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呃……還差一點點!”看着被自己吃的精光的碗盤,蘇茜的俏臉一紅,有點兒不好意思的伸出她那白嫩的食指,聲音非常小的說道。

“照着剛剛的,再來一份!”看到她那可愛的樣子,唐闊卻是笑了起來,雖然不知道這小丫頭到底什麼來歷,不過她挺合自己胃口的,當下唐闊也沒有吝嗇,又讓侍者上了一份。

唐闊這次可沒有不動筷子了,一大一小,兩人很快便將這些飯菜給消滅掉了,而這個時候蘇茜才終於心滿意足的倚在了椅子上。

“這回吃飽了吧,既然如此,可以告訴我,你家在哪兒了吧?我現在送你回去!”雖然唐闊很喜歡這小丫頭,但是畢竟他還要去天武學院呢,帶着這小丫頭有些不太方便。

聽到唐闊的話,蘇茜本來一臉滿足的神色卻是猛然一變,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卻是透露着一絲絲的水霧,委屈神色顯露出來,可憐巴巴的看着唐闊。

看到蘇茜的樣子,唐闊頓時一陣頭疼,自己的魔源世界裏面還有一個小徒弟呢,總不能他一個人帶着倆小姑娘往天武學院去吧。

“求求你了,不要趕我走好嗎?我真的不知道我怎麼回家,你要是趕我走的話,我…我要是遇到壞人怎麼辦啊?”蘇茜可憐巴巴的來到唐闊身邊,伸出手來,拽着唐闊的衣袖,搖晃了起來,臉上露出哀求的神色。

“他不要你,我要你,跟我走吧,小丫頭!”唐闊還沒有說話,一個非常驚喜的聲音卻是傳來,緊接着那酒樓的樓下卻是走上來三個人,其中爲首的是一個滿臉痘痘的青年,此人一身華服,那雙小如綠豆一般的眼睛卻是死死的盯着蘇茜,露出一抹貪婪的神色。

“極品啊,沒有想到在這小小的肥水城居然能遇到如此極品的小蘿莉,真是老天待我不薄啊!”柳陽本來心情不是很好,但是當他看到這小小的肥水城居然出現了這麼一個漂亮的小蘿莉之後,他的心情卻是瞬間變得好了起來。

“滾!”唐闊面色一變,雖然他想送蘇茜回去,但是並不代表他會容忍有人來褻瀆蘇茜,尤其是看到這個猥瑣的傢伙那貪婪的小眼睛之後。

“喲呵,居然敢讓本公子滾,知道本公子是什麼人嘛?沒有想到這清池界的人越來越大膽了,你們兩個是死的嘛,給我上去把這小子的四肢打殘了!”柳陽聽到唐闊的話之後,臉色頓時大變,緊接着他手一揮,直接讓他身後的那兩人上前。

那兩人聽到柳陽的話之後,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身形一閃,來到了唐闊面前,伸出手來,狠狠的朝着唐闊的雙臂抓去,這兩人雙手之上勁氣迸發,這架勢一上來就是想要斷唐闊的手臂啊。

“神魂境初階!”當這兩人出手之後,唐闊的眼睛頓時眯了起來,能用神魂境初階的強者當護衛,這個傢伙的身份不簡單啊。 待易逍遙重回到穴谷的剎那,天地已然顫抖,四處瀰漫着狂暴無邊的混亂之氣,虛空之中,青龍與火鳳混戰一團,無數個金鵲與青蛟纏鬥在一起,場面浩大波及千里!

易逍遙迎面拍死一條青蛟和金鵲,身影一動,瞬間來到萬里虛空之上,遙望一眼東方的那團真火,此刻竟逐漸向下移動,而它所移動的方向,正是下方的天地鴻溝,易逍遙皺了皺眉,毅然道:“決不能讓你出現在九脈大陸上!”

剛欲前往,只覺周遭瞬間陷入一片濃稠的凝固氣息中,三隻火鳳與三條青龍同時出現在易逍遙左右,而它們的目光,則緊緊鎖定着易逍遙!

易逍遙心頭一緊,要說龍鳳之戰他完全不在乎,可六個八階神獸同時盯向自己那就有點恐怖了,望着鳳凰女王那雙殺人的鳳眸,易逍遙不由得脊背冒出一抹冷汗,老龍讓自己阻止真火出世,那這幫愚昧的龍鳳族羣勢必要橫踢一腳,易逍遙眼看着真火正一步步地向着天地鴻溝移動,此刻再無猶豫,手掌一翻,毒龍丹瞬間化爲一團白色光影,爆射開來——

“吟——”

“鏘鏘——”

龍吟鳳鳴滾滾浩蕩,易逍遙牙關緊咬,後背驟然抖出兩隻白色羽翼,天鳳之翼轟然席捲出一抹狂暴颶風,易逍遙身影一閃消失在虛空——

鳳凰女王略顯驚愕,而對面的三條青龍亦是震驚莫名,龍鳳之勢漸漸隨着毒龍丹的涌出而改變着,三條青龍面色大驚,隨之氣勢銳減,感覺到強烈的不適後,三條青龍身影一閃,向着反方向長嘯遁逃——

“鏘鏘——”

鳳凰女王仰天長鳴,傲然立於九霄之巔,繼而鳳尾在虛空連連劃出一道道七彩流光,與左右兩隻鳳凰齊齊追趕!

千里之外,易逍遙破界而出,而身後的天鳳之翼隨之消失無蹤,易逍遙此刻顧不得龍鳳生死存亡,腳踏虛空,一瞬千百里,向着真火閃電般瞬移飛掠——

真火,乃天地間排行第一的火焰,有着毀滅一切萬物的能力,要說它將此界制衡了萬載,易逍遙一點也不懷疑,舌尖舔了舔乾澀的嘴脣,易逍遙緩緩拿出古玉,血紅的光影刺眼耀目,易逍遙嘿嘿一笑:“若是爲我所用,那這團蘊藏了數百萬載龍鳳之氣的真火可是足以令我笑傲天下了!”

真火似乎具備靈性,易逍遙越加靠近,它下移的速度便是越快,易逍遙立於天地鴻溝的上空,低頭俯視着深不見底的鴻溝,就在易逍遙遲疑的剎那,但見天地鴻溝竟劇烈地顫抖起來,繼而緩緩向中間合璧,而天地真火則劇烈天地鴻溝已不足千丈,且下移的速度已是肉眼難辨!

易逍遙緊握着血芒大放的古玉,突然沉聲喝道:“收——”

轟——

一道浩瀚的血色光影自古玉蜂擁而出,在天地真火墜入鴻溝的剎那,血芒瞬間將其籠罩在內,一抹浩瀚的吸力自古玉爆發而出,緊接着一股股極具毀滅性的真火氣息瘋狂地鑽進古玉——

八方雷動,四方風雲齊涌,周遭天際轟然傳來一股強大的混亂氣息,易逍遙一把收起古玉,但見逐漸昏暗下來的虛空盡頭神龍和神鳳的氣息愈加濃烈,空氣中的波動愈加狂暴起來!

易逍遙心頭着緊,但見龍鳳之戰嘎然停止,而是齊齊地向着天地鴻溝涌來,易逍遙本欲直接跳進鴻溝,但念及柔雪還在鳳凰神殿,不得不迎頭面臨着龍鳳大軍的洶洶氣勢!

“轟隆隆~~~”

在一道沉悶的雷霆炸響下,天地鴻溝驟然關閉,而這個世界,也徹底與外界隔絕開來——

鳳凰女王火冒萬丈地爆衝而來,一團團刺目的真火向着易逍遙飛射,而另一片虛空中的三條青龍已經衆多青蛟,雖然氣勢大減,但亦是大舉龍族全族之威瘋狂撲來,易逍遙一時四面受敵,正處於生死一線間,但識海中,此刻卻空靈到極點!

心念急轉,易逍遙的視線突然盯向另一面的神龍一族,它們受毒龍丹襲擾,實力大減,此刻既是遁逃又是取它們氣脈的最佳時刻!

古玉血芒大盛,易逍遙身影向着神龍的族羣中爆射而去,三條青龍一時懵了頭,但敵對之勢已是毋庸置疑,不過當它們看向易逍遙手中的古玉時,紛紛倉皇驚叫,但返身遁逃亦是爲時已晚!

嗤——

嗤——

嗤——

三道血芒過處,三條青龍的軀體瞬間乾裂開來,三條青芒閃爍的龍筋如被召喚般向着易逍遙腰間的長鞭鑽進,龍軀碎屑紛紛揚揚,易逍遙眉頭緊皺,手掌一翻,古玉血芒不減,將周遭一干青蛟的氣脈盡數吸納一空,身影一動,瞬間爆射百十里,遠遠遁走——

“易逍遙!”待鳳凰女王等趕到時,易逍遙已然消失在茫茫天際的盡頭,不由得仰天長鳴,怒嘯連連。

易逍遙身法快到極致,他現在最想見到的就是柔雪,一旦找到柔雪便即刻想法離開這個鬼地方,遙遠的一角虛空,易逍遙驚喜地看向鳳凰神殿!

但還未高興出聲,易逍遙葛地回過頭,只見後方天際三道七彩流光正瘋狂襲來,時間緊迫,易逍遙不再多做遲疑,身影一縱,眨眼竄進鳳凰神殿中。

一把推開房門,易逍遙愕然發現,柔雪不見了——

神念暴涌,將整個神殿的每一個角落盡數覆蓋在內,但奇怪的是,易逍遙仍然無法尋覓到柔雪的氣息,心中不由得暗自焦急道:“這丫頭會去哪裏?!難道已遭不測?”

易逍遙四處探查,卻仍然沒有一絲消息,恰在此刻,鳳凰女王的大軍氣勢洶洶地蒞臨大殿之外,面對盛氣倨傲的鳳凰女王,易逍遙的心深深地沉了下來。


“卑微的人類!你真是太狡詐了,沒想到你竟想染指整個真火之界,本王的確小看你了,但你是跑不掉的!”鳳凰女王霸氣凌然地閃身來到廣場上,鳳凰之羽陡然一擺,容貌瞬間變回先前的妖豔模樣,修長曼妙的七彩霞衣,透着一絲醉人心魄的幽幽體香。

凌駕於世間萬物的高貴氣質盡皆顯現,鳳凰女王俯視着對面的易逍遙,周身瞬間爆發出一抹毀滅性的熾熱氣息!!!

“真火?!”易逍遙倒是忘記了鳳凰神族乃是依賴真火生存,看來要解決鳳凰女王就務必將她的鳳凰真火壓制下去,否則僅憑自己的實力是斷然不能與之一戰!

一道黑芒閃現,黑骨高大的身軀破空而出,傲然立於易逍遙身前,空洞的眼凹淡淡地注視着對面的鳳凰女王,一股舉世無匹的狂暴氣息自黑骨的周身逐漸升騰,緩緩捏起骨拳,黑骨宛如地獄九幽中走出的滅世死神,在它的眼裏似乎沒有一絲神色變化,況且,世上根本沒有人能看出它的神色!

感受着黑骨周身所繚繞的浩瀚氣息,易逍遙暗暗驚喜地道:“短短數日,沒想到黑骨的實力已經突破到天罡象脈的境界,看來傀儡真帝所收羅的死亡氣息,倒成了黑骨修煉的大補之藥!”

“你對付其他人等,鳳凰女王我來招呼!”易逍遙拍了拍黑骨的肩膀,似是朋友之間的交流,黑骨竟緩緩點了點頭,向着鳳凰女王身邊的兩個小鳳凰爆衝而去!

易逍遙來到鳳凰女王的身前,嘿嘿笑道:“女王陛下若肯聽易某一言,或許這場大戰就可以避免了!”

鳳凰女王鳳眸閃爍,但瞬間歸於無邊的冰冷:“易逍遙,我鳳凰神族的威嚴不容侵犯,你既然取走了天地真火,那本王就與你勢不兩立,受死吧!”

一股七色霞光伴隨着毀滅一切的熾熱氣息,轟然將周遭空氣凝固起來,而後重重地將易逍遙籠罩在內——

易逍遙面色一沉,身影一縱,緩緩向着九霄虛空扶搖直上,在鳳凰女王震驚的目光下,傲然立於虛空之中!

“八階神獸,姿色也不錯,而且還是睥睨天下萬物的鳳凰女王,嘖嘖~~~”易逍遙戲謔地笑道:“你這朵花正是開的嬌豔之時,讓易某辣手摧花,還真是不捨啊!”

手掌一翻,一個黑白漩渦驟然成形,靜靜地在易逍遙的手掌上空盤旋,將周遭天地能量與萬物氣脈瞬間吞噬一空,隱隱散發的恐怖浩瀚能量氣息令得鳳凰女王臉色微微發白,易逍遙自從悟出道之力便很想驗證一下它的威力,正如一個人得到一個無名的寶藏想確認一下有沒有人惦記一般,但易逍遙對於道之力有着絕對的信心,這也是他敢於闖進真火之界的憑證!

置身紫元脈九重境,再配合道之力,易逍遙有信心與天罡象脈的強者一戰,而且有着些許的取勝把握!

“人類!你直闖真火之界,先滅龍族,後又侵犯我鳳凰神族的領地,你,你是何居心?!”鳳凰女王的聲音微微低靡,不過她那高貴的氣質卻未因爲對手的強大實力壓制而退縮半分,顯然,她決心殊死一戰!

易逍遙皺了皺眉頭,隱隱有些不忍,畢竟鳳凰女王至始至終都沒有明確的顯示出惡意,而此刻的她,在易逍遙的眼裏仿若一個雍容華貴的落難女子,遲疑了一下,道:“我本無傷害你的意思,況且真火之界是否徹底與外界隔絕還是未知,這個世界早就應該變成這樣,只是易某將它提前了數載而已,女王,你若是明悟此點,可與易某合作離開這裏!” 看對方半天說不出個所以然,楊恆接著往外面走去,還沒走出幾步,就聽到美女在後面小聲說道:「我想問問你有沒有吃的。」

楊恆腳步一頓,「噗」的一聲笑了出來,他沒想到對方憋了半天居然是肚子餓了,想跟自己要點吃的。

不過他身上並沒有吃的,因為他修鍊的是先天之氣,根本不用吃東西,所以出門也從不帶乾糧。猶豫了一下之後,楊恆拿出一顆一個清靈果朝著美女扔去。

「清靈果!」美女看清楊恆扔給她的東西之後大聲驚呼,把清靈果接在手上之後,對楊恆問道:「你不是每天拿清靈果來充饑吧?你有很多清靈果嗎?」

「沒有,我就這一顆, 都市之絕世仙帝 。」楊恆一本正經的回道。

楊恆沒想到他剛剛說完,對方就把清靈果拿出來,遞到他前面說道:「你只有一顆的話我就還給你吧,我告訴你這清靈果可不是這樣直接吃的,煉成丹的話可以煉六七顆三級回靈丹,三級回靈丹可是很珍貴的,我想要弄幾顆都很難。」

楊恆此時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不過最終他還是接了過來,用清靈果去充饑確實有些奢侈。

「我叫趙欣穎,之前的事對不起,謝謝你救了我。」趙欣穎很大方的說道,跟之前追著楊恆喊打喊殺的時候完全判若兩人。

「我叫楊恆。」楊恆回道,他知道趙欣穎雖然性格火爆了一點,但人還是不錯,心裡對她的好感也增加了幾分,但是他想不通一個女孩子怎麼會一個人來幽魔森林,所以問道:「你怎麼一個人來幽魔森林?」

「我是從家裡逃出來的,開始也有幾個獵獸團要我和他們一起,但是我不喜歡跟這些人在一起,所以就一個人進來了。」趙欣穎回道。

楊恆看到趙欣穎年紀不大卻有這麼高的修為,就猜到她應該是大家族的子弟,現在聽了她的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想。十幾歲就能有靈人境界後期的修為,在陵郡那是沒聽說過的事。

「我前兩天發現了一個遺迹,應該最少是神人以上的修士留下來的。但是有一隻六階凶獸守護,我打不過,所以逃了出來。」趙欣穎看楊恆沒有說話,接著說道。

「六階凶獸?」楊恆有些驚訝,六階凶獸可是相當於靈人境界後期修士的存在,不過想到趙欣穎的修為,他也就不覺得奇怪了。

「嗯,六階初級凶獸,我雖然是靈體境修為,但是身有怪疾,只能發揮靈人境中期的實力,不是那隻凶獸的對手。」趙欣穎說道,之後她好像突然想到什麼,有些興奮的對楊恆問道:「要不你跟我一起去殺了那隻凶獸,然後去遺迹裡面看看?」

「你開什麼玩笑, 紙婚厚禮,拒愛首席前夫! ,那不是找死嗎。」楊恆當場拒絕,他對上六階凶獸那根本就是找死。


「又不是要你一個人去,還有我啊,我知道你精通陣法,只要你到時候用陣法將那隻凶獸擋一擋,我就能殺了它。」趙欣穎似乎知道楊恆擔心什麼,接著說道:「再說你逃起來速度那麼快,有危險的話你立即逃就是。如果進入遺迹里有什麼好東西的話我們一人一半。怎麼樣?」

「好,那我就跟你一起去看看。」片刻后,楊恆點頭答應,遺迹的誘惑對他實在太大了。

兩人協商好了就立即從山洞中走了出來,然後朝著之前兩人洗澡的地方走去,不出片刻,兩人就站在了水潭邊上。

想起之前在水潭裡發生的一幕,楊恆感覺全身有一股熱量朝著他臉上涌去,讓他覺得有些燥熱。

「你在想什麼?遺迹的入口就在潭底,我們現在下去。」趙欣穎說完后,「噗通」一聲跳進了水裡,楊恆回過神來也跟了上去。

水潭只有幾丈深,來到潭底,楊恆看到前面地上有一個白色的小光圈,他猜這應該就是傳送進遺迹的傳送陣。他和趙欣穎往光圈上一站。兩人同時被傳送到了一個昏暗死寂的空間里。

這個空間里到處是殘垣斷壁,只有幾座建築是稍微完整一點的,這些建築發出一中古樸滄桑的氣息,顯然是年代已久。

「這裡以前應該發生過很劇烈的打鬥吧?」楊恆對旁邊的趙欣穎問道。

「嗯,應該是兩個大能在這動過手。」趙欣穎點頭回道,她剛剛說完,一陣極小的「嗡嗡」聲傳入兩人的耳朵里。

這「嗡嗡」在這片空間里顯得有些刺耳,很快這聲音越來越大。

楊恆感覺有些不對勁,剛想開口問問趙欣穎的時候,發現他的視線變的模糊,空中一團小黑點朝著他們圍過來。

「噬屍蟲!」旁邊的趙欣穎一聲驚呼。


楊恆聽到噬屍蟲后,手上開始快速的凝聚五行符印,他知道這些噬屍蟲雖然只是三階凶獸,實力不強,但是牙齒比一般的靈級下品法寶還要厲害,而且每次都是大量出現,很難對付,一不小心就會它們給啃的乾乾淨淨。

手上的五行符印到了一百多枚的時候,楊恆看到那些噬屍蟲已經快到飛到了他和趙欣穎前面,他立即將手中的五行符印撒向空中。

金羽大陣一啟動,無數的金色羽毛在空中出現,劈向那密密麻麻的噬屍蟲。

噬屍蟲雖多,但死一隻就少一隻,而金色羽毛被啃掉之後又會再次凝聚,片刻之後那密密麻麻的噬屍蟲已經淡薄了許多,地上撲滿了一層噬屍蟲的屍體。

「沒想到你還有這麼多陣法,看來的我選擇真的很明智,如果不用陣法對付這些噬屍蟲的話,那還得大費一般周折。」趙欣穎轉頭對楊恆笑道。

楊恆沒有答話,見所有的噬屍蟲都被消滅乾淨,把金羽大陣收了起來,然後轉頭對趙欣穎問道:「你說的六階凶獸在那裡?」他時間緊,不想在這裡多耽擱,如果事情不可為的話,他也立即會逃走。

「跟我來。」趙欣穎說著帶頭走了出去。

「吼」一聲尖銳的虎嘯聲傳遍了這個空間的每個角落,那些殘垣斷壁都隨之顫抖,還未來得及提步的楊恆也是聽的一陣心驚。 但是唐闊是什麼人啊,他可不管你是什麼身份,敢惹他,那就要做好被打殘的準備。

唐闊的眼神一閃,緊接着雙手閃電般的衝出,一股勁道從他雙手上爆發出來,直接纏繞住了這兩人的手腕,勁氣一吐,將這兩人攻過來的手臂狠狠的一扯,然後雙掌猛然一推。

“轟……”那兩個人卻是猶如破布袋一般,被唐闊給轟飛了出去,看這癟下來的胸膛和耷拉的手臂,這兩人恐怕是廢了。

“這……”本來正一臉冷笑看着的柳陽,看到自己的這兩個手下居然連一招都沒有撐下來,便直接被人給廢了,他的臉色頓時大變,他雖然紈絝,但是卻不是傻子,知道今天恐怕是踢到了鐵板之上。

不過當他的眼神流轉到旁邊的蘇茜身上之後,眼中卻是露出堅定的神色。

“給我滾!”收拾了這兩隻狗,唐闊身形一閃,直接來到那柳陽的面前,伸出手來,一巴掌狠狠的朝着柳陽的臉上扇去。

“過分了啊!”就在這個時候,一股極度危險的感覺卻是涌上唐闊的心頭,不過唐闊眼中的寒光猛然一閃,根本不理會後背傳來的那股危險感,一巴掌狠狠的打在柳陽的臉上,直接將其抽飛了出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