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傲雪的一句話,令他們的臉色更加的難看起來!既然傲雪已經發出逐客令,那麼他們也只有做出決定了!眾人除了陳宇以外,竟然都選擇了回去!

傲雪點了點頭,彷彿明白眾人所想。揮一揮手,示意眾人離去。此時,這些人都做出了離去的準備。只有陳宇沒有回答傲雪!

眾人望了一眼陳宇,其中幾人打了一聲招呼。便直接再度的攀岩而下!

「陳宇!你為何不告訴我答案?」傲雪見陳宇沒有立刻回答自己,不禁有些疑問。

「傲前輩!我有一事要問。」此時陳宇沒有入落日宗。自然是得叫一聲前輩的!

「哦?你說來。」傲雪竟然要為陳宇回答問題,如果那些少年沒走的話,一定會驚訝的合不攏嘴!

「謝前輩!」陳宇由於傷勢未好,只是點了點頭繼續道:「方才見眾人一聽外門弟子,彷彿都很是不屑,甚至有些幽怨!而他們竟然也不約而同的一起離去,這到底是為何?」

傲雪聽后,眼中閃過一絲笑意!俺想這陳宇難道來自山間野林!竟然連這都不知!不過他也並沒有嘲笑陳宇之意。說不定陳宇是個瘋狂武修之人。對外面的世界一概不知!不管是哪一種,他傲雪也都會為陳宇解答迷津!這也令傲雪心中微顫。自己這是怎麼了!竟然為了一個和自己毫無相干的人做的這種地步!

「也許是因為他身上有一種讓人接近后無法離開的獨特氣質吧!」傲雪心中這樣想,嘴中卻說:「外門弟子,雖然也帶有弟子二字!但是卻不算是落日宗之人!」

「不算是落日宗之人?」陳宇聽后,不禁再度疑惑。沒等陳宇問下去,傲雪的聲音便再次的傳來。

「總所周知!落日宗內,凡是落日宗的弟子。均可以得到功法秘籍和強大的師尊教導!然而不是落日宗的人,卻沒有這些條件!所以說外門弟子不僅不能得到落日宗的種種好處,反而還為落日宗幹些雜活!並且這些外門弟子,算是落日宗內最低微的一些人!他們常常受到內門弟子的欺負!因此受不了這種生活而自殺的外門弟子也常有!」

「自殺!」

就算是陳宇心中堅定無比,此刻也不由一驚!暗想著外門弟子到底是過著怎樣的生活。竟然選擇自殺,也不願苟活!

「呵呵。。。正是如此!」望著陳宇震驚的臉龐,傲雪微微一笑。彷彿是在嘲笑著什麼,然後繼續道:「如果只是這些的話,到還算不得什麼!」

「還有!」陳宇一聽,心中咯噔一下。這些就不是常人能夠忍受的了!竟然還不夠!看來成為外門弟子,就是一個被虐的結局!

「落日宗坐落在落日山脈!然而這座山脈內不僅有許多強大的魔獸和妖獸!還有許多大機緣!並且靈草也有不少!所以落日宗並不反對弟子進入落日山脈內!而那些想要得到魔核和機緣之人,都想要進入山脈內!然而山脈內危險無比,就連強大的師尊都不敢踏入深處!所以這些人也都不敢隨便踏入!」說到這,傲雪眼中閃過一絲精芒繼續道:「所以有的內門弟子,乃至核心弟子想要進入落日山脈,就需要替死鬼來為他們開道!而這些替死鬼,不用我說,想必你已經知道是那些人了吧!」

「呼!」

陳宇聽后,身體不由打了一個寒顫!這外門弟子的生活簡直如同在地獄一般!不僅得不到宗門的培養!反而干盡雜活,甚至隨時都會被魔獸撕裂!可謂是苦不堪言啊!


不過陳宇也在納悶,既然這外門弟子待遇這麼的差。那怎麼還有人選擇進入呢!陳宇眼神中的疑惑被傲雪輕易的捕捉。

「你不用問,我以為猜到你所想!你一定是想問我為什麼還有人選擇進入外門弟子的行列是吧?」看著陳宇那好不反對的眼神,傲雪繼續道:「這外門弟子雖然艱苦無比。身處水深火熱之中!但是凡是在裡面表現優異,或者是達到了某一個標準。就可以成為正式的內門弟子!並且外門弟子只要幹完雜活,便不再受宗門的約束!因為不算是落日宗之人,因此比一些師尊甚至是長老都要自由!也算是一大好處吧!」

「如果只是這些的話,應該也不至於那些人入外門吧!」陳宇一句話出,頓時令傲雪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之色!不禁讓傲雪看陳宇的眼中更重了幾分!

「呵呵。。。。雖然我們第一次見面!不過你能一眼看破這其中的厲害!我真是佩服!」傲雪此刻竟然沒有了絲毫的架子。

陳宇聽后也是微微一驚。這傲雪雖然名字帶個傲字。但是為人卻是敢愛敢恨,乃是一正大光明之輩!

「過獎!我也只是從傲前輩的話中猜出了幾分而已!」

「沒錯!外門弟子的最大的一處誘惑乃是一個迷!」說著這,就連傲雪的眼中也不由閃現出一縷疑惑之色!甚至裡面還摻雜著微微的心動之色!望著天空,傲雪幾乎要望眼欲穿,隨即道:「幾千年前!落日宗內的一位宗主!在外門弟子所在的地方神秘失蹤!」

「轟!」

陳宇感覺腦袋一陣轟鳴!隨即滿臉的不可思議,心顫不止!落日宗的一帶宗主竟然在外門弟子的勢力範圍內失蹤!這消息無疑是震撼的!

「是不是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傲雪彷彿是在問陳宇,又彷彿是在問自己。隨即傲雪彷彿是接受了這一說法,一聲嘆息。

「然而這位宗主自從失蹤之後,便再也沒有人見過他!有的人說他是坐化了。也有人說他是無意中碰到了某個禁制,離開了這一片空間!更有人說是被強大到無法想象的人或者凶獸秒殺!但是無論是哪一種,都是不可思議!在那位宗主消失后,落日宗內的長老甚至連一些久不露面的老怪物都出動了!可是他們把外門弟子的地方挖地三尺!卻依然沒有找到任何的線索!所以他們也就放棄尋找!不過這幾千年來,無數人都進入外院尋找,均都一無所獲!所以後來那些進入外門弟子的人,也都是抱著那種能夠找到的決心,才加入了外院!不過幾千年來。卻沒有任何人找到哪怕一絲的線索!所以到了現在,那些抱著僥倖心理的人。也對尋找線索的事情沒有任何的希望,自然也不會想著在加入外門弟子的行列了!」

靜靜的聽完傲雪的話,陳宇眼中震驚漸漸的消退!幾千年已過,然而沒有任何的線索!這也等於說是一個傳說了!

「好了,該說的我已經告訴你了!這在落日宗內甚至在落日帝國也不算是什麼秘密!所以我也沒有違背宗規!接下來該你如何選擇了!」靜靜的望著陳宇,傲雪已經料到陳宇作何選擇!

自己想要知道的已經知道了。陳宇也知道該是自己下決定的時候了。苦笑了一下!陳宇沒有絲毫的猶豫,平靜道:「我要加入外院!」

「你說你要加入外院?」

傲雪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憑藉著陳宇的年齡,完全可以在明年或者後年再來!而那個時候,陳宇也只不過是十三歲而已!完全有機會入內門弟子的行列!然而陳宇竟然要心中就入外院!

「難道是為了那飄渺的傳說?」

「不是!」陳宇淡然一笑!

「那是為何?」傲雪雙眼微微眯起,彷彿要把陳宇整個人看得通透!

「只是為了追尋武道之巔!」

「轟!」

陳宇平靜的一句話。在傲雪耳中卻是如同晴天霹靂!整個人如同在大鐘之內,被人狠狠敲了一記!只見傲雪此刻渾身微顫,心中更是如同海嘯一般,狂涌不止!

「只是為了追尋那武道之巔!」

陳宇的這句話,在傲雪腦海中來回的回蕩著。久久無法消逝!那坦然的笑容,那平靜的語氣!一切,只為了追尋那武道之巔!然而眾人在困難和危險面前,又有幾人能夠如此!就連他傲雪,也自認不能!如今,一名十歲的少年。不怕艱辛,不怕未來的曲折。只為了追尋那武道之巔!這句話從那名年僅十歲,緊聚氣一重的少年口中說出,卻是那麼的震撼人心!震得傲雪幾乎站立不定!如果是其他任何一個人,說這句話!傲雪會毫不猶豫的一掌拍去!然而這名少年無論是眼神,還是笑容。傲雪知道,他並沒有說謊!

「一個年僅十歲的少年,竟然有如此覺悟!而我呢!」傲雪此刻臉上不由羞愧無比,感到無地自容!不過隨即。傲雪那本來的樣貌又出現在了他的臉上。只不過這一次,傲雪眼神中產生了巨大的變化!

「儘管你的實力不如我,但是一日為師!我也要對你說一聲!多謝教導!」傲雪此刻渾然朝著陳宇地下了頭顱!傲雪知道,如果不是眼前的少年,自己便會迷失了自我!一輩子,也只能如此!那往日的誓言,也將隨風消逝!

「前輩,我只是說出我心中所想。既然對你有所幫助。我也是沒有料到!何來教導之言?」陳宇見傲雪一反常態,心中也是一顫!他知道傲雪肯定在他的話語中受到了刺激。不過傲雪此人救過他一命。如此。也正是他所希望的!

「呵呵。。。。。我叫你老師,你叫我前輩!我看我們也不要爭了。以後你就叫我傲兄吧!」傲雪微微一笑,那燦爛的笑容,竟讓陳宇微微一顫。

「好美啊!」

搖了搖頭,陳宇心中不由尷尬萬分!他竟然對一名男子生出如此的想法!不過既然傲雪都這樣說了,他也不再推辭。

「那好!以後就叫你傲兄!」陳宇也不是那種忸怩之人!

「呵呵。。。好了。你既然願意加入外院!那麼我就帶你去外院登記吧!」傲雪此刻又再次的輕笑而出。心情似乎十分的愉悅!不過這也難怪,傲雪可是深知。他那久未鬆動的壁障,如今竟然鬆動了,他要突破了!

「有勞傲兄了!」

傲雪點了點頭,便直接的一躍而上。雙腳在崖壁之上快速蹬了幾次。身影閃爍間,便消失在陳宇的眼前!

「傲兄果然了得啊!」

陳宇心中驚呼,眼中閃過一絲羨慕之色。他何時才能如此!雙手抓住岩石,陳宇雙腳也在快速的挪動著!如今陳宇使用出了真元的力量!速度也比上來時快了很多!他雖然有心想再度的鍛煉一番,但是他知道傲雪在上面等著他,故意拖延時間,可就不好看了!

夕陽映天,為落日山脈上披上了一身紅色戰袍!兩道身影,一前一後,從落日山脈的半山腰處向上方快速移動著!

「你們先在此靜候片刻,等會自有人領你們入宗!」

此刻,距離落日宗還有一小段距離的地方,依然還有一片被開鑿出來的平台!平台之上,一道身影傲然的站立其上。只見此人同樣穿著落日宗內門弟子的服飾。而在這位青年身前,十一名少年站立在那,臉上全是激動之色!

「這第三關的考驗果然簡單!」

一人心中幾乎要吶喊出來!他們十一人,全部通過了第三關的考驗!


就在眾人焦急等待的時候,一道身影從崖壁之下直接躍到了平台之上!只見那道身影向眾人望去,目光停在那名青年身上,而那名青年見到來人,臉上的傲然也全部的消失。點了點頭,青年竟然主動向此人示好!

那道人影見此,也是略微的回應了一下,又再次等了片刻,便再度的攀岩而上,消失在眾人眼前。

「是傲雪!」(未完待續。。) 眾人心中一陣驚呼!剛才他們可是深知傲雪的強大。這時,眾人的目光不由向果嵐漂去。感受那些異樣的光芒,果嵐一聲冷哼,顯然十分不爽!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又一道身影躍到了平台之上!而這道身影卻讓眾人眼眸一顫。特別是果嵐,眼中再度閃過一絲殺機!此人正是追隨傲雪的陳宇!

感受到那股異樣的光芒,陳宇毫不理會!望向劉樂,微微點頭示意一下!便再次的一躍而上,向山頂攀岩而去!


「他怎麼能夠直接入內院?」

一道聲音從人群中響起。眾人一聽,心中也不由疑惑萬分。就在這時,一道充滿了嘲諷的聲音傳來。

「落日宗的規矩豈是旁人能改,我想那個廢物一定是選擇了外院吧!」

果嵐的話語剛落,眾人均倒吸一口涼氣。隨即眼神也變得精彩起來!外院的名氣,他們可是如雷貫耳!因為那裡時常有人自殺的消息傳出!

劉樂雖然不願意聽到這樣的話,但是特也不得不承認,這就是現實!勝者為王敗者為寇!陳宇既然沒有通過考驗,那麼久只能接受這殘酷的考驗!不過在眾人心中,陳宇還有另外一個代名詞,那就是白痴!誰不知道陳宇的年齡剛好十一歲,也就是說陳宇還有四次機會!他既然不去選擇,而直接進入外院!

眾人對陳宇的看法陳宇並不知曉!此刻,他已經被眼前的景象驚呆!

只見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扇巨大的石門!石門呈拱形!高足有百米開外!而寬也足有十米!石門渾身璀璨無比,彷彿是玉石雕刻而成!及其的奢華!而在巨大石門的兩旁,兩隻體型巨大的魔獅正盯著二人!魔獅身高足有五米!碩大的腦袋如同一間房屋!魔獅周身火焰滔天,好不威風!而在魔獅的身上,一股股熱浪迎面撲來。讓陳宇面色潮紅,熱汗直流!

在一旁不受絲毫影響的傲雪見此,微微一笑道:「陳宇,這兩隻魔獅乃是火獅!魔獸六階的存在!」

「魔獸六階!」

陳宇心中驚呼,暗香這落日宗果然是大手筆,就連看外門的都是兩隻強大的魔獸!

「陳宇。這兩隻魔獅只是看門而已!並不會主動的攻擊人!」傲雪見陳宇臉色難看,嘴中一笑。


陳宇聽后,尷尬的笑了笑!論誰在不知道兩隻魔獅會不會攻擊人的情況下,也不會貿然的從兩隻魔獅的中間走過!

陳宇跟在傲雪身後,緩緩的向石門走去!當陳宇走到魔獅中間的時候,兩隻魔獅竟全部的地下碩大的腦袋,向陳宇看去!望著那兩個房屋大的腦袋,陳宇心跳加速。渾身神經緊繃!在前世,就算是他身經百戰!他也不懼!但是如今的場景已經超越他的想象了!望著那籃球大小的眼睛。陳宇連忙向前看去。竟不敢再看向魔獅!

「嗷吼!!」

彷彿是嘲笑陳宇的弱小,兩隻魔獅同時仰天一吼!頓時巨大的獅嘯迴響在山脈之間!震的陳宇雙耳轟鳴,眼花繚亂!

通過石門,陳宇也算是進入到了落日宗的外院了!看著眼前通往高處的階梯,陳宇知道,那是通往內院的階梯!不是他能夠攀登的!

外院雖然也幾乎在山巔之上,但是距離山巔還有一段距離!傲雪帶領著陳宇行走在外院之中。一邊想陳宇介紹外院的情況,一邊告訴陳宇一些外院的規矩!

「那便是清心塔了!」

順著傲雪的手指。陳宇只見一座不大的閣樓坐落在山草之間。而通過傲雪的介紹,外門弟子的任務。全部是在那裡領取!只有完成了任務,才算是自由!

又前進了一段距離,傲雪終於停下了腳步。停在了一座房屋門前!

只見房屋上面寫著三個大字!

「外院堂!」

外院堂,乃是外院內的最高級建築物!而內院來人,有什麼事件的也都在這外院堂內協商!凡是新加入的外門弟子,也要在這外院堂內登記一番!

推門而入。傲雪便直接帶著陳宇步入其中。正在這時,迎面走來三人。

三人竟然全是中年摸樣!其中赫然有一名女子!不過令陳宇疑惑的是,這名女子眼神無神,面色憔悴,就如同一個年過半百的小老太。哪裡還有半分的女子摸樣!而另外兩名男子也是雙眼無神,彷彿失去了活力!

三人見到為首的傲雪,眼中都是一驚!隨即微微的躬身齊聲道:「傲前輩!」

傲雪微微點,隨即平靜的聲音傳出。

「張執事呢?」

執事,是外院中權利最大的職位!外院一共有三大執事,而張執事正是其一。他和另外兩個執事共同管理著外院!雖然執事在外院權利大,但是在內門弟子眼中,卻什麼也不是。只是一個小小的管家罷了!

「張執事正在屋內,我現在就去稟報!」

其中一名男子聽到張執事,眼中閃過一絲懼意。隨便那名男子便腳步一動,向屋內走去。臨走之前,還深深的看了一眼陳宇!

片刻功夫,屋內傳來量道急促的腳步聲!

只見一位年過半百的老者從屋內走了出來。見到外院中的執事出來,陳宇也不由仔細的大量起來!

只見這張執事身材不高,身穿灰色布衣。一雙細小的眼睛閃爍著精光!雖然年過半百,但是臉色依舊紅潤。氣色倒是和剛才三人完全不一樣!

「傲前輩!不知傲前輩光臨外院,有何吩咐?」張執事一間傲雪,臉上立刻笑開了花,滿臉的恭維之色!

「確實有一事,這是我的兄弟,陳宇!」傲雪說著,向張執事介紹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