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花了近三個小時,講完了四回,時間算是很長了。好在內容充實,引人入勝,不至令大家昏昏欲睡。張斯也有過這方面考慮,所以他改過的內容,比原作懸念做的更好,節奏也加快了許多。

總體就是一個懸念出現,在解釋的時候,便會出現另一懸念,這就將懸念完全連接了起來,一個接着一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讓大家始終保持着好奇。

或者是幾個小懸念,穿插開來,形成一個大懸念,待解釋其中一個時,其它懸念也就隨之獲得了答案,大家聽後,會恍然地感到,原來如此!

總而言之,這次的效果明顯要比上次好點,因爲有麥克風,講的就可以從容些。很多意會的幽默,也就可以發揮了,不至於因爲下面的聲音被忽略。

對於學生來說,感覺更是與以往不同,以前是受罪,如今卻很享受。

什麼時候歷史這麼有意思過?

輕輕鬆鬆地聽完,不知不覺中接觸了許多知識,在許多人眼中,這就可以當得上“寓教於樂”四個字。

當薛娟宣佈演講結束,各班依次退場時,下面又是一陣潮涌般的掌聲。


然後,各班排着隊,後排先行,前排後行。一路上還議論紛紛,雜七雜八地談論着,近出口處,通通向張斯打了招呼。

張斯一一回禮,手一直未能放下,頭也點的發酸,到後來,就只能微笑了。

“小夥子講的不錯,有機會要向你請教請教。”薛娟對張斯,倒頗假以辭色,笑着說道。

“薛老師誇獎了,不過是多看了些書罷了。”張斯微笑道。

“能看書也了不起了,”薛娟說道:“我便時常常後悔,小時候沒有多看些書,如今想看了,卻又沒什麼精力了。”

張斯與她隨便聊了一些,倒是頗爲投機,感覺薛老師個性耿直,很講理,爲人也坦率,沒有其他老師的虛僞習氣。

待學生們走完了,他跟薛娟打了招呼,陪着張相文走了出來。

一路上又談了些東西,張相文對他的的演講很是讚歎,也給了些建議,希望能做的更好些。張斯從善如流,點頭稱是。

分手後,他便徑直回班了。

現在尚是上課時間,大家都待在班中。

張斯從外面走過,班裏同學紛紛側目,擾攘一片。有些同學早講窗戶打開,大聲與他打招呼,張斯無奈,只得回了個招呼。

匆匆地快走,再不敢稍停。

到自己的教師時,終於有種鬆氣的感覺。

到家了。

剛踏進教師的門,又是一片鼓掌鬨鬧。

大家口呼“張老師”,大聲讚揚,彷彿看待歸來的英雄一般。

在這種熱鬧着,張斯終於走到了座位。

一掀長袍,緩緩地坐了下來。

“累麼?”硃紅問道。

“活生生地站了三個小時,說不累,我自己都不信。”張斯倚着牆壁,閉目說道,一副有氣無力的模樣。

“呵呵,至於麼?”硃紅說道:“怎麼說也是練武之人,這身體也太差了吧?”

“嗯?”張斯說道:“可不一樣,這是腦力勞動,你不懂。”

“哼,我不懂?你是說我不動腦子?”硃紅憤憤地說道。


“咦”張斯睜開眼,笑道:“你現在變聰明瞭”

硃紅聞言,剛得意一下,忽然又感覺不對。

如果認同,就表示自己不動腦子,如果否認,則表示與以前一樣,並未變聰明。

硃紅明白,鬥嘴非自己擅長,所以決定動手,這個比較擅長。

“謝謝你。”張斯忽然柔聲地說道。

硃紅忽然停下手,愣愣的,須臾反應過來。

面色有些紅潤,嘴角噙着笑意,看着他一言不發。

然後,還是把手伸了過來。

“停,這種話我都說出來了,還動手?!”張斯苦笑道。

ωwш ▪ttκǎ n ▪℃o

硃紅嬌態地斜了他一眼,將一雙玉手,搭在他的肩上。

張斯感到肩上一陣輕柔的捏動,身體鬆弛下來,感覺異常的輕鬆。重新閉上眼睛,沒有任何舉動,靜靜地感受着這份溫柔,很是舒心。

很快便下課了。

張斯隨着王鵬幾人去吃飯,路上行人紛紛側目。

因爲張斯未來得及換衣服,身上還是一襲長袍,風吹衫動,袍角搖曳。一身民國範,儒雅風流,站在一羣穿着校服的學生中,實在太突出了,當真有鶴立雞羣之感。

張斯有些不適應大家的目光,老被人盯着,感覺實在不怎麼樣。

那些剛聽完講的人,很容易便認出他了,好在沒幾個人過來搭訕,不過,一路上指指點點卻難以避免。

張斯每每有衝回教室的衝動,卻被嬉笑着的幾位朋友抓着,怎麼也逃脫不了。

無奈的隨着大家來到餐廳,可以說,張斯走到哪,焦點便會到哪。一些不明始末的同學,正疑惑地問邊上的同學,這是在拍戲?

一些女生,看了一眼,面色訝然。

大方些的則直接指着他,與身邊的朋友議論;那些害羞的看了一眼,便隨即轉開,然後,悄悄地轉回來,又看一眼。

“咳……引起那麼大的動靜,你們高興了?”張斯低聲說道。

“高興,當然高興。”王鵬笑道:“你沒看見那麼多女生看過來了?唉,這是多麼難得的事啊,我從未被人這麼關注我。”

“人家都在看小斯好不好。”孟遠很不配合戳穿了這句話。

“第一眼是看小斯的,第二眼就會轉到我們身上了,”王鵬不在乎說道:“看都看了,她們還不順便多看點?咱這相貌也算堂堂了,怎麼說也與小斯在伯仲之間,要說差,也就差了身行頭。”

“額……有道理。”孟遠被他強大的自信所打敗,頓時語塞,王闖幾人聞言則笑了起來,鵬哥就是鵬哥,臉皮也是大哥級別的。

“你說是不是啊,小斯。”王鵬向張斯問道。

“是,是。”張斯忙點頭稱是。

“要說,今天小斯的風頭出的確實夠可以,”王鵬邊走邊興奮地說道:“一進門,那身衣服,擦,我眼睛都快亮瞎了,太讓人羨慕了,能不能幫我也弄一身啊?”

“呵呵,你就算了吧,一臉土匪像,哪能穿那麼文雅的衣服。”孟遠笑道。

說的王鵬直白眼,其餘人大笑翻。

待幾人坐下來後,淹沒在一片校服中,張斯的情況好了點。

除了周圍的人,大家大都看不到了。

張斯坐着,等王鵬他們回來。

因爲太招搖的緣故,他實在不願去排隊打飯,只好託幾人代打一份了。

“同學,請問這兒有人坐麼?”正想着事,聞見有人問道。

擡頭看去,幾位女生端着托盤站在自己身邊,正中一人身材修長,雖穿着校服,亦可從手腕脖頸處猜出其中的苗條,面色白嫩,吹彈可破,水靈靈的大眼睛中波光粼粼,引人入勝,正是說話的女生。

“不好意……”張斯抱歉地說道。

話還未說完,那女生卻已輕聲道:“謝謝”,然後盈盈地坐了下來,挨在張斯身旁。其她幾人也隨即坐了下來,相互看着,目中帶有戲謔的笑意。

“額……”張斯的話硬生生被她的動作給堵了回來。

“不客氣。”沒辦法,只能苦笑着應了句,邊向周圍看了看,可有空餘的地方,早些搬過去,免得自己那一幫人無處吃飯。

“張斯同學,下週還會去演講麼?”旁邊的美女問道。

“嗯?你認識我?”張斯頓了一下,轉頭問道。

“哦,下午的演講我去聽了,你這身打扮,我想不認識都不行。”美女笑道。

“額……”張斯摸了摸鼻子,苦笑道:“是太惹眼了些,下次再也不穿出來了。”

“我感覺還好吧,你穿這個挺適合的,很順眼。”美女說道。

“謝謝。”張斯客套地回了句。

美女也聽出了他的語氣,於是伸過手,說道:“認識一下吧,我是高三(4)班的楊雨薇,很高興認識你。”

“額……我也很高興”張斯結果柔嫩的手,輕輕地握了握。

這種方式,在高中學校不流行,而且年級之間,基本上沒什麼交流。不過人家手都伸過來了,也不好意思不配合。

“我也要認識一下,我叫王瑩瑩,與她一個班的。”另一位女生也伸過手來,嬉笑着說道。

其她人見了,也都笑着來湊熱鬧。

“我叫吳倩……”

“我叫李思,也是一個班的哦”

“我叫……”

“……”

大家看着張斯發窘的模樣,越發感到有趣,一副逗弄小弟弟的模樣。

本來,佔了高年級的身份,她們的心態與張斯班中的女生就不一樣,根本沒什麼拘束感,再加上有楊雨薇帶頭,自己這邊人也多,大家都有些囂張模樣,反倒去調戲別人。

張斯一一把手都給握了,總算完成了任務。

“好了,你握了我的手,我們現在是朋友了。”楊雨薇說道:“也就是說,你說話不用再客套了。”

“嗯?”張斯摸着鼻子,握了手就是朋友了?似乎簡單了點,這樣交朋友還是第一次看到,下次要小心,握了人家的手,就得對人家負責。

“怎麼?你不同意?”楊雨薇問道。

“同意,同意。”張斯忙點頭道:“美女可不是誰都能認識的,我卻一下子認識了那麼多,說來還是挺榮幸的,怎麼會不同意?”

楊雨薇聞言笑道:“你進入狀況倒挺快嘛,說不客套就不客套了。”

“說話那麼甜,可不像好學生哦”王瑩瑩笑道。

“有這麼判定的麼?我不過實話實說而已。”張斯苦笑道。

“這麼會說話,該騙了不少女生吧?”王瑩瑩一副好奇地模樣,笑嘻嘻地說道。

“額……”張斯發現,今天下課一來,自己說話便不利索了,老受制於人。

看來這身長袍不能隨便穿啊,影響自己發揮。並且,今天遇到這羣人,似乎不大按套路出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