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段時間他耳邊一直都是陳煜的事情,天賦實力在他看來陳煜並不缺。

但這心性手段嘛就需要考驗了。

他自己當然已經想好了解決的方法,現在這樣問也是抱着考驗一下陳煜的想法。 若是陳煜做得好的話,那麼他以後必定會再次支持陳煜。

不管怎麼說陳煜也算得上是華夏人,若是有培養的價值,那麼他也不介意花費力氣卻培養陳煜。

若是陳煜不堪大用的話,這次他也會幫助陳煜,但是下次陳煜有事情在需要麻煩他的話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和黃莽交好是另外一回事,兩人的交情不至於讓他一直幫助陳煜。

“很簡單,我現在這個陳百川的身份,在外面也行走了一段時間,給別人留下的就是一個標準的宗門弟子的印象,天賦好,實力強。”

“並且也有着年輕一輩修士剛剛行走江湖的行俠仗義的味道,而像陳百川這樣的宗門弟子,必定從小便被灌輸着宗門至上的心理,一般的矛盾可不會讓陳百川輕易的決定脫離宗門,那唯一一點的就是用情了,我最大的優點便是我是年輕一輩的修士。”

“年輕人若是不意氣用事,氣血方剛,年輕氣盛,那還叫年輕人嗎?”

“你的意思是愛情?”君莫邪玩味的看了一眼陳煜,他明白陳煜的意思。

“對,我聽聞如玉尊者有一個女兒君淺沫正是及笄之年,若是外界傳出陳百川與君淺沫兩情相悅想要迎娶君淺沫,如玉尊者雖然十分喜歡陳百川這個弟子,但涉及到自己的女兒卻不同意,於是陳百川一氣之下帶着君淺沫兩人便私奔了的話,那豈不是一個很大的矛盾?”陳煜說到這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君莫邪。

來之前他就想好了一切,君淺沫是君莫邪最疼愛的女兒,可謂是把她當成自己的一塊心頭肉,陳百川若是這樣做得話必定會讓君莫邪勃然大怒,然後兩人爲此產生矛盾外人也不是不會信服。

但也正因爲如此陳煜心裏面也沒低,心裏面不確定君莫邪會不會答應他。

“你小子打探的倒是很清楚,不過你打我女兒的主意就不怕我一巴掌把你拍死在這裏?”君莫邪輕笑道,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晚輩知道這樣子有些強人所難,畢竟如玉尊者是出於情義纔打算幫助我的,我這樣要求實在是有些過分了。”

君莫邪冷哼一聲,默默的等待着陳煜的下文,他可不相信會說一些廢話。

“但是確實也想不到一些更好的辦法了,一則君淺沫乃是如玉尊者的女兒是自己人值得信奈,二則在想其他辦法未必有這個好不說還浪費時間,如玉尊者幫助我乃是情分而君淺沫幫助我卻不能這樣。”

“我聽說君淺沫乃是天陰聖體,水藍仙門內的功法全部不適合她,所以她現在的修爲一直停留在先天境界,並且還不能繼續增長反而一直壓制住體內的力量,就是怕力量反噬天陰突變,到時候有生命威脅,而晚輩這裏正好有解決辦法。”

陳煜剛剛說完便感覺到一股威壓襲來,就連空氣似乎也凝聚了起來。

君莫邪激動的問道:“什麼?你說什麼?你有解決沫兒體質的方法?”

說完後也感覺自己剛纔因爲激動控制不住氣勢,連忙收回氣勢。

氣勢收回後陳煜感覺舒服多了,吐了口濁氣說道:“沒錯,我手中有一門七轉功法廣寒天陰功,乃是一個驚才豔豔的前輩創造出來的,而那位前輩也是天陰聖體。”陳煜說道。

他說的可不是假話,他確實在龍紋密令裏面的內部空間內看到了廣寒天陰功,乃是專門爲天陰聖體創造的功法。

當時他也沒太注意,畢竟他也不是什麼天陰聖體的體質,還是在得到了君莫邪的資料後看到了君淺沫乃是天陰聖體的體質後纔想到的。

“我相信你沒有那個膽子欺騙我,你說只要我能拿出來的都給你,只要你把這門廣寒天陰功給我,什麼我都答應你。”君莫邪也知道陳煜定然不會欺騙他,連忙說道。

君淺沫的天陰聖體的事情可是讓他頭疼了很久,廢了多少心思都沒有解決。

他都已經快要放棄了,就讓君淺沫安安穩穩的度過這一生就好了。

但沒想到陳煜卻給他帶來了這樣一個好消息。


修真界到底是實力說話,若是可以他也不願意讓君淺沫一輩子都停留在先天境界還要日日都要受到寒氣衝擊之苦。

更何況他現在乃是尊者境界,壽元可達一千歲。

而先天境界充其量也最多隻能活兩百歲而已,他可不想到頭來受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

陳煜的出現可算是給了他希望。

可以想象若是陳煜現在告訴他他是在騙他的,並沒有什麼廣寒天陰功,保證被暴怒之下的君莫邪一掌拍死。

就算黃莽人在旁邊也沒用。

“晚輩說了這是送給君淺沫小姐的見面禮那怎麼會收取其他東西,這不是打我陳煜的臉嗎?陳煜一邊說一邊拿出一枚早已經準備好的玉簡,把廣寒天陰功給記錄進去。

君莫邪深深的看了陳煜一眼隨後大笑着說道:“好,我君莫邪就承你這個情,你說的這件事便答應你了,以後若是有其他事需要我幫忙的話儘管開口,我必定不會推脫。”

陳煜臉上一喜他等的就是這句話。

君莫邪拿了玉簡神念探了進去檢查廣寒天陰功的真僞。

“不錯,想不到除了功法竟然還有其對應的修煉手札。”

君莫邪說完後直接轉身急匆匆的離開,顯然是去君淺沫那裏告訴她這個好消息了。

陳煜看着君莫邪的行爲,心裏面有些感慨。

……

第二天清晨,君莫邪便帶着一個少女回來了。

那少女看起來臉色蒼白,一副大病初癒的模樣,但是一身凝丹境界的氣勢卻散發的淋漓盡致,顯然是剛剛突破到凝丹境界。

“抱歉,昨天有些急躁,倒是把你給忘記了。”君莫邪飽含歉意地說道。

“不知道這門功法效果如何。”陳煜問道。

“效果十分不錯,僅僅一夜,沫兒便壓制住了體內的天陰之氣,不僅突破到了凝丹境界,甚至也不比在日夜承受寒氣入體之苦了,若是把這門功法修煉到高深地步甚至還能夠掌控天陰之氣,爲自己所用。” 君莫邪大笑着說道,顯然心情十分愉悅。


“見過陳道友,這次我能夠突破到凝丹境界,解決自己體質的問題多虧了陳道友地廣寒天陰功。”旁邊的君淺沫開口說道,聲音軟糯悅耳。

陳煜望向君淺沫愣了愣隨後開口說道:“君姑娘客氣了,師父幫助了我很多,視我爲親生兒子一般對待,你就像是我妹妹一般,這些都是我該做的。”

陳煜得到的資料上雖然提過君淺沫的相貌十分漂亮。

但等陳煜見到真人的時候才發現君淺沫的相貌完全不能用漂亮兩個字來形容。

佳人自鞚玉花驄,翩若驚燕踏飛龍。

若是讓陳煜來形容的話也只能想到這一句詩詞才能形容君淺沫的美貌了。


怪不得君淺沫被稱爲南域修真界四大仙子之首的月寒仙子了。

那幽若空谷的氣質,簡直能讓人深深着迷其中。

“呵呵!陳道友不是罪門的真傳弟子嗎?怎麼成爲了我父親的弟子了,這莫不是在誆騙小女子?”君淺沫聽到陳煜的話臉上頓時笑的如花一般。

陳煜也沒想到這段時間君莫邪就把自己的身份告訴了君淺沫,咳嗽了一下化解尷尬說道:“這個……如玉尊者待我如此之好,這一路下來可是給了我不少幫助,在我眼中就如同親人一般。”

就在陳煜張口胡話的時候旁邊的君莫邪一臉黑線的看着陳煜。

特別看到陳煜這句話讓君淺沫笑的更加歡快的時候瞪了陳煜一眼。

彷彿再說:“你小子老實點,雖然我答應了讓你們假裝成兩情相悅的有情人,但不代表你就可以打我女兒主意。”

陳煜也感覺到了君莫邪的眼神咳嗽了一聲,但也沒有繼續下去。

他可不敢試探一個寵女兒狂魔的底線。

接下來三人便開始商量具體計劃的內容。

很快計劃便敲定了,而君淺沫也欣然同意。

“既然你說了我就像你妹妹一樣,那麼陳大哥能不能帶我一起去白蓮教,我長那麼大還沒去那麼遠的地方玩過呢。”


就在他們敲定了計劃之後君淺沫突然開口說道。

還沒等陳煜說話君莫邪立馬吹鬍子瞪眼的說道:“不行!這太危險了,你要知道陳煜可是去白蓮教做細作,你跟着算是什麼樣子。”

“怎麼就不行了,我現在是跟着陳煜去私奔,就算跟着他去了白蓮教也沒有人會懷疑,況且我相信陳大哥能保護我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可是天驕榜第四。”君淺沫倔強地說道。

“我不,我就要去。”

陳煜頭疼的看着兩父女間的爭吵,他也沒想到君淺沫看起來如同江南煙雨那女子般的溫婉的外表下,性格卻如此的倔。

最好君莫邪不知道說了什麼之後君淺沫纔算妥協了下來。

……

這一天是整個水藍仙門所有的弟子都特別難忘的一天。

因爲他們不知道多少年沒有被敲響的宗門大鐘被敲響了。

“命所有弟子全部外出搜捕陳百川和君淺沫,把君淺沫給本座帶回來,必要時刻可以便宜行事,我只需要看結果。”宗門大殿內君莫邪怒吼道。

底下的弟子雖然不知道爲什麼,但見君莫邪如此生氣也明白事情的嚴重,得令後立馬出了碧藍谷,朝着四周搜索而去。

就此時陳煜和君淺沫兩人已經出了碧藍谷半個時辰。

“呼!這個位置差不多了,我們先停一會,等一下後面追蹤而來的弟子們。”陳煜停下腳步說道。

“我們快走吧,停下來等他們幹什麼。”君淺沫說道。

陳煜疑惑的看了一眼,心裏面思索了一番便明白了君淺沫在打什麼主意。

按照計劃,他們會在這裏放慢速度等着那些宗門弟子,然後故作敵不過圍攻君淺沫被帶回去,陳煜被打成重傷逃走,死裏逃生之後,心裏面對水藍仙門也有了一些不滿。

但現在君淺沫的想法就是不等了,直接跟着陳煜去投奔汪蘇寧。

怪不得之前那麼倔強的一個人卻那麼快便被君莫邪給說服。

原來壓根就沒被說服,只是爲了讓君莫邪放鬆警惕罷了。

陳煜無奈的看了一眼君淺沫說道:“別鬧,你快點回去吧,我又不是去白蓮教玩,一不小心是會喪命的。”

“不!你走不走,你要不走我就走了。”君淺沫白了陳煜一眼心裏面暗罵一句傻子,隨後嘴上做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說道。

陳煜見狀只好無奈的跟着君淺沫朝着白蓮教走去。

“我估計你父親要是知道我把你帶着去白蓮教了,等我回來他要活劈了我。”陳煜說道。

“不會,他要是敢劈你,我幫你打他,我罩着你。”君淺沫吐了吐香舌說道。

陳煜看着她這俏皮可愛的模樣,笑了笑說道:“來看看 誰得速度更快,輸得人可要請吃飯哦。”

不知道怎麼的,陳煜和君淺沫在一起的時候感覺到很放鬆,偶爾也皮了那麼一下。

君淺沫從小就很少出去也沒什麼朋友,見陳煜這樣一說頓時高興的答應道。

“不過你這天驕榜上鼎鼎有名的天之驕子可要讓着我點哦。”

……

就在陳煜和君淺沫再比試誰更快的時候,南域修真界再次陷入了沸騰。

在君莫邪安排之下,現在整個南域修真界都知道了水藍仙門的高徒天驕榜第五名的陳百川竟然帶着如玉尊者的寶貝女兒私奔了。

整個南域修真界誰不知道君淺沫可是如玉尊者的心頭肉,而陳百川竟然敢帶着她私奔,他們心裏面也不得不佩服起陳百川的大膽起來。

而陳百川竟然敢把君淺沫拐着走。

一些大勢力的弟子則是另外一種看法。

“我可聽說這陳百川和君淺沫可是情投意合,陳百川這次回水藍仙門就請求如玉尊者賜婚把君淺沫嫁給他,可如玉尊者卻不同意,沒有辦法之下,陳百川只好帶着君淺沫私奔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