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小金雕把自己的衣服甩開了,光光滑滑的身子,展現在了秦蕭的面前。

小金雕雖然算不上極品美豔,但樣貌也絕不平庸,尤其是她一身的陽光之氣,不禁讓秦蕭聯想到了香兒!

香兒也是個陽光大氣的女孩,可惜死了…

秦蕭心中一痛,竟然掉出了淚。

“哎,大混球,你怎麼了?就算我漂亮,你也不用激動地哭啊!…”小金雕本想笑呢,但看秦蕭的樣子,怎麼也笑不出來,她知道,秦蕭有心事了!

“大混球…秦蕭…”小金雕走了過去,站在她的面前,靠的很近,腳尖挨着腳尖,鼻尖碰着鼻尖…

這更讓秦蕭思念香兒了!香兒跟人說話的時候,就是靠的這麼近,腳尖觸着腳尖…

“沒怎麼,我想起你的香兒姐姐了!”秦蕭實話實話。

“大混球,你不要急,她們肯定會來找你的,香兒、小柔,她們都會來的,到時候我們又團聚了對不對?那個時候,我還做你的小老婆,至於小柔和香兒,她們誰爭老大,我都不在乎…”

“雕兒!你的香兒姐姐已經死了…”

秦蕭叫了出來!

“死了…你、你怎麼知道的呢?你又沒去過原始大陸!”小金雕有點不敢相信。

“說來話長,反正,你的香兒姐姐已經不在了。”秦蕭拭淚說道。

“秦蕭,那你也不要太傷心, 不死霸神 ,雕兒還會在的,你的雕兒永遠陪着你,永遠都是你的雕兒!”

小金雕眨着眼睛,說的很動情,秦蕭被她越說越激動,又忍不住掉出了淚。“雕兒,你還是趕緊把衣服穿上吧,我看不習慣,你已經不比以前了,你有人形了,就該有人的樣子…”

小金雕嬌嗔了一句:“人家的衣服都溼了,你還要我穿,着涼了怎麼辦?要不今天就算了吧!讓你免費的看一天,我不介意的……喂,還有啊,你到底有沒有拿我當小老婆啊!”

秦蕭打了她一下:“不許沒正經!我們永遠都是鐵哥們!”

小金雕有點不高興:“誰是你的鐵哥們…”

兩人生着火,嬉鬧了一陣,就悍然睡去了。

絕色特工穿越:逆天狂妃 ,但是到了後半夜,趁秦蕭睡着的時候,就偷偷的躺在了他的身旁,一點都不見外。


天色大亮,秦蕭睜開了眼睛。

“我靠,怎麼一股鳥毛味?”秦蕭揉了揉鼻子,發現小金雕睡在自己的旁邊,連忙推醒了它:“死母鳥,昨晚你有沒有佔老子的便宜?如實說來!”

小金雕打了個哈欠:“你的太小了…”

“我草,什麼玩意太小了,你丫說什麼呢!”

秦蕭有點臉紅,從來沒有一個人說自己的那個小。而且秦蕭也不知道,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小金雕到底有沒有非禮自己。

小金雕站起了,揉了揉睡眼:“你的心眼太小了,跟你睡一會兒都不行,這是小老婆應該有的待遇啊…”

秦蕭提到嗓子眼的心臟放了回去,心道,原來說的不是那個東西,看來是我有點敏感了。

“好了,我們要走了,陪我去看看櫻盈,我都好幾天沒有去見她了!”

秦蕭運動真氣,用真氣吹走了臉上的灰塵油脂,然後用真氣凝練出來了一把梳子,梳了梳頭,騎上小金雕就飛了出來。

來到櫻盈的家門外,秦蕭似乎有點不敢進去。

但最後,秦蕭還是鼓足了今天,穿進了櫻盈家居住的玄界。自從那個童長老抓破自己的丹田以後,秦蕭就再也沒有來過這裏,他心中有點忐忑。

但是當他進去以後,卻發現裏面是空的。

空無一人!

“大早上的,天還沒亮,人到哪裏去了呢?”秦蕭吶吶道。 馬上就到十月初八了,秦蕭本想趕在婚禮之前,安慰一下櫻盈,但卻發現家中空無一人,心中不免七上八下的,很不是滋味。

輕輕踱步,走進櫻盈的閨房內。

座椅上堆滿了灰塵,顯然,這裏已經幾日沒有住人了。

“難道,櫻盈搬家了?”

秦蕭失望極了,目光一轉,秦蕭看到了一張紙條。

清秀的筆跡,一看就是櫻盈親筆寫的。

紙條上寫着:

秦蕭,我知道你會來找我的。

但以後就不要來了。

我爹在劉振風的幫助下,已經做了龍鼎派的掌門,我們也搬家了,搬到了龍鼎窟中,從此以後你就再也不要來找我了,連想都不要想我…

秦蕭兩手一顫,突然感到這張薄薄的紙條,變得很沉重。

沉重的猶如銅鐵。

“不,櫻盈不是這樣的人!……櫻盈,你真的那麼在乎世俗浮華,羨慕財權地位麼…不,櫻盈不是這樣的人…”

秦蕭咆哮了!

失聲咆哮之後,秦蕭的目光又落在了紙條上,發現行行文字的末尾,有幾滴淚水的痕跡,淚水雖然早已經幹了,但那痕跡卻清晰可辨!

“櫻盈是含着淚寫的!!”

“紙條上的這些話,不是櫻盈的本意,這不是她的本意!!”

秦蕭又高興了起來。

她知道,櫻盈讓自己忘了她,唯一的原因就是不想讓自己跟劉家的人作對,跟劉家作對,一定會付出慘重的代價的!

櫻盈是怕自己會受到傷害。

“不,櫻盈,我絕不會讓劉威那廝得逞!”

秦蕭將紙條揣在了懷中,急忙走出櫻盈家的玄界。

“大混球,見到櫻盈了?”看秦蕭匆匆忙忙的走出來,小金雕眨眼問道。

“沒有!”

秦蕭說着,就掏出了懷中的時光鏡。

“你要到哪裏去?不去學院了嗎?”小金雕問道。

“不去了,雕兒,我帶你去寒冰大陸,去見我的乾爹。”

“嗯,好…”

兩人穿入時光之門,眨眼就到了寒冰大陸。

寒冰大陸,晶白色的大陸。

“乾爹…”

“乾爹!”

秦蕭強勁的聲波,可傳到萬里之外,如此劇烈的連聲喊叫,較薄的冰層都不免爲之震裂而開。

嘭!

前方不遠處,一座冰山炸開,一個黑黑的身影,從中間飛了出來。

“啊哈哈,在冰山內排毒,效果就是好,看來我只需半年時間,就可以恢復完好了!”

楚青松一陣大笑,就來到了秦蕭的身旁。

“乖兒子,怎麼了?”

秦蕭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乾爹,我修行到了靈體四變,遇到了麻煩,我那個師父說,需要靠我自己去領悟,再好的師父也沒法言傳身教,這是真的嗎?”

“放屁!”

楚青松大罵一句,“那是你那個師父沒本事,她教不了你,才說無法言傳身教的,世界上,哪有無法言傳身教的功法啊!”

秦蕭聽後大喜過望,看來想突破靈體四變,還是要靠乾爹的!

楚青松沉吟道:“靈體四變,是修‘靈根’的,確實比前面三個階段要複雜一些。”

秦蕭拉長了臉:“這麼說,乾爹你也幫不了我?”

“胡說,還有我做不到的事?”

楚青松惱了一下,接着說道:“靈體一變的本質是‘煉精化神’,而靈體四變的本質是‘化神固根’,是將精神力轉化爲‘靈根之力’,靈根乃是‘魂魄脈網’的延伸,說白了,靈根是一種特殊的精神力絲線。好比頭髮,頭髮可以有很多的分支、分叉,靈根就是魂魄脈網上的分叉,你用魂眼觀察一下,老爹說的對不對!”

秦蕭聽後,立即觀察起了自己的‘內世界’,他追根尋源,發現那些‘根鬚’,確實是魂魄脈網上的分叉點。

秦蕭走出‘內世界’,點頭說道:乾爹,你說的不錯!”

“嗯!孩兒啊,其實,精神力,跟元力一樣,也是有屬性的!而靈根的屬性,就是木屬性,因此,你若想加固自己的靈根,必須增加自己木屬性的精神力。”

秦蕭道:“木屬性的元力,能轉化爲木屬性的精神力,木屬性的精神力,能加固靈根,對嗎?”

“對liao!”楚青松大笑。

秦蕭明白了,看來修行確實有捷徑,並不像舒琴說的那樣,什麼‘悟不悟’的。

秦蕭趕忙用法則力催化神木元力,將之變爲木屬性的精神力。

然後,秦蕭閉眼觀察‘內世界’。

果然,木屬性的精神力增多了以後,‘靈根’生長的十分茂盛,十分快速。

長長的根鬚,奔竄到蒼穹宇宙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個靈氣充盈的地方,時時刻刻不知疲倦地吸取那裏的精氣,然後傳送到自己的體內。

這樣一來,‘靈根’吸取天地靈氣讓身體變強,身體變強元力充足以後,精神力也會隨之加強,精神力加強了,‘靈根’就會更加的粗壯,吸取更多的靈氣…

這就是良性循環!


“兒啊,修身,必須溝通天地,而靈根,就是溝通天地的媒介!你短時間就踏入了靈體四變,真是大出我的意料啊,不過不能驕傲,靈體四變是個分水嶺,越往上走就會越難,以後的道路也會越曲折。”

“乾爹,我知道了!”

[全職高手]葉落秋暮 ,繼續觀察他的‘內世界’。

他發現自己的靈根簡直多的數不清,足足有幾百億根,透明的靈根,纖細的看不清,以自己爲中心,通往了宇宙的每一個角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