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雖然從她進浴室不到一分鐘時間,江俏耳卻有一種度分如年的感覺!

“額,其實捏捏還挺好玩的!呵呵呵……應該很多人都喜歡的。”江俏耳耳識相的趕緊幫宮御臣掩飾他的特殊癖好。“手感很不錯哈。”放心吧,我不會鄙視你的!

又轉念一想,不行自己一定要假裝不知道沒發現,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那個啥哈,我是來給你送睡衣的。沒什麼事的話,我先出去了?”江俏耳

紅着臉就像往外跑。趕緊能溜就溜!

“是嗎?”宮御臣嘴角噙着諱莫如深的笑容,伸手拽住想要逃跑的江俏耳。小東西,今天晚上,你完了!抹了自己還想跑!

“嗯!”江俏耳仰起臉,單純的看着宮御臣,見他一臉說不清什麼表情的樣子,疑惑的眨了眨眼睛。

“那個睡衣!你的睡衣我給你放着了!”

江俏耳從宮御臣手裏掙脫,把手上的睡衣放在一旁。乾笑兩聲又打算跑。

“怎麼?離家出走還沒有過癮嗎?現在又想逃跑?”宮御臣畢竟速度快出江俏耳好多,就在江俏耳眼看着就要離開浴室的時候,宮御臣突然從身後扯住她的衣襬。“小東西,你摸過我還想跑?會不會太不懂規矩了些?”

宮御臣忍過一波浪,沉着嗓子開口問江俏耳。

“額,什麼規矩?”江俏耳想哭。她只是無意的,再說了那是他非開着門自己才進來的,否則自己怎麼可能一進來就來個狗吃屎?

“這個規矩!”

趁江俏耳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宮御臣迅速半撐起身子,長臂一撈,就把江俏耳壓在水底。手腳麻利的替她脫了衣服。

“混蛋!”你丫又騙我!江俏耳大罵一聲,掙扎着就要離開。這個禽獸!總是趁自己不注意的時候下手!

“乖,混不混,小東西不是都挺喜歡的嗎?”

宮御臣削薄的嘴脣貼着江俏耳的耳邊道。說完還不忘輕傾軋一口她的耳垂。

“誰喜歡你了!”

“不喜歡我爲什麼第一個想到求救的人是我呢?”宮御臣擡手捏住她的下巴,聲音帶着霸道的篤定。

江俏耳無語的白了他一眼,他是老公,不像他求救,難道要打電話找警察叔叔嘛!

“不找你找誰!”

聽見江俏耳的回答,宮御臣滿意的勾了勾

脣。擡手抖開江俏耳拿過來的浴袍,把他和江俏耳兩個人都裹在裏面。

浴袍有些大,準確的說,開口有些太大了,以至於裝下他和江俏耳兩個人都可以。

“小東西拿了一件這麼誘人的衣服,是不是想我了? 隱婚條款:男神太霸道 嗯?”宮御臣一邊說,一邊繫上浴袍的腰帶,這樣一來就把江俏耳和他緊緊的綁在了一起。

“啊!你這樣怎麼走呢?”

兩個人靠的太近,根本沒辦法走!這樣一走就摔了啊!

“我抱着。”宮御臣說完,不等江俏耳反應過來,他就已經托住江俏耳的腰把她託到了牀上,兩個人就勢一滾,宮御臣已經把被子蒙在他身上了。

“唔。你壓到我了。”江俏耳不滿的扭了扭身子,想要擡手推開宮御臣。

“老婆不讓我睡牀了嗎?”

宮御臣收起常見的冷清的笑意,此刻他的笑容乾乾淨淨的,純粹的暖中間帶着故意的委屈。像個沒有分到糖果的小孩。

“不讓!你愛睡哪兒睡哪兒,就是不讓睡牀!”

江俏耳一把推開靠着自己的宮御臣,自己伸成一個大字,企圖佔滿整個牀。

“小東西這麼着急就張開了?”宮御臣又開始壞笑,一臉魅惑的看着江俏耳。“想要了嗎?”

鬼才想!流氓!

江俏耳鬱悶的合上腿,規規矩矩睡在一邊兒。氣的看都不看宮御臣一眼。

“小笨蛋說不睡牀睡哪兒都可以?”宮御臣擡手輕輕滑過她的鎖骨,眼底的笑容就像鑑賞一件稀世珍寶的古董商,遇見自己最喜歡的寶貝一樣!

“嗯!”

江俏耳擡手打開宮御臣在自己身上走來走去的手指。瞪着圓圓的眼睛,漲紅了臉一臉嬌俏。

“那我……睡你身上!”宮御臣說完一翻身,壓在江俏耳身上,“小東西,我可沒有碰到牀哦,你自己要說話算話!”

宮御臣嘴角含笑,腹黑的笑容讓江俏耳恨不得狠狠咬他一口!

混蛋!又欺負自己!

“小東西,你已經浪費了太長時間了!我可全都要在你身上要回來!”

宮御臣說完,擡手,食指輕輕覆上她的嘴脣,江俏耳見狀張開小口,擒住宮御臣的手指,就咬了一口!

讓你欺負我!

江俏耳不咬他還好,這一咬,宮御臣整個人氣血上涌,血氣上頭就顧不得怎麼讓她放鬆了!宮御臣懲罰性的打了一下她,低頭就封住她準備說話的小嘴兒!

“小笨蛋今天還變聰明了,知道怎麼保護自己了。等着我去救你了!”宮御臣放開她,喘了一口氣,才撫着她通紅的臉蛋兒柔聲道。

此時的江俏耳已經被埋沒在宮御臣在她身上製造出的那一層層浪上了,聽見宮御臣話,迷濛的睜開眼睛,看着宮御臣。

“乖。”宮御臣滿意的笑,懷裏的小人只有在這時候最可愛,最聽話。瞪着眼睛的時候就像一隻會咬人的兔子一樣。

宮御臣低頭,輕輕吻上她的嘴角,江俏耳無意識的迴應着。好長一會兒,宮御臣滿意的放開她。

“小笨蛋想知道自己剛剛捏的是什麼嗎?”宮御臣慢慢讓她適應。

“嗯!”江俏耳迷濛着眼睛,水潤的嘴脣輕輕蠕動。

“你乖一點兒我就告訴你。”宮御臣壞笑。

(本章完) 書友QQ羣:101707149

書友論壇?bbs.fengwu.net

終於又踏上了S市的土地,舉目四望,曾經的一幕幕皆映入眼簾,忽生惆悵。請用?WwW.x.Ne訪問本站

遺忘的過去重新復甦,似乎聞到了熟悉而又充滿活力的氣息,全的細胞都活躍了起來,自然而然就有了都市的觸覺。

S市是當之無愧的時尚之都,經過這幾年的發展,流行元素便更甚了。但對於沈漫琳來說,一切又是陌生而新奇的。

她不再是當年剛走出象牙塔扎着兩個小辮的小女孩,有些青澀懵懂地在車站出口找着學校的接送車……原來,五年,失去的不僅僅時間,更是對一個城市曾經的記憶。

她看了看短信,依舊淺笑,緊了緊包,在人羣中搜尋熟悉的臉孔。

“沈漫琳?!”

走出擁擠的出口,沈漫琳聞聲望去,似乎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漫琳,這裏。”

她戴起眼鏡,終於看見了不遠處有兩個男人揮舞着手,她有些激動地提着行李顛顛地跑了過去。

“胖子,猴子……”

猴子和胖子都變樣了,猴子不再瘦弱,而是露出了象徵着男人成長風範的將軍肚,而胖子反倒是瘦了些。從他們的笑容裏還是看到了曾經記憶裏的影子,雖然已漸漸不再清晰。

僅僅幾年,猶如恍然隔世,她的眼竟有些模糊。

二話不說扔下行李,和他們來了個大擁抱,還輕輕地在他們口各自錘了一拳。

“還是兄弟講義氣。”

猴子擡手揉了揉她的頭髮。

“幾年不見都不認識了阿,怎麼把頭髮剪短了呢?”

沈漫琳摸摸光溜溜的後腦勺,跟他們勾肩搭背,狡黠地說:“哥們,這不更合你們羣嘛。”

“丫的,都奔3的人了,還個小毛孩似的。”

猴子低咒了一聲,率先接過沈漫琳不怎麼有重量的行李。

“我幫你拿包吧。”胖子也地把她肩上的手提包拽了下來,也不管一個大男人拿着一個碩大的米奇包有多可笑。

“二位地主,現在去哪?”

“去吃飯,外地的同學有幾個已經到了,另外剩下的明天都會到。然後喬昕女神讓把你接到婚紗店,陪她挑婚紗。”

沈漫琳誇張地後退了兩步。

“哇,不是吧?女神的邏輯異於普通人是沒錯,不過也太驚人了。明天都要結婚了還剛挑婚紗?”

“你也不是不知道女神的個,早買好了的,結果說是到了新貨,又去試了……”

此言一出,沈漫琳手拍腦門,兩腿一縮,呈昏厥狀。三個人在嘈雜的出口處笑成一團。

小小的包廂個人就足以撐得滿滿的,先到的基本都是男生,看到沈漫琳就像見到了失散多年的兄弟,相互寒暄一通後,便接過酒杯猛灌。

沈漫琳做事向來豪爽,喝酒也不例外,要不然也不會和這幫人混得那麼熟。

“好樣的,哥們,你之前在地球消失的事也一筆勾銷了。”

沈漫琳也來了興致,朝他手臂一拳。“臭小子,你就不能主動點聯繫我麼?”

“哪敢啊,萬一被非本人接聽了不是死得悽慘。”猴子放下酒杯突然很認真地盯着沈漫琳,“我說兄弟,你也老大不小了,啥時候輪到你啊,讓大哥給你好好整整。”

沈漫琳喝盡了杯中的酒,臉色泛紅,手指反覆地划着杯沿,有些恍惚地敷衍着:“快了快了……”

“對了漫琳,你有沒有安慕遙的消息?聽說他要結婚了……”

陳若的一句話讓整個包廂都瞬間靜了下來,所有人的視線都齊刷刷地向沈漫琳,原本豐富的臉色都跟水泥城牆似的僵在那裏,想說點什麼又感覺突然找不到了話題。

沈漫琳沒想到那麼多年過去了,還會有同學記得這個名字,順帶送上了最勁爆的消息,就像密密的小針齊刷刷地同時扎在她的心上。

安慕遙要結婚了。

安慕遙要結婚了。

安慕遙要結婚了。

這個聲音在她耳邊,腦袋,心裏,全上下,一遍遍回。

沈漫琳苦澀一笑,感覺眼眶裏的液體正在快速的凝聚起來。落在杯沿的手停滯了一下,又故作鎮靜,重新一圈圈劃了起來,藉着淡漠的氣息吐出了幾個字。

“我也要結婚了。”

“你們不會是……”幾個同學面面相覷。

她當然知道他們的疑問,於是很快接上:“不是。我和他早已沒有任何聯繫了……”

沒有聯繫了,可是心爲什麼那麼痛。安慕遙,還是結婚了。

一個曾經對自己海誓山盟的男人終於還是要結婚了,新娘是別人。

真像電視劇。

她仰起頭又把杯中酒喝了,全然不知那不是自己的杯子。

兩個炸彈消息同時扔下,氣氛不再那麼和諧,大家只是匆匆吃了飯便散了。猴子則送沈漫琳和喬昕會合。

沈漫琳有些心不在焉地靠着車窗,藉着酒勁哼了會歌,看一路繁華在眼前漸次倒退。

“猴子,結婚好麼?你她麼?”

侯躍扯了扯脣角,視線依舊對着前方。

“不。”

這樣的回答讓沈漫琳反而有些尷尬,好像突然間偷窺了別人心底最直接的祕密,她盯着侯躍。

“那結婚爲了什麼?”

侯躍瞟了她一眼,視線未在她臉上做片刻停留就離開了。

“有一個伴才能讓心中埋藏的那份不那麼孤獨。”

沈漫琳似懂非懂,有些恍惚,彷彿他們都已是經歷了千山萬水,似千瘡百孔的心**地呈現出來。她還想繼續說些什麼,車已經停在了婚紗店門口,她也不多做細想,解開安全帶準備下車。

“我就不陪你進去了。”

“嗯。”

Angle?LYN。

和自己名字有淵源的婚紗店。

沈漫琳慢慢走近,視線被櫥窗裏的一件婚紗完全吸引住了,簡單的質地柔滑垂地,白色細膩的絲質布料上鐫刻着金絲的圖案,直到口才綻放出層層的大花朵,若不是裙襬上層層疊疊和曳地設計,更多的人都會以爲這只是普通的一件禮服。

就是這樣簡單的一件婚紗,Angle?LYN卻把它當成了主打產品。一旁還橫陳着一塊小牌子,三個簡單的卻有些觸目驚心的金色字“非賣品”。

她的雙手不自地攀在櫥窗玻璃上,似乎觸手可及的撫摸這柔滑的質感,久久都不願意離開。爲什麼她的心會突然不受控的狂跳,爲何她會如此想要去好好珍這一件婚紗,不,她想擁有她……

有一種奇妙的緒涌了上來。幸福,對,就是幸福。而那緊緊是幻覺,就像現在這樣,隔着層厚厚的玻璃,看似很美麗,卻依然無法觸及。

沈漫琳醉了,突如其來一陣暈眩,有些站立不穩地搖晃了幾下。她幾乎整張臉緊貼着櫥窗玻璃定格了,雙手慢慢緊握成拳,又慢慢鬆開。

心底,一陣緊似一陣的疼痛感涌了上來,讓她難以自制,眼底的淚水終於劃過臉龐一滴滴分明地打落下來。 “可我並不認識你,你愛我那是你的事情,我並不愛你!”葉染短短的三句話,狠狠戳中程詞心中的痛處。

她說得沒錯,她已經失憶了,現在的自己對於她來說完全就是個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他現在的所作所爲,完全就是個死纏爛打的變態。

可儘管如此,程詞並沒有打算要放開葉染的意思,他霸道強勢的將葉染推倒在牆上,熾熱的吻開始在她的耳墜下游走。

“小染,記住你沒有未婚夫,你只有一個老公,那就是我……”

葉染此刻無比的絕望,前面是冰冷的牆,後面是程詞熾熱的身體,而且剛纔程詞進來的時候就把門給反鎖了,現在根本不可能會有人來救她。

“放開我,你這個流氓、色狼、大變態!”她的雙手四處胡亂的揮動着,心中暗自做了一個決定。

如果這個男人接下來真的對她做出更過分的事,她就算是死也要拼命抵抗。

程詞抓住葉染的兩隻不安分的手方玉頭頂,滿臉憂傷的對她說:“小染,爲什麼你還不明白? 狼耳靈術士的災難 趙凌秋那個傢伙一直都在欺騙你,回來吧染染,回到我的身邊,從現在開始我會好好照顧你和孩子。”

“凌秋怎麼可能會欺騙我,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葉染根本就不相信他的一面之詞。

程詞冷笑道:“趙凌秋根本就不是你的未婚夫,他爲了將你綁在身邊,使了些手段把你從我的身邊搶走,還故意對你說你們之間是未婚夫妻關係,我說的沒錯吧染染。”

葉染低頭沉思,他說的的確沒錯

當她從昏迷中醒來之後,趙凌秋就守在她的身邊,她失去了所有的記憶,別說是人了,她連自己的名字都記不清,後來還是趙凌秋告訴她的。

她的名字叫做葉染,是趙凌秋的未婚妻。

可是這一年來趙凌秋是怎麼對她的,她都清清楚楚的看在眼裏,他這麼體貼細緻的人,事事爲她着想,也從來不會勉強她做任何不喜歡的事情,這樣的男人怎麼會是程詞口中的大騙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