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走了幾分鐘後,我終於看到了丫頭說的臨海大學,它看上去很**,像有靈魂一般,到後來我才知道,這是一所名牌大學。

看着進進出出的學生,我嘆了一口氣,大學的生活離我是遙遠的,我也曾幻想過坐在教室裏,和女生在樹林里約會的情景,就算很天真,但我想那時的愛情一定很美好。

掏出電話後,我找到丫頭的電話,撥了過去,沒一會兒,她的聲音就出現在了電話裏。

“大叔,你到了嗎?”。

我應了一聲,

她又說道:“大叔,我可以帶一個同學一起嗎?”。

她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在詢問我一樣,小心翼翼的。

可聽到同學二字,我低一想法就是她的男朋友,想到一個美麗的女孩又是別人的,我心中不由的有些苦澀,有些責怪老爹爲什麼不送我去讀大學,而要我去讀那什麼鬼學校,知識和技能是學會了,可我留下的愛情卻是痛徹心扉的。

也不知道怎麼的,可能是受陳婷的影響,我心情有些低落,強顏歡笑道:“行啊!”。

小丫頭歡快的吼叫聲從電話裏傳了出來。

她說道:“大叔,你在門口等我們,一會兒給你一個驚喜!”。

隨即就是電話裏嘟嘟嘟的聲音。

我鬱悶的看了看掛斷的電話,開始思考我的人生爲什麼總是被別人掛,而不是我掛別人。

在臨海大學門口抽了一根菸頭後,小丫頭還沒出現,我開始變化得有些不耐煩,也不知道怎麼的,耐心突然就不好了起來,回想以前爬在地上可以一動不動,不吃不喝的爬上個三五天,我又是一陣感嘆。

蹲得我腳有些痠麻,我環顧了一下四周,眼神最終在一家超市定了下來。

摸了摸兜裏只剩下的幾塊錢,嘆了一口氣,暗罵了一聲,我起身走進了超市,買了一瓶水,就在我付好賬,正要轉身的時候,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出於本能,我下意識就伸手向後砍去,人也跟着轉身。

可看清楚來人後,我急忙就收住了手中的力道。

看着手在離脖子不到幾公分的地方停了下來,我才鬆了一口氣,把手收了回來,道:“你走路怎麼不出聲,我這要是砍下去,你今天不就得進醫院了!”。

來人正是小丫頭,她朝我吐了吐舌頭,做了一個鬼臉,俏皮的道:“壞大叔,誰知道你防範意識這麼強啊!”。

看着她,我也狠不下心來責怪,只能嘆了一口氣,看樣子這輩子是要栽在這丫頭手裏,不管是智商,還是刷嘴皮子,我總是鬥不過她。

我問道:“對了,你不是說帶同學來嗎?人呢?”。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的,突然就問了這個問題,就好像她的同學和我有很大關係一樣。

丫頭往旁邊輕輕一跳,露出了站在她身後的人,是黃小沫,我臉色有些凝固了,雖然知道不是丫頭的男朋友,可也想不到丫頭帶來的居然是她。

看着黃小沫,我只能尷尬的笑了笑,她看上去還是一樣的清純,長髮在空中飛舞着,這種女孩,做老婆或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她們能幹別人幹不了的事,在她們心中,對於這個物質恆飛的世界,要求也不是很高,或許連化妝品也不需要。

我也不知道要怎麼開口打招呼,只能說道:“是小沫啊!”。

黃小沫擡起了她的頭,臉色看上去有些發紅,她朝我點了點頭,應了一聲。

旁邊的小丫頭解釋道:“小沫是我好閨蜜,而我們從小學到大學都是一個學校一個班!”。

我笑着點了點頭,看了看時間後道:“時間剛好到午飯的時候,我們找個地兒吃飯吧!”。

說着,我看向了丫頭,畢竟她對這兒熟悉,有什麼好吃的自然也逃不過她這個饞貓的嘴巴。

我問道:“這附近有什麼好吃的沒有?”。

她偏頭想了想,道:“有是有,但有點遠了!”。

她拍了拍手,上前挽住了黃小沫的手,俏皮的看着我,繼續道:“但是大叔你放心,對於我來說,再遠我也去!”。

我嘴角扯了扯,說她是吃貨一點都不爲過,這要是換我,隨便找個地兒,坐下來吃上一碗麪都可以。

和丫頭、黃小沫,我們走出了超市,往丫頭口中所謂的好吃點去。 和丫頭和黃小沫並肩走着,可我們之間的話題卻很少,氣氛甚至還可以說有些尷尬!

對於是怎麼走到丫頭口中那飯店的,我也記不清了,只記得丫頭在前頭領路,我們走進了一家裝修很好的飯店,而我第一想法就是被吭了,就那前臺放着的一對玉馬,保守估計也是五十萬以上,想想也就知道這裏面的消費有多貴了!

在服務員的帶領下,我們來到了二樓的一包房裏。

丫頭嬉皮笑臉的從服務員手中拿過菜單,遞給了我,她眉毛跳動着,道:“大叔,我看還是你來點吧!畢竟是你請客!”。

我表情一僵,要接過菜單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最後只能把眼神看向一直不說話的黃小沫,對她說道:“小沫,你來點吧!”。

她驚異的看了我一眼,但還是接過了丫頭手中的菜單,而我卻只能在心中祈禱她點的不要太貴,否則今天這霸王餐估計是要吃定了!

黃小沫看着菜單,嘴巴張了張,看向了我,“那個…..那個我看我們還是換一家吧!”。

我鄒了鄒眉頭,帶着疑惑,我接過了菜單,當看到上面的價格後,差點就忍不住吐血而出。

“靠,這坑爹吧!一個菜也要一千多,這是打劫啊!”。

我心中憤恨的罵了一句,看着菜單上那些昂貴的菜,要點不是,不點也不是。

“大叔,你不會沒錢吧?”,丫頭突然問道。

我擡起了頭,看到了她鄙夷的眼神,雖然知道這是她在開玩笑,可我心中還是忍不住當真,大手一揮,對旁邊的服務員巴拉巴拉的點了幾十個菜。

等點完後,我整個人突然放鬆了不少,既然註定要吃霸王餐,那不如就吃得好一點。

服務員退出去以後,丫頭起身坐到了旁邊,伸手在我毫無防備之下,伸手就挽住我的胳膊,而她那胸前的不大不小的氣球自然就頂着我的胳膊。

感受着胳膊上的軟度,我心中不禁歪歪道:“這得有B吧,這要是…….”。

就在我準備進一步幻想着美好生活的時候,丫頭的話打斷了我的思路,

她開口道:“大叔,你今天怎麼這麼大方啊!我記得第一次見你你可是很摳門的!”。

我嘴角輕輕抽搐了一下,扭頭看着她。帶着教訓的口吻,認真的說道:“大叔那不叫摳,那是叫節約,你看看你們現在這些小孩子。好的不學,盡學些無用的!”。

她嘟了嘟嘴巴,鬆開了挽住我胳膊的手,起身挺胸擡頭,露出她胸前那鼓鼓的氣球,帶着不服氣的口吻道:“我哪裏是小孩子了?”。

我下意識的就把目光移到了那鼓起來的山峯,使勁的吞了吞口水。

還真別說。這年頭的孩子發育還真沒得說。想想我們那幾年,再想想這幾年,心中就一個恨字,爲什麼不就能晚出生幾年呢?起碼也不用每天翻窗偷看了。


“大叔,你看什麼呢?”,丫頭突然就跳動着眉毛,帶着曖昧的眼神看着我。

我微微一愣,隨即就裝作一副正派人士的樣子,一本正經的說道:“我能看什麼?當然是看祖國未來的花朵了!”。

“切,大叔你心裏想什麼我還不知道!”,她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我,彷彿就是在說,你不用解釋了,你想要做的我都知道。

我尷尬的抓了抓頭,拿起桌上的茶水,給自己倒了一杯,跟着也給黃小沫倒了一杯。

把水遞給黃小沫後,我輕聲問道:“小沫,學校住得還習慣吧?”。

黃小沫低着頭,支支吾吾的說道:“還….還行!”。

這時,旁邊的丫頭就不爽了,使勁的打了我胳膊一下,大聲問道:“大叔,你偏心!”。

我扭頭看着她,嘆了一口氣,看她那全身上下的名牌就知道,她的生活過的比黃小沫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再看看黃小沫的,全身上下全是地攤貨,估計全身上下也沒超一百吧!

這讓我不由有些感嘆這個物質的世界,難道窮人真的就註定一輩子窮嗎?富人就註定比窮人過的好嗎?

我的肩膀突然就被人推了一下,而丫頭的臉突然就伸到了前面,帶着俏皮道:“大叔.你想什麼呢?想得這麼入迷,不會是想老婆吧?”。

聽着她這一個接一個的問題,我抓了抓頭痛的頭,道:“我能想什麼?當然是想爲什麼你這麼漂亮了?”。

她眨巴着眼睛問道:“真的嗎?”。

我肯定,十分的點了點頭,可在心中,我加了一句:如果能安分點就更好了。

在不是很融洽,可卻又不是太壞的氣憤中,花了一個小時,終於結束了午飯;可問題也隨之而來了,錢?誰來付呢?

我摸了摸兜裏,毫無分文,有的就一張卡了,但裏面我估計也不會超過一千塊;本來打算帶着丫頭隨便找個點兒隨便吃點就行,可我這破嘴巴,硬是把決定權給了丫頭。

我低着頭,眼神掃了一遍黃小沫和丫頭,她倆看上去倒是爽了,可這苦了我啊!要繼續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可謂是束手無策。

“大叔,你吃飯怎麼比女人還女人啊?!”,丫頭的鄙視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我扭頭看到了她鄙視的眼神,這讓我自尊心再一次受到了打擊,本來好好的一頓飯,搞得好像就是在開鄙視會一樣。

還好我這人天生臉皮就厚,對於她那鄙視的眼神,自然也可以無視,直接就扭頭繼續掃蕩着桌上的菜渣子。

黃小沫這時候站了起來,從吃飯到現在,她可就沒正眼看過我,而這一次,她居然看向了我,說道:“我出去上個廁所!”。

我一邊吃着菜渣子,一邊點了點頭,道:“恩,注意安全啊!”。

她朝我點了點頭,跟着就低頭走出了包房。

在黃小沫走出去以後,丫頭突然就像換了一個人,伸手就奪過了我手中的筷子,鄒着她的眉毛,出聲問道:“大叔,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喜歡小沫啊?”。

“啊……”,看着她,我驚叫了一聲,根本就想不到她突然就問這個問題,可以說是打了我一個措手不及。

還好我反應快,短暫的驚訝過後,急忙就開口道:“你開什麼玩笑!就算我喜歡人家,指不定人家還看不上我呢!”。

“那大叔你的意思就算喜歡咯?”。

我放下了筷子,揉了揉太陽穴,有些頭疼,本來智商就跟不上她,這要是一不小心說錯了什麼,那可就打算不好了。

想了許久以後,我才緩緩說道:“丫頭,你就別一廂情願了,小沫是多好的姑娘!再說了,她是你閨蜜,我要喜歡也喜歡你啊!怎麼會喜歡你閨蜜呢?!”。

她這才眉開眼笑,伸手突然就抱住了我脖子,“啵”的一聲,在我臉色吻了一下,而我,卻迷失在了那柔脣和驚訝中。 許久,我才反應過來,而丫頭則是一副勝利的樣子,在嘴角處帶着笑容。

我伸手摸了摸剛剛被她親吻的地方,記憶深處的往事不由涌上心頭。

我記得,那是一個夏天,

她是那樣的憔悴,血,不停的從她的腹部流出。

“濤,不要難過!開心一點,或許對我來說,這是一種解脫!”,她開口道,

她每說一個字,我都能感覺到她氣喘的聲音。可那聲音對我來說,卻好像一把劍一樣,刺在我的胸口上;讓我痛不欲生。

我伸手擦起了她臉上的血,心痛的感覺在此刻漫步全身,儘管知道她會死去,但我還是欺騙了自己,在內心深處告訴自己,她只是累了,需要休息。

心痛的同時,我又感覺自己是那麼的無能,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愛人在懷中,任由血流不止。

我沒說一句話,一句話也沒有,只是看着她,就好像想要記住此刻屬於她的美麗。

“濤,把頭靠近一點……”,帶着喘氣聲,她再次開口。

我把頭低了下去,付在她嘴邊。

“濤,謝謝你陪伴的日子!”。

聲音落,我只感覺臉龐一陣溼潤,而她那捂住我手的手也鬆開了!在注目下,她的手,就像斷了線的風箏,緩緩的落到了地上。

我知道,她去了,真的去了!

可我還是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只是抱着她,緊緊的抱着。

………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