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她不由得在心裏替韓振宇打抱不平,腳步慢慢地向那個座位挪過去。

她沒有禮貌地問男人對面的空位是否有人,而是陰沉着臉一屁股坐了下去。

一扭頭,窗外。

那個金頭髮的西方男子已經向店裏面急速而行。

“你是生人勿近嗎?”慕一一回頭瞪着雷御風。

因爲哭過,所以漂亮的一雙水眸裏顯得有些空洞和神情黯然。

“滾出去!”一個冷冰冰又很強勢的男性聲音在她耳畔響起。

“呵呵,”慕一一冷笑,“這家店是你的嗎?今天你包場了嗎?沒禮貌的傢伙!”

男人沒有理會她,陰冷的眼神越過了她的頭頂。

她回過頭看到了漠南,才反應過來,大冰山是讓他的手下滾出去。

“是,雷先生。”漠南恭敬地低頭,離開前看了看慕一一,神情不太友好。

一會,慕一一便發現那個英俊高大的叫漠南的西方男子已經回到了他剛纔站立的位置。

隔着玻璃,她看到漠南身旁還站着好些個穿着黑色西裝的男子。

他們站得挺隨意,可看起來卻讓人心生懼意。

難道那座冰山是什麼政要? 顧慕璟這話什麼意思?

今天的事難道不是巧合?那爲什麼霍汌會特意送她去臨市呢?

難道是……他也想看畫展?

不多久,樂好好便昏昏欲睡了。

等她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

樂好好無聊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無意調到一個娛樂節目。

上面的報道讓樂好好大爲震驚,知名演員寧夏竟然被拍到和有婦之夫的導演一起走進酒店的房間,還是深更半夜。

對此,樂好好很是痛心,不敢相信。

“唉,可惜了,多好的一個演員!”

樂好好回頭,見管家一副可惜的表情。

“管家爺爺,你也認識她?”

見樂好好問他,管家又恢復了那副恭敬的神情。

“是的,我有時也會看一些電視劇。”

“她要跟精爵合作了呢,現在被爆出了這個消息,是不是不會合作了?”

樂好好說着,正巧主持人也提出了這個問題,不過很快屏幕一轉,貼出了一張精爵珠寶發出的發佈的聲明書。

“據精爵珠寶發出的聲明書來看,精爵珠寶還未定下代言人。”

節目最後,主持人還說最有可能代言精爵的明星是葉溫晴,雖然有負面新聞,不過都沒有什麼直接證據。

樂好好忽然就惆悵了,“葉溫晴不會真的要代言精爵吧!”

“好好小姐回頭問顧先生不是更直截了當嗎?”

樂好好點頭。

晚上,樂好好毫不避諱的直接開口問顧慕璟關於代言的事情。

豈料,顧慕璟沒有回答,而是對她說:“看來,你挺喜歡寧夏的!”

“是啊,她長的漂亮,演技棒,對粉絲也很親和,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個女演員了。不過,如果她代言精爵,對精爵這個品牌有危害的話,你還是選擇別人吧。”樂好好十分乖巧的說着。

顧慕璟心裏微微一動,脫口而出,“爲什麼?”

女孩兒的臉蛋紅彤彤的,她大着膽子笑眯眯的看着男人,甜甜的道:“因爲誰都沒有你重要!”

在說出這句話之後,男人的臉色明顯柔和了許多,隱隱的,嘴邊還噙着一點笑意。

“好了,代言的事你就不要管了,我很明確的告訴你,不會是葉溫晴!”

此話一出,樂好好有點受寵若驚。

“顧慕璟,你真好!”

她很心滿意足。

……

幾天之後,樂好好的腳總算好了,趁着下午沒課,姜珊珊約了樂好好去江陵市的新樂都買衣服。

逛了許久之後,她和姜珊珊一起去了一家餐廳吃飯。

正喝果汁的時候,樂好好忽然看到外面停了一輛軍用吉普車,而穿着迷彩服的男人正是她欠了錢的傅賢寧。

自從上次之後,樂好好每天都會隨身帶着300元,就是爲了再次見面的時候還給他。

“我出去一下,馬上回來!”

她撂下這句話,趕緊跑出了餐廳。

吉普車似乎正要開走,樂好好太急了,想也不想的跑到車前攔下,還好男人反應敏捷,這才沒傷着樂好好。

在看到樂好好時,傅賢寧真的是嚇了一跳,他心驚膽顫的一把將樂好好抱在懷裏。

“你不要命了!”

樂好好被他抱的有些喘不過氣,她艱難的說着,“呃,你能不能鬆開我?我呼吸不了了。”

傅賢寧這才反應過來,將她鬆開後,小心翼翼的左看右看。

“你沒哪裏有事吧?”

樂好好呼吸順暢之後這才搖頭,“對了,我把錢還給你。”

說着,她把錢從包裏拿出來,邊問道:“你上次在清風府邸怎麼走的那麼快?我取錢回來的功夫你就不見了。”

“清風府邸?”傅賢寧蹙眉,“我很久沒去過清風府邸了,更加沒有在清風府邸見過你。”

“是嗎?”樂好好有些狐疑,她也不願意多想,把錢塞到傅賢寧的手裏,“不追究這個了,喏,錢還給你,謝謝你上次的急救。”

樂好好甜甜的笑着。

傅賢寧看着手裏的錢,頓時有些淚目,“你還是和小時候一樣,一定要把不相干的人欠的東西都還的乾乾淨淨。”

樂好好歪着腦袋沒說話,她大概又是想起了那個和她同名同姓的人了吧。

她擡手,老氣橫秋的擡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男人個子很高,她踮腳高才拍到。

“如果你小時候的小夥伴看到你這樣,她一定也會難過的。所以你別難受了,你們一定會見面的!”

樂好好有點同情這個大高個兒,可是她真的不是他口中的那個人。

傅賢寧深深的看着樂好好,“希望如此。”

“那我先走了,我同學還等着我呢。”

傅賢寧看着樂好好的背影,他顯得十分的落寞,喃喃自語着,“沒想到,我們竟然成了陌生人……好好……”

樂好好回家的時候,顧慕璟正坐在家裏的客廳裏。

說真的,她看到顧慕璟回家沒進書房,她是有點詫異的。

這時,顧慕璟才將視線從經濟新聞裏挪向樂好好。

男人站起來,走向餐廳的方向,“過來吃飯。”

“我已經吃過了。你還沒吃嗎?我有打電話給管家爺爺說我今晚不回來吃飯了。”

如此說着,樂好好還是屁顛屁顛的跟了上去。

飯菜已經準備妥善,顧慕璟坐了下來,招手把樂好好叫過來讓她坐下。

樂好好捧着腦袋,眼珠子隨着顧慕璟的動作轉動着,一刻也沒從他身上移開。

“顧慕璟……”

女孩兒的聲音裏似乎含有心事。

男人看向她,示意她說下去。

“我……我今天碰到那個軍官了,順便把錢還給了他。可是那個軍官一直覺得我是他小時候認識的人,雖然關於小時候的記憶我一直模模糊糊的,但是我真的不記得我認識他。你說,我是不是真的忘記了一些事情啊?”

樂好好說着,想了想又道:“那我要不要找一找我的親生父母?可是,我又有點害怕他們拋棄我的原因是不喜歡我。顧慕璟,你說我怎麼辦啊?”

女孩兒的聲音軟軟糯糯的,隱隱約約含着哭腔,看來真的是把她愁壞了。

男人沉默的聽完她的話,一雙眸子黑的出奇,讓人窺探不到真實的情緒。

“這個世界上,長相相近,名字想像並不奇怪,至於你要不要找自己的親生父母,如果你願意,我會安排人幫忙。” 連忙趕過來的穆雪,看到這一幕,只是一霎,臉就扭曲了。

什麼?

這就是一直被她看不起的農村人嗎?人家隨隨便便拿出一張金卡來刷!她呢?一直被奉爲掌上明珠的人現在卻是連900塊都拿不出來!

什麼叫做差距?什麼叫做打臉?

這就是差距,這就是打臉。此時穆雪這張臉上的顏色簡直是好看至極,牙關咬的咯嘣咯嘣的響。

“您慢走!”瞬間,店裏的售貨員對唐淺立馬的尊敬起來。

不得不說,這個社會不少都是帶着有色眼鏡來看人的。其實,唐淺並不是故意氣穆雪的,而是看上的這些衣服買了下來而來,如果真是把穆雪氣到了,那可是不關她的事。

沒有再看身旁的兩人一眼,唐淺便拿起袋子,徑直要出店門。

李琳只覺自己的心臟一直在噗噗的跳動着,腦子也有些不夠轉了,此時跟在唐淺身後只覺得…麻木。

待走出店門的時候,李琳才逐漸反應過來,抱住唐淺的胳膊叫道,“哇!唐淺你真是太帥了!你有沒有看見那人的表情,簡直是太精彩了呢!哈哈…”

“咦,對了,你哪裏來的這麼多錢?”李琳說完之後,便有些狐疑了。

一個高中生並沒有什麼生意來源,就算是他們家的家庭條件有所好轉,但是絕對沒有到暴發戶的地步吧!


“嗯,沒事炒了點股,賺了點錢!”唐淺說這話的時候,簡直就是臉不紅心不跳的。看着李琳張大的嘴巴,繼續補充道,“哦,我家人不知道,你幫我保密哦!”

瞬間,李琳的感覺。

第一,小唐淺好強大。

第二,小唐淺太強大。

第三,小唐淺真信賴自己!

所以,李琳感覺自己知道了一個別人都不知道的祕密,心情變得非常高興,就連剛纔衣服被別人搶去時的那點鬱悶心情也都驅散了。

“諾。”唐淺將手中的袋子遞給李琳…

而李琳那張燦爛的笑臉頓時僵硬了,感覺到自己的下巴馬上就要掉下來,李琳這才開口,“什麼意思。”

“這幾件衣服挺適合你的。”唐淺淡淡的說道。

“所以…”後面的話,李琳吞進了肚子裏,眼睛卻是瞪的溜圓。不可置信,一萬多!如此一個天價數字,這麼貴的衣服,說給人就給人?李琳頓時感覺到自己的心臟有些受不住了。

“我…”

“沒事,我賺的比你想象的多…”唐淺擠擠眼睛,其實她對於李琳的認知還是可以的,有時候有點小心思,但是人倒是挺仗義的,尤其是對她。小時候,唐淺還記得自己也曾欺負過她…而她倒也沒有怎麼記恨自己。到後來李琳也變得越來越豁達了。有這樣的鄰居,有這樣的朋友,也沒有什麼可虧的。

就連唐恬也曾說過,李琳一家人,就李琳算比較好的,性子好,人好,沒有那麼多的勾心鬥角,是個值得相處的人。

唐淺也是這麼覺得。

“小唐淺…我真是…”這時候,李琳眼眶變得紅紅的,沒有想到這小唐淺對自己這麼好,想到自己還有些嫉妒她,瞬間覺得自己有點自慚形穢,有些對不住她。但,也正是這樣,李琳便決定以後一定加倍的對唐淺好!

“太謝謝你了!”李琳抱住了手中的袋子,心中滿滿都是感動。

叮咚—

電話響了起來,唐淺將手機掏出來。

“喂?”

“什麼時候回來的?”那面響起簡成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些怒氣,唐淺挑挑眉,沒有理會。

“有事?”唐淺現在有些不想理會他,之前的事,赤金一不小心說漏了嘴,那時候,唐淺的臉色可謂是好看。對自己又恨又悔。自己當他是好兄弟,好朋友,對他放一百個心,他呢?

想到這裏,唐淺就沒有什麼好口氣。

握住電話的手一緊,簡成心中堵着一口氣,這麼多天了,唐淺的電話一直都打不通,之前將他放在香港,一個人不知道去了哪裏。經過一個多星期的朝夕相處,簡成似乎已經習慣了擡頭就可以見到那張臉,萬萬沒有想到是,她竟然將自己扔下,自己跑的無影無蹤。這麼些天來,自己一個人在家,不是在生悶氣就是在想她。

今天想起來,便打了個電話,而電話也顯示的是在瀚城,簡成一下子就冒火。回來了也不知道給他說一聲,害的他那麼擔心。

自然,口氣也變得不是很好。原本心中便是一揪,聽見唐淺那冷淡的聲音,簡成心更是傳來鈍鈍的痛。

“沒有。”想了半天自己似乎沒有什麼事找她,只是想聽聽她的聲音。

“那掛了。”唐淺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些無情,讓對面的簡成楞了半響,這才厚着臉皮道。

“我們見個面吧。”說完之後,簡成便想咬掉自己的舌頭。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呢?在電話裏抓着頭髮,有些煩躁。一邊卻是屏氣凝神的等待着唐淺的回答。

果然,電話那頭靜了半分,這才傳來唐淺的聲音。

“不是才見過嗎?”

是嗎?已經好多天沒有見了吧…簡成心中有些遲鈍,是的,只有幾天而已,爲什麼他感覺有好長些日子沒有見了。突然間有些懷念出去的那段日子。那時候,他可以肆無忌憚的看着她,也可以朝朝暮暮的想着她,和她在一起。現在呢…還必須找個理由…

而唐淺的聲音似乎也是回絕了,簡成在沒有勇氣,聲音聽起來也變得淡淡的,“那好吧,再見。”

“嗯。”唐淺便掛掉了電話。

聽筒還在耳旁,傳來了一陣陣急促的嘟聲,簡成眉頭皺緊,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啪——

手機狠狠地摔在了牆上,看着四分五裂的手機,簡成的心依舊平靜不下來。他是怎麼呢?

“兒子,怎麼呢?”房門突然間被打開,沈女士走了進來。

不錯。常年都是簡成一人在家,而也是最近,簡成的父母回家了,回來看看他們的兒子…這麼些年來,他們對兒子的關心實在是太少了,看麼,連個女孩都不會追。也只感在女孩不知覺的情況下,對人家好…不行。沈女士,發覺了,這樣下去,一定不行。這才和簡先生商量着回來回來…關注下兒子的青春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