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而接下來要進行的吐納聚氣修鍊,李向南還是按部就班地根據《魔帝傲世訣》之中的靈竅同步之法需要來鞏固基礎。

那就是他在目前的修為境界達到聚靈二重以後,要做到十八靈竅同步。

因為之前已經有了熟練的九竅同步修鍊的基礎與經驗,所以這十八竅同步也並非難事。

這些都是鞏固基礎的修鍊,先通過十竅同步,達到熟練,能夠駕馭后,再進行十一竅同步,一直到十八竅同步能夠熟練駕馭。

而這樣的一個修鍊過程,都是在不斷的聚氣修鍊過程中通過熟練的經驗與不斷循環的方式來完成。 山中無歲月,時間如白駒過隙。

寒冬已經過去,春的氣息開始臨近,隱霧山如以往那般,長久被一股濃密的白霧籠罩,猶如人間勝景。

山洞之中,李向南整個人的身上覆上了厚厚的一層黑烏繭子而不知,就像經歷了泥土沙塵的洗禮,彷彿一座遠古的石雕。


不過,在那尊神秘古塔綻放的光暈籠罩之下,那些黑烏很快就被濕潤,漸漸地,從他體內溢出的雜質與那黑烏融合起來,再覆上一層。

滴答!

當那黑烏之中一滴雜著烏血絲的水珠滴落下來以後,那變得堅硬的繭殼也隨之脫落下來,露出裡面那白皙如脂一般晶瑩玉嫩的肌膚。

昂!

不過在李向南的身邊,盤踞著一條白色大蟒,他慵懶地呆在李向南身邊,每當李向南身上脫落掉一層繭殼時,他就會將那繭殼吞進肚子,顯得非常的享受。

這個時候,當李向南丹田之中的真氣再度達到一種飽和狀態后,這才暫時收功。

而在他收功以後,古塔也停止了懸浮,自己鑽進了口袋之中后,李向南的身體微微動了下,就像是小雞破殼,身上堅硬的繭殼迅速大片大片的脫落下來。

而白蟒在這個時候也顯得非常的興奮,那些脫落下來的繭殼似是人間美味,他吞食的非常的歡樂,甚至就連李向南體內排出的那些水珠,也被他用蛇信舔食乾淨。

這時,當李向南睜開眼睛來,眸中閃過一抹靈動的光芒。

簡單活動了下身體,只覺通體舒爽,沒有絲毫疲憊倦意,渾身充滿了力量感,視覺、聽覺都有大幅度提升。

突破了聚靈二重修為後,李向南也明顯感覺實力暴增,神魂加強壯大后,神識擴展範圍更遠,思維更為敏銳,這些可以直觀感受得到。

而肉眼能看得到的,就是身體上的變化,那雪白晶瑩玉嫩的皮膚,雖彈指可破,但卻充滿了力量感,若讓女孩子見了,恐怕都要為之發狂。

這次突破,體內仍有大量的雜質被排出,同樣伴隨著許多的血污,筋肉也得到了更進一步的強化,似鐵如鋼。

不過那些形成的血繭,都讓那貪吃的白蟒全部給吞食了,他有點搞不懂這傢伙怎麼就受吃這些東西,就跟那小黑狗一樣,動不動就愛舔食他腳上的污垢。

沒有去理會那隻越來越懶的白蟒,李向南此時心念一動,身邊的陰煞葫蘆就迅速飛了出來落到他的手掌心。

心神進入葫蘆之中觀察了下,就見那隻受創較重的鬼卒仍蜷縮在養魂陣的一個角落之中繼續恢復著傷勢。

看來這隻鬼卒的傷勢要徹底恢復,還得一段時間,目前的狀態要對他進行血祭培養還是不合適宜的,會使這隻鬼卒的實力與成長資質大打折扣。

沒有理會這隻鬼卒,李向南又來到了另一個陣中,關注了下那隻吞噬了一枚靈核就自然進化升級的鬼衛。

這隻鬼衛李向南在修鍊過程中血祭過一次,顯然在他修鍊的這段時間當中,這鬼衛已經被孵化出來,破繭而出后,就自己在陣中四處遊盪。

只見這隻鬼衛渾身盔甲覆蓋,手持一柄小劍,以及一張大型的盾牌,顯得威風凜凜。

那盾牌非常的大,可自如收縮,當放大以後, 一品紅樓顏如玉 ,能夠提供很好的防護。

因為被純正凈化過了靈核,這隻鬼衛在感受到主人的關注時,顯得非常的親昵,似乎也有意要展現自己的力量讓主人欣賞。

李向南觀察了下,顯得非常的欣喜。

這隻鬼衛只經過一次血祭,竟然就已經是四級鬼衛了,只要再順利地經過幾次血祭與培養,妥妥的能進化成為鬼卒的節奏。

他的資質也非常的強,值得長期培養,是屬於四重混和型資質,算是小極品資質了。

其集中體力在了速度、幽冥,強力,以及一個十分特殊的幽魂穿刺的天賦資質上面。

尤其是這個特殊的幽魂穿刺的天賦資質,他所能形成的初始自帶的技能法術同樣也是『幽魂穿刺』,主體在隱形攻擊力上體現,尤其是那疾速發出的隱形刺殺,令人防不勝防,而造成的也是神魂創傷,非常的強大。

另外經過實驗,這隻鬼衛目前還擁有一種『強力吞噬』的初始天賦技能法術,這是自血繭中孵化出來就已經擁有的,而他展現出來的一面特徵,倒是跟原來那隻鬼仆的有些類似。

這不由讓李向南想到了那隻上次在白堂鎮上與鬼道人一役中險些陣亡,已經徹底廢掉后的大力鬼仆,被李向南狠心將其靈核提取出來,讓這隻鬼衛吞噬了靈核而煙消雲散。

這隻鬼衛會表現強力術的特徵來,恐怕應該跟吞噬了大力鬼仆的靈核后而形成的。

只是他表現出強力術也僅只是一種特徵,等他真正發動這種強力吞噬的技能法術之後,就完全不同了,他比強力術更加的強悍,甚至要比強力術高兩個等級,可攻可守,與那面巨大的盾牌配合起來,簡直就是絕配。

目前這隻鬼衛只有這兩種自帶的天賦法術,而他還擁有其它兩種資質,但以他的綜合起來的小極品的成長資質來看,李向南完全相信在今後的培養過程中,他能夠領悟出契合速度與幽冥資質的那另外兩種技能法術,戰鬥力將更加的強大。

而且,更重要的是,此次誕生出來的這隻鬼衛,其靈核本來是要被提出來用於李向南提升修為實力的,無比的純凈。

但因意外之下自然進化升級成為了鬼衛,李向南捨不得將其靈核提取出來,反倒讓他得到了一隻資質小極品,忠誠度爆表的忠誠守衛,這確實是一件即讓人覺得驚喜,又十分慶幸的事情。

若是以平常的方法,李向南很難培養出一隻資質極品的鬼仆出來,更不用說通過品質極高的陰魂來祭養了,畢竟那高品質的陰魂或靈鬼,是很難尋覓的。

所以這一次,李向南完全是運氣值爆表,才得來了這麼一個難得的極品資質的鬼衛。

至於那隻感覺應該也還挺不錯,仍在恢復傷勢的鬼卒,想必資質應該也不會差到哪裡去,李向南很是期待祭養過後那隻鬼卒的表現。

心神從陰煞葫蘆之中退出之後,李向南將這件陰煞葫蘆進行了一番簡單的靈力煉化,加強了神魂烙印,更便於靈活運用。

同時他將那龍虎天心爐也取了出來也進行了一番祭煉強化神魂烙印后,因煉藥材料上次就已經全部用完,他也沒有去收集,所以也沒有煉藥的打算。

倒是上次採購的學習煉器的材料,還剩餘一些,李向南瞄了一眼放在身邊的那把古樸神秘的滅陰寶劍,倒是很想試試看能不能將其煉化成為一把更適用的飛劍型法寶。

不過最終,李向南還是放棄了這個打算。

畢竟那些煉器材料都是屬於新手練慣用,都很常見的便宜貨,萬一煉化飛劍失敗,損毀了這把削鐵如泥的寶劍,那可就虧大了。

李向南目前手頭上收集的品質好些的煉器材料,只有一塊銅精,以及從鬼道人洞府之中撿來的那塊熾陽石,材料還差很多,想煉製飛劍,任重而道遠。

著起身來,活動了下身體四肢,感覺骨頭噼里啪啦地發出一陣脆響,頓感全身無比的舒爽。

而此次李向南閉關修鍊,突破聚靈二重,發現他的體質與機理功能增強,忍受飢餓的極限也大大增強。

距離上次進食大概過了十天左右,現在李向南並沒有那種每次修鍊過後的嚴重的飢餓感,也只是覺得腹中空虛,需要進食罷了。

將山洞收拾了下,用鬼藏之法,讓鬼衛將那件龍虎天心爐收進肚子里后,李向南拿出手機開機看了看日期與時間。

此次閉關用了兩個半月時間,現在時間是早晨九點。

忽然想到冰天市的藥材交流大會開幕的時間就有明天開幕,現在還只剩下了半天,而且他還與那葉流雲有約,時間有點緊迫。

也不再作耽擱,收拾好背包,在山洞之中做了一番布置,又安頓白蟒嚴密看守這座藏有不少寶貝的洞府,李向南便出了山洞。 山外寒風襲襲,雖然積雪早已經融化,天氣也還不錯,陽光普照,但氣溫仍很低。

下山後,李向南回到家中,只見家裡並沒有什麼變化,小黑不知道跑哪裡野去了,兩個月沒管,想必他自己能照顧好自己。

時間有點緊,若是開車去的話得三天,等去到冰天市,交流會恐怕早閉幕了,需得座飛機才能在半天時間內趕到。

簡單一番洗漱,刮掉了長長的鬍子,頭髮來不及理了,只好將這長到已經齊脖的頭髮用皮筋扎出一個馬尾辮,不過照著鏡子看起來,倒挺有藝術家的范兒。

收拾了兩件乾淨換穿的衣服,以及一些外出的備用品裝到軍用背包里,到車庫中啟動皮卡準備離開。

但是汽車駛出村子,村口卻被村中正好駛來的兩輛高檔轎車與一輛越野擋住了去路。

孫德柱從其中一輛轎車中下來,見李向南又要駕車出門,就走到車窗跟前敲了敲,示意有話要說。

待到李向南放下車窗后,孫德柱道:「向南,怎麼每次回來沒呆幾天,又要匆匆離開?」

「孫叔,我有急事要辦,這些人幹什麼的?」

孫德柱道:「這幾天村裡來了幾位老闆,說想要承包我們村的那片山區,他們給的價格都非常高,每年承包費一千萬,要在那裡修建旅遊景區,村裡大夥合計了下,都想聽聽你的意見!」

李向南聞言不禁冷笑,就見那幾輛車都放下了車玻璃,裡面的人有男有女,都顯得挺有派頭,身份不俗,在望著這裡。

尤其是能吸引李向南注意的,是一位穿著中山裝,留著山羊鬍,頭髮花白,顯得矍鑠精幹的六旬老頭。

這個老頭的目光十分犀利,直直盯著李向南,似是想看穿些什麼,而他看到的是一片清淺見底的人格特徵,一眼便能通透,原來是個貪婪勢利的貨色,不由神色中閃現出幾分不屑。

李向南只掃了一眼這個與眾不同的老頭,見他露出輕視不屑的眼神,不由心中冷笑,要能讓你看穿了老子的底,老子就不用混修真了。

他示意孫德柱上了車,並關上了車窗,道:「孫叔,你覺得我們花費那麼大的精力心血,讓紅山村周邊的風水才得到根本上的改變,這效果還沒完全顯現出來,而這些人就這麼急切地找上門來想坐享其成,這種事情先不說我,你能答應么?」

孫德柱神色有些為難,道:「這件事其實大夥心中都有數,都不會答應的,只是市政府替我們答應了這件事,所以……」

李向南很清楚,這裡的山區是整個地靈法陣之中構成的重要的一部分,其中也完全包括他的那間洞府。

而那些商人這麼急切地跑來想要承包山區,很顯然是有風水高人看出了那片山區出現的不同尋常的氣場變化,想要先下手為強,讓官面上出手干預了這件事,好讓紅山村陷入與他們談判的被動局面。

看架勢,這些人是抱著吃定了那片山區的目的而來的。

想了想,李向南覺得乾脆將計就計,道:「孫叔,反正我們這裡的山區百來年不產野葯,不生山禽,不出礦產,是一片窮山,你可以跟他們談,如果他們僅僅只是承包那片山區的話,那麼每年必須付一個億的承包費,一分不能少,合同三年一簽,而且他們承包山區的範圍,不得越過我家外的那片林區……」

孫德柱瞪大眼睛,顯得很吃驚,道:「向南,你真決定要把那山區承包給他們,而且這一個億的承包費,也未免太獅子大張口了?」


李向南道:「這裡以前是窮山惡水之地,怎麼不見有人來投資,而現在稍微有了點變化,立即就有人找上門來了,我推測這裡顯然是一直有人在盯著,而現在這些人的迫切都已經表現了出來,我們何必跟他們客氣,就這個價,如果能讓他們知難而退最好!」

孫德柱想了想,似乎明白了李向南的意思,於是低聲道:「向南,你的意思是先跟他們用拖字訣,把水攪渾?」

李向南點了點頭:「孫叔明白就好,這件事你心裡有數,也讓大夥心裡有個底,然後再跟他們談,我現在有事要出去一趟,過幾天會回來處理這件事!」

反正這地靈法陣控制在李向南手裡,而且現在還沒有激活。

即使激活以後,他想讓法陣怎麼運轉,法陣就會完全遵循他的意志來運轉,這些投機者以為承包了那片山區就能佔到這天大的便宜,也太小瞧修士的手段了。

誰占誰的便宜,還說不定呢?

孫德柱從李向南這裡得到了指示后,心中也有了底,他下了車之後,就示意讓那輛越野把路讓開。

直到看著李向南駕駛著那皮卡車駛離村子,孫德柱也沒有再坐進那車裡。

倒是那車裡的老者有些坐不住了,就下了車走上前來道:「孫支書,你是這個村的最高領導,什麼事都是你拿主意,為什麼這種事情還要問那個年輕人的意見?」

孫德柱拿出煙杆子,點頭抽了口,淡然道:「這年輕人是本村唯一一個大學生,人家懂的知識多,又被這裡十八鄉稱小天師,民間威望很高,村裡有什麼重大的事,自然要問他的意見!」

「那他是什麼意見?」老頭探詢問道。

孫德柱道:「你可以告訴車裡的老闆,承包那片山區也可以,每年一億承包費,三年一簽,一次付清,這是前提條件,如果接受就繼續談,不接受就走,就算你們把市長搬來了也沒用!」

山羊鬍老頭聽了這些,神色很是淡然平靜,道:「這就是那個年輕人給你的意見?」

「是的!」

山羊鬍老頭這才神色中閃過幾分不屑與鄙夷,道:「既然用錢可以解決問題,希望你們到時候不要反悔!」

「那我等你們的消息!」

孫德柱也沒有再多說什麼,便抽著煙桿便走到了村中的那口古井旁邊,蹲在那裡跟其它幾位村裡的老頭曬著太陽,並在私下裡將李向南交代的這件事與這幾人說了說,幾個老人紛紛起身離開傳達指示精神去了。

山羊鬍老頭見孫德柱蹲在水井旁邊抽煙杆子,眼神有些不屑,就上了車。

但車上的一位四十來歲的中年人就立即道:「六叔,談的怎麼樣?」

「老夫原想這幫子農民請教一個年輕人會拿出什麼高明的策略,卻不想是個見錢眼開的小輩,既然他要一億,那就給他,這片山區必須在短時間內給我拿下來!」

中年人聽一年一億的承包費,頓時吃了一驚,有些肉痛,道:「六叔,這三億實在太多了啊,我們集團現在準備融資上市,短時間內根本拿不出這麼多資金啊!」

山羊鬍老頭凌厲地瞪了他一眼,道:「你拿不出,去找其它兄弟姐妹湊,這件事誰出了力,辦的好,今後老夫自是不會虧待了他,錢的事你們看著辦,這片山區老夫志在必得!」

另一位中年女人這時放下了正在玩的手機遊戲,抬起頭道:「六叔,我怎麼覺得對方先前態度堅決不肯答應,但現在問了個小年輕的意見后,就獅子大開口先要一億承包費,我怎麼覺得,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陰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