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你搶了我的臺詞,還有,你真的很墨跡。”我嘲笑道。

旋即,我直接凝聚了一個小小的火球,砸在了他的面前。“轟……”頓時火球便爆炸開來,揚起的灰塵使其咳嗽不停。

“你找死!”他揮起長槍便向我衝來,在離我還有半米的時候,忽然間伸出長槍刺向了我的頸部。

我見這人出手如此很辣,一上來就是往要害的地方打,便是一股怒氣涌上了心頭,於是我飛快的抓住了那銀色長槍的槍頭,向旁邊狠狠的一掰,而後另一隻手灌注了玄氣,狠狠的向其胸口打去。

“嗖。”他飛快的懸空而起,躲過了我的攻擊,而我抓着搶頭的手也是不得不鬆開。

在抓住那搶頭的一瞬間,我忽然感覺到體內的玄氣運轉變得遲鈍緩慢起來,看來,這長槍真的有問題!於是我便開始採用猥瑣打法,準備先戲弄戲弄這廝再說,否則的話直接結束戰鬥的話那就太沒有意義了。

於是,我故作驚訝的望着自己的雙手。“你這槍有古怪!”

他看後也是得意的大笑起來。“傻逼!這就是逞能裝逼的下場,你不是不拿武器就可以打過我麼?”

一不小心虧成首富 ,便向後退了退,做出一副十分忌憚的模樣。

他見我忽然便的縮頭縮腦起來,便是更加的得意,揮起長槍便向我刺來,而且,那槍正源源不斷的汲取着周圍空間之中的暗系能量,所以,那槍頭之上時不時的閃爍着暗黑色的電弧,看起來格外的詭異。

這時,我發現不僅僅是接觸到那槍頭會導致玄氣運轉凝滯,而是隻要距離近的話便是有那種感覺!呵呵,沒想到這影山閣還有這等寶貝,看來他們修煉的魔法也是十分的特殊,並不是這裏那些不入流的普通魔法所能比的。

我不停的閃躲這那咄咄逼人的長槍,只是時不時的弄出幾個火球光箭之類的戲弄以下他,他先開始還是十分的得意,到了後來,終於是發現我在戲弄他,於是便勃然大怒,雙眼赤紅,手中長槍攻擊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看來是急了眼。

“你他媽這是耍賴!”他忽然停了下來,指着我怒吼道。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略帶嘲諷,沒有回答,還是一味的閃躲這。

“你還是不是男人?” 致命點贊

“你墨跡個什麼玩意兒?老子難道沒打你?”我反問道。而且還飛快的丟出了一個小冰球扔在了他的臉上,而後,我便聽到了一聲不大不小的轟鳴聲。

“砰。”冰球在他臉上爆炸了,弄得他滿臉都是冰渣子。冰球並不能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只是我戲弄他的一個方法而已。

“你……”他指着我,而後深吸了兩口氣,氣的說不出話來。

而我則是在心裏樂開了花。於是,心裏便想出了一個很不錯的注意……

他的攻擊雖然還是比較瘋狂,不過這次他學聰明瞭,不再往長槍之中灌注玄氣,打算保留自己的實力,而我見此也是十分的滿意,要得就是你不用玄氣護體。


我的躲閃漸漸的變得十分狼狽,我所表現出來的樣子是我玄氣消耗的差不多了,已經打算保存自己的實力的模樣,而他見到之後便是更加深信不疑這一點,但是爲了謹防我耍什麼花招,便還是十分謹慎的攻擊着我。但是他並不知道,我只是將體內所有的玄氣,都灌注在了我的右手上。

“吃我一拳!”我忽然吼道。

他聽後不屑的看了我一眼,以爲我又要玩剛纔的那種小把戲,於是便停止了攻擊,懸浮在空中,一臉戲謔的看着我。

可是令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我的拳頭竟然在慢慢的變大,漸漸的,我的小臂以下都變得和他整個人一樣大,而且,我這一拳的速度非常的快,在他剛剛露出驚訝的表情之後,便是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身上。

“吱……咯……”我彷彿聽見了骨骼斷裂的聲音,他便如同炮彈一般向後飛去,那速度簡直可以趕上我們國內的磁懸浮列車了。

“哈哈,真是個傻逼。”我大笑着降落到了擂臺之上,而觀看比賽的人之中,除了影山閣的人,其他人無一不是被這一幕搞的捧腹大笑。

過了約麼十分鐘左右,在我以爲那廝已經掛了的時候,忽然一道藍光自天際掠來,只見他狠狠的降落在了地面上,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臉上也是有許多處的擦傷。

“你……你個畜生,我要殺了你!”他此時瞪圓了通紅的雙眼,指着我怒吼道。

“啊!!!”他忽然慘烈的吼叫了起來。

這時,周圍的暗系能量便是如同風捲殘雲一般的向其涌去,他此時便和一個黑洞一樣,貪婪的吸收着這股暗系能量,而隨着暗系能量的疊加,他的身體也是透出了一股子淡淡的黑色。


“小子,你去死吧。”他忽然指着我獰笑道。

而後,便看見他的身體在那黑色光芒的映襯下逐漸變得扭曲,甚至漸漸的,他的身體竟開始如同漩渦一般的旋轉了起來,而那旋轉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到了最後,由於他身體的高速轉動,導致那地方直接硬生生的形成了一個如同黑洞般的漩渦,給人感覺宛如能吞噬一切一般。

“我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哈哈哈哈!!!”他瘋狂的大笑道。 “這……這難道就是影山閣的絕技——泯滅黑洞?”看臺上其中一個老者驚駭道。而周圍的其他人聽到之後也是紛紛露出了驚駭的表情,看來,這影山閣的絕技應該是一種十分厲害的魔法,不然也不會在衆人的心中留下陰影。

那黑洞漩渦緩緩升起,而其體積也是愈發的龐大,吸力愈發的恐怖,甚至連周圍的飛沙走石,花草樹木都被其盡數吞噬。

由於這黑洞漩渦的恐怖吸力,導致周圍空氣疾速的流動起來,形成了猛烈無比的大風,似乎是想要將這裏的一切,都吸進那恐怖的黑洞中,而我,則是連忙運起玄氣壓制着那股吸力,不得不說,這影山閣還真是有兩把刷子,竟是能將如此危險恐怖的的魔法教給弟子,他們就不怕修煉此魔法的人被黑洞吞噬?

此時的比賽已經進入了末期,如果我沒有那力挽狂瀾的實力的話,恐怕這場比賽的勝負就要揭分曉了。

而我心中也是有了一絲焦急,這黑洞我並不知道怎麼破!我試探着施展了魔法,可是我的攻擊還沒有接觸到那黑洞,便被那黑洞吞噬的一乾二淨,現在的辦法有兩個,第一,便是等着他玄氣耗盡,這黑洞自然就會消失。第二,便是另尋其他的方法。

可是在我觀察了幾分鐘之後,才發現這黑洞不僅會吞噬能量,而且還能將吞噬的能量化爲己用,所以,可以說這黑洞如果主人願意的話,他便可以永遠存在。

於是,我便在我的腦海中仔細的回憶着,當初素攀大叔傳授給我的所有魔法的修習和攻克,雖說素攀大叔將他的所有魔法修習成果都傳授給了我,可是,我只是將其中百分之九十九的給消化完畢,還有百分之一我覺得沒有什麼用,所以就一直沒有去修習。

我想破了腦袋,也是沒有想到擊破這魔法的方法,貌似素攀大叔沒有告訴我過?次奧!眼看着這黑洞的吸力越來越猛,而我卻只能乾着急,沒有一點對抗的辦法。

那黑洞中的人貌似察覺到了我的攻擊沒有任何效果,於是,我便察覺到那黑洞吸收周圍的玄氣以及五行能量的力度也是愈發的猛烈,看臺上的觀衆也是遭了殃,而舉辦方見到此景,只是無奈的將擂臺之上的空間用魔法防護罩封印了起來,以此來避免其他人被這個黑洞吸走。

“次奧,老子難道就這樣完蛋了?”我感覺到我的抵抗能力正在緩緩下降,因爲這個黑洞的吸引力實在是太強了,記得在地球的時候物理老師就說過:“連光都不能逃脫黑洞的吸引。”更何況老子還是個人?

此時我的心裏便是百感交集,難道自己真的就要掛在這裏了?呵呵,想起了小美女和表姐,何韻,關寧寧的俏臉,還用那未曾到手的素楠,還有那等着我回去就他的族人的傑斯,還有一臉猥瑣像的素攀大叔……還有付大媽……這次可能真的是要掛掉了。

雖然我不知道這黑洞之後是什麼地方,但是我知道,那後面肯定不會再是這裏,而是另一個空間,雖說我有空間異變術這等底牌,但是,在茫茫的N次元空間之中尋找地球所在的宇宙,恐怕是難上加難啊!

於是,我的心中便燃起了一股子怒火,既然你想讓我死,那我也要讓你留下點什麼!而這時候,那黑洞之中的人彷彿是看到了一臉憤怒的我,於是便發出深邃的聲音調笑道:“呵呵,放棄抵抗吧,我給你留個全屍。”

“如果這便是你最後的依仗的話,那你就真的可以去死了。”我冷冷的說道。但身體還是沒有動彈,因爲我知道,只要我稍稍挪動一下身體,便會被那黑洞吸進去,這便是我之所以連空間異變術都施展不出來的原因。在這黑洞剛剛成型的時候,我卻並沒有想到它會衍生成如此恐怖的龐然大物,說到頭,便是我太輕敵了。

“拼了。”我心中做了一個決定,於是便不再猶豫,直接騰空而起,頓時,我便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吸力將我撕扯進了那黑洞。

此時由於周圍氣流的作用,我被壓制的睜不開眼睛,於是我連忙將玄氣運轉,集中到了眼睛之上,此時的我,終於可以看清周圍的東西。

只見我在以一種極其恐怖的速度向黑洞飛去,而那黑洞離我也是越來越近,在那一瞬間之後,我便狠狠的掠進了那黑洞之中。

黑暗!無比的黑暗!我的眼前伸手不見五指,周圍也是靜悄悄的,而我試着咳嗽了一聲之後,竟然聽不到自己的聲音!看來,這裏已經不是原先的那個空間了。

可是,這裏究竟是哪裏?我的心底陡然間冒出了一絲絕望。

空間……忽然,我想到了素攀大叔曾經的一句話:“空間之力能讓你感受到任何空間的本源之力,這也便是你爲什麼能撕裂空間的原因。”

“空間異變術!哈哈哈哈!天不絕我!”我激動的大吼道。

此時終於可以使用空間異變術,而我也是非常的激動。我緩緩的變換着手印,而眼睛也是緩緩合上,體內的玄氣運轉也是陡然加快,其中的空間之力頓時毫無保留的和玄氣夾雜在一起。

慢慢的,我終於感受到了這空間的本源之力,而且還感應到了他的具體位置,只要掌控了這空間的本源之力,我便能通過它知道空間所處的位置,也方便我找到曾經位於的那一片空間位面。

我朝着那空間本源緩緩移動過去的過程中,我才發現,這空間中夾雜着的一種能量竟然有着十分強大的腐蝕作用,似乎任何物質進入這空間之中都會被那一絲腐蝕之力給腐蝕的一乾二淨,但是,被腐蝕的我卻是沒有一點感覺,除了感覺到自己的玄氣運轉十分飛快而已,原來,玄氣全部消耗在了我被防止腐蝕上,怪不得會有那種怪異的感覺。

不知道在黑暗中移動了多久,我終於找到了那空間本源,它也是一團黑色的物質,就那麼靜靜的漂浮在空中,當然,這片空間之中並沒有地面,也沒有頂部,所以,我一直是一種漂浮或者下落的狀態。

我伸出手去,依靠空間異變術的感應,把手伸進了那空間本源之中,在手伸進去的那一刻,我的意識裏便陡然出現了這空間的所有信息。

這片空間的信息非常簡單,它並不是自行生成的,而是由另一種物質創造出來的,它存在的地方非常的詭異,是一個宇宙座標,而且,更讓我驚訝的是,那座標便正是安德魯大陸的座標反過來的座標!也就是說,這空間應該就位於安德魯大陸之上!或者說是安德魯大陸的附近!

那股腐蝕之力由這空間本源產生,威力非常的強橫,幾乎是越靠近這空間本源便是腐蝕力越強,可以說我原本早就應該忽然一下就消失殆盡的,可是正是由於空間之力的保護和玄氣源源不斷的供應,才使我免受了這腐蝕之力的腐蝕。

於是,我忽然誕生了一個十分大膽的想法,那就是——利用空間之力,同化了這空間本源,爲我所用!

想到這裏,我便沒有猶豫,反正是生是死由天來定,況且小爺我沒那麼容易就死了,就是我死了讀者們也不會同意啊!我的家裏還有許多嬌滴滴的妻子等着我呢!

於是,我便源源不斷的將玄氣轉化爲空間之力,而後有將其灌注到那空間本源之上,試圖讓其被我的空間之力所同化。 漸漸的,那空間本源開始劇烈的顫抖,而其之上的黑色光芒也是愈發的強盛,顯然,這空間本源在極力抵抗我的同化,但是,他的抵抗似乎並沒有什麼效果,因爲空間之力的威懾遠比這要大得多。

我加快了玄氣運轉的速度,源源不斷的化爲空間之力灌注在那空間本源之上,而那空間本源也是似乎感覺到了空間之力的強橫,於是過了沒多久,它便放棄了抵抗,停止了顫抖,緩緩的開始迎合起來。

充斥着濃郁黑色的空間本源緩緩的與一絲一絲空間之力化爲一體,而後鑽入我的身體,在我的經脈和丹田之處和我的身體合爲一體,因爲這空間本源,我整個人都變得有些陰暗起來。

我知道,這是空間本源的副作用,它有着悠久的淵源,古老而晦澀的那股黑色氣息正是這麼多年來由於一種未知因素的影響而形成,久而久之,這本源之力也是有了強大的腐蝕之力。

感受到這滄桑的本源之意,它不僅是與我的身體合爲了一體,而且,它更是侵入了我的靈魂,與其同化,由於這空間本源是無主之物,並沒有真正的意識,所以,它並不會對我造成傷害,我則是可以放心的同化它。

漸漸的,那空間本源的本源之力全部被我同化,而原來的空間本源,則是變成了一顆黑色的核心球體,我知道,這纔是它真正的核心,真正產生腐蝕之力和本源之力的地方。

當我望向它的時候,這空間本源也是產生了一絲隱晦的迎合之意,因爲我的體內有着它所熟悉的空間之力,畢竟,它也屬於空間之力的一種,而我所擁有的空間之力只不過是真正的本源空間之力罷了。

於是,我便伸出雙手,運起空間之力,拿起那顆核心球體,嘴一張,便是吞進了肚中。頓時,我便感覺到了一股十分奇妙而又晦澀的力量正以我的身體爲中心,緩緩的散開,充斥着我的每一根經脈。

我握了握手,運轉了一番玄氣,這才發現,那空間本源已經完完全全的和我合爲了一體,我現在能夠舉手投足便施展出那詭異的腐蝕之力,十分的懾人心魄。

半晌之後,這片空間忽然發生了劇烈的顫抖,我知道,失去了空間本源之後,它已經難以維持現在的狀態,達到了一個即將處於崩潰的邊緣。

“哈哈哈!”我陡然發出了一聲邪笑。

“轟……”空間陡然崩塌,而我也是順着那空間裂縫逃了出去。

…………

所有的人都望着擂臺上滿臉得意的那名影山閣弟子,同時也在爲我感到惋惜。

“如此天才,竟然就這麼隕落了……唉,不過能死在影山閣第一傳人的手中,也算是死的值了。”一名觀衆嘆息道。

看臺上,徐修明也是滿臉的沮喪,但是小美女卻是一臉的淡定。

“我說弟妹,你……”徐修明欲言又止的說。

“呵呵,放心吧,大哥哥絕對不會有事的。”小美女笑道。

“唉……”徐修明還以爲小美女是被打擊過度,傷心到了極點,產生了幻覺,於是便在沒有多問。


“轟!”

陡然的一聲巨響,那影山閣傳人的周圍空間驟然被撕裂,一道空間裂縫頓時便強行出現,而從那之中,忽然掠出了一個人影。

這個人影,自然便是我。

周圍的觀衆見到我忽然出現,中了影山閣的絕技之後竟然是沒死,情緒都是劇烈的沸騰了起來。

而徐修明也是瞪大了眼睛,滿臉驚喜的看了一眼小美女,小美女得意的說:“看,我就說大哥哥不會那麼容易就掛掉吧?”

我靜靜的站在他的對面,那影山閣弟子見我先是一愣,而後便是驚駭的跳了起來:“你……你……你怎麼出來的!”

我嘲諷的看了他一眼,並沒有回答。

他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便是連忙閉上眼探查自己體內的空間,可是此時卻是發現,那空間早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這不可能!這不可能!”他失聲大喊道,臉上充滿了不置信。

“我說過,你他媽要是把這作爲你的依仗的話,那你就可以去死了。”我淡淡的說了一句。

而後,我只是做了一個簡單的動作。

我輕輕的擡起右手,一個黑色的暗系能量球便出現在了我的手掌心,我一揮手,那黑色的能量球便是緩緩的飄向了那影山閣弟子。

“臨死前送你一句話”我邪笑道。“影山閣在我的眼中,連個屁都不是。”

他雖然情緒還是有些失控,但是見到那黑色的小能量球飛向了他,也沒有太在意,他現在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殺了我!因爲我已經讓他這個眼高於頂的天才感覺到了忌憚!感覺到了恐懼!

於是,他右手狠狠一揮,想把那黑色能量球拍散,於是,他的右手便是毫無懸念的穿過了黑色能量球。

“腐蝕之力?你那也配叫腐蝕之力?”我便說,便揶揄的望了一眼臺下那影山閣的閣主。

那影山閣傳人先是愣了愣,忽然發現自己的右手之上傳來了劇痛,於是連忙低頭一看,頓時,他便驚駭到了幾點,之間他的右手之上出現了一個圓形的窟窿,但是並沒有往外冒血,而是被一絲極其隱晦的黑色粘稠能量給擋在了裏面,而且,那黑色的能量正在飛快的侵蝕他的右手。

“啊!”他捂着右手,口中發出了十分駭人的慘叫。

轉眼間,他的右手整個都被侵蝕的一乾二淨,再一轉眼,他的小臂沒有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