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張禾過去摸了摸她的額頭,不燙,她睜開了眼睛,張禾道:“沒事,不燒。”

蘇小茜道:“你想不想讓我好的快點?”

張禾道:“當然了!”她是因爲找自己纔來的這裏,張禾自然想要她快點好起來。

蘇小茜道:“那你抱着我。”

張禾道:“抱着你就能治病麼?”

蘇小茜道:“嗯,你抱着我越久,我就好的越快。”

張禾道:“哦。”他想這是病人的合理要求,應該滿足,便伸手抱過了蘇小茜,讓她偎依在自己懷裏。

過了一會,張禾心想,抱的差不多了吧,蘇小茜道:“我感覺我現在好的特別快!”張禾道:“哦,那我再抱會兒。”她笑的那麼開心,張禾想:“心情好就是能好的快,這話沒錯的。”

這個時候藥王有些尷尬,便去外面溜達,接着不可避免地看到了牛圈。

張禾只是希望,他不要有什麼事情,那奎牛的脾氣可是怪的很。 藥王日夜想見的那絕世高人就在他的眼前,那位高人正在牛圈裏臥着打盹,不時搖搖尾巴,嘴邊還有殘餘的草料。

藥王看着那奎牛,心想這裏爲什麼會有頭牛?便問道:“張禾,你是自己種地的麼?”


張禾在屋裏道:“他可不種地,他的本事大着呢,你日思夜想的那位高人就是他。你仔細看看他身上,看能不能發現蛇毒的痕跡。”

藥王這才恍然,原來幫張禾弄到要異草的高人就是這頭奎牛,可是他看來看去也沒在牛身上發現任何蛇毒的痕跡。原來那奎牛的牛皮不是一般的好,那蛇毒噴在上面,不僅不會中毒,還能幫他保養皮膚,這會已經吸收完了,正尋思着下次把那條蛇捉來放在牛圈裏養着,沒事就噴點毒液,就當抹油了。

藥王見牛身上沒有毒液,也看不出那牛的皮子是難見的珍品,他又不是皮匠,因此還以爲張禾是逗他玩。想想屋裏的情景,他覺着還是不要進去,先去別的地方溜達一下吧。

藥王便向那鋪滿冰晶的地面走去,實現服下了避寒的彈藥,準備先在巖城裏轉轉。第一次來巖城,他感覺這裏實在是有種很奇怪的氣氛,一點都不像是這種江南的小城。藥王走上那鋪滿冰晶的地面,想起了張禾說的話:“每次我走在這裏,都感覺我可能就這麼不知走到什麼地方去,再也回不來了。”

他正胡思亂想,看到前方的情形,不禁在心裏嘆道:“乖乖,難道又是來找張禾的?這裏的女人實在很奇怪。”

他只好放棄了出去的想法,走到前面那幾乎被凍僵的女子面前,給她一粒避寒的丹藥。

那女子很識貨,知道這個能讓他不冷,向藥王道:“你轉過頭去。”

藥王不知道她要幹什麼,但還是滿足了病人的合理要求,將腦袋轉了過去。那女子掀起口罩,將丹藥吞了下去,又將口罩拉下來,對藥王道:“好了。”

“難道你是聖姑麼?”藥王道:“還不能讓人看。”

那女子正是口罩姐,她沒有回答藥王的話,而是問道:“你有沒有看到一個年輕的姑娘來這裏?”

藥王道:“哦,原來是找她的。我還以爲你是來找那哥們的。”

口罩姐道:“帶我去。”

藥王猶豫了一下,那年輕的姑娘還在屋裏治病呢,但是想想眼前的口罩姐現在也成了病人,於是道:“跟我來。”折身返回,到了屋子外面,藥王還是想提醒張禾下,問道:“現在方便麼?”

張禾心想,你不是早就看見了麼,還問什麼方便不方便的,便道:“進來。”

藥王帶着口罩姐進去,口罩姐看見張禾正抱着蘇小茜讓她好的快呢。

張禾看出了口罩姐那不是很高興的眼神,就解釋了一下:“她說這樣好的快!”

蘇小茜道:“咦,你也來了?”

口罩姐狠狠地看了張禾一眼道:“她說你還信!”

張禾道:“要滿足病人的合力要求。”

口罩姐看着張禾,不說話。張禾笑道:“咋了?”

口罩姐頓了一下,忽然狠狠地說道:“我想咬你!”

藥王道:“對,這也是病人的合理要求,可以滿足。咬一口好的快。”

張禾道:“屁,我看她的病不是凍出來的,是精神問題。”

蘇小茜嘿嘿笑:“口罩姐就是跟我們不一樣。”

口罩姐不高興地回道:“我是趕來照顧你的!差點被凍死,你還說風涼話。”

蘇小茜道:“真的麼?謝謝口罩姐,我還以爲你是來找他的。”

藥王趁機道:“好啊好啊,既然這姑娘有人照顧了,那麼我和張禾就沒什麼事情了!”然後拉着張禾就出了屋子,向張禾道:“哎呀急死我了,折騰這麼半天,快帶我去看藥草去!”

張禾想想,這口罩姐雖然有些不太正常,但是直到目前來說,還算是幫忙的成分比較多,也許等她心情好了,可以問問方玥到底被他們搞什麼地方去了。因此叫她照顧蘇小茜,張禾也比較放心,便帶着藥王走向那牛圈。

藥王道:“這是你的寵物麼?還要帶着牛啊?你不是說他把很多珍貴的藥材都吃了麼?”

張禾道:“我也不知道他吃的是啥,反正那裏有很多,吃一些也沒事。”

藥王道:“那行,你幫我拉着點他,別吃太多了。”

張禾笑道:“現在還沒看見藥草呢,你就心疼成這個樣子。”說着向奎牛道:“走着!”

這幾天張禾沒在,那奎牛已經悶壞了,聽說張禾又要帶頭去吃草,一下蹦了出來,藥王大叫了一聲:“哎呀!”看着那奎牛輕描淡寫地蹦出了牛圈,向張禾道:“這樣的牛你都養,要是跑了呢?”

張禾心裏好笑,卻道:“走,上車吧。”

現在通天教主沒在,奎牛便聽張禾的話,因此主動走了過來,等着藥王騎上自己的後背,藥王卻沒有動。

張禾笑笑,自己先上去,拉藥王道:“來吧。”

藥王這才樂呵呵地上了牛背,笑道:“怪不得你養牛,原來還能騎呢!不錯!”他正在笑呵呵地說話,哪隻那奎牛沒等他準備就一蹦而出,風馳電掣般向地心深處跑去了,那速度至少都有三四百邁。

藥王在牛背山心驚膽戰地看着張禾,生怕自己摔個頭破血流,隨後才發現那奎牛奔跑的時候,背上自動形成護罩,才漸漸地安定下來,向張禾道:“嚇死我了,果然是神牛啊!”

張禾道:“我早就說過,他的本事不是咱們能想象的。”

藥王道:“這話我信!”

奎牛聽見兩人在背上誇自己,跑得更起勁了。這可是通天教主的坐騎,絕不會因爲超速而造成交通事故之類的,他跑多快都沒事,喝了酒都照樣跑。

奎牛載着兩人,很快到了前一陣被蚊羣阻擋的地方,因爲現在張禾已經將蚊子收了,那奎牛不帶停頓,跑到那一大片岩漿的邊緣,直接一躍而過,嚇得藥王連聲大叫,要知道,像奎牛這麼蹦躂,萬一掉岩漿裏頭,大家都活不成。

過了那一片岩漿,藥王忙不迭地下了牛背,跟見着寶藏的窮光蛋一般!

這裏生長的每一株植物,可都是在接近地心的超高溫下存活的植物!可以說,如果拿來和外面那些藥材比,這裏的每一株植物都是非常珍貴的藥草。藥王看着奎牛正在津津有味地大口嚼吃,不覺有些苦笑不得:“這牛真是好福氣啊!那長力氣的藥草當飯吃!”

張禾道:“這裏有沒有什麼好的藥材?”

藥王道:“不是有,而是遍地都是!要不我回上海一趟,把我煉藥的傢伙拿來,這裏的東西,能夠供我這輩子煉藥了,這些藥材拿出來,供給幾千萬人都不成問題。”

張禾道:“有這麼多麼?”

藥王道:“你不知道啊,藥材又不是飯,只要能有療效,一點粉末,一粒藥王,也就夠了。而且我看過,這些又不是一次性的植物,他們還在不斷地生長啊!我估計還不是一年一熟,很可能是一年三熟甚至更多!”

張禾道:“那我建議你多找點人,傳授他們一些簡單的技藝,搞個工作室,幫你大量地煉藥,只要產量上來了,咱不就可以悶聲發大財麼?”

藥王道:“以前要我傳授煉藥的技藝絕沒可能,但是現在,我跟你想的一樣!”

張禾道:“嗯,早點開始弄吧,說不定以後,我們會用得着這筆財富!”

藥王花了半天時間在這裏查看每一種植物,有些看不明白的就摘一片葉子下來,到走的時候,裝了滿滿兩口袋。

回去的路上,兩人在牛背山,讓那奎牛滿滿走着,藥王道:“有個好消息告訴你!”

張禾道:“什麼消息?”

“這裏有幾種植物,能治你心口的印記!”藥王道。

“真的?!”張禾大呼興奮,也不怕當着奎牛的面說這事,因爲通天教主並未將此事告訴奎牛。

藥王道:“估計需要三個月到半年的時間!”

張禾道:“那已經相當快了!要是你的藥廠將來真的開起來,這筆財富,咱們五五分!”

藥王道:“好,你出材料,我出人和技術。”

其實在這個時候,張禾想的不是靠這筆藥材發多大的財,而是想到,這一大批藥材,足夠供給一隻龐大的軍隊了!他的野心不禁開始膨脹起來。 張禾和藥王坐在牛背上,聊着開廠煉藥的事情,不覺又接近了地面,已經忘記冰雪宮殿上冊的那座小屋。

藥王道:“將來藥廠真的成了,隨便你挑什麼,我都不皺眉頭。”

張禾道:“我只要最基本的治傷藥,止血藥之類的,但是要很大的量。”藥王若有所思,沒有說話,兩人已經到了地面,那奎牛自己迴圈。兩人卻到了屋裏。

蘇小茜已經起來了,她其實只是來的時候經過那段極冷的地帶凍着了,沒有其他的異樣,口罩姐道:“我要帶她回去。”他怕張禾不答應,顯出很強勢蠻橫的樣子。

張禾道:“正好,你帶她回去我也放心,真是感謝你冒着寒冷來找她。”

口罩姐聽張禾滿口答應,有些驚疑,蘇小茜卻道:“我不要回去,我還想在這玩幾天。”

張禾道:“這裏要是我家,隨便你玩多少天,只是這裏也不是我的地方,那牛的主人回來了,問起你來,我也不好說話。”

蘇小茜想了想道:“不行,等他回來了,我和他說。”

口罩姐道:“你少廢話了,你要是不回去,我就把你拖回去。”

蘇小茜無辜地看了看口罩姐,又看看張禾,張禾沒有幫她反抗口罩姐的意思,只好道:“那也不行,要跟出去好好吃頓飯,才走。”

張禾心裏其實不太願意,自己好不容易纔躲到了這裏,萬一出去碰到了李狗三或者是自己師傅什麼的,他們肯定又要抓着自己幫忙。而且聯合各家對抗人教的主意也是他出的,出了主意,自己卻跑了,這也讓他面子上很難過去。

但是張禾想想藥王的話,那蘇小茜是被他下了情種的,這次冒着這麼大的危險來找她,這麼能連吃一頓飯都不肯?張禾想想那李狗三等人畢竟是鬼家,白天輕易不能出來,便道:“也好,明天去吧。”

口罩姐道:“爲什麼明天,現在不正好飯點麼?”

張禾道:“不成,現在天快黑了,有不祥的東西在這裏出沒。”口罩姐半信半疑的樣子,沒有說什麼。其實張禾是怕天黑了出去碰到李狗三等人,故意說這裏有不祥的東西。

對於哪天吃飯的事情,原本只有張禾在乎,因此這話說出來,也沒人去上趕着說不行。就定了第二天。吃飯的地點,原本口罩姐說南邊有個新開的火鍋店不錯,張禾一聽,堅決搖頭,南邊可是李狗三他們出沒的地方。

現在張禾每天跟躲債似得躲着李狗三合自己師傅,有事也從來不下地府去問詢,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

第二天,口罩姐起了個大早,開始幫蘇小茜收拾東西,蘇小茜則表示,中午才起。張禾同意,中午日頭正盛,李狗三應該不會出來。

到了中午,收拾停當了,大家開始走出冰雪宮殿的地界。正好藥王要回上海拿煉藥的工具,也跟着一起出去。

路上張禾道:“有件事情我一直很好奇,今天終於可以知道答案了。”

蘇小茜道:“是什麼事情?”

張禾道:“我一直很好奇,口罩姐長什麼樣子的。”

蘇小茜道:“是啊是啊,我也好奇啊!”

口罩姐道:“爲什麼你覺得今天可以知道答案了?”

張禾道:“今天你不跟我們一起吃飯麼?不摘了口罩怎麼吃?”

口罩姐道:“你想多了,我這口罩可是特製的,吃飯的時候,拉開一個小口,就能吃飯。”

張禾神色詫異地看看她的口罩,藥王卻道:“不對,昨天我見你的時候,你凍得不行,我給你吃藥,你還讓我背過去。”

口罩姐道:“那不一樣啊,我的口罩上面的小口,要手指非常靈活才能打開,當時我凍僵了,手都快不會動了,只好將口罩摘下來。”

張禾半信半疑地聽着,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只好等吃飯的時候看她到底脫不脫下口罩了。

到了吃飯的地兒,還真是,口罩姐一雙手極其的靈魂,不像是口罩上面有口子,而像是本來沒口子,被她拆線拆出一個口子,得以地像大家炫耀。這下可是觸了衆怒,大家都表示,你要不脫了給我們看看,我們就都不吃飯!

邊上吃飯的聽見了,不知道大家是要她脫上面,紛紛往這邊看來,有人大叫助興:“好!脫!”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