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唐品馨,記住,我容陌川不是隨便的人,既然跟你在一起了,就不會朝秦暮楚,她已經是過去式了,你纔是我的現在與未來。”他的聲音暗啞,卻十分有力。

夠了,有他這句話就夠了。

唐品馨的心頭一陣激動,這是他第一次向她吐露心聲,原來付出是有回報的,她的七年暗戀沒有付水流。

總裁的守護天使 嗯,我記住了。”她的聲音激動得在些哽咽,雙手像蛇一樣圈上了他的脖子,微微挺身,主動吻上他的脣。

曖昧繼續蔓延,整個房間都籠罩在一片旖旎中。

…….

第二天是週六,所以唐品馨睡到八點多才起牀,昨晚的瘋狂纏綿,讓她的腰到現在還微微的泛着痠痛呢。

下了牀,她扶着腰走進浴室,洗了個溫水澡,身上的痠痛才稍稍緩解了點。

穿衣服時,從鏡子裏看到雪白的身體上,佈滿了狼狽而曖昧的吻痕,她的小臉不禁羞紅到耳根,腦子裏劃過了容陌川強悍而狂野的樣子,心底不由猛然一悸,泛起了一絲絲顫慄。

片刻後,她從自己的房間出來,看到容陌川的房門開着,便好奇往裏邊瞄了一眼。

“進來,幫我係領帶。”容陌川站在鏡子前,雙手叉在腰間,銀灰色的襯衫領口微微敞開,露着性感而健康的肌膚,一條深藍暗紋的領子懶散的掛在脖子上,透露出幾分狂野不羈的氣息來。

“你要去哪裏?”唐品馨看到他一身正裝,風度翩翩,氣宇不凡,不由疑惑的問道。

“出席一個嚴肅的宴會。”容陌川淡淡回答,低沉的嗓音,帶着與生俱來的魅惑。

“哦。”唐品馨愣愣的應了一聲,眉頭微蹙的盯着他脖子上的領帶,苦惱的說道:“可是我不會系領帶。” 她除了暗戀容陌川之外,從沒談過戀愛,而且從小就跟父親分開居住,所以她連個練習的對象都沒有。

容陌川聞言,脣角愉悅的勾起,伸手寵溺的捏了捏唐品馨粉嫩的臉,揶揄道:“容太太,連領帶都不會系,怎麼做個合格的太太?嗯?”

唐品馨給了他一個白眼,說:“膚淺,會系領帶的就一定是合格的太太嗎,這麼說,我應該在嫁給你前,多找幾個男人練習一下。”

“挺牙尖嘴利的呀。”容陌川忽而覺得與她鬥嘴也是一種樂趣。

“來,本少爺今天當你的練習對象。”他邪魅的勾了勾脣,又說:“替老公系領帶是老婆的專利,知道嗎?”

“不知道。”唐品馨沒好氣說道,但卻乖乖上前一步,擡手替他整理好衣領,然後拿過領帶,問:“要怎麼系?”

“先交叉,對,轉一圈,對對對,從這裏套進去。”容陌川耐心的教着她。

雖然唐品馨是人生中第一次系領帶,但,其實跟小學時期系紅領巾差不多,所以才一次便學會了,不過,她不滿意系出來的效果,便拆開重新再繫了一次。

“聰明,來,獎勵一下。”容陌川似乎心情很好,湊了過來親了唐品馨一口。

“你什麼時候回家?”唐品馨盯着他。

“今天應該會很晚,所以不用等我,早點睡覺。”

聞言,唐品馨的明亮的眸子微微黯然。

“我要出去了。”容陌川看了看腕錶,又親了一下唐品馨的臉,才走向門口。

唐品馨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心裏涌起不捨。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而她卻一刻也不想離開他。

但,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容陌川作爲容裕集團的總裁,也有身不由已的苦衷。

她走到陽臺,看着容陌川的車子駛出了花園後,才從樓上下來吃早餐。

何姐一看到唐品馨,眸光閃過了複雜的情緒,似乎很煎熬,很愧疚不安。

“少奶奶,你的早餐。”她把一份美味的三文治與煎蛋放在唐品馨面前,然後轉身進廚房,榨了一杯新鮮的橙汁,心虛的回頭看了一眼門口方向,從口袋裏掏出了一包白色的粉末倒進了橙汁裏。

五寸人心 ,別怪我,我是被逼的。

她一邊在心裏默唸着一邊搖晃着橙汁,讓粉末融化。

其實這些粉末只是避孕藥而已,並不會危及生命。

深呼吸一下,壓下了慌亂的情緒,端着橙汁走到唐品馨面前。

“少奶奶,橙汁。”

“嗯,謝謝。”唐品馨漫不經心的道謝。

何姐眸光閃過不忍,連忙轉身走進廚房。

前幾天,她請假了兩天假,是因爲接到電話,說她老公欠了三百多萬的賭債,當時,真的把她嚇傻了。

三百多萬,對於她來說是天文數字。

她知道容裕霆向來不喜歡賭博的人,所以也不敢跟他說,就在她走投無路時,容家大少奶奶突然找上她,說可以幫她還債,但,要她在唐品馨排卵期那幾天把避孕藥下到她的飲食裏。

作爲家裏唯一的傭人,她清楚的知道唐品馨的月經是何時來何時走,所以也不難算出排卵期。

她知道自己很對不起唐品馨,每天都活在愧疚不安裏。

…….

中午。

唐品馨帶了一個水果籃與一束漂亮的百合花去看望了白晶晶。

不管白晶晶過去跟容陌川是什麼關係,但,昨晚確實是出手相助了,所以,知恩圖報,她應該去看望她的。

“白小姐,今天的傷好些了嗎?”

“好多了。”白晶晶揚起大方的笑容,目光卻暗暗的看向唐品馨的身後,沒看到想見的身影,心裏暗暗閃過了失落。

“那我就放心了,連累了白小姐受傷,我的心真的很過意不去。”唐品馨一邊說一邊把花插在了牀頭的花瓶裏。

“別白小姐白小姐的叫我了,說真的,很不習慣,你叫我做晶晶吧,我也叫你做品馨,可以嗎?”白晶晶態度友善而親和。

“可以。”唐品馨微怔過後,點頭。

“我剛剛從日本回來,身邊沒什麼朋友,真的很高興認識你,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們可以交個朋友。”

唐品馨又怔了怔,說真的,她不願意跟白晶晶做朋友,就算白晶晶已經是容陌川的過去式了,但,她的心胸還沒大到跟老公的前任做朋友。

正在她不知道怎麼回答白晶晶的話時,一個秀氣斯文的男人走了進來,解了她的尷尬。

“品馨,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男朋友安騰宇,他是日本人,會聽一點中文但不會說。”白晶晶笑着指了指男人,然後用日語跟男人說了一大堆話。

唐品馨再次怔住,她沒想到白晶晶竟然有男朋友,一瞬間,心底所有的戒心與擔憂都放下了。

她聽不懂日語,所以暗暗的打量着白晶晶與安騰宇的表情,看到他們皆是一副甜蜜的樣子。

“你好。”安騰宇用很蹩腳的中文說道,向唐品馨伸出手。

“你好。”唐品馨大方與他握手,笑了笑,又說:“我不打擾你們了,先走了。”

“好,慢走。”白晶晶笑着擺了擺手。

……..

離開了白晶晶的病房後,唐品馨便去找陸漾吃午餐了,兩個小女人面坐面的坐在副有情調的餐廳裏,一邊吃東西一邊聊天。

“唐小馨,你真行,還看望老公的前任。”

“本來我心裏挺在意白晶晶的出現的,但,現在知道她也有了男朋友,我就不擔心了,看來她與陌川的事情真的過去了。”

“你呀,就是沒有危險意識,現在的女人一腳踏幾船的多了去,容陌川長得帥還多金,我看她呀,不一定捨得他。”

“就算不相信她,也會相信陌川,昨晚他都對我說清楚了,他說,她是過去式。”說到這裏,唐品馨的嘴角忍不住甜蜜的上揚。

“瞧你那點出息。”陸漾沒好氣的瞥了瞥她,眼角餘光卻不經意的瞥到了正從門口進來的那對男女。

“唐小馨,你妹妹的口味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重,大叔也不放過呀。”

唐品馨聞言,順着陸漾的目光回頭看去,果真看到唐司詩親密的挽着一箇中年男人的手走進餐廳。 不由的,她的眉頭深深的蹙起。

她與唐司詩雖然也從小不對盤,但,始終是姐妹,所以打心底不希望她墜落。

那個中年男人她認得,是一家企業的總裁,有家有室的男人,卻常常上花邊新聞,花名在外。

唐司詩一擡眼,也看到唐品馨了,她的神情有些難堪,畢竟自己做了不光彩的小三,她很快轉開眼,裝作沒看到唐品馨,跟着男人走向包廂。

“司詩。” 億萬總裁心頭寶

唐司詩的臉色一僵,沒理會。

倒是那個中年男人停下了腳步。

“寶貝,有人叫你呢。”中年男人眸光閃着精光,一看就是老狐狸。

“哦,是嗎?”唐司詩僵硬的扯出笑容,回頭恨恨的瞪了一眼唐品馨,跟中年男人說了幾句,男人進了包廂,而她才走向唐品馨。

“我們聊聊吧。”唐品馨站了起來,看着她。

唐司詩冷冷的勾了勾脣角笑,說:“我們之間有什麼好談的。”

唐品馨沒接她的話,而是嚴肅的低聲說道:“剛纔那個男人是有老婆的,你爲什麼還要貼上去,爲什麼要這麼作賤自己?如果爸和你媽知道了,他們會難過的。”

唐司詩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目光兇狠的瞪着唐品馨,怒道:“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我跟誰在一起是我的事。”

“可是你跟他在一起,就是做小三。”唐品馨不該說的那句也說出來了,她並沒有嘲諷唐司詩的意思,她只是覺得唐司詩值得更好的男人對待。

“他答應過我,會跟他老婆離婚的。”

“這你也信,估計這句話他不知道對多少女人說過了。”

“你什麼意思?你自己嫁了豪門,所以不希望我也嫁進豪門,對嗎?”唐司詩氣哼哼的怒道,心裏嫉妒極了,她也想找一個像容陌川那樣的高富帥呀,但,灰姑娘很多,王子卻很少,她的運氣沒唐品馨那麼好,一直沒遇到像容陌川那麼優秀的男人。

“我是爲你好。”

“不用你這麼假惺惺。”

氣氛變得劍拔弩張,姐妹兩個互相對峙着。

陸漾伸手拉唐品馨坐下,故意用嘲諷的語氣說道:“算了,唐小馨,人家喜歡被豬拱,你着什麼急呢。”

“你……”唐司詩頓時氣得瞪眼,狠狠的瞪了陸漾一眼,又看向唐品馨,說道:“你擔心我,不如擔心你自己吧,老公被人搶了還矇在鼓裏。”

說完,轉身走向包房。

唐品馨看着她的背影,暗暗的嘆了一口氣。

難道嫁入豪門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雖然她也嫁入豪門了,但,她絕對是衝着容陌川去的,就算容陌川是窮光蛋,她也會嫁的。

坐了下來後,她腦子裏忍不住琢磨唐司詩最後邊那句話,什麼老公被人搶了還矇在鼓裏?

正在這裏,兩個女人拿着報紙從她身邊經過。

“容裕集團的總裁原來這麼帥這麼年輕,好羨慕他懷裏的女人哦。”

“簡直男友力爆棚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