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而此時此刻大力整個人直接就臉紅了,連忙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從大力這傢伙臉上的表情就能夠看得出來,現在的大力多少還是非常尷尬的。

“我說樑哥……你要是真的這麼說,那我可就確實受之有愧了!” 在帳篷裏面躺了一下之後,於樑對着周圍的幾個人微微一笑。

“今天晚上咱們應該能吃點好東西了,希望你們大家能夠支持我一下啊,現在就有一條現成的魚,然後……我給你們大家好好看看,希望咱們待會能夠吃到一隻螃蟹吧!”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幾個人一個個輕輕點了點頭,而且從大家臉上的表情能夠看得出來,於樑釣到了魚之後,大家都變得開心了不少。

也就在這時,旁邊的***擦了擦自己嘴角的口水,就這樣沒心沒肺的笑了起來。

一邊笑,一邊對着於樑輕聲開口。

“不得不說這條魚看起來可真夠好吃的,我今天晚上想吃烤魚好不好呀!”

當對面的***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笑呵呵地點了點頭,也就在這時於樑對着***輕聲開口。

“其實我之前考慮了一下,我覺得如果要是能夠直接進行一個大火熬製,其實魚湯對於身體還是很補的,剛好也能夠給你把失去的那些血給補回來,不過既然你都已經這麼說了,那我自然是比較尊重你的,今天晚上你是病號,那你就說了算啊!”

於樑就這樣笑呵呵的說完了這句話,當他講完這番話之後,對面的***連忙重重的點了點頭。

此時此刻從***臉上的表情之中就能夠看得出來,對於今天的晚飯到底有多麼嚮往。

也就在這時,於樑轉過頭看着一邊的大力,對着大力輕聲開口。

“你待會兒去拾點乾柴火,我先去那邊看一看我做的陷阱到底怎麼樣了?今天晚上我們吃一頓海鮮燒烤,大家都沒有什麼問題吧?”

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周圍的幾個人一個個笑呵呵地點了點頭,大家確實也一直都在不停地苦中作樂,這一點能夠十分清楚的看得出來。

沉默了片刻之後,對面的於樑長出了一口氣,此時此刻整個人就這樣離開了原地。

他先是找到了那個沙灘坑,當他找到這裏的時候,這才發現裏面的那些魚肉竟然已經消失了一小半。

而此時此刻當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整個人直接就急了,連忙三步並作兩步地就跑到了這裏!

當他跑到這裏的那一瞬間,果然不錯,就在裏面有一隻大青蟹,這隻螃蟹足足有自己的一個手掌那麼大,可想而知到底有多麼恐怖。

於樑看到這隻大青蟹的那一瞬間,整個人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們大家好好看看,看看這隻螃蟹的個頭還足嗎!這隻螃蟹的分量確實挺不錯的,我估計***一個人吃的夠嗆。”

“我去,這麼大的螃蟹!”

“說真的,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恐怖的螃蟹,能不能跟我普及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啊!”

於樑微微一笑。

“在這種沙灘上是有可能存在着這種大青蟹的,而且你們大家好好看看,這玩意兒的鉗子可是非常厲害的!甚至於直接就把這些魚肉給夾斷了,從這裏就能夠看得出來,這隻螃蟹的力道到底有多麼大了!說實話,別說你們大家就連我都很少見過這種個頭的螃蟹。”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笑呵呵地點了點頭。

“看來今天晚上吃真正可以飽餐一頓了,不僅僅有剛剛纔釣到的那條大魚,現在又有了這隻大螃蟹,今天晚上我們所有人可就有口福了,你們大家就只能在屏幕面前跟着我們一起享用了,到時候可別說我不夠意思啊,哈哈哈……”

此時此刻於樑就這樣笑呵呵地說完了這句話,當他講完這番話之後,直播間的衆人一個個都只覺得自己滿頭黑線。

也就在這時,於樑原本想要跑到自己剛剛製作的另外一個陷阱裏,只不過思考了片刻之後,終究還是沒有過去。

說實話,他們原本就四個人,現在有一條大魚,而且還有一隻大螃蟹,待會兒他再從那邊挖一些芋頭出來。

這樣一來的話,今天晚上的晚餐就已經足夠豐盛了,如果要是再取其他的玩意兒,那可就有些奢侈了。

與此同時於樑順勢就跑到了蒸餾水製作的那裏,現在火苗已經徹底熄滅了,而水也已經制作了整整一大罐,看來他們今天晚上真的是好東西啊。

嗜血女特工:异能太子妃 ,於樑哼着小曲,就這樣走到了大家的面前。

對面的衆人看到於樑這個樣子之後,一個個都沒忍住,直接哈哈大笑了起來,畢竟剛剛於樑那個樣子好像還真的略微有點小人得志的模樣。

此時此刻,於樑看到大家這個表情之後,笑呵呵地搖了搖頭。

“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們大家心裏是怎麼想的,恐怕你們現在只覺得我這個傢伙太沒有出息了吧,但是你們不知道這些食物到底有多麼來之不易,也正是因爲如此,所以我纔會這麼開心!”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

“今天晚上我給你們做一些烤魚,然後再做個烤螃蟹,待會那裏還有一些芋頭,這樣一來的話我今天晚上和你們大家來一個篝火晚會,你們大家說好不好啊?”

不得不說,於樑這傢伙每一次進行憧憬的時候都是非常美好的,所以周圍的幾個人一個個也連忙歡呼雀躍了起來。

好不容易生着了火,於樑讓大力在那裏看着,自己則是走到了***的面前,低頭看着***的傷口。

不得不說***的傷口恢復得很不錯,而且也沒有任何發膿的跡象。

看到這一幕之後,於樑這才笑呵呵地點了點頭,下意識擡起頭,就這樣看着對面的***。

“不錯,傷口恢復的非常精緻,如果要是按照這種情況繼續下去,不過千萬不要進水的話,我估計最多到明天晚上就可以痊癒了,而且這種傷口也不會給你的身上留疤,所以你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重重地點點頭。

“真的謝謝你了!我今天真的差點把我給嚇死了,你不知道啊!” ***就這樣冷不丁的說出了這句話。

只不過當***講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於樑卻笑呵呵的搖了搖頭,輕輕拍了拍***的肩膀。

“這個你就放心好了,無論如何我都絕對不會讓你遇到危險的,最起碼你們都是我的隊員,所以身爲你們大家的隊長,我絕對不能讓你們寒心啊!”

此時於樑就這樣說完了這句話,當他講完這番話之後,一把就拽住了***的胳膊。

連忙把***拉到了他們的吃飯點。

此時此刻於樑在燒烤架上面的烤魚和烤螃蟹幾乎也差不多了。

旁邊還有一些芋頭。

這種地方能有這種玩意兒,那可是絕絕對對的稀罕物了,而且這也是非常接近文明社會的一種食物。

此時於樑和大力以及沈怡***幾個人就這樣圍在一起。

“今天晚上咱們有幸能夠吃到一頓海鮮燒烤,而且我覺得咱們幾個人吃這些東西應該也夠了,晚上能夠舒舒服服的睡一覺。”

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幾個人輕輕點了點頭,能夠看得出來,大家都挺激動的。

只不過就在這時,旁邊的大力卻突然之間轉過頭看着於樑,對着於樑輕聲開口。

“我說樑哥,咱們明天是什麼任務啊!最近兩天一直都在海島這裏,而且今天咱們已經把庇護所給搭建好了,明天該不是又去那裏釣魚吧?”

當對面的大力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笑呵呵的搖了搖頭,輕輕拍了拍大力的肩膀,對着這傢伙輕聲開口。

“這個你就放心好吧,咱們剛剛纔來到這裏兩天,這兩天的主要目標就是讓你們大家適應這裏的生活,只不過***受傷了,要不然的話,我都準備開始探索一下這個海島!畢竟如果能夠在這裏面找到一些其他的資源,我覺得還是很不錯的。”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旁邊的幾個人輕輕點了點頭。

只不過就在這時,***一下子就有些着急了,連忙伸出自己的手掌,就這樣一臉激動的對着於樑輕聲開口。

“我沒關係的,你們大家現在看,我傷口已經全部都好了,所以我完全可以跟你們一起行動的,而且你們大家也不要因爲我再改變什麼其他的了,要不然我會於心不安的。”

***就這樣冷不丁的說出了這句話,當***講完這番話之後,對面的於樑卻輕輕搖了搖頭。

也就在這時,於樑對着***微微一笑,接着輕聲開口說道。

“你就不要再逞強了,雖然說現在蛇毒已經沒有了,但是你的傷口在這種野外地帶是很容易感染的,千萬不能出汗,萬一要是出汗的話,到時候就會有雜質鑽進去,既然我把你們幾個帶上來的,那我就必須要保證你們每個人都平平安安。”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冷不丁的說出了這句話,幫他講完這番話之後,***整個人的嘴角蠕動了一下,此時此刻臉上充斥着滿滿的感動之色。

而且***竟然不知道接下來該講些什麼纔好,於樑看到***這個表情之後大概就明白過來了,這丫頭片子只不過是有些不好意思罷了。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這纔對着***微微一笑。

“無論如何你一定要明白一點,咱們現在已經是個團隊了,所以每個人的榮辱都與這個團隊有關,如此一來的話,我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能夠彼此會互相着想。”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

“大家先吃飯吧,不要想其他的,我都沒有多說什麼呀,你看你們大家幹嘛一個個愁眉苦臉的,明天讓大力陪着你們兩個姑娘在這裏呆着,我進去看看裏面都有什麼。”

對面的大力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似乎有些不太舒服。


“我說老哥,你看這沙灘上也沒有什麼危險呀,要不然就讓沈怡留在這裏照顧***吧,我陪着你一起去,沒什麼問題吧?”

當大力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於樑輕輕搖了搖頭。

“那怎麼行呢?你好意思讓兩個姑娘留在這裏嗎,反正我可有些不太放心,就像之前***爲什麼會受傷一樣,其實這沙灘也不是非常安全的,我們出來做荒島求生又沒有準備任何藥品。”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似乎挺無奈的。

“其實你也沒必要太難受了,我看***腿上的傷最多過兩天就會徹底痊癒,等到***好了之後,到時候我帶你們幾個人一起進去就可以了。”

於樑就這樣冷不丁的說出了這句話,當他講完這番話之後,大力這才一臉的意猶未盡。

接着輕輕點了點頭。

“你放心好吧,老哥,我在這裏看着她們兩個姑娘,絕對不會有任何問題的,在這裏我給你保證。”

活了五千年的男人 ,於樑微微一笑,順勢對着他伸手比劃了一個大拇指的手勢。

“好!既然你都已經這麼說了,我相信不會有任何問題的,我絕對信任你!”

大力聽到這句話之後,嘿嘿一笑此時此刻,這傢伙笑的就好像個180多斤的孩子一樣。

也就在這時,於樑大喊了一聲。

“吃飯,吃飯!”

直播間裏面的人也都急了。

“我靠,看她們吃飯好有口味呀,我也得點一條酸菜魚來嚐嚐!”

“什麼家庭啊,竟然敢吃酸菜魚?像我就只能吃四菜一湯了!”

“我去……什麼家庭啊,我只能吃饅頭就鹹菜。”

“什麼家庭啊,就敢吃饅頭和鹹菜,我只能啃饅頭了。”


“你就趕緊知足吧,我他媽連饅頭都啃不起了!”

這句話是雲空間說的。

原本雲空間肯定也只是想跟個風而已,只不過他卻已經忘記了自己在這個直播間到底有多大的排面。

當雲空間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所有人的矛頭全部都指到了他的身上。

“我去!你這一天天的超級火箭刷個不停,還沒有錢吃榨菜了嗎?人比人氣死人!” “就是就是,你一個大佬,怎麼好意思跟我們大家比這個!”

“雲空間大佬竟然連榨菜都吃不起了,看來錢真是省出來的呀。”

“說的這個還是有道理的,今天我就不吃鹹菜了,我就啃兩個饅頭就行了!”

“自信點啃一個!這樣一來的話,明天下午的飯錢就又解決了。”

“我去,照你這麼說的話,讓他直接吃一口吧,把一個饅頭分成八份,這樣子的話就可以吃八個下午了。”

直播間這些傢伙也是越說越過分。

至於於樑幾個人就在這裏樂樂呵呵地吃着烤魚和螃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