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就在此刻,源塵頭頂,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寂滅氣流,這顯然是寂滅系統的一種殺機。

“靈,怎麼回事?”

“警告,警告,寂滅系統正在降下終極殺招——寂滅風暴,請主人及早躲避,風暴將在三秒鐘後降落。”

“生機零……”

“我起的名字這麼厲害嗎?怎麼招惹來這麼多人啊!”

又是仰面吐出一口鮮血,他只能無奈撤去靜之心。

因爲黑色妖獸已經衝了過來。

源塵閉上了眼睛,他知道自己可能晚了。

但是源塵可不是什麼願意接受死亡的人,任何威脅到他生命的存在,都將要承受源塵的反撲。

本想拔出軒轅劍,但是卻發現軒轅劍根本出不了鞘。

一時間,源塵明白了,想必寂滅系統已經關注到了這裏,如果他拔出了軒轅劍,可能立刻暴露。

如今他只能希冀地獄之主的身體能夠承受住一頭星空妖獸的撞擊。

※※※

某一莫名大陸上,一個綠衣少年擦了擦臉上的露珠,正打算再趕往下一個大陸。


就在此時,他突然一愣,摸着自己的心口,然後閉上了眼睛。

在他身邊站着幾十個少女,她們或豔麗或冰冷,有的成熟有的嬌小,一眼望去,實在是太養眼了。

她們有着不同的身份,有的是國王的女兒,有的是鐵匠的女兒……

只是站在這個少年身後,她們都已經將自己當做是他的女人。

當然,路上也有人放棄,有人離去,這是她們自己的自由。

其實一路走來,他跨過了不知道多少個小世界,但是總有那麼少女跟着,不離不棄。

他停下的時候,所有少女都靜靜的站着,沒有一個人亂說話。

突然,綠衣少年睜開了雙眼,然後無情無波的臉上流露出了一抹笑意:“持我心劍,喚你主上,您終究不曾拋棄我。”

※※※

野孤戰站在自己的營帳內,突然有些迷茫。

在他身後單膝跪着一個小兵,這個小兵如今慌了個一批,但是也沒敢多說話。

之前,野孤戰將他叫進來,然後剛剛轉了個身,就站着不動了。

不過對此,小兵是萬萬不敢有絲毫怨言的,因爲這個野孤戰可是殺出來的威名。

從一個小兵,硬生生的殺成了將軍。

而且這還是在很短的時間殺出來的。

說他強吧,他還真的不強,但是在戰場上就跟開了外掛一樣,從未敗績。

就算他是一個人去和對面打,也能贏下戰局。


這已經不是以少勝多、背水一戰能夠解釋得了。

曾經有將軍不信,親自觀察了好幾場戰鬥,結果是很驚恐的,從始至終,野孤戰都在殺,根本沒有躲避,到了最後,敵人真的怕了。

不僅敵人怕了,就連觀戰的同僚也怕了。

這是人嗎?

這是人嗎?

小兵想到這裏,更加的恭敬了,戰場就是這樣,越狠、殺敵越多的人越能得到士兵的敬重。

突然,野孤戰大笑了起來,在轉身的時候,甚至連眼淚都笑出來了。

“因果斷了, 你不再屬於任何人的前世未來,這一世,你走出來的路,將是你真正要走的路。”

野孤戰轉身看向小兵時,目光瞬間冰冷下來,臉色一瞬間恢復原先的冷漠,道:“聽說你仗着我的名字在其他士兵面前很跋扈啊!?”

“將軍,我……”

“我已經說過了,以前的野孤戰已經死了,以前跟野孤戰有關係的人最好收斂着點,否則我將清理掉。”

“所以,你還是死吧。”

染血的頭顱被取下來,小兵愣了片刻,才發出了驚恐的尖叫。

嘭!

頭顱化作飛濺的血,消散。

※※※

“我死了嗎?”

源塵睜開雙眼,感覺自己胸口壓着什麼很重的東西,不由得推了推,結果手上沾了一些血液,讓他愣了愣。

“怎麼流血了?” “血!?”

源塵入眼看到了的便是血液,有自己的,也有其他什麼東西的。

可是想要爬起來,卻是辦不到了。

偏頭一看,軒轅劍斜插在一邊地面中,看樣子也是很狼狽。

“該死,發生了什麼?在最後究竟發生了什麼,我怎麼不記得了。”

源塵沒來由的煩躁起來,只是這種煩躁卻在下一刻消失了。

“主人,我們逃出來了。”

靈的聲音彷彿帶着某種魔力,竟然源塵那煩躁的心緩緩平復了下來。

就像是處在炎炎夏日中,喝了一大碗冰鎮可樂。

“之前帝幽冥是怎麼回事,不要命也要留下我嗎?”

一想起帝幽冥他就火大,差點他就被害死了。

靈似乎停頓了一下,然後緩緩道:“主人,你錯怪小幽幽了,若非是它,主人可能真的被留在寂滅遊戲中了。”

源塵不解,剛要提問,這個時候靈直接開口道:“主人,您再仔細回想一下……”


源塵染血的手拍了拍腦袋,然後一幅畫面出現在腦海之中。

他記得自己被包圍了,然後那些黑影在放冷箭。

一圈黑影在蓄力時箭光閃爍出了白光,藉此源塵看清楚了那些黑影究竟是什麼東西。

“竟然是一羣天使!?”

不過這些天使都是黑色的,像是被丟進大染缸裏一樣。

那一刻,源塵從未有過的憤怒,他還沒有這麼憋屈過。

明明自身有着強大的實力,卻還要被一羣蒼蠅追着圍攻。

究竟是誰給他們的膽子!?

催動肉身力量,源塵周身氣息徹底爆發。

地獄之主,何曾這般狼狽!?

軒轅劍出鞘,黑暗籠罩大地。

少年一劍,黑影全數寂滅。

軒轅劍斬殺過這些天使後,直接跨越空間,離開地獄,衝入到天堂之中。

誅仙劍之心與源塵心靈相通,視角也在此刻相連,他看到了坐在天堂最高位置的那個白衣天使。

這個白衣天使如同山嶽,背後十六翼。

白衣天使似乎正在與其他幾個同等位置的天使交談。

談笑風生的他,在看到那把如同細針一般的劍時,臉色狂變。

“軒轅劍!?”

“它不是陪皇帝一起被封印到那個鬼地方去了嗎?怎麼海還會出現在這裏。”

自言自語間,他突然想起了一種可能,頓時笑了:“一個沒有靈的劍根本無法傷害到我。”

“諸位,你們可曾認識那把劍?”

“劍?聖劍?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 ?”

“那個區的騎士?我認爲珍耳區域的一個叫做真的騎士非常有可能成爲下一刻聖騎士。”

“咳咳……”白衣天使感覺自己再不插上一嘴,這話題就像是大草原上的野馬,從此一去不復還了。

“不是我們西方騎士手中的聖劍,而是東方古劍。”

“東方古劍?”一個聖騎士打扮的神人有些狐疑神色,緊接着不屑道:“東方的破銅爛鐵怎麼可能與我們高貴的聖騎士相比。”

“東方的神,不是早就被清掃乾淨了嗎?如今只留下一些軀殼,還別說,那些東方古神的軀殼用起來真的很不錯,我這邊收藏了不少呢。”

“東方古神長得不咋地,但是肉身中蘊含的力量還真是不小,不愧是曾經能跟我們抗衡的存在。”

說着說着,無論是聖騎士神人還是其他的幾位神都感覺白衣天使有些不對勁了。

“天使,你怎麼了?”

十六翼天使是天使之中最強大的存在,它在整個天堂中都算是非常頂尖的存在。

他一直在收藏東方古神的殘軀。

近日,他聽說地獄動盪,白骨山塌了,所以他就動起了地獄之主的主意。

實際上他曾經不止一次動過主意,只可惜地獄之主的身體被壓在白骨山中,他想要得到不可能無聲無息,再說還有一隻妖獸看管,他只能放棄。

可是現在不同了,他看到了機會。

雖然他們這些天堂首腦將東方古神說的一無是處,可是事實他們是明白的。

當初若不是他們達不到那種層次,恐怕也會被清算。

鮮血流出,染紅了白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