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居然還有本命護體的神通!!”白毅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全力一擊失敗了,神情多了一股暗淡。

“哈哈哈哈···沒想到你一個區區歸一境八重天的小輩居然能絕地反擊,更是將我本命護體神通給打了出來,實在是有些意思!難怪小師弟會被你擊殺!

若我沒猜錯,剛剛本座的神通並沒有擊中你,反倒讓你給吞噬了吧!我倒是忽略了這點!無論如何絕不能在留下你了!”林琪雙眼顏色發生了變化,這棕色的瞳孔瞬間變得空洞,林琪心中承認這白毅也覺不好對付,不是普通的修士。

這雙空洞的雙眼,白毅似曾相識,頓時爆退不止,更是閉上了雙眼,施展了風雲二盾,來感測這林琪的動向。

“靈魂枷鎖!!”林琪大聲喝道,頓時虛空之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枷鎖,將白毅緊緊的困住,此刻的白毅卻渾然不知,依舊緊閉雙眼。

但是他已然察覺自己無法行動,但是依舊不願睜開雙眼,在此之前白毅與這南宮洛交手之時,這神通已然讓白毅吃了不少的苦頭,此刻說什麼都不會睜開雙眼的。

“收魂割命!!”林琪再次大聲喝道。

只見虛空之中出現了一直巨大的魔頭,這魔頭最終含着一柄長約數十米的長刀,這困住白毅的枷鎖頓時發出陣陣聲響,等了一會,林琪雙眼一挑,一臉的駭然之情。

“什麼?此子居然無魂!莫非此子只是化身?化身修行,當前世道罕有修士這般做了,莫非是某一個前輩的化身不成?忘卻了曾經,忘卻了由來,只爲了變強······”林琪想到了這,心中再次一驚,自己本想用這式神通了結白毅的,沒想到這白毅居然無魂!

其實並不是無魂,而是這白毅本就是化身,主魂不在此身罷了!

“就算你是化身,今日你也要死!!”林琪不敢多想,若在細細想下去,自己必定不敢再殺他了,索性快刀斬亂麻。

一拳,一拳的轟擊在白毅的身上,既然這鬼術神通無法奏效,那麼索性就修爲碾壓到你死爲止。

白毅不斷的在承受攻擊,嘴中的鮮血再次狂噴而出,自己還在這枷鎖之中,無法掙脫,更不敢睜開雙眼,此刻真的是被動到了極致,白毅已經只撐不住這林琪的攻擊了,要知道自己此刻毫無防備,硬生生的在被通融境的修士擊打!

就這般被林琪擊打到死麼?白毅不甘啊!!!

“南陵道人!!還不出手,更待何時?我這化身要是毀在此處,必定顛覆整個四重天!!”白毅仰天大聲喝道,藉着這林琪的猜疑說出了這番話,白毅心中知曉這南陵道人一直在看着這一幕,因此如果能讓南陵道人相信自己就是某一個大人物的化身,那麼自己必定有救!!

“這···不好!!

林琪在這南陵山之中,不得放肆!!”南陵道人大聲一喝,更是散出一層層氣浪,整個通融境的修爲更是爆發而出。 「爺爺,我們今天在路上遇到一隻九級凶獸,是他救了我和弟弟。看到天黑了,就帶他回來了。」

陸韻上前拉著陸豐的手搖晃著,撒嬌道:「要不是他的話,我和弟弟今天就回不來了!爺爺就讓他在這裡住幾天吧。」

陸豐聽到是楊恆救了陸韻兩姐弟,立即喜笑顏開,對楊恆感謝道::「他們姐弟不懂事,給你惹麻煩了!」

「舉手之勞而已,前輩不用如此客氣。」楊恆微微頜首。

「爺爺,我先帶他去房間了。」陸韻說完就帶著楊恆朝著寨子裡面走去,來到一個小房間。

楊恆等到陸韻離去,把神識釋放出去,發現這個寨子中,修為最高的確實是至尊境初期。

沒多就,陸豐一臉凝重地走了進來,對楊恆問道:「我聽我孫女說你不是中州的修士?你是怎麼進來的?」

「前幾天我使用傳送陣的時候,傳送陣出了點問題,被傳送到這個地方來了。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前輩知道怎麼離開這裡嗎?」楊恆問道。

「我以前也聽說過有人因為傳送陣出了問題進入中州的,這些人最後都被殺了。至於怎麼離開我也不清楚。」陸豐回道,眉宇間也露出一絲擔憂。

「意外進入中州就要被殺掉?這是什麼道理?」楊恆義憤填膺地問道。

陸豐搖頭回道:「我們陸家寨只是流陌城管轄的一個小寨子,很多事也只是聽說,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你現在的情況確實有點麻煩。這幾天你就呆在這裡,我看看能不能幫你打聽到離開這裡的辦法。」

「我聽說九級煉丹宗師、陣法宗師之類的修士就可以留在這裡嗎?是不是有這樣的身份就能拿到中州的身份留在這裡?」楊恆問道。

「難道你是…?」陸豐突然瞪大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楊恆。

一個九級煉丹宗師或者是陣法宗師,身份堪比至聖境界的修士,對陸家寨這樣小寨子來說,那簡直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他眼前的這個中年男子,居然是一個九級宗師,這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和認知。

不過他很快就否認了這個想法,對方只是破虛境修為,不可能會是一個九級宗師。

錦鯉學霸的漂流瓶 我只是隨口一問,我不是什麼九級宗師。」楊恆不想引起什麼關注,也不想將告訴對方事情。

陸豐的驚訝馬上退去,再次露出擔憂之色,「每一個中州的修士都在城主府有記錄。不管是什麼身份過去,他們一查記錄就會發現是外來的。不過九級宗師這樣的身份,他們應該不會怎麼樣。」

楊恆沒想到中州居然會管理的這麼嚴,即使他是九級煉丹宗師,也不會讓自己去冒一個這麼大的風險。

如果城主府要把他拿下來,他根本一點辦法都沒有。

不過他最擔心的還是在東南西北州建立傳送陣的那個勢力,對方肯定知道他沒有中州的身份,很可能會有這個線索到處找他。現在貿然跑到城主府去,簡直就是自投羅網。


「我之前聽別人說,至聖境界的修士可以推薦兩個名額進入中州,中州的勢力也能推薦修士進來。我能不能用這個機會取的一個身份?」楊恆問道。

「那也是一百年一次,而且要中州的大勢力帶過去才可以的。不過這一次也只有兩年多的時間了。」陸豐回道。

「說到底,這些都是掌控在城主府手裡,城主府是屬於哪個勢力管的?」楊恆問道。

「屬於至上域管理,至上域又屬於至上大聖管轄。除此之外,中州還有三個九級宗門,五個八級宗門和七級及以下的宗門無數。」陸豐回道。

至上域?如果至上大聖就是這次浩劫的幕後黑手的話,那不是進入狼窩來了?楊恆心裡覺得一陣毛骨悚然。

他心裡也有了離開中州的想法,不管他的猜測是不是對的,這趟渾水不是他現在能趟的。一個大聖只要動動手指頭就能殺了他。

「你想要離開的話,就只能在兩年後,讓哪個大勢力推薦你。到時候你想留在這裡也可以,想走也可以。」陸豐說完就離開了楊恆的房間。

我能在這裡呆上兩年么?說不定明天就會找到這裡來了!楊恆無奈想道,然後開始修鍊陰陽心經。

翌日,陸韻一大早就來到楊恆的房間,問道:「我爺爺跟你說什麼了?有沒有想到什麼辦法?」

「暫時還沒有,他說等兩年之後再看看!」楊恆朝著外面努了努嘴:「有人跟著你到這裡來了。」

「陸韻妹妹,秦公子從風海派回來了,他讓我約你今天和他一起去流陌城…」一個至尊境界的青年修士突然衝進了楊恆的房間。

「陸甄,你跟著我幹什麼?趕緊出去!我不會和他去流陌城!」陸韻神色微怒,推著這個青年往外面走。

陸甄一把將陸韻推開,對楊恆呵斥道:「你是什麼人?怎麼會在我們陸家寨?」

楊恆還未說話,陸韻再次推著陸甄往外面走去,嬌喝:「他是我的朋友,你趕緊給我出去。」

「朋友?」陸甄一聲冷笑:「你們孤男寡女一大早就呆在一個房間里,不是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吧?我說你怎麼一直拒絕秦公子的邀請,原來是…」

「你胡說什麼啊!這件事根本就和他沒關係。」陸韻雙臉被氣得通紅。

「不管你們有沒有事,我一定要把這件事告訴秦公子,到時候一定要他好看!」陸甄嘴角一彎,露出一絲挑釁的笑容,轉身走出了房間。

陸韻的神色有些尷尬,她正要說話,外面如洪鐘一般的呵斥聲:「陸家寨的人給我聽著,立即把你們所有的人都給我叫出來。」

「這是怎麼回事?」楊恆臉色一變,對陸韻問道。

「他們是城主府的人,可能是來收靈石的吧。你呆在這裡別出去,我過去看看。」陸韻慌慌張張走了出去。

城主府的人?叫陸家寨的人全部出去?不會就是來找我這個外來修士吧?

楊恆越想越心驚,立即布置了一個陣法,將自己隱藏起來,用神識查探外面的情況。 第二天,卡戎與星雲他們一同上路,他自終結之戰(聖城進攻龍都的戰役,史稱終結之戰,代表着奧菲國的終結,也代表人類奪取天下,魔法時代的終結)就一直隱居漫雪城,除了城裏的幾位長老和少數人知道他隱居一次,基本上沒有其他人知道。當長老遇到一些不能解決的問題,就會請他出面幫忙解決。

卡戎回頭看看星雲,這孩子繼承了星索的天分,有點差異的是星索是後天的天分,而他是先天。想起這個徒弟卡戎心底暗笑起來,口中卻不由自主發出了一聲嘆息。

“師父爲什麼嘆氣?”

“沒什麼。”卡戎深深懶腰,他心裏仍在盤思着,星雲雖然天性懦弱,可是憑這天資必定會有氣候,天資就是天資,無關美醜、善良與邪惡。而那個叫夜幽的……卡戎悄悄回頭看了看他,那俊秀的臉上比其他人多了幾分成熟和深沉,就算眼睛裏露出純真的笑意,也掩飾不住同齡人所不能及的智慧。

夜幽一轉頭,看到卡戎正在盯着自己看,他有些詫異地問:“卡戎師父,有什麼事嗎?”

“沒。”卡戎眼睛微合打了個哈欠,還是那副懶懶散散。

“對了,師父,爲什麼您沒帶龍炎劍?”撒隆問道。

“那個啊,出門時忘記放哪裏了。”卡戎不假思索地回答。

“忘記放哪裏了?師父,您是在開玩笑嘛,那可是龍炎劍,是聖城騎士,不,應該是所有騎士至高的象徵。”撒隆神情嚴肅,一副極其嚴重的樣子。

“不過是一把劍而已,星雲不是也有一把嘛。”卡戎瞥了瞥星雲身上的飲血劍,仍是不以爲然。

“您怎麼能這麼說呢。”撒隆一下子急了起來,他提高音量大聲說道,“您的龍炎劍可是賦予了無比崇高的榮耀,飲血劍畢竟是星雲偷來的,怎麼能相提並論。”

星雲臉色一紅,這飲血劍越來越變得像燙手的木炭,“什麼啊,明明是你要去偷的。”

聽到撒隆這麼說,一旁妮悠立刻起鬨起來:“哦,原來你也是我們盜賊,哈哈哈,星雲是盜賊!星雲是盜賊!”妮悠圍着星雲仰天高呼着。

“我我……”星雲臉憋得通紅,聽到妮悠這麼叫,他真想把飲血劍給丟掉。

“卡戎大人,請您尊重這份榮耀,也是尊重您自己。”撒隆仍是不饒恕卡戎這隨意的態度,就算是開玩笑隨口所說,但怎麼能拿這種事開玩笑。

隊伍裏一下混來起來,吵吵嚷嚷的,似乎一下子把春天叫醒了,一旁樹上的麻雀也跟着吵鬧起來,像是在開歡慶會。

就在大家吵鬧之時,風嵐看着前方一怔,他指着遠處說道:“快看!”

大家頓時停下喧鬧,一起像前方望去,只見前面一大片櫻花海,紅豔豔的連成一片,陣陣的清香趕着浪一樣的撲鼻襲來;而在更遠處,是一座巍峨的雪山,即便在如此溫柔的季節,雪山仍不改冷傲的秉性,冰雪覆蓋威嚴聳立,似乎在展示着自己的氣節。

“好美啊。”

卡戎長長吁了口氣:“終於到了,前面就是漫雪城。”

聽到卡戎說漫雪城已經到了,大家臉上頓時綻放開了花朵,終於,他們的第二站到了。

漫雪城,這座藝術之都,它不僅彙集了衆多的藝術家,而其本身也是一件藝術,這裏幾乎就是花的海洋,每當春季來臨,這城裏城外的櫻花遍地而開,漫雪城也搖身一變成爲一位柔美靜雅的女子,嬌羞的立在雪山腳下。

不僅如此,漫雪城還有一種奇景,就是拂起春風之時,雪山上的積雪會被吹下來,頓時出現櫻花與雪花同落,一時間整個漫雪城沉浸在最美的兩個季節,好不醉人。

星雲他們在一同飄落的花雪歡呼着奔跑着,內心中的喜悅恣情流淌,雪花與櫻花相伴齊落,大自然竟有如此的創造力。

“實在是太美了!”星雲他們沉浸在花海中,現在他們終於明白這裏爲什麼會被叫做漫雪城,會讓那麼多的人流連忘返,天下至美,莫過漫雪。

路兩旁的櫻花林裏立着一個個儒雅的男子,他們都是來自各地的吟遊詩人,只見他們或舉頭吟唱,或俯身讚頌,讚美着繆斯的靈感之城。

星雲他們帶着雀躍的心情朝着城裏走去,與其它的城池不同,這漫雪城竟沒有城牆,建築也古典透着含蓄,一磚一瓦一棱一角都不敢張揚,就連街道上的行人也是穿着清雅,生怕奪去了這渾然天成的景緻。

星雲他們走在街道上,這裏的居民都面帶微笑滿臉春光,像是在歡迎他們。星雲低頭看看,地上鋪滿了一地的櫻花成了一條花道,大家都小心翼翼踮着腳尖似是不忍踐踏。

“這裏簡直美得讓人喘不過氣。”

星雲他們還陶醉在這別樣的春光之中,頭頂上巍峨的雪山向下撒着白雪,落進緋色的花海之中,美得沁人心脾,美得讓人窒息。

卡戎也露出慈祥的神情,原本的懶散樣子也一掃而空,誰不會爲這美景心動呢。

“真該讓火燎部落的那些獸人來看看,說不定就能讓他們清靜起來。”風嵐那勇士特有的剛毅眼神也瞬間迷醉了,在他心目中美景就是草原落日,牧歌傍晚,竟不知這精緻的美竟這般安人清心。

“讓那些人來?”星雲嘴角抽了一下,像對待碎葉城那樣蹂躪這裏,“還是算了吧。”

“好了,我家在城東,走吧。”卡戎說完,便帶着他們朝花海深處走去,星雲他們跟在後面繼續欣賞人間聖景。

卡戎的住處在雪山腳下,周圍也是花樹簇擁,不過這裏已經是屬於漫雪城的郊外,既然是隱居他自然不想被打擾。出門是風嵐雄偉的雪山,身旁有落花爲伴,擺上一張香桌斟上兩杯小酒,從此不問天下事,想想這種生活是多麼愜意,就算給他再高的榮譽他也不願去換。也不免於他交好的澤明長老都感慨說,“一落漫雪城,留住劍神心”。 林琪感受到這一股強大的靈力朝自己襲來,不禁後退了數步,擡頭一看,一臉的凝重之情,這南陵道人若不插手,自己必定可以擊殺白毅,但是如今這情況就複雜了。

“南陵道人,你莫要多管閒事了!此子今日你是庇護不了的!”林琪看向滿是血跡的白毅一臉的殺機。

“林琪,這可是南陵人!你若在別處殺人我不管,但是在此處就不行!!”南陵道人冷聲喝道,隨後一掌拍向白毅,一道靈力遊走白毅渾身上下,白毅不禁一顫,一股舒適油然而生。

“哼!!”林琪一副冰冷的模樣,隨即整個身體都出現了大量的黑色煙氣,這煙氣之中更是能聽到無數魂魄在吶喊,在嘶吼,彷彿在訴說着自己的一切。

“陰魂?此地是南陵山,放在別處你的神通或許老朽還難以對付,但是在此處不一樣!”

只見南陵道人雙手緩緩升起,頓時整個南陵山發生了劇烈的震動,這林琪所站的地面,猛然開裂,林琪詫異,連忙騰飛,誰知巨石滾落全部砸向林琪,此刻的林琪哪還有時間使用自己的神通,一直在躲避巨石,臉上的陰冷越發的凝重。

“早就聽聞,你南陵道人的兵器非同一般,今日一見果然如此,居然將整個南陵山化作自己的兵器,你早已將此山凝鍊了,換句話說,我剛踏入這南陵山之中,便已然不敵你了!

如今的我已在你的陣法之中了,你佔了先機,更是佔據了地勢!看來你是護定了這小子!不惜與我巫祝爲敵麼?”林琪看向南陵老人,一臉的憤怒之情,此時此刻面前修爲相當的南陵道人,自己無法短時間力勝。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