分明就是提醒雲熙,她的工作還沒結束,她還是他今晚的女伴。

輕輕顫動着長長的睫毛,而後慢慢揚起,雲熙望着風御野,“你自己能進來,你自己也可以玩的,我去工作了。”

雲熙推開風御野的手,她跟厲爵一塊走了。

幽怨的眼神瞪着厲爵,驀地,風御野拿起一杯酒仰頭就幹完了。

深沉的桃花眼眯了起來,扯了扯嘴角,風御野執着一杯酒他跟在厲爵的後面。

只要厲爵想摟着雲熙的腰,他都上去擋着,更是陪着雲熙招呼厲爵那些朋友。

時不時地,他還插嘴說幾句,“有好的劇本,我也想投資電影,最重要的是,我要支持我太太的事業。”

風御野的霸道和氣勢,搞得厲爵的朋友都認爲雲熙是厲爵的生意夥伴,壓根就沒覺得她是他的女伴,更沒想到她會是他的祕書。

風御野像極了甩都甩不掉的牛皮糖,厲爵如獵豹般的利眼閃過一道慍色,他警告過幾次他了,他依舊你行我素,就愛給他搗亂到底。

厚臉皮的踐人特麼的討厭,厲爵幾乎全程繃着一張黑臉。

~~~~~~

宴會到了尾聲,賓客陸續退場了,風御野提醒道,“厲總,我老婆的工作結束了,她該還我了吧。”

非常霸道,不容許別人覬覦,風御野緊摟着雲熙。

“宴會結束又怎麼樣,我跟雲熙的行程還沒結束。”越看風御野厲爵就想弄死他,他覺得他特麼的煩人。

“據我所知,厲總的行程明天就飛回京都了。你走好,我老婆明天請假,我們還要在香港多呆兩天。”

“風總,你不知道行程是隨時可以改的嗎?我現在改變主意了,我要星期天晚上才回京都。”

“厲總,那挺不好意思的,星期天是我老婆的私人時間,你沒有權利佔用。你想呆多久香港都行,反正我管不着,我就要跟我老婆好好度個假。至於明天嘛,我老婆還是要請假,你可以不同意,直接說她無故曠工把她炒了。”

“風御野……”厲爵額頭的青筋就快浮起來了,他咬牙切齒怒吼。

“厲總,真的很抱歉,我明天請假。今晚工作累了,現在也挺晚了,我明天實在是沒有精力陪你會客了。剛纔多喝了幾杯,我這會正頭暈呢。”說着,雲熙靠在了風御野的肩上。

“我風御野很疼老婆的,她工作這麼累,我是寧願她辭掉不做的。”給了厲爵一個極挑釁的眼神,風御野無視他,他摟着雲熙離開了會場。

雲熙也配合着風御野,她還跟他走了,頓時,厲爵氣得砸了酒杯。

……

離開會場,立即,雲熙推開了風御野,冷冷質問:“你來幹嘛?”

別以爲她原諒了他,在那麼多賓客面前,在厲爵面前,她不好意思質問他而已。

他對她那麼混蛋,她豈能輕易放過他了。

“老婆,我想你了,所以就來了。”風御野又企圖摟着雲熙,霎時,被她揚起的手提包砸了幾下。

雲熙憋了那麼久的火氣和委屈,現在發泄了出來。

“想個呸,我要跟厲爵來香港怎麼不見你表態。我說你呀,壓根就是心理*,一定是你認爲我跟他來香港是來*的,所以,你趕來了。你腦子裏除了漿糊,還有沒有別的?”

重生之定三國 “有,除了漿糊就是想你。老婆,對不起,是我不對,是我太衝動了。從今以後,我們好好過吧。”

風御野還想摟着雲熙,被她沒好氣地甩開了手。

雲熙不想搭理他,她要攔車回酒店。

見她上車之際,他也擠了上去。

“風御野,你給我滾遠點,我現在不想看到你,看到你我就火大。現在說什麼也沒用,你怎麼混蛋的,我記着了。”

雲熙不僅用力推風御野,她還踢他了。

見狀,司機不解地搖了搖頭,“小姐,你到底要不要坐車的?你們耍花槍下車再耍吧。”

“師傅,麻煩你載我們去四季酒店,謝謝。”

風御野的力量還是佔優的,他把雲熙壓在後座,隨手還把車門關上了。

~~~~~~

“老婆,你生了幾天的氣了,該消了吧。好,我們心平氣和談談,這次我一定會認真聽。”風御野在酒店前臺那領了行李,他一直跟着雲熙。

“不需要談了,你根本沒誠意。我現在不生氣了,我只想睡覺,你別吵着我。你愛跟哪個女人*,你儘管去,我跟別的男人*,你也別管。”

“老婆,的確是我不對,我已經向你認錯了,你就原諒我吧。我知道我沒阻止你來香港是我活該,我知道你的重要性了。”

“太遲了,我現在已經考慮我們該不該舉行婚禮了。”

“不行,婚禮一定要如期舉行。回到京都,我們就去試禮服,好不好?”

“婚都不想結了,還去試個呸禮服,你自己去吧,我沒空。”

雲熙想通了,對待風御野就不能忍,她該治一治他了。

她明事理,他卻當她好欺負了,從現在起,她就不搭理他,誰讓他拽了。

走出電梯,雲熙徑自去開門,她想閃進去就把風御野丟在外面的。

那個混蛋眼看手快,她才開了一道門縫他就強勢入侵她的房間了。

“風御野!”

“我們是夫妻,當然是要住一起的。”

“這間房是厲爵給我開的,你睡得下嗎?”雲熙雙手抱胸,她興致十足地瞪着風御野。

“你說對了,這是厲爵開的房,我還真的不屑住。”

說着,風御野拿了雲熙的行李箱,他把她的東西丟進去後,他拉着她的行李離開了客房。

“混蛋,你把我的東西拉去哪裏?” 慕瀟瀟輕笑:“老嬤嬤哪裏話,我又沒說殺你們,只是卸掉倆胳膊,忍一忍就過去了,畢竟你們年邁,我也不捨得動你們。”

兩隻胳膊被強行掰斷,老嬤嬤掙扎疼到虛脫,眼前一黑,昏死過去。

看那幾名太監又跑到另外一個老嬤嬤面前,南宮容氣得吐血,衝過去,一人甩了一把掌:“放肆!放肆!你們放肆!你們這羣混賬東西,眼裏到底有沒有我南宮容!我好歹也是堂堂四妃之一,你們當我是死的嗎?!”

慕瀟瀟好笑:“容妃可真會開玩笑,合歡殿是我的寢宮,合歡殿裏的奴才是我的奴才,當然要聽命我,別說是你,就算是位居六宮的皇后娘娘,哦…”她掩嘴一笑:“差點忘了,這個宮裏頭還沒有皇后娘娘,後宮妃子,就數你最大。”

“不過他們只聽我的話,你容妃在這,當然是死的了,這和你宣揚殿裏的那些奴才,僅聽命於你,是一個道理。”

另一名完好的老嬤嬤的兩條胳膊也被卸下,和先前的那名老嬤嬤一樣,生不如死的疼痛折磨,讓她暈厥昏死。

“她們兩個沒有得罪你,你憑什麼命人擰斷她們的胳膊?!”

南宮容的大聲逼問,慕瀟瀟就跟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樣,咯咯笑了幾聲。

這在南宮容的眼裏,分外的欠扁,她恨的牙癢癢。

“容妃你還想要理由嗎?她們見了我不行禮,這算不算理由?”

“你合歡殿裏的奴才見了我照樣沒有行禮!我只不過是命人打了她們兩巴掌!”

“容妃是覺得我處置的不公平了?可我就不喜歡公平,怎麼着?”

“你——你欺人太甚!”

“不僅如此,就連你身邊的聽琴,也是我慫恿皇叔殺死的,她哪裏有得罪我,小丫頭片子,說話不經過大腦,說到底也是她自己找死,怨不了別人。”

“我殺了你!!!我殺了你!!!”

聽琴是她的心腹丫鬟,更勝她的親生姐妹,聽琴一死,她鬱鬱寡歡,數日不曾睡過一個安穩的覺,吃上一兩口膳食。

每晚閉上眼,她總能看到她鮮血淋漓的向她爬來,哭着喊着要她爲她報仇。

慕瀟瀟的一句話,激發了南宮柔數年來對她的隱忍,她張牙舞爪的向她撲過去:“我殺了你!!我殺了你!!賤人!!我要殺了你!!!”

見她癲瘋的像是一個瘋子,合歡殿裏的奴才趕緊衝到慕瀟瀟的前面保護她。

“大膽容妃!你敢對公主不敬!”

“她算什麼狗屁公主!心狠手辣,惡名昭彰!死在她手上的女人還少嗎?!她是大祁的妖妃!宮裏內外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她命!吃她的肉喝她的血!想要讓她死!”

“當初聽琴被拉下去千刀萬剮的時候,一刀子一刀子在她粉嫩的肉體上割下來…哦,對了,差點忘了告訴你,在此皇叔沒有回來之前,我也曾讓人用匕首把她胳膊上的肉全部割下來,是一塊一塊的割的,你不知道當時聽琴的哭喊嘶叫聲有多淒厲,多悽慘,多痛苦,那聲音,嘖嘖,光是讓我聽了,都覺得頭皮發麻,現在回想起來,都要陣陣的惡寒呢。”

“啪——”

發瘋中的南宮容,力度大的驚人,幾名太監竟都沒有攔住她,她撲上來,對着慕瀟瀟就是一巴掌。

慕瀟瀟就跟故意站在那讓她打一樣,瘦削的身子被她打的一個踉蹌,摔倒在地上,身下的龍形虎獅正砸在她的頭上,她的腦袋暈眩,額頭被撞出一個大洞,鮮血涓涓的向外流出。

看到她額頭撞破一個大洞,不僅合歡殿的奴才驚了,就連南宮容也驚了,站在那,怔怔的瞪着她,盯着自己的那雙手:“我…我根本就沒有使多大的力氣…怎…怎麼會…”她看到慕瀟瀟失去意識前,對她勾起的那一抹嘲諷,她大驚失色,用手指着她:“是她故意撞的!是她故意撞的!!不是我!!不是我!!”

“怎麼辦怎麼辦,公主…公主…”眼瞅着慕瀟瀟頭上的血洞大的令人心驚,裏面的血都跟流不盡一樣,丹青雙手顫抖的把她的頭給捂上,不多時,雙手一片血腥,紅色的血把她的雙手染的通紅,讓她看不清自己的手。

水墨的聲音接近咆哮:“怎麼辦?還能怎麼辦?快去叫太醫!!叫太醫啊!!你快去御書房通知皇上,快去!! 從前這世間 快去!!!”

合歡殿噪雜哭鬧聲一片,南宮容怔怔的站在那,心裏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完了。

她完了…皇上一定不會放過她的…

江柔只不過是把她推進荷花池,他就能不念及和攝政王的交情把她腰斬,而她…她竟把她的腦袋撞出一個大洞,故意傷她…

她麻痹的看着合歡殿的奴才慌慌張張的,哭喊吵鬧,忙成了一鍋粥,明明不是她….明明不是她…是她故意的…是她故意往上面砸的…真的不關她的事啊… 總裁老爸你丟了媽咪

“誰在說話,有種的站出來?”那男的左右前後認認真真的看了看,發現真的沒有人說話的,可是那聲音真的是相認很可怕,比之前眼前的這個擁有冰山眼神的男的都會讓人不毛而立,可是他前前後後的看了看沒有找到聲音的主人。

“我看你真的是活的不耐煩了,誰準你那麼的口無遮攔的啊,你算是那根兒蔥啊,這裏輪到你撒野了。”那聲音的主人一下子說了這麼多,乃們要是再不知道是誰說的,那麼就真的是你們的耳朵……失靈了!

“你躲在哪裏算什麼啊,有種的就大大方方的站出來給老子講清楚……”那男的許是被弄混了,剛纔他可是爲了她而跟眼前的那位冰山眼神開戰的啊,現在怎麼這麼一副不耐煩的樣子跟她說話的啊?

“我沒種,所以你激我沒用的,有種的是你吧,你要是有種的話,你就上來打他啊,站在一旁亂說總比讓你在這麼多人的面前展示你男人的風度來的強吧!”小君呆在司徒昊炎的懷裏,無聊的說到,現在她真的是很想要好好的揍那個男的一拳啊,不,是很多拳,他算個球兒啊,憑什麼這麼說她的男人啊?

“你這臭婆娘,你說什麼?你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竟敢在這裏對我大呼小叫的,你不想活了是不?”那男的也不知道是哪裏來的膽量,在司徒昊炎那殺人的目光中,竟然還這麼大的膽子說出這麼些話來。

求收 求推 求留言

菇涼們啊,喬翹首以待乃們的到來啊,現在手裏有金牌的砸過來吧……3q思密達,下本書喬讓乃們出場的說,快來快來,機會有限喔…… 葉繁星說:“都是很好的朋友,而且我也想出去走走。”

只要傅景遇在家的時候,葉繁星大部分都會留下來陪他,可能也是因爲這樣,才造成了她習慣他,害怕失去他的心理,所以她現在在努力讓自己變得獨立一些。

傅媽媽知道小姑娘最喜歡跟朋友一起出去玩,表示理解:“去吧!早點回來。”

顧雨澤之前在家的時候,也是成天見不到人,都在外面,他們這個年紀的小朋友都這樣,傅媽媽開明得很。

傅景遇看着葉繁星,“我送你過去?”

“不用了。”葉繁星說:“我自己坐車過去就行,很近的。”

傅媽媽看了一眼傅景遇,“人家小女生去吃飯,你去湊什麼熱鬧?”

傅景遇:“……”

葉繁星站了起來走出了門,傅景遇望着她的背影,眼神變得擔心起來。

傅媽媽看着傅景遇,道:“我看星星還在生你的氣呢,你得好好哄哄。”

傅景遇頭痛地看着自己老媽,“原來你看得出來她在跟我生氣啊?那您還放她出去?”

“從來都是見星星哄着你,也沒見你哄過她,我這不是想看看嗎?”傅媽媽說着,幸災樂禍地笑了起來。

傅景遇:“……”

這還真是親媽啊!

蔣森從外面進來,拿着資料上了樓,推開了書房的門,看到傅景遇正坐在那裏翻看書籍,工作得很認真的樣子,忍不住在心裏感嘆,傅先生剛剛回來,就急着投入工作中,自己也要更加努力才行。

佩服完之後,他才問道:“傅先生,您找我?”

“聽說你最近談了個女朋友?”自從傅景遇的身體好起來之後,蔣森的任務沒那麼重,自己的時間也變得多了起來。

他一向女人緣不錯,談女朋友也是正常的。

蔣森說:“是啊!”

傅景遇望着蔣森,“如果你女朋友生氣了,應該怎麼哄?”

超神病變大佬 蔣森微微一愣,傅先生怎麼突然問這個問題?

而且還是用這麼嚴肅的語氣?

看起來,他跟葉繁星的關係,不太好啊!

蔣森說:“生氣的話,就送她花,送她鑽石,包包什麼的……”

反正女人嘛,只要買買買就行了。

傅景遇:“……”

他看着蔣森,深深地懷疑,“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我就是這麼哄的啊!”蔣森說:“她不管再生氣,我只要送她包包,她就不生氣了呢,好哄得很。”

“……”傅景遇忍不住在心裏想象了一下,自己給葉繁星買包包,然後她不屑一顧的樣子。

嗯,他的星星,果然是與衆不同呢!

“除了買包呢?還有沒有別的?”

“送花也行,女人很喜歡花。”

“……”

傅景遇手裏拿着鋼筆,像記筆記一樣,把蔣森說的,全部記了下來。

嗯,挨個試試吧!

現在葉繁星不肯原諒他,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了。

葉繁星跟張心瑤吃了飯,回來的時候,九點多,阿姨看到她,“星星回來了?”

“嗯。”雖然跟瑤瑤在一起玩得挺開心,但葉繁星並沒有晚回家的習慣,通常能早回來,都會早點回來。 “混蛋,你要把我的東西拉去哪裏?”不得已,雲熙追了出去,她跟着風御野走進電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