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雪瓊道:“婆婆你也別難過,血神丹那麼難找我都找到了,我就不信招不回來小貝的魂魄,再說小貝身後之人也不可能見死不救的。”

聽到這裏逍遙二人已經明白了個大楷:疑是趙婆婆孫女的小貝得了某種病,導致魂魄不能歸位,而雪瓊想通過引魂燈招回小貝的魂魄,卻不料小貝魂魄沒招來,倒把那枯骨女招來了,並和她打了一架身受重傷。

逍遙二人聽了一會兒便悄悄返回大廳。

陳麗低道:“逍遙別想太多,早點休息,沒事的話我就先進去了。”

逍遙道:“你去吧,我也的休息了。”

陳麗進去之後,逍遙躺在板凳上也漸漸有了睡意。不過還未等他完全入睡,屋外突然傳來一陣桀桀桀的怪笑聲。

這聲音非常的刺耳,以至於所有人在一瞬間就被驚醒了,接着房內的燈被點亮,一道身影飛快地跑了出去。而隨即陳麗和燕子也從裏間跑了出來。

“剛纔跑出去的那人是雪瓊姐姐?”燕子迫不及待地問道。

我有一雙姻緣眼 :“應該是她沒錯。”

陳麗接口道:“你們去裏間待着,我出去看看。”

逍遙知道屋外的是誰,自己也不方面露面,見陳麗要出去,便提醒道:“小心點,儘量別參合其中。”

陳麗點點頭便幾步走了出去。

陳麗剛一出門便見到雪瓊半坐在地上,而在她前面不遠處則站着一個紅衣裹身,長髮遮面,身材高挑的女子。

陳麗第一眼看到那紅衣女子着實被嚇了一跳,剛開始還以爲是火鳳凰追來了,不過隨即就發現面前這女子的修爲實在太低,根本就不可能和火鳳凰相提並論,而且這女子看上去多了一絲嫵媚。

陳麗一出來,那骨女也第一時間注意到了她。但是那骨女因爲看不出陳麗的修爲心裏也起了不小的疑惑。

骨女冷笑道:“雪瓊,怪不得你今晚如此囂張,原來找了幫手呀。”

雪瓊也看不出陳麗的修爲,心裏也只當她是普通人,因爲好奇才出來的,而現見骨女把她扯上,深怕連累了無辜,便接口道:“她只是借宿的遊客,你要殺的是我,別牽扯無辜!”

陳麗一愣,想不到這蛇妖的心竟如此善良,現又見她身受重傷,心裏自然而然起了惻隱之心。

骨女也不知雪瓊說的是真還是假,不過她也沒有必要去冒那個險。當下便接口道:“你我之間的事,我當然不會牽扯無辜。對吧,那邊的妹妹,半夜三更的沒事還是在屋裏睡覺多好。”

陳麗笑道:“晚上這麼冷,要不是有人鬼哭狼嚎的,鬼才願意出來呢!”

雪瓊見陳麗敢奚落骨女,心裏雖然隱約猜到對方的實力在骨女之上,但還是忍不住勸道:“這是我和她之間的事,你快回屋去!”

陳麗道:“這外面雖然是冷了點,但好歹還算空氣清新,姐姐我暫時還不想回去。”

骨女眉頭一皺,對方是擺明了要插手自己和蛇妖之間的事。但是這還不足以讓她退縮。

骨女手中骨笛直指雪瓊,冷聲道:“最後再給你一個機會,明天晚上我必須要見到那些東西,否則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雪瓊聞言尚未答話,卻聽一旁的陳麗哈哈一笑,道:“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小小枯骨披了張人皮,就自以爲可以爲所欲爲了,哎,真是不知自己幾斤幾兩了。”

骨女聞言怒道:“幾斤幾兩,你何不來試試!”

此時雪瓊已經很肯定陳麗是一個深藏不露的高手,心裏的擔憂不知不覺地換成了某種期待。

陳麗笑道:“試就試!” “試就試!”

陳麗話音剛落,突然食指中指併攏向那骨女凌空點去。骨女一直暗中防備,見對方突然射來一指絲毫不敢大意,縱身一躍險險避了開去。而她剛纔所站的石頭瞬間破裂。

骨女見到對方一指之威,立時明白自己不是其對手。不等對方再次出手,立馬落荒而逃。

“想跑,哪有那麼容易!”

陳麗好勝之心剛被點燃,對方就落荒而逃,又哪裏肯擺手。大喊一聲就追了上去。

雪瓊見陳麗一人追上去,深怕孤軍深入遭人暗算,於是急的連連大喊對方快回來。可此時陳麗又哪裏聽得進去半分,一溜煙就跑的無影無蹤。

“出什麼事了?”逍遙原本在裏屋陪着燕子和龍衣衣,聽到雪瓊大聲喊叫便急急忙忙跑了出來。

雪瓊見到逍遙出來,便把剛纔發生的事簡單說了一遍。

逍遙聞言眉頭微微一皺,又見雪瓊身受重傷,便不冷不熱地問道:“你的傷沒事吧?”


雪瓊道:“不過一點皮外傷,我沒事,你快去追陳麗吧,我擔心她一個人遭人暗算。”

逍遙聞言頗爲無語,先不說對方已經跑的遠了,就算自己能追的上,也幫不了對方什麼忙,而且屋裏還有病人,他可不得不留個心眼。沉默了一會兒纔開口道:“我同伴身經百戰,對付骨女小菜一碟,你不用太過擔心了。”

雪瓊道:“希望如此,逍遙先生你可否讓我看看裏間哪位姑娘,或許我可以幫助她什麼?”

逍遙道:“多謝姑娘關心,我看你還是先處理自己的傷勢吧,要是真有什麼需要我一定會來找你的。”

雪瓊道:“那行,我就先進去了。”

逍遙點點頭,等對方進去之後,一個人又在外面站了很久,卻始終不見陳麗回來,心裏也開始着急起來。

是去找陳麗,還是呆在屋裏?逍遙正猶豫時,屋裏卻突然傳來燕子的怒罵聲,接着便是打鬥聲。

逍遙心下大驚,急忙跑進去一看:龍衣衣躺在牀上依然昏迷不醒,地上則躺着兩具屍體,旁邊的窗戶大開,窗外則是燕子,燕子身邊是四個身着黑色西裝的男子,而在更遠處則是一個糟老頭子,他身後同樣是一羣黑衣男子。

“鬼無忌!”

逍遙一眼認出那糟老頭子是鬼門的掌門鬼無忌,頓時倒吸了口涼氣。

“他們好像是鬼門的人?”雪瓊聽到打鬥聲便趕了過來,一眼看到對面那些黑衣人,特別是那糟老頭,修爲竟看不透,不過肯定在自己之上,心裏也着實吃了一驚。

逍遙聞言突然不屑地一笑,道:“不過區區鬼門而已!”

雪瓊聞言心中更加肯定面前這男人修爲遠在自己之上,說不定還在那老頭子身上。先前的擔心看來真的是多餘的,這次還是不插手的好。

對面的老頭聽到逍遙的譏諷聲,可由於沒開燈,只能隱隱約約看出是一個男子,便譏笑道:“躲在女人後面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有種出來讓老夫看看究竟是長了三頭六臂,還是吹牛皮!”

逍遙聞言卻是毫不在意地笑道:“鬼無忌,梧桐一戰臉皮倒是厚了不少,出來見你,你倒還不配!”

鬼無忌聽到梧桐二字心下一驚,很快他又從聲音聽出屋裏的男子是在燕子身邊的年輕人。當初在梧桐他先後與莫問和龍衣衣交手,戰鬥雖然激烈但他還是留意到了那個男人,以自己的修爲竟絲毫看不透對方!本以爲他會去找陳麗,卻沒料到他根本沒走,看來還是自己太心急了,不過要是這麼走了卻也太沒面子了。

鬼無忌口氣緩和了許多,道:“恕老夫眼拙,不知裏面那位是何方聖神?”

雪瓊見囂張的鬼無忌光是聽到逍遙的聲音就已經服軟,心裏很是激動,沒想到自己會遇到一個絕世高手!

逍遙聞言冷冷道:“飄渺御風閣!”

“啊!”

雪瓊聞言忍不住驚呼出聲,打死也不會相信自己遇到的竟是飄渺御風閣的人,而且看樣子身份還不一般。隨後又見對方看過來的眼神有一絲不滿,當下急忙雙手捂住嘴巴,眨眨眼睛,一臉無辜。對方無奈地搖了搖頭。

鬼門和飄渺御風閣早已成生死之敵,如今聽聞對方是飄渺御風閣的人,真恨不得立馬衝上去殺了對方。可是他心裏清楚就這麼衝上去的話死的肯定是自己。既然這人在這裏,那報仇的事也只有另尋時機了。

“今晚就賣你飄渺御風閣一個面子,暫時放過那丫頭,我們走!”鬼無忌話音剛落,身形一閃就消失在黑夜之中,其餘的黑衣人也匆匆離去。

見鬼門之人去的遠了,那雪瓊便忍不住讚歎道:“逍遙先生你真厲害,幾句話就把那些人打發掉了。”

逍遙聞言,臉上卻是沒有一絲喜悅,雙眼死死盯着黑夜的盡頭,那裏有人!

雪瓊見逍遙一臉的嚴肅,立時明白事情沒有自己想的那麼簡單,她也跟着看向那黑夜。


黑夜中響起腳步聲,隨即一羣荷槍實彈的武警走了出來,並迅速包圍了小屋。

爲首的是一個精神抖擻的老太婆和一個身着勁裝的靚女。

雪瓊一眼看出這些武警不是普通人,他們用的武器也是經過特殊處理的。可是這些人的修爲很低,就算爲首的那兩人也不過與自己半斤八兩,他們竟也敢來招惹飄渺御風閣的人,看來是嫌命長了。

爲首的兩人不是別人,正是一直追蹤而來的茉莉老太和寒輝的義女寒紋紋。

寒紋紋走上前來,甩出一張通緝令,道:“60重案組,龍衣衣涉嫌謀殺親生父親龍傲,現特來批捕,其他不相干的人讓開!”

雪瓊聞言再次大吃一驚,沒想到這夥人竟是殺人犯,而且還是殺自己親生父親!

“不讓!”燕子直接擋在寒紋紋身前,堅定地說道。

“不讓,那就是包藏罪犯,一併帶走!”寒紋紋冷冷一笑,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向旁邊的手下下達了命令。

旁邊的五六個武警立馬把槍對準了燕子,慢慢圍了上來。

見到五六個武警圍了上來,燕子絲毫不懼。她雖是妖,但是她明白逍遙的命是龍家姐弟救的,如今恩人受了傷,那說什麼也絕對不能讓人帶走,就算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脅!

其中一個武警剛一靠近,燕子閃電出手,瞬間拗斷對方的脖子。與此同時槍聲大作。可燕子身形靈巧,在槍林彈雨中來去自如,眨眼間圍上來的武警就已全部斃命。

擒賊先擒王,燕子深知這個道理,解決圍上來的武警後二話不說就向那寒紋紋撲去。卻不料寒紋紋身手更爲敏捷,幾招就控制住了燕子。

看到燕子失手被擒逍遙的心頓時冷了下去。他看得出這些人修爲很低,而且明顯在試探自己。如果燕子不在他們手中,自己倒有幾分把握退敵,可現在要是對方用燕子來威脅自己,自己到真的一技無成。

“裏面的人給我聽着,如果你們交出龍衣衣,或可免一一死,否者格殺勿論!”寒紋紋迫使燕子跪在地上,並用槍指着她的後腦,向屋裏大聲喊道。

雪瓊看見逍遙雙手緊握,似乎在強忍什麼。心裏十分不解,以他的身手,對付這些小人物簡直就是易如反掌。


“公子,我們絕不能忘恩負義,死也不能把衣衣姐交出去!”燕子強忍着疼痛,大聲喊道。

“來人給我進去搜,膽敢反抗者格殺勿論!”寒紋紋玉手一揮,頗有一股領導子的味道。

周圍的武警聞言立即緩慢而有節奏的向逍遙靠攏!

“那燕子有情有義,你不會見死不救吧。”雪瓊見逍遙直到此時依然無動於衷,便忍不住質問道。

“等等,你放了燕子,我把龍衣衣交給你!”在雪瓊的質問下,逍遙終於做出了選擇。只是他的這個選擇讓燕子和雪瓊頗爲不滿,他們心中都在想:原來這個男子竟是個貪生怕死之徒!

燕子急的大喊:“公子你的命是龍家姐弟救的,你決不能出賣她!”

“閉嘴!”寒紋紋一巴掌打在燕子嘴上,並大聲喝道。隨即向逍遙喊道:“識時務者爲俊傑,快出來吧!”

雪瓊道:“看來我真的看錯了你,你要出去我不攔你,但是休想帶龍衣衣出去,雖然我不知道她爲什麼殺死自己親生父親,但看在燕子的面子上我決不允許你胡來!”

看到雪瓊大氣凜然的樣子,逍遙覺得很詫異,自己等人與她不過萍水相逢,而且自己一度懷疑她,沒想到在這生死關頭她竟能挺身而出。心裏瞬間對這胖女人充滿了好感。

逍遙低聲道:“你保護好她,我出去看看。”

雪瓊不屑地回道:“請便!”

逍遙無奈地搖搖頭,即便雪瓊有心相助,但敵我雙方實力懸殊,用強肯定是不行的,爲今之計只能用‘拖’了,運氣好能趕上陳麗回來,那這場危機也就解了。

寒紋紋見只有逍遙一個人出來,便大聲喝問道:“把雙手舉起來,裏面還有什麼人,統統給我出來!”

逍遙依言舉起雙手,道:“回大人,裏面沒人了。”

寒紋紋怒道:“胡說,那龍衣衣在哪裏,快把她交出來,否則立馬殺了你!”

逍遙笑道:“大人權力好大,無憑無據的,打算動用私行屈打成招嗎?”

寒紋紋不屑地一笑道:“這麼說來,你是不配合了?”

逍遙道:“大人誤會了,一介草民怎能與官鬥。我不過只是想請大人你高擡貴手放了我同伴,我隨即便把龍衣衣交給你!”

燕子聞言立馬哭了,一邊哭,一邊道:“公子你太讓我們傷心了,你對不起衣衣,更對不起死去的小紅,公子你好自爲之,我走了!”

逍遙聞言心下大驚,又見她要咬舌自盡,當下便向寒紋紋大喝道:“快阻止她!”

我的26歲女上司 ,逍遙話未說完,已經出手如電點了穴道。

燕子自盡不成,一雙滿是憤怒的眼睛死死盯着逍遙,那個男人自己再也不認識了。 看到燕子那憤怒而絕望的眼神,逍遙也感到很難過,可如今卻不能給她說明。

“落到我手裏,豈能讓你輕易就死。”寒紋紋不屑地冷笑道,隨即向逍遙道:“我救了她一命,你又怎麼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