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皇叔放心,天秦歷來都略弱於天齊和天荒。千年來,奪得首席之位的次數屈指可數,除了那位十三公主,別的都不必放在心上。”

老者點點頭,道:“既然七公主都已經籌劃明白,老夫也就不再幹涉。畢竟老夫只是來保護你們的安全的。”

齊絲琉笑道:“皇叔放心吧!我們天齊臥薪十年,此次必然奪得首席稱號。父皇把這件重任交給我,我不會讓他失望的。”

齊絲琉的臉上緩緩閃過一抹厲色。 “聽到什麼了嗎?”

荒雷見荒少宣面帶慍色,不由問道。

荒少宣切齒不滿道:“這個齊絲琉還真不怕說大話閃了舌頭,竟敢欺我天荒無人!”

荒雷道:“他們說什麼了?”

荒少宣擺擺手道:“算了,剛纔他們說什麼部署,沒有聽太清。不過他們的人數我已經確定了!一共來了十七個武者。”

荒雷道:“吹牛,你不說只能聽到,怎麼知道有多少人?”

荒少宣笑道:“你懂什麼,風碰到人是不一樣的!雖然我看不到,但依然可以判斷人數。果然是個小屁孩,什麼都不懂。”

“哼!算你厲害!”荒雷不服氣道。

荒孤庭收回精神力,暗暗分析了一下,對他來說,除了那個玄元境老者,其餘的都不足爲懼。

荒少宣道:“走走!去天秦帝國的閣樓!嚀嚀!”

“是,王爺。”嚀嚀連忙前面帶路。四人穿過奢華至極的層層宮殿,雲塔、花臺,向另一座雅閣行去。

忽然,側面有一女子身穿綾羅,雙腕纏着彩綾,氣質清麗而又優雅,宛如雲中仙子,不含凡塵俗氣。身後有兩個宮女陪侍。

荒孤庭見了,不由暗道:“她來這裏幹什麼?”

女子正是秦妃。

秦妃也看到了荒孤庭,同樣微微一驚,眸中一道訝色,便很快走了過來,星眸含笑,道:“二皇子,好久不見!”

秦妃久居深宮,並不常見。荒少宣和荒雷都不認得她。

荒少宣見忽然一個美麗夫人走過來,頓時兩眼放光。不過當聽到荒孤庭的話之後,頓時嚇出兩道冷汗。

“見過秦妃娘娘!”

“免禮!”秦妃走近荒孤庭,滿含深意的笑道:“看來二皇子也是長大了,是時候爲你選妃了。”

荒孤庭頓時有些尷尬,不過自己已經踏入煙雨樓,已經解釋不清。便微微頷首。問道:“秦妃娘娘此來是……?”

秦妃一笑道:“我來見我的孃家人。”

“孃家人?”荒孤庭微微思索,忽然想起秦妃原是天秦帝國老皇帝的女兒,現皇帝的妹妹。頓時瞭然。

荒孤庭隨即便撤開路,讓秦妃先走。

秦妃略微打量了一眼荒少宣和荒雷,並沒有問詢他們的身份,轉而對荒孤庭道:“二皇子,不如你和我一起去!”

荒孤庭推辭道:“這怎麼好?”

秦妃呵呵一笑,道:“你母妃和我情同姐妹,如今她不在,我自然要爲你的終身大事考慮一些。”

荒孤庭道:“什麼意思?”

秦妃道:“去了不就知道?”說完,便緩緩向前走去,兩個宮女連忙跟上。

荒少宣恨鐵不成鋼的道:“你快去啊!秦妃必然是去天秦帝國探親!不正好打探一番天秦的緊密嗎?猶豫什麼?”


荒雷聽了,也緊緊看着荒孤庭。

此時秦妃已經停步,回頭看了荒孤庭一眼。

荒孤庭不好不去,便快步跟上。秦妃這才翩然一笑,回首而走。

荒少宣等到荒孤庭和秦妃走遠了,才拉着荒雷道:“小鬼,走我們悄悄跟上!”

秦妃和荒孤庭攀談幾句,很快便走到天秦帝國所在的閣樓。

遠遠看見一個靚麗女子,身穿百褶如意赤月裙,用一根白色束在蠻腰上,顯得英姿翩然,紅衣女子正然徘徊,忽然擡頭看見秦妃走來,連忙嬉笑一聲,歡天喜地,步履輕快的迎了上來,口中親切喊道:“姑姑!”

秦妃頓時面色一喜,道:“月璃!”

紅衣女子頓時撲在秦妃懷中撒嬌道:“姑姑,月璃好想你啊!”

秦妃伸手摟住紅衣女子,笑道:“月璃,這麼久不見,還是這麼孩子氣。都多大了,還要抱着姑姑撒嬌。”

紅衣女子仰着腦袋看向秦妃,露出嬌憨的笑意,道:“人家還不到二十歲嘛!依然是小孩子。就要讓姑姑抱。”

“傻丫頭!都快成嫁人的大姑娘了!還這麼不害羞。”秦妃撫着紅衣女子的腦袋,戲謔道。

“不嘛!不嘛!”紅衣女子歡快的笑道。

“好了!好了!”秦妃好久沒有感受到親情的純真,掩不住的滿臉笑意,道:“還有外人在一旁看着呢!”

“嗯?有嘛?”紅衣女子說着便站起身向旁邊看去。

荒孤庭心中微微一嘆,自己堂堂八尺男兒竟然被無視了,不由輕笑搖頭。

“噢…”紅衣女子指着荒孤庭道:“你就是那個外人吧!”

“月璃,怎麼說話呢!我給你介紹一下!”秦妃說着便把荒孤庭拉近一點,笑道:“這是我國的二皇子!荒孤庭!”

紅衣女子聞言,單手指着荒孤庭,忍不住掩嘴笑道:“咯咯!姑姑,我二哥什麼時候改名又改姓了?而且臉變得我都不認識了!”

“你這個傻丫頭總是愛說笑。這是我天荒帝國的二皇子!”秦妃沒好氣的道。

紅衣女子聽了,拉住秦妃的手,嘟嘴道:“姑姑,你又不是天荒帝國的人,我們是天秦帝國的!”

秦妃笑着嘆息道:“傻丫頭,豈不知女子出嫁隨夫,我現在已經是天荒帝國的人了。”

“纔不是,你就是我的好姑姑!”紅衣女子搖晃着秦妃的手臂,不情願的道。

看着不停說笑的姑侄兩人,荒孤庭摸了摸鼻子,自己好像又被無視了。

“好!好!”秦妃察覺到荒孤庭的不豫,便收住笑意,道:“怪不得一直嫁不出去呢!怎麼這麼沒有禮節?還不快跟我家二皇子介紹一下!”

紅衣女子這纔不情願的把目光投向荒孤庭,細細打量了一下,口無遮攔的道:“倒是有幾分皇子的樣子!”

隨即又道:“秦月璃,天秦帝國十三公主!你叫什麼來着……”

荒孤庭搖搖頭,道:“荒孤庭!”

“哦!荒孤庭!好怪的名字。咦!我好像聽過耶,什麼時候聽過呢?…怎麼想不起了?”秦月璃摸了摸腦袋,若有所思道。

“姑姑,我聽過這個名字好像。”秦月璃看向秦妃。

“好像…天荒太子就是這個名字吧!”秦月璃好像想起了什麼。

秦妃臉色一陣尷尬,看了看荒孤庭,見他一臉淡然,才鬆了一口氣,怕他年少氣盛,以爲秦月璃故意羞辱他。實則,自己的小侄女自己知道,說話從來口無遮攔,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好了!月璃!”秦妃連忙打斷胡思亂想秦月璃,轉而道:“你這丫頭不是自認爲天資很高嗎?我告訴你,二皇子的天賦可比你高多了!此次七國排位戰的少年王之一必然有他。” “姑姑,你對他評價也太高了吧!”

秦月璃閃着一雙星眸,好奇的盯着荒孤庭,不情不願道:“姑姑你肯定是故意誇他,讓他心裏高興去吧!”

“傻丫頭!姑姑可沒有故意誇讚,說的事實而已!”秦妃笑道。

“姑姑變得偏心了!”秦月璃嘟着小嘴,紅脣欲滴:“以前都是向着我的,現在怎麼向着他?”

“好好好!向着你!真是拿你沒轍。”秦妃苦笑道。

“咯咯!姑姑最好了!”秦月璃眨巴着大眼睛,忽然看向荒孤庭,一本正經道:“你多大了!排位戰的時候能不能成爲本公主的對手?”

荒孤庭搖搖頭,想了想,還是道:“十六歲!”他覺得自己說的有點小了,兩世加起來應該已經三十六歲,再加上時間過了百年,荒孤庭覺得自己比秦月璃的祖宗還大!

“十六歲?!”秦月璃猛地瞪大眼睛,十分不信道:“那豈不是比我還小四…不,三歲!我才十九歲多!”

不過秦月璃很快轉嗔爲喜,樂呵呵道:“那就是個弟弟嘍!”

“哈哈,叫弟弟也沒錯!不過還是要客氣點!”秦妃忍不住笑出聲來。

“月璃!你知道我帶二皇子來幹什麼嗎?”秦妃嘴角一笑,略有深意的言道。

“幹什麼啊?給我當弟弟嘛?”秦月璃星眸明亮,隨口玩笑道。

“不是弟弟!是夫君!”

秦妃微微正色道。

荒孤庭微微一驚,看向秦妃,沒想到她竟然要給自己做媒?看來剛纔她真的誤會很深!

“夫…君!”秦月璃忍不住瞪大眼睛,雙眸晶亮的盯着秦妃,滿臉不可思議!

“姑姑,你是不是不喜歡月璃了,想把我快點嫁出去!?”

“胡說,姑姑怎麼會不喜歡你?”秦妃伸出玉指在秦月璃腦袋上敲了一下,繼續勸說道:“孤庭皇子無論身份地位,還是相貌天賦都配的上我家月璃。要不你好好看看?”

秦月璃眸光一翻,把視線放在荒孤庭身上,雙手抱胸,細細看了了一眼,又圍着打量一圈。

一邊嘀咕着說道:“個子比我高一點,年齡比我小一點,長的也沒我好看!”

“喂!姑姑說,你天賦比我高!那你現在什麼修爲?”秦月璃問道。

“靈元境三重!”荒孤庭道。

“十六歲靈元境三重!姑姑,你騙人,她天賦纔沒我高呢!我十六歲的時候可是靈元境四重!”秦月璃嘟嘴望着秦妃。“你果然不疼月璃了,隨便找個人就要把月璃給嫁出去!”

“沒有!”秦妃無奈笑道:“孤庭皇子只不過這三年遇到了一些麻煩,要知道,他十三歲那年就很可能突破靈元境,你能比嗎?”

“這麼厲害?那現在爲什麼修爲這麼低?”

“這叫厚積薄發嘛!”秦妃淡淡笑道。

秦月璃挑眉淡淡看了荒孤庭一眼,道:“既然姑姑說把你說的這麼厲害,那本公主就給你個機會,初次見面,有沒有什麼禮物送給我?”

秦月璃好奇的盯着荒孤庭。

荒孤庭無奈搖了搖頭:“這個倒是沒有。”

秦月璃頓時一陣失望。

秦妃連忙拉過秦月璃,道:“傻丫頭,哪有初次見面就給人家要禮物的?身爲一國公主,就不能矜持一點?”

“好了!好了!知道了姑姑!”秦月璃敷衍道。

秦妃搖頭輕笑,無可奈何。

秦月璃笑了笑,從頭上摘下一個木簪,遞到荒孤庭面前,豪氣道:“給!”

荒孤庭看了看秦月璃手中的木簪,看出不是普通的木質,可能是靈木所制,而且做工精細,鐫刻精美花紋。倒是一件價值不菲的女子飾品。

不過荒孤庭並沒有接,不過對秦月璃也有了幾分好感,初次見面便送一個頗爲貴重的禮物,倒是挺有性格。

看着落落大方的秦月璃,荒孤庭客氣的推辭:“秦姑娘,這太貴重了,而且初次見面,還是算了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