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跑得最慢的武道七重武修,一把被陸川捏住脖子,一用勁,頓時被捏得粉碎,陸川看也不看,把屍體拋下,轉向前方一個武道八重的武修。

「不,不要殺我……」

這個武道八重武修,一看陸川朝自己追來,臉色頓時蒼白無比,只是話還沒說完, 天邊的彩虹屋 ,大肆破壞器官。

殺掉兩人,陸川一個箭步,又來到一名武修身後,開山拳狠狠打出。

噗!

這個武修身子頓時軟了下去。

「各位師兄、師弟,不要慌!我們這樣逃不了,只有聯合起來……」一個相對冷靜的武修大聲喊道。

只是誰也沒有理會他,甚至他話都沒有說完,就被陸川一拳給擊斃當場。

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抵擋,只知道逃跑,陸川要做的就是追殺他們,然後出手。

被開山拳擊中的武修,還好一些,直接橫死,單倍螺旋勁氣擊中的武修,一個個都是血水橫流,慘不忍睹。

只是兩分鐘的時間,整個山谷,除了陸川,沒有一個活人。

略作休息,陸川就開始打掃戰場。

來雲煙山脈歷練,都不可能帶太多東西,十幾個人,陸川手上只是得到了十五萬金票,還有三門上品武技《氣煞斬》、《無蹤步法》、《戰王拳》。

五張地圖,全都是標示中古遺迹的地址,不過一看就是新畫出來的。

除此之外,就是一些療傷的丹藥,都不太值錢,還有身份令牌之類的瑣屑之物。

「咦?這是……」

突然之間,陸川看到有兩個背包,走過去打開一看,眼前一亮。

「妖核!」

兩個大背包之中,居然全是妖核,大約有上千多枚,絕大多數是一階六品、七品妖核,還有少量一階八品妖核。

「好東西,看這裡的妖核,光是一階七品妖核,就足足有三百多顆,一階八品妖核也有幾十顆!正好我修鍊到武道八重!」

看著兩個背包之中的妖核,陸川突然有一種被幸福包裹的感覺。

「獻祭!」

陸川直接獻祭一顆一階七品妖核,瞬息之間,他就感覺到精神空間之中,多了一道非常虛淡的人形輪廓。

「果然!」

陸川面色一喜。

擁有精神力之後,他可以直接用精神力感受到人形輪廓的存在。

「看看,精神力接觸,可不可行。」

陸川心念一動,精神力接觸人形輪廓。

轟!

神化!

「武道八重,需要一百顆妖核!」

陸川腦中出現一個意念,神化狀態馬上退去。

「武道八重,只需要一百顆妖核?我這裡有三百多顆一階七品妖核,要是達到武道八重,豈不是沒用了?這樣,先分出一百顆妖核,其餘的全部修鍊武技!」陸川心中有了規劃。

兩百多顆妖核,看起來很多,只是,不到十分鐘,就被陸川全部給獻祭,修鍊武技。

兩百多顆一階七品妖核,神化時間加起來萬分之六秒!雖然每次時間都很短,遠不如連起來的效果,但也讓陸川的開山拳,修鍊度達到,十成! 「終於一門武技,修鍊度,十成!」

「武技修鍊度十成之後,就可以施展出殺招,開山拳的殺招,名《無盡》!」

「無盡,可以一瞬間燃燒所有靈力,爆發出無數道拳影,每一道拳影的力量,都不下於開山拳的巔峰一擊。」

陸川拿出開山拳秘籍,看著上面有關殺招的描述,心頭一種明悟。

什麼是殺招?殺招就是最後隱藏的手段!

不到關鍵時刻不出手,一旦出手,便是雷霆一擊,但出手之後,不能克敵,那就只能等死了。


「這一招,的確威力奇大,只是我現在估計用不到,用得到的時候,估計也沒用了。」

武道境的武修,他根本就不用施展出殺招,至於神凝境的武修,就算施展出殺招,也沒有任何用處。

「算了,先提升修為!」陸川抓起一顆妖核。

「獻祭!」

有了精神力,陸川不必再用意志接觸人形輪廓,直接用精神力接觸,簡單、省事、快速。

幾乎就在他剛剛把妖核獻祭,就馬上退出了神化狀態,留下的只是體內靈力的增長,和手中那一團粉塵。

上百顆妖核,陸川只用了五分鐘不到的時間,就把它們全部變為大量的粉塵。

當最後一顆一階七品妖核獻祭、神化,陸川只覺得腦海一震。

轟!

全身上下一陣劇烈的痛苦傳遞,冥冥中,似乎衝破了一層什麼桎梏,剎那間,靈力流轉無比順暢。

隱約間,陸川感覺到有一層薄薄的力量,覆蓋自己的全身。

百竅俱通,靈力護體!

這是武道八重的表現。

「武道八重,加上我手裡的妖核,變賣之後,換取高階的妖核,足夠我達到武道九重,沒必要再在這裡浪費下去,回家!」

陸川在地上尋找到一個身穿黑袍的先天宗弟子,把黑袍穿在在自己的身上,看了看遺迹入口,用精神力隱藏氣息,一提兩個背包,呼嘯而去。

一路之上,利用神化的感知,和精神力的完美隱藏,陸川暢通無阻。

五天之後,一座重城,出現在眼前。

這就是雲煙城。陸川來到雲煙城外五十里,就看到一道擁有武道九重武修坐鎮的臨時關卡,專門搜查一些武道六重、七重武修。


雖然被搜查的武修,都是一個個不耐煩的神色,不過誰也不敢多說什麼。

「好快的速度,這才幾天,關卡居然設到城外五十里。」陸川暗暗心驚。

「站住!說你呢,那個穿黑袍的,過來!把你的黑袍拿下來。」一個守關卡的武修,看到了陸川。

像陸川這樣,藏頭露尾,隱藏氣息的人,正是他們重點盤查的對象。

陸川根本懶得廢話,直接從身上拿出鎏金令牌。

既然到了雲煙城,就算當面遇到那三位神凝期武修,他也不懼了,他不相信有人敢在大秦光明正大的對付他。

因為他父親,是第一侯!

「恩?這是……諸侯令?」這個武修還是有點見識,但是有些不敢確信。

「諸侯令?」那個坐鎮的武道九重武修也站了起來,朝這邊望來,一看清楚陸川手上的令牌,頓時渾身一個激抖。

鎏金令牌,兩面都刻著字,一邊刻著「諸侯」,這是代表令牌的級別,另一邊是「第一」,這是封號。

「第一諸侯令,是第一侯府的人!」坐鎮的武道九重武修,雙目一凝。

第一侯,大秦國的傳奇,以天位境完全抗衡天位境,但最出名的還是他的護短。

十幾年前,第一侯剛剛封侯,便為了手下衛隊長斬殺生死境國師千九玄獨子。而為此衍生的,每年一次的生死決戰,更是大秦每年一度的武道盛典。

「什麼……第一侯?」那個剛剛攔住陸川的武修,臉色一下子慘白無色。

陸川沒有理會,收起諸侯令,道:「現在可以走了嗎?」

「當然!這位大人,您請!」那個武道九重武修,一看陸川沒有想要計較的樣子,那裡會說半個不字? 异案調查局

而且,第一侯府的人,誰敢阻攔?

有了這麼一個開頭,接下來的關卡,根本就不用陸川多說什麼,只要看到他,馬上放行。

用了半天的時間,已經到了雲煙城。

等到陸川來到雲煙城城下,已經有十幾人在那等候。

全部都是雲煙城裡面名流、高層,陸川也沒心思客套什麼,在城中把手上用不著的一階六品妖核,全部換成金票,一共四十萬金票,加上從先天宗弟子那裡的戰利品,他身上金票達到六十萬!

……

兩天之後,陸川再度回到京都之中。

一回到住處,陸川洗刷完畢,便美美的睡了一覺,在雲煙山脈的這些日子,他可以天都沒有完全睡踏實過。

第二天,一大早起來,神清氣爽。

咚咚咚!

「小侯爺,您起來了嗎?」

剛剛睡醒,門外就傳來了敲門聲音。

陸川打開門以看,居然是侯府管家梁管家。

「梁管家,這麼早,有什麼事嗎?」陸川問道。

「是這樣的,侯爺離開府中之前,交代過,等小侯爺您回來,讓我把這些東西交給您,不過小侯爺昨天回來的很晚,一回來就睡下來的,我也就沒有打擾您。」

聽到梁管家這麼一說,陸川才看到,他的手中拿著一枚青色令牌和一些金票。

「我爹離開侯府?什麼時候離開的?去哪兒了?」陸川微微一怔,記憶之中,父親很少離開侯府的。

「就在小侯爺您出去半個月後,侯爺得到消息,蒼莽山脈之中,出現了紫氣一元果,侯爺聽說后,帶著刺夜首領連夜趕去了蒼莽山脈。」梁管家說道。

「蒼莽山脈?紫氣一元果?」陸川微微一怔。

作為青州第一山脈,方圓數十萬里的蒼莽山脈,他自然聽說過,紫氣一元果,也有些印象,是一種天才地寶。

「爹是想用紫氣一元果,突破生死境。」陸川一瞬間就明悟了。

「侯爺還說了,他沒有回來之前,小侯爺您就暫時不要出京都,如果閑來無事,也可以去參加武舉考核,您手上的武道令,可以不必參加初試。」梁管家繼續說道。

陸川這才看清楚,自己手中的青色令牌,上面寫著一個龍飛鳳舞的「武」。

「武舉考核么?梁管家,距離武舉考核,還有多少時間?」陸川問道。

「還有七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