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看對方那副不驚不咋的表情,很顯然他早就猜到了的。

「嗯,不過我沒想到你居然這麼猴急呢!」

竟然招呼也不打一個就闖進來了,這可是私闖民宅耶!

「猴……」

龍神的眼角抽搐了幾下,還從來沒有人敢這麼跟自己說話呢!這傢伙是第一個。

哼,算他有膽量。

「既然如此,吾就不和汝多說廢話了。」

她的目光一轉,望向已經躲到男人身後去的今泉影狼。

就算已經害怕到不敢直接面對自己了,她依然還是朝著自己張牙舞爪,眼睛裡面彷彿有黑色的光芒在流動。

龍神向前走了兩步,後面其他人本來想跟上來的,被她喊住了。

見對方逐漸逼近,今泉影狼的尾巴立即立了起來,喉嚨中的低吼愈發急促了,身體也擺出了防禦的姿勢。

龍神卻宛如沒有看見一樣,依然在一步一步的接近。

每一步,今泉影狼的瞳孔就收縮一下,她已經幾乎把整個身體都藏到男人後面去了,可是面對龍神的步步緊逼,她卻沒有選擇逃離此地。

或許她是覺得,待在對方的身邊才是最安全的吧!

龍神終於停下來了,她蹲下來,光華流轉的雙眸凝視著今泉影狼。目光無比柔和,還帶著一絲絲的憐惜。

在她注視下,少女的表情也慢慢放鬆,抗拒的意識開始快速的削弱了。

站在後面觀看的八雲紫幾人看到這裡,這才鬆了口氣,她們可是多麼擔心對方會突然襲擊龍神大人的啊!

近距離看去,從今泉影狼的雙眼當中,龍神並沒有再見到那種熟悉的充滿了憎恨、悲傷以及絕望的色彩,存在於之間的,只是來自於她本能的畏懼。

神玉說的沒錯,對方恐怕真的失去記憶了。

就連自己這個對她而言,可以說是有著深仇大恨的人,也完全記不起來了。

龍神忽然覺得有些辛酸。

對方所遺忘掉的,可不僅僅是所恨的人,還有深深愛著的人啊!

是自己讓她變得一無所有了的。

龍神伸出手去,想要安撫一下這個可憐的孩子。

「對不起……」

這句蒼白無力的道歉,直到今天,她才終於說得出口了。

今泉影狼似乎稍微愣了一下,她眼中的神采忽然變得凌亂了起來,面部的肌肉也在不斷地抽搐著。然後,在眾人驚駭欲絕的目光中,她猛然張開嘴巴,狠狠的一口就咬在了龍神的手上。

「只有你,我是絕對、絕對不會原諒的!!!!」 事發突然,所有人完全沒有預料到,本來已經放鬆了戒備的今泉影狼,會忽然間發動襲擊的。以至於她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一口咬中了龍神大人。

「找死。」

大家驚得渾身的冷汗都冒出來了,又驚又怒之下,一擁而上,就要把她打成肉醬。

「退下。」

驀然暴起的一聲輕喝,就像是一道驚雷,將所有人都震住了。

「龍神大人,這傢伙……」

神玉氣得咬牙切齒的,看向今泉影狼的眼神更是恨不得一口就吃掉對方。

「沒聽到吾剛才說的話嗎?」

龍神轉頭瞪了她一眼,眼中的怒意讓所有人不由得一陣戰慄。

「是。」

大家囁嚅著,慢慢的退了開去。

對於自己剛才差點就被人抹殺掉,今泉影狼彷彿一點也沒有注意到那般,她只是死死的盯住了龍神,眼中搖擺著一道黑色的火焰,火焰的中心是一片深紅。嘴巴也使盡全力咬住了對方的手掌,用力之大,甚至都把手給咬破了。

殷紅的鮮血染紅了少女的嘴巴,順著嘴角一滴一滴的落在了地板上。

龍神面色平常,就好像那隻手不是她的一樣,只有不時抽搐一下的眼角,和額頭上的冷汗,顯示出她其實只是在強自忍住罷了。

阿媽幾個已經看不下去了,用力咬住嘴唇把頭轉了開去。

手掌彷彿要被咬斷了。

永無止境的痛楚猶如翻滾不休的波濤,一浪接一浪的向她襲來,讓龍神難受得幾乎忍不住要跪倒在地了。

不過,是否比得上這孩子所承受過的傷害呢?

以前她是不會明白的,可是現在,她卻切實的感受到了。

那真的是一種刻骨銘心的痛苦,幾乎要讓人崩潰了。

「對不起,對不起……」

龍神只能低聲的不斷重複著這句話,她不知道該做點什麼,才能夠彌補自己曾經犯下的過失。

或許,永遠都無法彌補了。

掌握著眾生的人,卻未必了解眾生。

不知道是不是聽到了她的道歉,今泉影狼扭曲的表情慢慢變得緩和,眼中的火焰也開始逐漸熄滅,轉而顯得有些混亂了。

「吼!」

她驀然鬆開口,沖著龍神吼了一聲。

聲音聽不出到底是憤怒,抑或是悲哀。

她望著對方那隻已經變得血肉模糊,鮮血淋淋的手,面色變換了幾次,忽然一個轉身,發狂一般跑了出去。

大家都被她這一舉動驚呆了。

蒼望向了我,我點點頭,她才快步走了出去。

旁邊的人見狀本想也前去追逐,可是卻發現龍神突然跪倒在地,嚇得她們慌忙圍了上來。

「龍神大人!」

她手掌一邊的肉幾乎被咬爛了,今泉影狼那鋒利無比的牙齒,在上面留下了兩排深可見骨的傷口。

大家看著那處可怕的傷口,都不禁猛吸了一口冷氣。

龍神的手還在不停的冒血,一幫人手忙腳亂的,想要幫她把血止住。

「好了,都給我閃到一邊去,還是讓我來吧!」

我用一方手帕捂住了傷口,原本潔白的布料轉眼間就被染成了紅色。

「扶她到沙發上面去,還有,幫我把醫藥箱拿來。」

「是。」

「啊,醫藥箱在哪裡?在哪裡?」

所有人聽了我的話,這才匆忙行動了起來,一陣手忙腳亂的。

剛開始是想用魔法幫龍神治好傷勢的,可是卻發現治療魔法對她根本沒有效果。魔力一接近她的身體,就立刻被彈開了。她的身體,好像會自動排斥來自外界的能量啊!

最後沒辦法,我只能用最普通的方法,幫她敷藥包紮了。

「其實這點傷口你自己就能夠讓它癒合的吧!」

一邊用繃帶將她的手包得嚴嚴實實的,我一邊漫不經心的說道。

這傷口的位置可真夠麻煩的,讓我想偷一下懶都不行。

「吾只是想體驗一下,影狼的心情究竟有多麼的痛苦。」

龍神任由對方把自己的手包了一層又一層的。只有這樣子才能夠明白,她為何會憎恨自己到如此的地步。

事實上她也了解到一點點了。

「嗯。」

我望著她那張滿帶著憐憫的臉,不由得肅然起敬。

「難道說,你是個受虐狂嗎?」

在我眼中,這樣的她無疑是個自討苦吃的傻瓜。

「呸。」

龍神真的忍不住,啐了男人一口。

這個萬惡的傢伙,難道就不能說句好聽一點的話嗎?

怎麼說,自己剛才的行為也挺偉大的嘛!

「我覺得是蠢透了。」

猶如看穿了她的想法一般,男人繼續毫不留情的說道。

「以身飼狼指的應該就是你這種笨蛋了吧!」

不愧是龍神大人,修養真是好得不得了。即使腦門上的青筋跳動得比心臟還快了,她卻依然保持著鎮定。

啊,不能生氣,不能生氣,否則就進了對方的圈套了。

龍神深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了下來。

「那麼,汝覺得今泉影狼會不會就此原諒吾呢?」

「天真,你以為天底下會有這麼簡單的事情嗎?」

就算失去記憶也無法遺忘的仇恨,可不是咬了你一口就可以放下的。

「……」

龍神自然明白對方說的沒錯。

不過,她就是受不了這傢伙說這些話時的態度。

平日里其他人見到自己那個不是立即跪倒在地的,這個男人倒好,一點敬意也沒有就算了,還總是對自己出言不遜。

實在是膽大包天啊!

「好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