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是?」就在燕孤凌開口時刻,又見翡翠玉海黑霧中再起變化,一艘破舊的骷髏船出入其中,如幽靈一般鬼魅,宛如行走在陽間與黃泉當中。

「有意思!」

話不多說慕雲霆拋下符定遠,施展一葦渡江神功,似青魚飛翔直入黑霧當中,欲登上骷髏船一看究竟。

兩方眾人之前見骷髏船,突然出現已經不知所措,如今再看慕雲霆動作,更是一臉茫然模樣。

左森連連搖頭興嘆起來「果然是不出意料,這慕小哥還是對所有危險充滿興趣!」

蕭涵也道「雖然小女子也想登上骷髏船,不過黑霧中的氣息實在太過可怕,更何況是骷髏船!」

沒有方向沒有終點,如浮萍飄搖四方,帶著腐朽的氣息,遊走在不屬於自己的世界。

太子妃畫風不對[大唐]

「比想象的中模樣還是有些出入,我還以為這船上甲板,會有很多屍骸骷髏了。」慕雲霆步伐緩慢,目光凌厲,保持萬分警惕之心「為何感覺黑霧中的氣息,源頭乃是來自這一艘船上!」

慕雲霆的懷疑也不無道理,在身處骷髏船甲板上,周遭完全是伸手不見五指,黑霧遮天蔽日,如同墜入永恆黑暗世界,半點光芒都已經是渴望。

望著船艙入口有如在凝望深淵,若沒有絕對意志,只怕慕雲霆內心已經崩潰,甚至是不敢妄動半步。

「黑暗從來都是我的主場,莫名出現的骷髏船,你到底有何玄機?就讓我來看個清清楚楚。」

一步步邁向船艙那一股似曾相似的感覺,也是在不斷湧上心頭來,船艙內如同迷宮一般。

依舊是空無一物,然而慕雲霆的感知,卻在告訴自己四周,好似有無數雙眼眸在注視著自己。

「這種感覺?」慕雲霆卻是深入其中,就越是清楚確定,最後停住腳步回望四周「這種感覺就如同當初,行走在古代礦洞內一模一樣。」

黑暗中一雙氤氳的目光,在注視著慕雲霆的一舉一動,好似隨時都要拔出殺人刀鋒,在黑暗中與惡魔共舞。

「難道這裡有黑暗生物存在?」慕雲霆低吟暗思起來,自黑風山起自己就同黑暗生物相互糾纏,在太武村如此在古代礦洞亦是如此「想要與我糾纏不清?那我奉陪到底!」

孤寂而又黑暗中的船艙內,慕雲霆感覺背後一道疾風突起,帶著凌厲的劍氣,自是不敢怠慢,動武力提真氣,狼牙拳兇狠出擊,直接鉗制背後一道疾風劍氣。

慕雲霆稍顯意外,自然沒有想到居然還有人,同自己一樣進入這骷髏船內,心中暗道「漩殤!不是在同蒼行楓對峙,為何會進入這船艙內,難道他敗了蒼行楓?」

卻見秀才王爺神色如常淡然收劍入鞘,好似之前一幕完全沒有發生「此地相逢也是意外,閣下膽識過人,讓在下佩服!」


慕雲霆可沒有心思同漩殤客套,誰知道對方會不會再突然襲擊,而另一方面自己也在擔心黑暗生物的存在。

心念如此正欲繼續深入船艙深處,漩殤則攔路在前「何意?攔路?」

「真是如此!」

「攔路者是要付出代價的。」

慕雲霆鄭重一言讓漩殤深感意外,縱然是同輩當中,能夠有膽色同自己這般說話,也不過寥寥幾人而已,心意一定利劍再度出鞘。

「標榜青史!」

一劍縱橫雖輕靈卻鋒芒盡出,劍若銀龍遊走天外,漩殤萬象劍法一出,隱約在虛實當中。

慕雲霆大感四周劍氣變化,而劍鋒也近在咫尺當中。

「柳翠飛葉式!」

太武十三式剛起孰料,就被輕靈劍氣破除殆盡,這一刻慕雲霆才知道這位秀才王爺的武道修為,早已經超出自己對抗範疇,一招未盡劍氣還在,漩殤手中劍鋒再進一分就要染血。

「魚游十八步!」

料敵先機,漩殤的劍從來沒有,離開慕雲霆半刻,入北辰星球以來,這是慕雲霆第一次被如此徹底的被壓制。

險情大起,稍有不慎就要殞命當場,就在思索再度開啟屍力時刻,漩殤則停下殺招動作來。

「不過只是檢驗一下,何必如此介意。」

在漩殤開口時候蒼行楓也出現在船艙內,面色鐵青,殺伐深重,凌厲的目光完全鎖定在對方身上,這一刻當真不負黃道尋龍的大氣魄。

背負彎弓利劍,鐵拳在前,盛氣不斷,慕雲霆心中暗說道「看來漩殤不是敗了蒼行楓,而是故意開溜進入骷髏船。」

「看來你對這突然出現的骷髏船很有興趣!」

面對蒼行楓的問題,漩殤連連搖頭說道「還以為這是雲岳王朝的傑作了,看來是我多心了,我對第一個進入骷髏船的人更有興趣!」

漩殤劍眉朗目正視慕雲霆,慕雲霆並沒有半點後退「以你之境界居然能擋下我一招,更沒有殞命危機,真是讓我深感意外。」

惹火燃愛:老公,慢慢寵 「若是我開啟屍力,不知是否能夠與之比肩!恐怕也是有段距離,對方劍法造詣頗深不可小覷。」

「據說八年之後你要挑戰孟心遠?我可是很期待!」

「期待什麼?」蒼行楓冷笑說道「當年你不也挑戰過孟心遠,一招而敗!」

慕雲霆目光留意下漩殤,完全看不出這等翹楚,居然也不是孟心遠一招之敵,心中不免突生起一絲渴望。

在蒼行楓的眼中,此刻慕雲霆的表現,顯然有些讓人意外。

漩殤目光來回在船艙,每一個角落後淡然一笑,便開口對慕雲霆說道「希望下次見面你能夠多接下我幾招!不然想要挑戰孟心遠,不過是妄人言語!」

蒼行楓隨之離去骷髏船,艙內再度安靜下來,而這個時候慕雲霆心中很清楚,在這船艙內到底有怎樣的存在「事到如今,難道你不準備出來一見?」

一語落地

回蕩在船艙內久久未有回應,而慕雲霆只是在靜靜等待著,他相信在黑暗角落有一個存在,從某種層度來說或許同自己也是同類。

「難道這是同一個世界存在,互有的心靈感應?」乾澀的回應帶著詭異的笑聲,隱藏的存在終於還是浮出水面來,黑暗掩蓋去原本的模樣但猙獰依舊「沒想到在這個荒涼的的星辰上,居然讓吾看見了一個非人族。」

「我倒是好奇你到底有何種族?黑暗生物?人形的?」

「黑暗生物?原來這個世界如此稱呼吾族!」

詭異的氣氛不同尋常的談話,慕雲霆知道每一分每一秒都充滿著危險,同樣不同屬於人族,更不屬於北辰星球的存在面面相覷,下一秒到底會怎樣? 「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慕雲霆開門見山一說,倒是沒有讓黑暗王者有太多的意外,只是骷髏船艙還是如死一般的寂靜,在幽暗當中唯有一道滲人的目光,在靜靜凝視當中。

語畢

慕雲霆已不再開口,面對黑暗王者森冷的目光,唯一的選擇僅僅只有直視而已。

陰霾蒙蒙中,眼前這般氣氛顯然,充滿太多言語難說的詭異。

黑暗王者詭異眼神中,多少參雜一些意味深長的微笑,似乎在等待慕雲霆,等待眼前同自己同屬一個世界存在的反應,隱晦的微笑如畫一般凝固不變。

若是常人絕對會在這等形勢面前自我崩潰,但慕雲霆的反應讓自己著實意外。

船艙內

灰暗難以理清時間的流逝,更聽不到任何心跳聲,回望四周猶如踏入真實的死國。

「與眾不同的生靈,總是給來意料之外的東西。」黑暗王者還是開口,在笑容已經消失不見時候,船艙內的黑氣越發濃厚。

死一般的氣氛,疾風暴雨到來的前奏。

慕雲霆不言半句,狠厲眼芒迸射開來,完全無懼黑氣瀰漫。

在這四下無人的船艙內,來自黑暗世界的存在,也不再有所顧忌,血眸再現內外皆是猙獰模樣。

亘古歲月之前的孤寂,透過慕雲霆眼眸,在不斷傳遞開來,無視時空枷鎖。

如茫茫宇內第一道恐怖氣息,讓黑暗王者堅如磐石的內心,開始產生一絲絲別樣思想。

「居然是黑暗力量,居然擁有如此強悍的黑暗力量。」黑暗王者面容變樣,語氣也顫顫巍巍開來。

心如電轉,前後思想不斷,凝望慕雲霆的眼神也越發迷離。

心狠,不留情!

黑暗王者絕對不允許,有能夠動搖自己的力量出現,身如電芒,勢比蠻獸,泛眼之間殺招襲來,黑暗觸角如亂葬孤魂,伴隨冷肅風聲不斷襲來。

「哼!」

僅有冷哼一聲慕雲霆猙獰如初,體內屍力如飛流急瀑,更如**瀚海,澎湃如潮,瞬息讓骷髏船艙進入黑暗冰冷中的世界。

橫拳一擊

簡單直接

屍力咆哮,有萬鈞雷霆之力,將黑暗王者所有攻擊擋下,慕雲霆更是不動如山「黑暗生物也不夠如此! 老公大人實力寵 。」

自黑風山一戰後,慕雲霆沒同黑暗生物對殺,黑暗王者聽聞之後,絲毫沒有半點憤怒之情,「你想激怒我?看來你並不了解我族!」

言語交鋒,拳腳見真章!

黑暗再臨,屍力狂瀾,裹挾本源力量,慕雲霆行武中如登峰造極一般。

身有千般變化,拳拳都似凶禽猛獸,縱然黑暗觸角殺機深重也難進半分。

如起舞在恐怖黑暗中,異族生物撲朔迷離,強如慕雲霆也難動半分壁壘。

船艙內兩股極端力量,火熱異常在不斷撞擊,不斷撕咬撲殺。

慕雲霆動轉屍力行武已是百無禁忌,將最簡單粗暴的攻擊,運用至造化神奇讓黑暗王者防不勝防。

「有來歷!」黑暗王者乾澀一語,卻是收手止步,再度開始凝視眼前人,一位不屬於這個星辰的異類。

一語道來慕雲霆亦是平息戰火,只是恐怖屍力還在蒸騰中,船艙幽光撲朔里,如見百鬼夜行惡景,一呼一吸之間都存在著來自內心深處最直接的恐懼。

無聲又是無聲!

這是慕雲霆第一次,如此酣暢淋漓掌托屍力,宛如在領航黃泉歸路,最終黑暗王者還是沒有出手,甚至收了所有氣息「異族的存在,將來我們還會再見面!」

「再見面嗎?」慕雲霆淡淡一笑,對於黑暗生物來說,若是相見也唯有相殺而已。

重臨骷髏船甲板

再度仰望萬里雲空,如回歸人世間,慕雲霆心情自然也是豁然開朗,骷髏船還在但黑暗王者已經消失不見,但北辰兩大王朝之間的戰爭還在繼續著。

喧囂中蕭涵見慕雲霆再度出現,眉目流轉剛要開口,左森則搶先說道「老慕!你還活著啊!真是太好了!」

慕雲霆一皺眉,直接讓左森毛孔悚然「怎麼?你很想我死了!」

眾人當中北龍川對,慕雲霆的一舉一動格外關注,只是這一次北龍川對骷髏船內的情況格外關注「他到底看到了什麼?漂泊在茫茫**中,這骷髏船到底帶著怎樣神秘?」

慕雲霆的出現自然是受到各方關注,就連漩殤與蒼行楓都為此停手,秀才王爺淺笑中儒雅依舊「真是沒有想到你,居然會有這樣的部下,真是讓在下好生嫉妒。」

「部下?」蒼行楓心中一愣,在他看來慕雲霆從來就不屬於黃道尋龍隊,但自己對他同樣也是充滿好奇!

秀才王爺漩殤的目光,從蒼行楓轉向慕雲霆,一開口也是語出驚人「兄台,不知可否有加入我大風王朝的想法!」


「沒有!」

漩殤問得直接,慕雲霆回答更直接。無論是雲岳還是大風,亦或者是北辰星從來就僅僅只是自己的驛站而已,慕雲霆的道路在茫茫宇內。

「哦?」

沉吟一聲漩殤不再多言,縱然是兩方戰火大起,宛如一位看客冷言旁看周遭一切。

而此時蒼行楓則是戰火再來,冷冷說道「酸秀才,可敢再戰一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