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壯漢愣了一下,然後問道:“怎麼回事?”

“是他先讓我的朋友下跪磕頭,我才揍的他。”林肖指了指趙天宇,輕聲說道:“如果非要找事情的源頭,他纔是罪魁禍首。”

壯漢顯然是認識趙天宇的,然後扭頭看了一眼旁邊表情異常恐懼的魏佳琪,皺着眉頭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趙天宇的確是這裏的常客,而且家裏也有點小錢。

但神話酒吧老闆背影也確實不怵對方,如果這件事真的是由趙天宇引起的,那還真不好拉偏架。

“我他媽花錢讓歌手跳脫衣舞,這個王八蛋不知道從那個角落跳出來橫插一腳,幾萬塊錢扔出去,讓她給我磕個頭過分嗎?”趙天宇表情異常憤怒的衝着壯漢大喊了一聲。

“不過就是個賣唱的婊.子而已,裝他媽什麼清純!”

末了,趙天宇可能看到酒吧的保安都出來了,心裏頓時又有了底氣,張嘴又罵了一句。

咣噹!

一個酒瓶子橫空飛了過去。

剛剛站起來的趙天宇又遭受一次爆頭襲擊,重重的倒了下去。

林肖邁步走上去拽着趙天宇的頭髮,另外一隻手一巴掌接着一巴掌抽在趙天宇臉上。

啪!

啪!

啪!

清脆而響亮的聲音在整個酒吧內響起。

在場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異常震驚。

壯漢是沒意識到在這麼多人面前,林肖居然還敢出手暴揍趙天宇。

而魏佳琪則是被徹底嚇傻了。

“林肖,你到底在幹什麼啊!你真是瘋了嗎?”

魏佳琪忍不住大聲喊道。

她沒想到大學時期那麼溫和的一個人,現在卻變得宛若暴龍一般囂狂無比!

打人這種事,她從來就沒想過會在林肖身上出現。

“這……這小子什麼來頭啊!竟然連趙天宇都敢這麼揍,他死定了!死定了……”

旁邊有打手見狀之後表情崩潰的喊了一聲。

趙天宇的老爸雖然是做正經生意的,但趙天宇有個二叔可是混社會的,而且認識很多的狠人混子,連神話的老闆見了他都要抱拳稱呼一聲兄弟!

“林肖,你不要打了,他可是趙天宇!你就算不考慮他的背景,你也要考慮自己啊,萬一把他打出事,你可是要坐牢的……”

魏佳琪反應過來之後,連忙快步跑到林肖身邊,抱着林肖的腰往後拖,幾乎都帶着哭腔喊道。

“你他媽的幹啥呢!”壯漢這時才反應過來。

當着自己的面都敢出手揍人,這小子絕對是活膩了!

他怒吼了一聲,拎着手中的鐵棍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衝上去揍人。

“虎子!”

就在這時,從酒吧二樓的包廂裏忽然走出來一名身穿休閒裝的中年男子,他皺眉看了看下方的情況,衝着壯漢招了招手說道:“你上來一下。”

中年正是神話酒吧的老闆周宏偉。

而此時虎子也愣了一下,然後臉色難看的衝着自己身後的小弟說道:“都他媽傻站着幹啥,拉開啊!”

幾名保安這才反應過來,上去把林肖和趙天宇拉開。

一眨眼的功夫,趙天宇又捱了林肖十幾個大嘴巴。

趙天宇的腦袋現在腫的像個豬頭一樣,鮮血順着鼻子嘴巴往下流,模樣異常悽慘。

虎子噔噔噔跑到二樓,點頭哈腰的來到周宏偉面前:“周哥。”

“怎麼回事?”周宏偉揚了揚下巴。


“趙天宇看上了咱們這裏的一個駐唱歌手,想花錢玩點葷的,但是那個打人的小子好像跟駐唱歌手是同學,沒讓歌手上去,後來這一來二去的,就打起來了。”虎子簡單的將情況說明了一下。

“駐唱歌手,不是氣氛組的陪酒小姐?”周宏偉問道。

關於我愛你這件事 嗯。”

“這個趙天宇辦事真是越來越沒品了。”周宏偉皺了皺眉頭。

作爲神話的老闆,周宏偉其實對趙天宇這種人挺反感的,因爲酒吧之所以把駐唱歌手和陪酒小姐分的那麼清楚,就是因爲想營造一種十分正規的形象。

而趙天宇這個一搞,很容易就會讓這些駐唱歌手對神話敬而遠之。

“那怎麼辦啊?趙天宇的二叔混的也不錯,我們賣他一個面子,把打人的小子整一頓讓他出出氣好了。”虎子試探着問道。

周宏偉思考了片刻搖了搖頭說道:“能把趙天宇打成那個樣子,打人的小子沒點背景敢這麼幹嗎?”

“我們不參與這場事!讓他們各自叫人,各自解決吧!”

虎子聞言挑了挑眉毛:“那好吧。”


周宏偉怎麼都不會想到,他此時做的這個決定,讓他避免了一次宛若天塌的危機。

如果他讓虎子去幫趙天宇的話,那麼明天一早……

這個酒吧可能就不存在了。

虎子面無表情的走了下來。

而與此同時,趙天宇也看了過來。

“趙公子,給你家裏打個電話吧。”虎子走到趙天宇身邊,輕聲說道:“周哥不讓我管這件事。”

“好!”趙天宇聞言冷笑了一聲,然後用桌子上的紙巾按住腦袋上嘩嘩流血的傷口,直接掏出電話撥了出去。

虎子又走到林肖面前,冷聲說道:“哥們兒,如果你真有背景的話,現在就趕緊擺出來,不然一會兒可能就沒有機會了!” 另一邊,敦煌星級酒店豪華包廂裏。

趙天宇的二叔趙建民正在和一名穿着精緻西裝,氣度不凡的中年聊天,並且態度十分恭敬卑微。

“陳哥,你看我那個市場的事……”趙建民舉着一杯酒,然後衝着那名中年笑着問道:“霍大志都沒了,他留下的市場份額空着也是空着,是不是也能給咱們這些弟兄分一分了。”

陳哥聞言,只是淡淡的一笑,然後說道:“市場份額的事,韓老大根本就看不上眼,遲早會分下去,你着什麼急啊?”

“陳哥,您是韓老大身邊的紅人,家大業大不愁吃喝,可兄弟我還是一貧如洗,急需掙錢養家呢!”趙建民端着一杯酒,然後十分殷勤的說道:“您就替我在韓老大面前美言幾句,兄弟的榮華富貴可就全指着您了!”

趙氏集團雖然在欒城市也佔據一方之地,但畢竟誰也不會嫌棄錢多。

而趙建民在欒城做的生意,拆遷和建築公司佔據了很大的比率,但在以前,這兩種行業都是被霍大志壟斷的。

恰好幾天之前霍大志倒了,樹倒猢猻散。

於是趙建民就盯上了霍大志留下的行業空檔。

眼前的這位陳哥,就是韓金城公司的一名高管,也是韓金城身邊的紅人,趙建民千辛萬苦請到他吃頓飯,就是爲了讓他在韓金城面前替自己說兩句話,把這個行業拿下來!

“我爲什麼要替你說話啊?”陳哥扭過頭,語氣淡淡的問道。

“陳哥,這些活如果我能拿下來,肯定不會忘了您的。”趙建民笑容曖昧的遞過去一張銀行卡,然後笑眯眯的說道:“我以後肯定拿您當財神供起來!”

“哈哈……我長的像財神嗎?”陳哥笑了笑。

“不像。”趙建民搖了搖頭,笑道:“您就是我的財神!”

“你呀,這張嘴真會說話!”陳哥聞言一笑,然後順手將銀行卡收了起來,端起酒杯說道:“喝酒。”

“哎!我謝謝您!”趙建民見陳哥收了自己的銀行卡,異常激動的站起身來給陳哥舉了個躬,說道:“我幹了,您隨意!”

說罷,趙建民端着滿滿一杯白酒一飲而盡。

嗆得他咳嗽了好幾聲。

“吃菜,吃菜!”趙建民正在招呼着,忽然手機響了起來。

他低頭一看,發現是趙天宇,猶豫了一下衝着陳哥笑道:“陳哥,我接個電話。”

陳哥不輕不重的點了點頭。

趙建民起身走到窗臺邊,然後按下了接通鍵:“喂?什麼事?”

“二叔,快來神話酒吧!我被人打了,都快被打死了!”

“你被人打了?”趙建民聽到這句話之後愣了一下,然後眯起眼睛問道:“什麼人這麼大膽,連你都敢打?”

趙天宇的父親這一輩,一共有三個兄弟,趙天宇除了老爸之外有兩個叔叔,但是這兩個叔叔卻沒有兒子,整個老趙家就趙天宇這一根獨苗,所以這三兄弟就都像寵寶貝一樣寵着趙天宇。

可以說趙天宇的二叔三叔,也都是拿趙天宇當自己的兒子看待,曾經有個小子在酒吧和趙天宇拌了兩句嘴,就是被趙建民帶人打斷了手腳扔到了街上。

也正是因爲如此的寵溺,因此造成了趙天宇現在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或許是趙建民的聲音有些大,陳哥也聽到了,他擡起頭問道:“家裏有事?”

“有個侄子不聽話,在神話酒吧裏惹了點麻煩。”趙建民十分糾結的說道:“陳哥,你看這……”

陳哥笑了笑說道:“反正我也都吃完了,正好也要走,沒事!”

“真不好意思,改天,改天我一定重新請您一次!”趙建民十分感激的說道。

“你先去吧。”陳哥擺了擺手,也沒有當回事。

他們這種身份的人,到這裏本來就不是爲了吃飯的,是談事的。

而現在事情談完了,剩下的飯吃不吃也就無所謂。

趙建民急急忙忙的拿起自己的包就離開了包房。

而陳哥也在吃完了自己面前盤子中的東西,拿起紙巾擦了擦嘴,忽然面前的手機亮了起來。

正是自己的頂頭大哥韓金城!

他臉上原本淡然的表情,頓時變得笑容和熙起來:“大哥,有事嗎?”

“你現在馬上帶人去一趟神話酒吧,找一個叫林肖公子的人聽他的命令,讓你做什麼就做什麼!”韓金城的聲音在話筒裏極度冷漠,然後補充了一句:“千萬千萬不要給我掉鏈子!”

“林肖公子?”陳哥還沒聽到過自己的大哥用如此嚴肅的口氣說過話,忍不住問了一句:“是……是鎮南的那位……”

“沒錯。” 貪歡小妻慢點跑

陳哥的腦袋頓時嗡的響了一聲,他連忙抓起自己的手包,也顧不上風度氣質了,踩着大皮鞋推門就跑向樓下大廳,並且呼哧呼哧的說道:“大……大哥你放心,我肯定不給你丟臉。”

掛斷了電話之後,陳哥忽然想起剛纔趙建民跟自己說的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