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吧!”女子閉上眼睛,她從最開始就看好吳良,希望吳良不要就此死去。

沒想到就是轉眼之間,自己就要殺死他。

女子有些不忍,但爲了不損害龍家的利益,吳良必須死。

“凝”女子嬌喝一聲,鞭影如潮,瞬間山頂之上,再次多出了無數的鞭影,這樣下來,鞭影比剛纔還有多上一半之多。

“怎麼辦!”吳良眉頭皺起,感覺十分棘手。

“只能這樣了!”吳良沉思一下,手掌一翻,一塊鐵片出現在手中。

這個鐵片正是吳良前一段時間,得到的黑色鐵片,自吸收了鐵片,鐵片就一直待在吳良的身體之中。

“那是什麼?”就在萬千鞭影快要攻擊到吳良的時候,男子沒有想到吳良居然拿出一張鐵片,這讓他有些好奇。

“難道是什麼寶貝不成?”男子眯着眼,心裏想到。

“小妹快些擊殺他!”暗自之中,男子下了決定,等吳良死後,他要好好的觀察一下吳良手中的鐵片。

“嗯!”女子閉着眼,輕嗯一聲,他點出一指,萬影頓時速度加快,轉瞬之間就來到吳良跟前。

吳良手握鐵片,對着鐵片吐出一口氣,鐵片黑光大作,在吳良身子一呼一吸之間,就要有變大的趨勢。

見此,吳良手一拋,鐵片如有靈性一般,在空中翻了一個跟頭,隨後就瘋長起來,瞬間就漲到百米之大。

吳良大喝一聲,鐵片滴溜溜的旋轉起來,然後慢慢的將吳良頭頂護住。

“梆梆梆”

做完這一切,正好鞭影到來,萬千鞭影毫不猶豫的就砸向吳良,而吳良之前還有鐵片阻隔。

一聲聲脆響響起,鐵片被打得一顫一顫,但還是穩穩地護住吳良,對抗鞭影絲毫不讓。

“呼”吐出一口氣,這些事說起來複雜,其實也就在一瞬之間。

吳良站在鐵片之下,手掌按天,一道道寶氣傳進鐵片之中,鐵片如獲至寶,不停的名叫,好似在歡呼。

“嗯?怎麼不能近身吳良分毫,還有那鐵片是什麼東西?”男子睜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議的瞪着吳良身前的鐵片。

“這是防禦靈器,看樣子比我這長鞭好上不少!”女子嘆口氣,沒有想到,到了現在吳良還有層出不窮的辦法反抗。

“防禦靈器怎麼了,擊碎他就是了!”男子有些憤恨道。

“我沒有辦法!”女子說了一句,就不再理會男子,她伸出芊芊玉手,連掐靈訣,操控長鞭繼續攻擊。

顯然再怎麼攻擊下去,也無法破開鐵片的防禦。

“好了,該我反擊了!”吳良見女子還不死心,他也不在留手,手指一點,空氣震盪,一個漩渦出現,隨後就是出現一條沖天龍捲風。

一條龍捲風出現,隨後就是第二條,然後就是第三天,幾息之後,整個山頂之上,滿是龍捲風。

女子此時才感覺到壓力,這些龍捲風不是一般的龍捲風,這些全部都是靈力催動,完全不是人力能爲的。 “呼呼”

狂風大作,碎石飛舞,煙塵四起,一條條龍捲風氣勢威臨的衝向女子。

女子心頭着急,這些龍捲風太過兇猛,她能解決一條兩條,但不能解決所有的龍捲風。

“怎麼辦?”女子擦下額頭細汗有些着急。

“我們走吧,我們暫時無法對付他,咱們回去請長老來動手吧!”男子臉色陰沉,氣憤的道。

“可是,咱們回去該怎麼說,說被一個氣王給打的無招架之力?”女子有些爲難。

“不,我們就說他會妖法就行!”男子看了吳良一眼,眼露兇狠。

兩人的表現,被吳良看着眼裏,特別是男子那兇狠的目光,吳良看的真切。

“真想找死嗎?”吳良嘴角微翹,伸手一指龍捲風。

頓時龍捲風攜帶滾滾碎石樹葉朝男子而去,吳良這招,就是想把男子擊殺,凡是對他有敵意的,他一點也不心軟。

“不好,我們快走,不然一會就走不了了!”眼見龍捲風襲來,男子猛然一驚,氣勢微弱的拉着女子的手,緊張的說道。

女子被男子突然拉住手,奔向呵斥一句,單看龍捲風襲來,她也不敢在做停留,當然男子的行爲暫時被她記在心裏,等到日後,有機會在說。

“來!”女子手指連點,包圍山頂的薄紗出現在手中,頓時山頂都暴露在外,現在山頂的一切,外面都能看的見。

“我們走!”收起薄紗,女子拉起男子,袖子一揮,整個身體騰空而起,帶着男子慢慢往上而行。

“想走?那那麼容易!”吳良冷笑一聲,手一揮,龍捲風氣勢如虹的衝向兩人。

龍捲風在快要到兩人跟前之時,風聲四起,狂風亂舞,吹的兩人在空中有些不穩,但還能飛行。

就在女子感到有些慶幸之時,龍捲風改變策略,速度大增,一時之間比女子的速度還要快上幾分,轉瞬之間就來到女子的跟前。

“我們從哪裏走!”男子靈氣不足,現在還很虛弱,但見龍捲風擋住面前,他手一指右側示意女子從哪裏走。

女子拉着男子,看了一眼龍捲風,在看看前後左右,發現龍捲風正加快速度,想以一個包圍的氣勢包圍兩人。

“我們恐怕真的走不了了!”女子嘆氣,帶着男子,她逃走機率不足三層,但她又不能丟下男子不管,所有現在她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兩人被包圍。

說來也快,也就在這說話時間,兩人已經被龍捲風團團包圍。

“我們今天就這麼交代這裏了嗎?”男子有些不甘對着身邊的女子怒吼着。

“我盡力了!”女子搖搖頭,無奈的道。

“噗”

男子剛想張口說話,一口血噴出,這些鮮血剛出現就被龍捲風吸的乾乾淨淨。

“我!”男子氣的差點又噴出一口血,他感這龍捲風就是在挑釁他,不過他沒有發作,現在也沒有那個實力發作。

“好了,大哥,咱們可能還有退路呢?”女子拿出薄紗,在手中摩擦着,十分不捨的樣子。

“對,我們還要機會!”男子見到薄紗眼前一亮。

女子手指的薄紗是龍家一件不錯的防禦武器,它乃是龍家第一代族長留下來得,據說此薄紗,可以抵擋氣尊境後期一擊而不毀,可見薄紗的防禦力。

“唉!”女子嘆口氣,掐動法訣,十分不捨的催動薄紗,護着兩人的周全。

“嗯,還想抵擋!”吳良眉頭一皺,手指一點,一絲紫色出現,雖然瞬間就形成一團紫火。

紫火在吳良手中搖擺不定,靜等吳良的吩咐。

不等多久,紫火越來越大,吳良這才一指男子,紫火如離弦之箭般衝向男子。

男子臉色不好看,現在他躲在薄紗之中,吳良居然還想動手,男子真的想看看吳良是不是傻了,他的真的懷疑吳良不知道靈器的差距之分。

“咻”

紫火飛舞,在空中擺弄出一個美麗的圖案,然後就來到兩人跟前,最後紫火如附骨之蛆一般 貼在薄紗之中。

就在這時,女子感到了一絲異樣,按理說,她的薄紗是不懼火焰的,不然要不然她也不會拿出。

但是就在剛纔,女子感覺自己與薄紗之間的練習少了一絲,她仔細觀察了一下,發現是紫火在焚燒薄紗,並且薄紗還無法抵抗,也許就在幾分鐘後,薄紗就會被燒成一個大窟窿。

“怎麼辦!”女子皺起好看的眉頭,有些着急。

薄紗是她的心愛之物,如果就這樣被燒燬,她還是有些不願意的。

“好!”吳良拍拍手,同時催動龍捲風,更加緊迫的壓縮着兩人所在的空間。

很快兩人被擠在一個狹小的地方,這個地方只夠兩人背靠背的站着,不然兩人就會被擠壓成碎肉。

“拼了!”女子被龍捲風擠壓的沒有立足之地,心中惱火萬分,同時對無吳良的影響感官降低不少。

她扯過薄紗,頓時兩人就暴露在龍捲風之中,女子這時拿出長鞭,使勁向四周揮舞起來。

長鞭也不是凡物,每每他碰到龍捲風都能將其擊碎,不過可惜的是,龍捲風能夠自行癒合,只要被擊碎,都能瞬間癒合。

當然鞭子能達到這樣的效果,女子心中還是有些歡喜,只有能擊碎龍捲風,她就能找準時機帶着男子脫離龍捲風的控制。

“呵呵,哪能讓你們走了!”吳良微微一笑,手指一彈,一個鐵釘無聲的 穿過龍捲風,瞬息之間來到男子身前。

男子體內靈力匱乏,女子又着急應付着龍捲風,所以兩人都是沒有注意到突然出現的鐵釘。

最後也就在男子的大意之下,鐵釘已經近到兩人跟前,隨後如鍼芒一般,狠狠的刺向男子的胸口。

“這是?”也就在最好的關頭,男子才發現鐵釘的出現,可是已經晚了,因爲鐵釘已經在瞬息之間就刺進了男子的胸口。

“噗!怎麼可能!”男子吐出一口血,捂着自己的胸口,到現在他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就這麼死了。

女子還在揮舞長鞭,沒有發現男子的異常,雖然男子吐出一一口血,但是這些都被龍捲風擋住了視線。

也就在這麼一會,男子又吐出三口血,他突然感覺自己生命在流逝,而且速度越來越快,男子覺得自己的眼皮越來越重,他想一覺睡到第二天。

“砰”男子閉上雙眼,軟軟的倒下,到了最後一刻他才響起,自己就這麼死了,生命如此脆弱。 “砰”


男子就那麼的倒下了,而女子還不知道。

“砰”“砰”

女子揮舞長鞭,不停擊打龍捲風。

龍捲風呼呼作響,哪怕被長鞭擊碎,不出一息時間又會恢復原樣。

“麻煩大了!”女子有些焦急,額頭的汗不停灑落。

女子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有像今天這樣揮灑汗水了。

“大哥,我們怎麼辦!”女子轉頭朝身後喊道。

“呃?人呢?”轉身之後,女子沒有發現男子的存在,不禁一愣。

她沒有想到自己的大哥好好的,居然就這麼消失了。

女子有些擔心,她四下掃視,忽略吳良與吳父吳母等人,她的神識同時也散發開來,仔細尋找男子的身影。

“呵呵!”站在原地的吳良沒有動手,靜靜的看着女子的行動。

“啊!”找了一會,女子就發出驚恐的叫聲。

此時她的眼睛,直直的看着離自己有着十幾米的地方。

哪裏正躺着一個男人,男子捂着自己的胸口,而呼吸已經停止。

“大哥?你怎麼了!”女子驚叫一聲,飄身而下,瞬息之間就來到男子旁邊。

她伸出手在男子鼻息之前探了探,男子早已沒有呼吸,其嘴巴大張,臉上帶着不甘與不敢相信的表情。

女子從這裏可以看出,男子當時死的時候很驚訝。

“大哥!你醒醒!”女子悲憤的大叫,把男子翻過身來,仔細查看傷勢。

ωωω¤ T Tκan¤ c o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