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老黑魔帝心中當即更加疑惑起來,他很不解,自己徒兒爲何對着小子這麼好。

開始,他還以爲,是黑魔帝要爲自己樹立強勁的敵人,以便激勵自己,可現在看來,彷彿他的猜想落空了。

“說吧,快說吧,待會我還要去萬屍門。”黑魔帝不在意的說着。

“呃。”老黑魔帝看他如此焦急的樣子,彷彿有着什麼事情,於是便搖頭,心想,還是等他空下閒來在問吧!

當即,老黑魔帝冷淡說道。

“我只是想跟他說一聲,‘師父領進門,修行看個人。’就這一句話而已。”

老黑魔帝的話音剛落,那鐵面當即欣喜若狂的當空跪下,恭敬道。

“師父在上,受徒兒一拜。”

“起來吧!”老黑魔帝點了點頭,心中暗歎,此子反應能力還不錯。

黑魔帝一楞,頓時臉上露出絲毫笑容,當即說道。

“老頭,你不厚道啊!好了,鐵面就交給你了,我帶化蛇他們走了啊!”

籠罩於滾滾魔氣中的老黑魔帝彷彿想起什麼,忽然問道。

“你身上的傷,沒有什麼大事吧!”

“放心,老頭,我可是有頂級的療傷丹藥,剛纔,我就已經服下,調養好了。”黑魔帝呲牙一笑。

“那你就先走吧,我帶他回宗門。”老黑魔帝又怎麼會不知曉這些,剛纔的話語,只是他心中的關懷慈愛氾濫而已。

黑魔帝點了點頭,隨後神識一動,朝着四面八方盪漾而去。

頓時,下方各處調息的十八名護衛雙眼猛然睜開,射出幽幽的精光,各自散發淡淡地漆黑魔氣,隨後不約而同的沖天而起。


那原本懶洋洋拍動翅膀,騰於夜空中的化蛇也是‘哇哇’大叫一聲,朝着黑魔帝飛去。

異獸化蛇那碩大的身軀,化作一道烏黑的光芒,融入黑魔帝的體內。

黑魔帝與老黑魔帝相視一眼,會意一笑,隨後十四道漆黑的光芒,化作浩瀚夜空,朝着北海方向飛去。

“好了,跟我來吧!”老黑魔帝遙望了一眼那十四道急速前行的黑芒,隨後轉過身來,淡然一笑。

此時,鐵面的心情彷彿浪濤般跌宕起伏,有些興奮,也有些擔憂。

他開始想起張之鶴離開之際,那陰冷的眼神。

“他想把我殺了,他覺得我是天雷門的恥辱,所以,就想殺我。呸,該死的正道門派,都是羣僞君子。”鐵面陰冷一笑,心中開始仇恨起整個天雷門。

離鐵面彼爲靠近的老黑魔帝自然感覺到了那股恨意,但他並沒有驚訝,反而心中還有些欣喜。

老黑魔帝最擔心的一點是,這名爲鐵面的小鬼,對着自己曾經所在天雷門還有着豐富的感情,日後,恐怕難以下手,這樣的話,心中有着顧慮,日後的成就,也就註定了。

在老黑魔帝看來,一個人的資質好不好,並不是太重要,只要這人資質不到那種,低劣到幾乎庸俗的地步,他就可以將此人造就成才。

當然,這還要看那人自己的努力才行。

就像他先前所言的那般,師父領進門,修行靠個人。

只見老黑魔帝淡然一揮手,頓時他前方的這片漆黑夜空,就開始劇烈的震動起來。

隨着那縷縷暗淡的魔氣,這片小範圍的空間就開始詭異的扭曲起來。

一種奇異的氣息朝着四周蔓延而去,一道在夜空中閃爍黑光的門戶瞬間出現在鐵面的視線中 “這就是書籍上所言的玄道之門嗎!”鐵面眼神之中閃爍着朦朧的神采,他難以置信的看着眼前這一幕,喃喃念着。

“小小的扭曲空間,傳送的手段而已,並不是你所說的玄道之門。”老黑魔帝耳朵極靈,這麼細小如蚊子翅膀拍動的聲音,他也能聽到。

“好了,時間不多了。”老黑魔帝的聲音幽幽響起,那道閃爍無盡漆黑光華的門戶頓時敞開,他一步越入在無盡的黑暗中。

‘鐵面’面露堅毅之色,他知道,一個嶄新的天地,伴隨着這漆黑門戶的敞開,已經展現在自己面前。

當即,他毫不猶豫,化作一道青色電芒,飛速鑽入其中。

北海深處,那傳聞荒涼充滿危險海域的邊緣。

這是一片無比荒涼的大陸,與其稱之爲大陸,不如稱呼爲一座土地浩瀚的島嶼。

此地,便就是上古十魔門齊聚之地。

滾滾的魔氣形成的雲朵,將這片島嶼淹沒,從遠處遙望,定會看見這座時而隱現的島嶼,充滿了一種陰森詭異的氣氛。


無盡的肅殺,死亡,恐懼等負面因素,緩緩的飄蕩在空氣之中。

整座島嶼雖然看似乃連體,但從高空,那魔雲下方眺望此處,定會驚異的發現。

這整座島嶼外層,都佈滿了形形**的裂痕,而且,這島嶼的土質,每個區域都有些不同。

有的土壤呈現褐紅色,有的,則是蒼白似雪,甚至,還有着漆黑如墨的土質。

身居這座島嶼修魔者門都知曉,這座島嶼,乃是一些魔道強者,使用大法力,大神通,生生拼湊而成。

而且,這座魔門如今的樂土之地,北海,居住的可不僅僅是那些修魔者,還有這一個奇異的種族。

他們自稱爲北海守護者的守護者,而且,他們的體型也是彼爲奇異。

他們全身上下都佈滿堅硬的魚鱗,可他們卻偏偏有着人的身軀,容貌於人沒有太大的差異,只是,他們額頭天生擁有一隻眼睛。

這隻眼睛平時都是緊閉着的,但一遇見強大的敵人,或者危時,那隻豎眼就會猛然睜開,射出一道威力恐怖能量光束,尋常的修者,根本無法抵擋的住。

被這光束射中,第一時間內,就回爆體而亡。

但慶幸的時,這個智慧不高的種族,族人並不多,生育能力極低。

所以,當魔道修者的大軍在千年前出現在北海各地時,這號稱北海守護者的海上種族立即退回了他們自稱爲的聖島,這四海盡頭的某處小島,蝸居其中。

這些魔道修者倒也未曾深入,將那整個種族抹滅。

一來,對方智慧程度並不算高,而且整體實力,也並不強,對他們造成不了什麼威脅。

二來,那四海盡頭,不過四海相連的一片海域,算的上是危機重重。

要知道,炎黃世界的整片海洋,海域無邊,縱然是修爲強大無比的修者,在不使用扭曲空間,傳送橫渡跨越的情況下,以自身的飛行速度。

恐怕都需要數月的時間,這還是沒有預算其中的種種危險。

萬載年前,炎黃世界的人族,將整片海域分爲四處,分別南海,北海,東海,西海。

這四大海域蘊含的靈氣,絕不會比炎黃大陸的靈山之脈要弱。

只不過,相比之下,前者的靈氣很難聚集,沒有固定的產生點,淡薄的飄蕩於空氣中,隨風而動。

而後者,則又靈氣產生的脈動,源源不斷,朝着四周散發而已。

只是後來,宇宙各大種族入侵,那原本乃四海中,靈氣最爲磅礴的西海被徹底毀滅,成爲一片空間激流風暴。

所以,整片大海再也不是一個完整體,其中的靈氣產生的規律,也變動起來。

整個海洋,也開始擁有了靈脈。

有的處於成羣島嶼,有的處於海底深處…

於是,這四海成爲了修者喜愛之地。

只是,靈氣磅礴成脈,也導致有了一個壞處。

那就是天地靈物,開啓了自身的靈智,也憑着時間的推移,邁入修煉一途。

人族在汪洋大海根本沒有什麼優勢,又怎麼鬥得過那些海底妖獸?

到了後來,除去那些實力強大的修煉門派,其他人族,都放棄了那塊肥肉。

畢竟,若說靈氣最爲磅礴之地,還是那地域浩瀚的炎黃大陸。

而且,那海域靈脈,很容易被破壞。

一個海底火山爆發,就有可能破壞整個‘勢’頭,造成靈脈悄然隨風,或海水溜走。

不過,這些對於那些海底妖獸而言,並不是很在意,畢竟,它們處於海底,在海水中,就如同人在大地中那般自在。

想要尋找修煉寶地,靈脈,還不簡單嗎?

而上古魔門,之所以不敢深入那四海盡頭的緣由,也正因爲這些。

那些妖獸可是很有地盤觀念,若是貿然闖入它們規劃的地盤,恐怕,就要引發一場不必要的戰鬥。

何況,這四海盡頭的那片小海域,連接西海,說不定哪個時候,那狂暴的空間激流風暴,就會擴展。

而且,那空間激流風暴極爲不穩定,其中造就了一大堆神智以無,肉身毀滅只剩下魂魄的妖獸。

這些妖獸可當真是瘋子,它們不顧一切,遇見生靈就要上前吞噬。

就光是這一點,也足以稱呼爲危機的源頭。

在魔道十魔門如今的根據地,那萬屍門就靠近於西邊位置,某處海域邊緣的山脈中。

爲何選擇這個位置,因爲萬屍門的煉屍之法,需要大多生靈鮮血,作爲祭尸的主料。

靠近海域,他們的門人,捕殺妖獸,更加的方便而已。

此時此刻,天色已經大亮,陽光明媚高照於空,這個時間,已經是正午。

海峽各處,都有着一些實力尚中的修者,畢竟,此刻已經是仙魔兩道暗中交戰時期,雖說這北海盡頭的大本營,彼爲隱蔽,強者,但凡事還是要做好必要的警惕措施才行。

“你說,我們什麼時候於那些仙道門派正式開戰啊!”一名身穿大紅長袍,衣袖上刻有‘屍’字,正盤膝坐在海峽礁石上,緩慢吞吐天地靈氣的青年男子忽然撇嘴,朝着不遠處的幾名青年問道。 “哎!鬼知道呢,不知道什麼原因,我們宗派的那些高層長老們,面對其他魔門的邀請,絲毫都不理會,好像,他們並不願意參與這趟渾水一般。”另一名同樣身穿紅袍的青年思忖一會,嘆息答道。

另幾名青年一聽,頓時也嘆息一聲,各自都充滿了一種失落。

“誒!最近發生的一件事情,真的是快把我氣死了。”那名最先提問的青年怒氣衝衝的說道。

“怎麼了?”另外一名紅袍修者問道。

“前幾天,與一名血魔門的修者發生衝突,費了一般氣力把他打敗了。”那紅袍青年沒好氣的說道。

“呃!這是件好事啊!證明你實力很強啊!我怎麼感覺你彷彿還很不高興一樣。”周圍幾人一聽,彼爲不解,其中一人大聲說道。

“別提了!那傢伙,實力不濟也就算了,在我轉身的一刻,你知道他說什麼嗎?”紅袍青年一陣氣餒,揮手說道。

“說什麼?”衆人其實已經隱隱約約猜測到了,但還是好奇的問道。

“那傢伙,他居然說我是隻懂欺負自己人的混蛋!有本事,去於那些修仙門派的僞君子廝殺去!我…”紅袍青年說着說着,臉色就憋的通紅,顯然,這件事令他苦惱了好一陣子。

“哎!”衆人聽後,不約而同的嘆息一聲。

“別說你,我們也一樣啊!這段時間,只要遇見別的門派的修者,就難免要聽見他們的流言飛語啊!”一名年紀較大的中年男子無奈說道。

嘩嘩…浪濤拍打礁石的聲響不停的響徹着,這幾名萬屍門的修者一陣感嘆,發泄着彼此心中的不滿。

就在他們嘆息感嘆的時刻,那被烏黑魔雲遮蔽的一片天空,忽然發出一陣細微的能量波動,十多道黑光如流星般從魔雲中鑽出,直接朝着某個方位掠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