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無盡的愛,衍生聖潔的光芒,融入心靈的那顆聖樹,無盡的光芒黯淡,恐怖的魔氣奔騰而出。

“轟隆隆!!!!”

恐怖的魔氣瀰漫一方天際,黑壓壓的魔氣化爲萬千魔影,猙獰咆哮嬉戲。 雖然她魔氣縱橫,無盡潛力,噴發而出,一條魔性震天的大道,沖天而出。

赤地千里,萬物魔化,無盡的生靈,激發魔性。

“吼!!!”“吼!!!”“吼!!!”

……………………

…………………

尺旭,虛無命,傲仙芸,三人眼角餘光,詫異的望了下殷韻瑩。

然後又將所有的目光,投向夢邪命。

“嘭!!!”

“轟隆隆!!”

掙扎的英雄之王,與帝玉天,兩人糾纏在一起,每一次轟擊,都讓天地動盪,一條條天地規則崩潰,甚至隱藏的法則顯現,動盪的空間,裂紋四面擴散蔓延。

這時,閉目的夢邪命,眼睛睜開一條裂縫,眼珠轉動,七人的身影顯現在他的眼中。

“嗯!帝玉天!”

嘴角邪笑,望着那猙獰的青年,那不顧一切的想殺自己的嗎?

“蒙邪冥!有本事與我生死決戰,暗殺我的手下什麼意思!!!”

帝玉天憤怒翻滾的質問大喝,凌厲的劍芒揮灑破空,向夢邪命絞去,誓要將他撕成碎片,平復心中憤怒!!!

“哈哈哈!!!帝玉天你認爲什麼意思——就什麼意思!有本事你咬我啊??”

蒙邪命狂放的歡笑道,手中摺扇翻轉瀰漫晶瑩晶芒,變成與帝玉天一樣的寶劍,寶劍一揮,劃出優美的半月光弧,抵擋漫天劍氣劍芒!!

“轟!!!”

“啊啊!!可惡蒙邪冥……我要你死,抽你筋,喝你血,將你挫骨揚灰!!!”

幾息間又有幾個手下被暗殺,帝玉天那個氣啊!憤怒啊!恨啊!無以言表!!恨不得將夢邪命吞了,以表現心中憤怒!!

“淡定!!帝玉天皇子殿下——風度,君子風度掉啦,快撿起來!這裏沒有人看見!就幾十人而已,不要擔心,他們會說的,就算他們忍不住要說,你揮揮手將他們殺人滅口就是啦,你看很簡單吧!!”

夢邪命一臉關心的打擊道,踏着灑脫的步伐,躲避一道道寒光閃爍的劍芒。

“嗯嗯!!!對七皇子殿下!將風度撿起來,又不要你花金幣——你快撿起來,你的君子風度!!”

胖子大點其頭,一臉認同夢邪命的話道,還一臉‘要不要你金幣,你害怕什麼啊?’的表情。

“嗤!!!”

在場的人,帝玉天本人,與夢邪命製造者外,還有胖子的添油加醋,一個個心裏涌現笑意,但是一個個卻硬生生憋着,滿臉通紅不敢笑出來。

“可惡的混蛋,王八蛋!!!”

帝玉天憤怒攻心,完全沒有以往的君子風範,竟然破口罵人!可見帝玉天的心情之憤怒。

初戀失敗的打擊。


第一次比拼琴棋書畫落敗。

他哪一樣不是第一!!哪一樣不是完美!!哪一樣不是最好!!

可是混賬蒙邪冥的出現,搶走他的一切,榮耀、女人、自信,我要殺了他,拿回我的一切!!

“叮!!!”

夢邪命與帝玉天的劍糾纏在一起,恍若兩人比拼臂力般,死死用力!他們的距離只有半米,雙方都眼神凌厲狠毒的看着對方,兩人都可以看見彼此瞳孔深藏的殺機!!

“喝!!!”

兩人同時爆喝,一起綻放凌厲氣勢,徒然節節提升臂力,想壓制對方!壓制對方的節奏!引進自己的節奏!掌控對方的節奏!!

“轟隆隆!!!!!!”

…………………

想到帝玉天那模樣,被剝離七情的夢邪命,忽然間,情感蘊含逆轉,一絲絲情緒晃盪心靈。

眼珠轉動,望着的那魔氣蒸騰的嬌影,一絲絲甜蜜的情緒醞釀,好像她對自己,很重要,但是卻想不起來。

她是誰?

“嚶嗯……”

身體與靈魂的成熟,讓殷韻瑩飄飄欲仙,不自覺的舒服**,原本瘦弱的身體瘋狂成長,凹凸有致,曲線婀娜,膚色白皙似玉,臉蛋完美似畫,細細柳眉,靈動魅眸,精緻鼻樑,誘人紅脣,說不出的好看誘人,那豐滿挺翹玉峯,將她單薄的衣裳撐的鼓鼓,恍若調皮要破衣而出,飄逸的秀髮延至翹臀,她完全美的動人心扉。

“呼!!”

殷韻瑩無風而起,緩緩向夢邪命移動而去,穿過一直在啓動的法陣,來到水池上方,與夢邪命相對而懸浮,瞬息間,奇異的虛像綻放,炙熱與清涼的氣息糾纏,身與影序亂,陰陽雙魚旋轉。

“嗯!!”

“嗯!啊……!”

升騰的水霧爲簾,虛空爲牀,兩人彼此交纏**,他們恍若陰陽雙修般,實力恐怖的提升。


“吼!!”

“嘭!!嘩啦啦!!”

幾小時後,夢邪命舒爽的咆哮,聲音震盪水池,濺起漫天水花,同時殷韻瑩融入到他的影子裏。

………………………

“笑什麼笑!敢笑你夫君,小心家法伺候!哼!!”

見到到寶貝無緣無故笑起來,夢邪命裝着一臉嚴肅的表情說道。同時他的手,情不自禁的愛撫殷韻瑩,那滑膩柔嫩的肌膚,愛不釋手的輕撫那挺翹的臀部,威脅道。

殷韻瑩自然感覺到臀部那不安分的手,麻麻酥酥,頓時她渾身緋紅髮燙,心癢難耐,說不出的難受與享受,作爲獨自生活流浪五年之久遠的女人,她見到太多太多人性,也知道學會如何保護自己,如何處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嗯!!”

殷韻瑩滿臉紅暈的**,說不出的誘人,血脈噴張,讓一本正經嚴肅的夢邪命,邪火上涌,熱血沸騰,小弟一棍擎天,恨不得大幹一場!

不過想到韻瑩寶貝,除了糊里糊塗的你一次之外,這完全可以!算是他們兩的洞房花燭夜!而且他們才洞房一夜,韻瑩寶貝完全吃不消了!所以夢邪命強忍着**,嚴肅的威脅道:

“你是不說!!”

“夫君!!”

殷韻瑩撒嬌的在夢邪命懷裏,恍若遊蛇移動,摩擦誘惑夢邪命,吞吐幽蘭香氣,迷迷濛濛的媚眼,讓夢邪命自認爲現今柳下惠,坐懷不亂,差點走火,變爲惠下柳!

“啪!!”

“妖精!別惹火,你現在承受不起,你夫君英勇鞭撻!知道什麼就告數我!”

夢邪命忍受**的煎熬,忍無可忍,無需再忍,一巴掌拍到殷韻瑩那妖嬈的翹臀,白皙翹臀留下殷紅的五指印,但是在殷韻瑩眼裏卻沒有一絲埋怨,反而充滿溫馨甜美的笑意!

可能是少女成爲女人後的患得患失吧!她想試試她在夢邪命夫君心裏的分量,他是喜歡他的身體,還是愛她,不過她得到滿意答案,所以她安分的靠在夢邪命的肩膀上,不敢亂動,她可是知道知怱她現在的身體可是吃不消!

沉思一下,整理開啓逆命體質傳承得到的浩瀚知識,滔滔不絕在夫君面前表現說道:

“咯咯!!夫君你知道嗎?葬天墓界!傳說那是大道造化的浩大神祕之地,是與我們生活的這方浩瀚世界‘源界’與九天之上的‘始界’,一樣是恆古長存!雖然現在我們已知時代,只有一個已經結束的‘太古時代’,雖然我的傳承記憶迷迷濛濛,但是我感覺已結束的時代,不止一個太古時代,應該還到有幾個時代!!!”

見到韻瑩寶貝一臉疑惑的思考,那樣子可愛夾帶成熟,夢邪命恨不得親一口,不過他卻將左手伸到她額頭!

“痛!!夫君!你幹嘛彈我額頭啊!!哼!不理你了!!”

思考的出神的殷韻瑩,突然被夫君彈了下額頭,頓時展露壓抑的本性,向小女孩似的憋着嘴,生氣的轉過頭,不理夢邪命這個壞人!壞蛋!壞夫君!

夢邪命哭笑不得看着殷韻瑩,開始還是成熟大方,誘人的妖精;轉眼間,變成了沒有長大的少女蘿莉!不過這纔是她壓抑的本性吧!想到這裏,夢邪命憐惜的抱緊她,以哄小女孩的口吻道:

“乖!韻瑩寶貝不生氣!來笑一個!繼續講關於‘葬天墓界’的信息!!”

一臉氣鼓鼓的殷韻瑩,轉過頭看向夢邪命一副‘我是大人我怕誰’的樣子,不由從心裏到身體嬉笑起來:

“嗤!呵呵咯咯哈哈!!”

殷韻瑩越看夢邪命的樣子,越笑得歡快,笑得玉體抽搐起來,笑夠了的她,嫵媚白了一眼夢邪命,收斂笑容繼續說道:

“夫君你真搞笑!”

………………………

望着的那熟悉又陌生的嬌影,夢邪命不自覺的說道她的名字:

“殷韻瑩,寶貝!” 奇妙的愛戀衍生心田,心痛的望着越顯猙獰的玉面,看着那愛恨交織的她,夢邪命的記憶詭異迴流。

兩人的一切,都讓夢邪命感覺到溫馨,還有甜蜜。

但是現在卻無邊的憤怒,那是心底的噴發的憤怒,向那神祕存在的仇恨。

有些暴怒的眼睛,望向另一入魔的身影。

嗯!獨劍!悲鳴!!

入魔了嗎?

奇怪的望着他,在夢邪命的記憶中,獨劍總是遺世而獨立的感覺,但在那其中淡淡悲鳴卻很大,無邊無際劍之悲鳴,差不多掩蓋他的本性。

徒然劍一副景象傳來。

“呲吟!”

劍眉星目青年,懷中寶劍清鳴,探手拿出赤紅玉石!

“赤煉血石,交換!”青年聲音冰冷,將赤煉血石扔給夢邪命,轉身拿起一枚令牌,捏碎身影消失!

“噗!”“噗!”“噗!”“噗!”

……………………

…………

剛時說話挑釁,諷刺的人,全都脖子噴血,滿眼不知道怎麼回事,茫然倒下!

“嘶!”

衆人深吸涼氣聲音,心裏驚駭不已,一滴冷汗流淌!

幸虧自己沒有一起搗亂,不然也成爲劍下亡魂!

“好快的劍,好冷的心!” 夢邪命微笑欣賞說道。

“劍是快,心也夠冷,但現在他已經離開,你們將令牌交出來!饒你不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