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雖然吞雲貂和小白蟒被放出來以後,對金斑白虎抱有很大的敵意,但經李向南和芷茉各自的安撫之下,三者這才彼此熟悉了氣息,就各不理睬。

畢竟小白蟒和吞雲貂也都是經歷過進化,開啟了靈智的靈獸,再加上小白蟒擁有洪荒異獸的血脈,雖然兩者的整體實力比起金斑白虎要略遜一籌,但在速度上,金斑白虎就要遜色於二者一些。

吞雲貂和小白蟒有熟悉了白虎的氣息之後,就各自躥了出去,尋找合適自己暫時落窩的地方。

不過畢竟是靈獸,他們所選擇的位置,都在那溪潭的範圍附近,吞雲貂選擇了一處天然的地洞后,也沒有立即鑽進去搭窩,而是直接躥進了谷中尋找靈草去了。

小白蟒則是相中了溪潭旁邊的一棵能夠俯視半座金葉谷的參加巨樹,就緩緩地盤上上去,吐著信子,不時朝李向南那裡看一眼,自始至終,他都在擔當著李向南守衛的職責,這似乎已經形成了自他誕生靈智以來的一種本能。

三隻靈獸各自選擇了自己棲息之地后,李向南見他們倒也沒有針鋒相對,暫時還尚且能各平共處,倒也稍稍放下了心。

畢竟靈獸與靈獸之間,總會產生一種發自天然的警惕性與攻擊性,尤其是有些相生相剋的靈獸,根本無法共存。

三隻靈獸安頓了下來后,芷茉便開始在洞中忙活了起來,對那洞府開始進行收拾裝點,頗有古典味道。

他們此次出行遊歷,芷茉是擁有一件儲物戒指,她出行之前,幾乎將能帶的一應物品都在戒備之中有儲備,就是一些家居日常用品,也都沒有落下,幾乎將他戒指里的那點空間塞滿了。

而李向南則不同,他既打算各處漂泊遊歷,四海為家,比較注重生存能力,所以他攜帶的全都是各類的煉丹製藥,以及煉器的材料,以及每到一處所收集各種各樣的食物,還有糧食種子。

所以在芷茉布置裝點那個洞府的時候,李向南則是開始在那洞里洞外進行布陣。

經過了一番考察,他先是在那洞中小靈泉,還有那溪潭兩處範圍布置了一個中級的聚靈陣。

因此地的天地靈氣極為濃郁充沛,所以李向南布置的聚靈陣也並不複雜,只是強化了對靈氣的引導作用罷了。

而李向南在這聚靈陣完成之後,所針對的重點,還是打算在這谷中布置一道陰陽兩儀聚生陣。

這陰陽兩儀聚生陣是一套中下品級陣法,他與地靈大陣的功效類似,但卻比地靈大陣相對複雜一些,主要在於陰陽兩儀變化的體現上。

而李向南用這套陣法的主要目的,其一是為了使那五彩煙蓮和彼岸幽魂花被各自移植到那小靈泉和溪潭之中以後,能有一個很好的生存成長環境。

而另一個目的,李向南也是想將這金葉谷中的環境進行一個別樣式的分配,那便是陰陽兩極屬性的互相轉換。

這樣一來,可以使這陣中,他的陰極能夠蘊養鬼卒,以及雙子地屍,還有彼岸幽魂花這類陰冥屬性存在,而他的陽極,可以蘊養五彩煙蓮與碧水金陽花,以及那幾隻靈獸,同時還能夠在陰生陽長的轉換之中,獲得兩者間相互轉換生成的自然力量,對修鍊極有幫助,完全是一舉兩得。) 用了兩天的時間,李向南和芷茉在那金葉谷中進行過一番布置之後,那靈脈龍首源頭之地,也將成為他們暫居的修鍊之所。?。。

尤其是李向南在那谷中布置的陣法,在運轉起來以後,更使得那金葉谷中充滿了一種神秘的味道。


陰陽兩儀聚生陣是分白日和黑夜輪流循環,生生不息,白日里,則是陽長陰生,而到了黑夜,則是陰生陽長,納萬千生靈精華。

在這樣往複交替之下,再加上金葉谷處於靈脈龍首之源,便使得這裡湧現的天地靈氣,以及天地自然的力量源源不絕地由四面八方匯聚而來,不斷地滋養著這片谷中谷。

當然,在那源源不斷湧來的力量的滋養之下,谷中的生靈變化也非常的明顯。

僅僅只是幾日的功夫,李向南成功轉移出來的那五彩煙蓮,以及彼岸幽魂花便開始茁壯成長開來。

這不單影響到了谷中的靈草植物的成長,同時也能影響到開啟了靈智的那些生靈的成長狀態。

就像居住在這谷中,分別被李向南和芷茉馴養的三隻靈獸,他們的在這裡的成長速度,就明顯得到了增強。當然,這是在白天之時山谷之中陰陽兩極正常發揮效用之後所體現出來的效果。

而到了夜晚。則有些不同了,李向南飼養的兩隻鬼卒會被放出來遊盪一會,他們會不斷吸收由那溪潭之中的彼岸幽魂花釋放出來的幽冥氣息來壯大自己,同時他們也會配合雙子地屍,在谷外那片陰煞之地捕獵,同時也會負責巡邏,守衛山谷夜晚之中的安全。

那兩隻鬼卒。在這幾天的成長過程中,李向南只是進行過兩次血祭,這兩隻鬼卒便已成功進化為四級鬼卒。

其實以李向南目前的十級神魂,已經進入到了嶄新的階段以後。他完全可以達到同時控制四隻鬼卒輔助戰鬥的程度。

只是李向南卻並沒有這個打算。一個是他暫且還沒有發現品質上好的極品靈鬼來作為祭煉材料,而另一方面,正所謂兵貴在精,不在多,他是打算將這兩隻鬼卒,以及那兩隻雙子地屍培養壯大起來,以作為在暗處的輔助戰鬥力。除了這些輔助戰鬥生靈之外,李向南目前所擁有的法寶當中。有了兩儀萬象神火爐,除了那即將遭淘汰的龍虎天心爐外,他一直隨身攜帶的陰煞葫蘆也只是作為輔助性的容儲陰魂的法器使用。

神獄天心塔因修復的速度過於緩慢。其強大功效目前還暫時無法發揮出來,李向南也只能暫時將其當作輔助修鍊,以及可以存儲物品的法寶來使用,還不能將其作為戰鬥法寶。

所以,目前李向南所持有的法寶當中,他最大的倚仗便是那天帝披掛,以及那把風陽仙劍。

天帝披掛不用說,經過李向南的不斷摸索開發,這件披掛不單可以作為一件超高速飛行法寶來使用,同時還是一件十分強大的防禦型法寶,已然完全將李向南那件龍象法衣淘汰掉,從而成為主力。

那件龍象法衣只是防禦法器,自損壞以後,李向南也沒打算將其修復。

當然,在攻擊性的戰鬥法寶當中,目前李向南得到的風陽仙劍,在今後將會成為主力。

李向南已經見證過風陽仙劍的威力,雖此劍有數萬件秘武兵器提取戰氣得到修復以後,也只能發揮出上品靈器法寶的威力。

但是不同的是,此劍是可培養成長的先天型法寶,在今後的戰鬥中,他在不斷地吸取百兵的戰氣,壯大劍靈過後,會成長為極品靈器,乃至仙器法寶的級別。

甚至,就是將其培養成為神器的級別,也都是完全有可能的。

盤點過那些法寶之後,再論李向南自身的實力,如今已經達到聚靈後期的境界,身體經過多次洗毛伐髓以後,強韌程度比那先天秘武者更加強悍,同時他自身的魔帝五行印,以及魔帝手印,還有鬼煞拳等這些基本的戰鬥法門,也因實力修為的增長而得到了強化。

只不過,雖然有風陽仙劍在手,但是從上次與人對戰的時候,李向南使用那風陽仙劍來斬敵,看似乎顯得輕鬆寫意,一劍斬一人,顯得十分的輕鬆。

可實際上,當李向南使用風陽仙劍的過程中,雖然風陽仙劍能隨心念而動,那也只不過是劍靈在控制寶劍而已,並非他自己真正意義上的控制使用。

況且,就是他做出的那些斬敵的動作,也多是憑藉風陽仙劍的威力,以摧枯拉朽的方式將敵人斬殺的,這也是屬於風陽仙劍展現出來的威力,並不是屬於李向南的實戰能力發揮。

最終說白了,那就是李向南雖有飛劍法寶,但是他卻並沒有掌握使用飛劍法寶的一些基本技能,假如跟真正的用劍的高手對敵的話,李向南使用的那些野路子不成套路的方法就完全上不了檯面了。

而在李向南用劍的時候,芷茉自然是從中看出了端倪,覺得李向南使用風陽仙劍的時候,顯得非常的滯澀,一點都不流暢自然,這也是他並未曾修習過劍決的緣故。

以前,在那地球瓊虛門遺址的時候,芷茉得到了她外公遺留下來的那些功法時,就曾提到要李向南學習仙門風陽一脈的劍法。

只是那個時候,李向南事務纏身,芷茉也沒有功夫教授,才一直耽擱了下來。

所以在這一次,在那金葉谷當中,當李向南和芷茉暫時在那裡修鍊居住下來后,芷茉便第一時間向李向南傳授仙門風陽一脈的劍法。

自從那天看了那山頭之上的劍痕之後,李向南倒也想學習掌握一門劍法,所以也就沒有拒絕芷茉的請求。

仙門風陽一脈的劍法,精妙高深,變幻莫測,威力無窮,因需要仙門風陽一脈的基礎功法《風陽太清訣》來作為底子,所以他對資質,以及各方面的要求都非常高。

當芷茉為李向南講到這些的時候,李向南本來以為可以直接學的,卻沒有想到還會有這麼多的前提條件,不禁道:「那我要學習修鍊風陽一脈的劍法,卻還要從基本功開始,修鍊那《風陽太清訣》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這與放棄我以前的底子重修就沒有太大區別了!」

芷茉了解李向南所修的功法,雖是屬於魔道功法,但是其本質上來說,也只是修真法門中的另一種途徑和方法罷了,所以本質上是完全相同的。

再者李向南擁有通靈造化的資質,是這世間任何人都無法與之相比的,自然是所有的條件都滿足,否則芷茉也不會纏著李向南,非要讓他學那風陽一脈的劍法。

所以,芷茉便對李向南做了解釋。

李向南所修的《魔帝傲世訣》要說起來,在前期和中期,與其它正統的仙門修真之法並無任何的區別,在本質上,與《風陽太清訣》是幾乎一樣的,甚至,還要比那風陽太清訣要精妙高深一些。

而那風陽一脈的劍法,則主要是以這些基本功法的底子作為支撐,比較重視修為和心境的歷練,這與修不修風陽太清訣並沒有太大的牽連和影響。

所以在聽了芷茉的詳細解釋過後,李向南這才明白,其實這些都是可以變通的,只不過當初瓊虛門過於固步自封,也太過於保守,總認為風陽一脈必須是男子,也只能學劍,而水月一脈必須是女子,只能習琴,甚至就連那些基礎功法,也是一樣的。

而現在,芷茉經過變通之後,便會打破那個規律,她反倒覺得,以李向南的《魔帝傲世訣》作為基礎和底子來修習那風陽一脈的劍法,反而會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其威力恐怕不再是風陽一脈那般中正平和,一定另有變化。

正是經過芷茉的這番解釋與勸說,李向南覺得這倒也是一個非常不錯的想法,於是這些天來,便一直跟隨著芷茉呆在金葉谷內,正式修習那風陽一脈的劍法。

其實李向南知道,芷茉強烈要求他修習那風陽一脈的劍法,乃是為李向南的今後而考慮的,為他好的。

畢竟李向南主修的是魔道功法,運用掌握的是鬼道法門,若今後在遇到其它強大的修士,就算李向南再善良正派,也會很容易被那些人誤認邪魔外道,從而引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當然,還有一些原因芷茉雖不想說,而李向南也能猜到一些,直到他學了那風陽一脈的劍法之後,心中就更明白了芷茉對他的那份心思,果然是美人恩重。) 芷茉所修習的音波琴技等這些功法之中,有一些是屬於組合法門,這也是雙修道侶之間使用起來,威力十分強大的組合技。?。。

在她所修行的《水月玄清訣》為基礎的體系當中,音波法門奧妙無窮,可攻、可防、可懾、可控、可變,可調……

但有時,卻也正是擁有如此奧妙無窮的變化,又會使其因修行方式的不同,會變成一些輔助性的法門。

而芷茉外公精通音律的同時,又精通劍道,除了仙門風陽一脈之中所修習的劍道功法之外,他所單獨創立的功法體系當中,組合技就佔據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單獨開來使用,其威力也是無可匹敵。

李向南並沒有從那風陽一脈劍法當中的基礎開始學習,因為他有聚靈七重的修為基礎,從頭開始學習的話,就有些重複了,還不一定能夠起到幫助作用。

所以芷茉給李向南傳授了風陽一脈的基礎劍技『明陽清風劍』之後,李向南只用了兩天時間,便將這套基礎的劍技練習純熟以後,芷茉便直接給李向南傳授了她外公獨創的那套劍道功法。他並沒有尋常的劍道功法那般複雜,風格上飄逸,靈動,境界上達到心、音、神合一,大道合一,終歸於虛無。

舞劍之餘,彷彿鳴奏天音,飄渺無蹤,變幻無常,而按李向南的理解,那就是突出一個『快』字。

在這套功法當中。一共七劍式,其中前四劍式是屬於單獨修鍊,可用於單打獨鬥。

別看只有四劍式,但這四劍式當中所蘊含的變化卻是奧妙無窮,威力巨大,因是在至簡之中尋那一劍的神韻精華,是為凝神劍一式。

接下來便是明音劍二式。問心劍三式,破虛劍四式。

而剩下的後面的三式,乃是屬於組合技,他乃是需要根據音律。心神方面達到一種極高的默契程度。在奏曲與舞劍之中,將二者的力量結合起來后,其威力將十分巨大,分別為靈音劍,幻音劍,以及天音劍。

李向南先是從那凝神劍一式開始修習。

雖然這凝神劍一式可以單練,不過在芷茉撫琴的過程當中。通過那韻律音波的力量的輔助影響之下,李向南修習的進度非常快。而且。讓芷茉意想不到是,李向南在練習的過程中。以他那《魔帝傲世訣》作為基礎的配合,就使得李向南在練習這劍道功法之上的風格,與風陽一脈那中正平和的風格大為不同。其劍勢更為凌厲,柔和之中帶著一股不屈的剛直與狠辣,帶有十分濃烈的個人特色。

芷茉就非常欣賞這種個人特色,因為風陽一脈之中的那位師叔,也就是在正陽谷山頭之上留下劍痕的那位,就因其劍法的個人特色十分強烈,才會使其境界與水平,都比常人要高出許多,這是別人根本模仿不來的。

這些時日,李向南靜下心來,再加上有芷茉的琴音相伴輔助,他在練習靈幻天音劍上的進展非常快,那前三劍式,已經基本掌握,並小有火候。

唯獨那破虛劍第四式,因為這個需要有一個心境感悟的過程,故李向南在短時間內還無法掌握其要領所在,只有在今後不斷在實戰和修鍊過程中去領悟。

但只是前三式,再配合那風陽仙劍,就已經威力很強大了,這也使得李向南的綜合實力,得到了更進一步的提升。

不過這段時日,李向南和芷茉呆在那金葉谷中不問世事,再加上芷茉心無雜念,在陪伴李向南修鍊那靈幻天音劍的時候,突然間心有所悟,好像又對一譜全新的曲子有了感悟,並緩緩進行醞釀。

李向南知道,芷茉所掌握的那些琴曲當中,大多都是經不斷的練習,掌握了其韻律和曲風,以及彈奏技巧以後,都深深地刻在她的腦海之中的。

但是芷茉修鍊的音波功法很特別,那些琴曲想要發揮出其最大的威力來,就需要對每一個音節,以及音符進行心境感悟。

只有有所領悟以後,那麼她這首曲子便會被賦予全新的生命力,並通過芷茉的彈奏,展現出其最強的實力。

而正因為芷茉單純善良,心無雜務,所在她在領悟那些琴曲的過程中,就會對那天地自然的力量形成一種微妙的心靈感應,從而將其融合到她的琴曲當中。

李向南見到此情景,他也沒有打擾芷茉進入這那種奇妙的頓悟的心境之中,便自顧繼續修鍊,並恐怖自己的修為基礎。

……

只是李向南不知道的是,他和芷茉四處遊歷之際,卻突然停留在那金葉谷中暫居並進行修鍊的這段期間,外面卻發生了不少事。

因為他們暫定那金葉谷作為臨時的居住修鍊之地,此事無人知曉,就使得他們在遊歷的途中,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失去了一切的消息。

然而,這就使得在關注這二人行蹤的那些秘武門派在失去了監視李向南二人動向消息之後,就產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首先發生事端的地方,便是天陽城。

似乎有人拿李向南遊歷至天陽城之後便失去一切蹤跡作為導火索,開始大做文章。

再加上那天陽城的楚二公子力貪圖李向南身邊女子的美色,從而半道劫殺的事情,不知是被哪個有心人給捅了出去,這便使得整個秘武門世界中頓時被引發了一場軒然大波。

因為這件事,使得秘武門中諸多門派,均將矛頭指向天陽城,斥責天陽城不顧秘武聯盟計劃發展的大局,要求天陽門做出解釋。

只是,這種事情天陽城根本無從解釋,畢竟那楚二公子的事情被人揭穿,而這種醜事是被人極為痛恨的,他們越解釋,反而會越描越黑。

而在這樣的情況下,再加上天陽城與明宵宗近些年來因為一些資源之上的利益從而產生了摩擦,從而通過這件事升級放大之後,明宵宗正好抓住了這個機會,以秘武聯盟的名義,開始向天陽城施加壓力,要求要天陽城為此事給秘武聯盟做一個交代。

然而,事實上,在這段時間當中,地球方面再次給秘武十三門派施加了壓力,要求十三門派馬上對那些非法勢力展開大規模清理。

而十三門派在這種壓力下,他們知道無法再與地球方面虛與委蛇下去,自然是要先拿一些勢力來開刀。

而明宵宗為了表示配合地球方面的計劃,再加上他們與天陽城近些年來的摩擦,這就使得明宵宗抓住李向南在天陽城範圍失蹤,並且遭遇被劫殺的這個重要的把柄,針對天陽城展開了一系列的攻勢。

由此,秘武門之中的混亂的起始,便開始於天陽城等這些秘武門的中立勢力。

只不過光靠李向南失蹤的這個理由還完全不夠,就在這幾天里,天陽城混進去了一些姦細,假扮成商人,然後被劫了貨物,並栽贓給了天陽城勢力。

明宵宗借這個機會,以此為借口,正式對整個秘武門宣布了對天陽城的打擊計劃,從而拉開了秘武門混亂鬥爭的序幕。

天陽城在得知了明宵宗的宣戰計劃之後,雖然天陽城主與城中高層並沒有因此而慌亂,但是整個天陽城的人卻是人心恍恍。

明宵宗曾經是秘武第一大派,雖然已經分裂,但是在這秘武南域之中,其勢力與影響力根深蒂固,依然十分巨大,在他們針對天陽城宣戰之後。就最近這些天,天陽城勢力不斷地受到明宵宗的一些附屬勢力的攻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