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赤紅,范羽口中暴喝出聲,而後,掌間金色元氣也是陡然暴漲,化作一道金色掌印,直直地迎向那暴掠而來的黑色光印,

「砰,」

黑色光印眨眼即至,掌印跟光印相觸的瞬間,一道低沉的悶響,也是自大殿之中響徹而開,然而,令得范羽滿眼驚駭的是,匯聚自身全力的金色掌印,在那幽黑光印的碰撞下,竟是以一種極為迅捷的速度,迅速黯淡下來,

反觀那道幽黑光印,此時宛如一輪黑日一般,帶著一股摧枯拉朽般的氣勢,直接便是將那范羽的掌印生生轟碎而去,

掌印破碎的剎那,幽黑光印的氣勢也是絲毫不減,直直地轟向范羽胸膛,

「噗嗤,」

幽黑光印摧枯拉朽般的氣勢,根本遠非范羽能夠抵擋,幾乎是一瞬間,范羽的胸膛便是被那幽黑光印狠狠轟中,緊接著,一口鮮血自其口中狂噴而出,他的身形,也是宛如斷線的風箏一般,倒飛而去,

「咚,」

狼狽的落在地面上,范羽的身形在地板上足足搽了約莫數尺距離,方才緩緩停下,地板之上,殘留著一道殷紅血印,觸目驚心,

瞧得一個照面間便是落得如此下場的范羽,整個大殿,頓時陷入死一般的寂靜之中……

(未完待續) 范羽敗了,

瞧得那身體在地板上滑了足足數尺距離的范羽,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氣,

這位來自天華城的年輕天才,如今也是徹底地敗在眼前這個看似平凡的少年手上,

不少人目光怔怔地望著那渾身是血,極為狼狽的范羽,難以想象,不久之前的他,還是一副不可一世的囂張模樣,可短短几分鐘之後,卻是落得如此下場,

這般天與地的落差,也是讓得不少人暗暗咋舌,

大殿之中,張暮盯著那范羽落敗的身影,那略微緊繃的身體,也是在此刻緩緩鬆弛下來,能夠憑藉自身實力正面擊敗范羽,實際上並不出張暮的意料,畢竟,早在玄武境初期之時,憑藉幽黑魔印之威,張暮就能夠勉強與范羽抗衡,更何況,如今的他,已經是晉陞至玄武境中期,

「此次跟玉寶樓結怨,此事恐怕不會善罷甘休,」

張暮抿了抿嘴,目光也是望向大殿的另一處,那裡,不少玉寶樓的人手,正在與那張暮手中那碎元梭激烈對抗,

不過,在對抗之間,也是有著不少人馬陷入劣勢之中,整個玉寶樓人馬,竟是在那碎元短劍之下,呈一種節節敗退的趨勢,

到現在,張暮方才清楚靈器的強橫之處,單憑這中品靈器之威,就足以抗衡將近十名玄武境高手,難以想象,若是得到上品靈器那種級別的寶物,他的戰鬥力會上漲成什麼樣子,

當然,碎元梭能夠發揮出強橫的戰鬥力,也是跟張暮所施展的那門五品武學脫不開關係,涅槃強者死前贈予張暮的禮物,豈能弱了,

對於大殿之中的爭鬥,不少人看在眼裡,他們心中對張暮能夠抗衡玉寶樓大批人馬感到震撼的同時,望向張暮的目光,同樣是攜著幾分同情和戲謔,

因為他們心中明白,這個少年,已經算是徹徹底底地將玉寶樓給得罪了,

對於這些目光,張暮卻是面色平靜,范羽一早就跟不對眼,得罪玉寶樓也不過是遲早的事,若是因為畏懼其勢大而有所低頭,那麼這一路遺迹之行,張暮都是將被范羽壓得抬不起頭來,這種事情,張暮自然是不可能做的,因此,即使這個代價是得罪范羽,得罪玉寶樓,他也絕不會選擇低頭,

目光平靜地在大殿中一掃,張暮手掌一招,便是將碎元梭重新收入手掌之中,化作尺余的青色短劍,短劍之上,凌厲青光浮現其上,也是令得在場不少人為之側目,

收起碎元梭,張暮倒也並未選擇對玉寶樓的人馬趕盡殺絕,這倒不是出於什麼畏懼,只是張暮並不想在這個時候跟他們撕破臉皮,若是將玉寶樓這些人逼急了,拚命咬他一口,這樣的情況可不是張暮想看到的,

畢竟,如今在這大殿之中,還有著不少人虎視眈眈,對於張暮所獲得的寶貝有所覬覦,除此之外,還有那個稀里糊塗情況下,被張暮奪去清白之身的女人,才是令張暮最為頭疼的,

因此,雖說如今擊潰范羽一行,但此時的張暮卻是不敢有絲毫的懈怠心理,

此時的蕭清璇,美目略微平淡地望著大殿之中頗為引人注目的少年,從先前的正面交手中,她便是覺察到這個少年的不尋常之處,而見到他以一己之力抗衡整個玉寶樓人馬之時,繞是以她的心性,心頭仍然是不免湧上一抹驚訝的情緒,

想起在一個月之前的初次見面之時,這個少年,不過是剛剛步入元武境中期不久而已,可短短一個月時間不見,他便是成長到這種地步,雖說即使是張暮現在的實力,在她眼中也算不得什麼,但眼前這個少年的潛力,卻是足以說明很多問題,

「這個登徒子,我定要取他性命不可,」

柳眉一蹙,蕭清璇將心頭的這些念頭強行壓下,望向張暮的目光,也是再度恢復冰冷,不過,對眼前這個少年必殺的決心,卻是在不著痕迹間略微動搖了幾分,

大殿之中,氣氛略微寂靜,原本眼中有著貪婪之色的人,在見到玉寶樓一行敗於張暮一人之手時,也是收斂了眼中的貪婪,投向張暮的目光之中,不乏忌憚之色,

當然,倒也不是所有人都對張暮有所忌憚,至少,那蕭清璇不是,另外,那一直保持沉默的唐郎,雖說對張暮展現出的實力感到震驚,但他也是同樣沒有太多的忌憚之色,

「轟隆隆,」

寂靜的氣氛沒有持續太久,隨著一聲轟隆隆的聲響,自大殿中響起,這種寂靜也是被打斷而去,感受到大殿之中地面的搖晃,以及一些沙塵碎石,從大殿頂部緩緩落下,人們的臉色也是為之一變,看樣子,這座大殿已經是處於即將崩塌的邊緣,

這種情況之下,在場的人們也是不敢有所多留,面面相覷之下,隨後便是迅速地逃離而去,

范羽也是被其手下攙扶而起,不過,那渾身是血、狼狽不堪的模樣,哪還有最初的那般囂張氣焰,

此時的他,正滿眼陰寒地盯著張暮,不過,他也不是什麼蠢人,在這種時候,他也沒有再做出什麼挑釁的舉動,因為他明白,現在他已經是根本奈何不了這個少年了,再敢囂張的話,只不過是自討沒趣而已,

滿眼殺意地颳了張暮一眼,范羽也是不再久待,帶著手下人馬,迅速撤出大殿之中,

見到大殿的這般狀況,張暮也是趁著眾多人馬掠出之時,毫不猶豫地對著大殿之外暴掠而去,

幽靈疾步開啟,張暮的身形,帶著一道虛幻的白芒,宛如一道幻影一般暴掠而出,這般速度,比起在場的絕大多數人都是要強上幾分,

以極快的速度掠出遺迹,回首見到煙塵滾滾、轟隆不斷的恢弘殿宇,他也是明白,這座涅槃強者留下的遺迹,也是即將徹底地消失在這片天地之中,

掃了一眼之後,張暮也是不敢多留,直接便是飛身對著廣闊的天陽山脈掠去,

身形掠出,沒過多久便是猛然停留而下,張暮的眼神之中,也是頓時湧上一抹凝重,

在他前方的一塊巨石之上,一道黃衫倩影,正靜靜立於其上,陽光照射之下,映射出一道修長的剪影,

目光凝重地望向前方的修長倩影,張暮不禁低嘆,該來的,終究是逃不過……

十分抱歉,這兩章屬於湊字章節,今天剛剛考了好幾場試,實在是太累了,坐著碼了半天,實在是打不起精神來,就允許我先更一章吧,明天我會將這兩章的內容改好的,主題如章節名,已經構思好了,只差落筆,

今天實在是太累了,不好意思,

(未完待續) 當那股驚人的靈力威壓自張暮體內席捲而出時,場上的所有人都是為之駭然,無數人獃獃的望著那道少年身影,心中翻滾的驚濤駭浪,讓得他們的腦子有些停止思考,

他怎麼可能擁有如此恐怖的實力,,


「不可能,」

柳真、柳晨等人都是齊齊駭然失聲,那番模樣猶如見鬼一般,臉龐上有著濃濃的不可思議,

「天武境,,」

半空之中,柳霸天的瞳孔也是在此時猛的一縮,那目光死死的停留在前方的張暮身上,那股元氣威壓,絲毫不比他弱,顯然,此時的張暮,也是達到了天武境的層次,

整個廣場,鴉雀無聲,

而張暮則是在那無數道駭然的目光注視中,將視線鎖定在了柳霸天身體之上,他笑了一笑,道:「老雜毛,可不要以為達到了天武境就可在北靈境肆意妄為,今天你柳家稱霸大陽郡的宏大願望,恐怕沒機會達成了,」

「小子,你也不要太得意忘形了,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何忽然間實力暴漲,不過這股力量,並不屬於你,想要憑此就阻攔我,恐怕你太天真了點,」柳霸天低沉的聲音之中,彷彿有著怒雷滾滾擴散,壓人心魄,

「那倒是要試試了,」

張暮一笑,他手掌緊握,手背皮膚也是裂開了一道血縫,有著絲絲的鮮血滲透出來,莫師借給他的力量,對於現在的張暮而言,仍然是太過的強大,他的身體要承受這種力量,顯然是要經歷極大的負荷,不過這種時候,也是顧不得這些了,

張暮目光淡然,遙遙地與柳霸天對峙,兩股天武境強者的靈力威壓,猶如大海濤浪般的涌動,而後狠狠地衝撞在一起,

整個天地間,彷彿都是有著如同雷鳴般的聲音在回蕩著,

謝文昌、李山川等幾人,也是在此時落下地來,彼此對視一眼,皆是有些面面相覷,張暮的力量,來得太過強大,讓他們都是感到無比震驚和難以置信,

不過,現在自然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張暮的實力突然暴漲到能與柳霸天抗衡的地步,對他們而言,也是一種巨大的轉機,在這種時候,他們就只能看看,張暮究竟能否以一人之力,將這幾乎無解的局面生生的扭轉過來了,

在他們心中閃過這些念頭之時,天空之上,那兩道對峙的身影,元氣波動的對碰愈發的激烈,雖說兩人都還未真正動手,但那種氣勢,已是籠罩了這片天地,

轟,

又是一次元氣波動的對碰,震耳欲聾的巨聲響徹,張暮與柳霸天的雙眼中,都是掠過了一抹寒光,

唰,

他們的身形,幾乎是在同時掠動起來,兩道身影,猶如閃電般的掠過天際,下一瞬間,便是在這片場地上空,轟然相撞,

柳霸天眼神陰寒,面對著張暮突然間暴漲的力量,他也收起了所有的小覷,一拳轟出,滾滾元氣猶如浪濤般相隨,那股氣勢,猶如是要催裂山嶽,

而面對著柳霸天的強大攻勢,張暮卻並未有絲毫的閃避,他雙眼之中,奇異的琥珀色微微一閃,拳頭之上,幽黑的元氣緩緩閃動,猶如雄雄黑炎燃燒一般,有著極其強悍的波動暴涌而出,

咚,

兩道蘊含著極為強橫元氣波動的拳風,狠狠地撞擊在一起,低沉的聲音,頓時轟隆隆的傳盪開來,一股肉眼可見的氣浪自兩人拳下波盪而出,附近的那些高聳的建築物,在那種氣浪席捲之下,也是瞬間崩裂,

高空之上,那兩道身影各自退後數十步,柳霸天望著張暮的目光中,多了一絲凝重,在先前那種元氣對碰的時候,他感覺到,張暮的元氣極為的詭異,那幽黑元氣中摻雜著奇特波動,而每當他的元氣與那種幽黑元氣碰觸時,竟是有著一種被腐蝕的感覺,

「這小混蛋的力量來得莫名其妙,太過詭異,必須全力而為了,」

柳霸天心中掠過這道念頭,旋即他沉聲冷喝,嘴中彷彿是爆發出一道雷鳴之聲,

在其身後,天地元氣滾滾而來,那種雄渾的力量,看得一些地武境的強者都是有些心驚肉跳,天武境的強者,實在是太強了,

喝,

柳霸天一步踏出,這片天空彷彿都是微微顫抖了一下,他雙掌匯出,暴喝出聲,手掌之中,滾滾元氣化作雄雄火焰,狠狠地對著張暮轟出,

大炎陽掌,

轟,

柳霸天掌風涌動,而伴隨著他每一次掌風的呼嘯,便是有著滾滾元力化為一道火紅色的元氣光團,短短數息間,只見得漫天都是被那種恐怖的火焰光團所瀰漫,然後鋪天蓋地的對著張暮籠罩而去,

這些蘊含著柳霸天凌厲掌風的火紅光團,每一道都擁有著重創地武境強者的力量,如此數量匯聚在一起,更是恐怖無比,

張暮望著那籠罩了自身周身數百丈的凌厲攻勢,一雙琥珀色的眸子中掠過一抹白光,然後他腳尖一點,竟是憑空暴掠了出去,

唰唰,

漫天火紅光團呼嘯,張暮的身影卻是在此時,宛如鬼魅一般,一道道殘影自其身後浮現,那種極端迅捷的速度,竟然直接是自那種凌厲的火焰光團之中穿梭了過去,

「好快的速度,」

柳霸天也是因為張暮這般速度微驚了一下,在這種實力暴漲之下,張暮所施展的身法武學,也是展現出它的強大,

「唰,」

張暮的身影,穿過那漫天火紅光團,而後他雙指並曲,眼神冰冷,雙指之間,有著耀眼的金光暴射而出,

「接我一招,」

張暮冷喝出聲,雙指凌空點出,只見得一道極其剛猛霸道的金色虹光,猛的自其指尖暴射而出,撕裂長空,狠狠地對著柳霸天籠罩而去,

碎靈指,

以張暮如今的力量來催動這門武學,那種破壞力,幾乎是能夠一指轟碎一座山峰,

「哼,」

柳霸天望著那貫穿而來的金色虹芒,那之中瀰漫的剛猛霸道波動也是令得他眼神一凝,旋即他冷哼出聲,手臂緩慢地抬起,然後以一種極為沉重的模樣一拳轟出,宛如山嶽一般,狠狠砸下,

破山之拳,

轟,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在那天空之中響徹而開,金芒與山峰狠狠撞擊在一起,緊接著,驚人的靈力氣浪,便是一bobo的爆炸開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