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她看到倪繽兒環住了冷莫言的腰,將他隔在門與她的中間。

“不是,我說錯了,應該是更有女人味。”冷莫言輕輕地笑着,如在耳邊,雅靈不安地將門再關緊一些,生怕被他發現。

“那還差不多。”倪繽兒撒着嬌。“哦,對了,今天碰到了汪明天,這小子還是那麼斯文,好笑的是,他竟然叫我姐姐。”

“你不知道嗎?你的妹妹被他搞定了。”

“怎麼可能!”

“不信打個電話問問紛兒?”雅靈看到冷莫方掏出了電話,遞給倪繽兒。倪繽兒推了回去。“我才不問,她那性子,就算是那麼回事也不會說的。”

“不過,還真奇怪,她以前不是一直喜歡你的嗎?我以爲,出去的這幾年,她會和你在一起。” 小荷才露尖尖角 34 事在人爲(五)

J品牌旗下的珠寶是各國皇室成員的御用產品,無論是在官場還是商界都是牽涉甚廣的。

換句話說,就是擁有他們公司的產品代理權也就等於擁有了上流社會最高榮譽的保障,這跟古代的皇商是一樣的道理。

普通的企業再有錢也只是面子問題,而企業背後有皇室成員的支持,那就是裏子面子都有了。

就算別人要找茬,也要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米傑在上流社會的地位是不可小視的,正好他的主動接近,也可以藉機趁着這段做代言人的時間,多結交一些有權有勢的名媛貴族,可謂多多益善。

有了這些做後盾,回國後林王兩家也會避忌着點。

兩母女思想達成一致,再商量了接下來應該怎麼做,暫且丟開不提。

米傑果然是個行動派的人,第二天就早早就派人來酒店接她們去公司參觀。

爲了將產品儘量完美化,他是不畏懼任何阻擾的,這就是所謂的藝術家堅持吧,難怪可以在J品牌擔任首席設計師的位置十幾年,在喜新厭舊的時尚界一直穩站前茅。

“不知兩位美麗的女士,參觀我們公司和珠寶生產基地覺得滿意嗎?”

米傑今天放下所有的行程,專門陪同蘇家母女從公司總部到珠寶生產基地一日遊,力求表示最大的誠心。

而蘇家母女也不讓他失望,褪去昨天古典的東方美,今天兩母女依然選擇J品牌旗下的服裝,身上的珠寶也是他們旗下的,這是對主人的尊敬。

蘇珊瑚一身幹練不失柔情的套裝打扮,配上脖子上一條白金項鏈,臉上笑容溫婉得體,高貴優雅的貴婦人路線。

蘇寶兒今天一身春天綠的服裝,天生麗質的面容無需任何化妝品,紅脣不點而朱,仿若浪漫的櫻花,優雅而清新宜人,手腕帶着的手鍊和媽媽戴的項鍊是同系列的,形成相輔相成的意味。

媽媽優雅大方,女兒嬌俏可人,想象的容顏,融洽的氣流,當媽媽給女兒不經意的呵護,女兒對媽媽自然的愛戴時,那是別人插不進去的世界。

J品牌旗下珠寶系列推出以親人之間的愛爲名,代言人當然是母女或者父子最好了,而演藝圈,一家人同是演員的少之又少,就算是有,長年的演戲也讓她們身上有種若有若無的演戲味道,而貴族豪門的人選,親情往往是建設在利益上的,表現的再好眼神中也散發出梳理的冷漠,而眼前這對母女不禁樣貌出衆,身上那種發自骨子裏的貴氣,更是不可多得,更重要的是兩母女之間的感情真摯感人,如珠寶永恆不變的光芒。

米傑不禁暗自點頭,這是一對出色且聰明的母女,也堅定了一定要說服她們做新產品代言人的決心。

“J品牌享譽全球多年,我們作爲貴品牌的忠實擁戴者,今天有幸參觀了貴公司和旗下珠寶生產線,更加覺得貴產品值得更多人擁有。”

蘇珊瑚發自內心的認爲,參觀了他們珠寶的生產基地,就算她是外行人也看得出來裏生產時的每一項工序都是精益求精的。

“這是我們即將要推出的新款,名爲母愛系列,送給兩位做見面禮。”

對米傑來說,他管理的品牌就像是他的孩子,聽到蘇珊瑚的誇獎,沒有天花亂墜,卻非常的實在,更加讓他高興。

珠寶母愛系列,有七件套,項鍊、耳環、手鍊、頭飾、胸針、戒指,非常的全面,款式跟時下流行的高調奢華不同,走低調樸實的路線,只是在細小的地方加點小點綴,就起到了畫龍點睛的作用,珠寶本身的光芒讓整個設計看起來耐看而品味高尚,可以預料到時候推出市場定會引領一股時尚風潮。

珠寶是用稀有的粉磚,款式更是別出心裁,讓整套珠寶有了收藏的價值。

“我們J品牌已經有一百多年的歷史了,在巴黎乃至全球都是有名望的,特別是我們旗下的珠寶系列,更是深得多國皇室的青睞,我們從產品知道到包裝,必定是投入百分百的心血,這款母愛系列,是我們珠寶設計團隊的最新力作,我可以預測到時候一推出市場,定會引領風騷。”

“既然蘇女士是我們品牌的擁戴者,而兩位美麗的女士非常符合我們這次珠寶系列產品的形象,我米傑,代表J品牌公司再次誠心邀請兩位擔任我們產品的形象代言人。”

蘇珊瑚和女兒相視一下,沒有想到事情進展居然跟女兒想的一樣,隱去嘴角的爲女驕傲的笑意,眼簾垂下遮擋住由心而發的喜色。

“J品牌享譽全球,專櫃卻一直都是在國外才有,但是像我和我媽媽以及身邊的很多朋友卻一直是貴品牌忠實的追捧者,只是很可惜每次出了新產品都要專程跑到國外購買。”

蘇寶兒語氣柔和,眸光更是純真如出生的嬰兒,卻在下一秒轉換爲神祕莫測的幽深,讓人看不出其中的內容,芊芊玉手輕撫着面前珠寶的盒子邊緣,泉水般清澈的聲音從有着浪漫櫻花色澤的脣瓣流暢出來。

“我們中國有句古話,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我媽媽常常跟我說,任何東西不能光看外表是否華麗美觀就定下價格,而是設計師投入在產品中的靈魂,沒有靈魂的產品被捧得再高也有掉落的一天,只有真正有內涵的產品才能夠永久不衰。”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蘇寶兒邊說變注意米傑的神色,見他眸子中帶着明顯的愉悅時,黑眸更加如清晨的葡萄烏黑水靈,目光越發真摯。

“今天我們走了一圈貴公司旗下珠寶生產基地後才明白,埋在地下的寶石要經過多少套繁複的工藝才可以到我們消費者手上,在我看來產品真實的意義已經超越了本身的價格。貴公司旗下雖沒有任何一個品牌都沒有在中國設有專櫃,卻用它們本身的魅力征服了我們中國廣大擁戴者,只是我和媽媽確實地道的中國人,身體裏留着的炎黃子孫的血統,邀請我們做貴公司的產品形象代言人,似乎和貴公司的經營理念有着很大的差距,說不定還會讓人誤解,J品牌有意進駐中國市場。” 洛星辰把小可愛放到了牀上,幫她脫去了鞋子,蓋上了被單。

“爹地,我要聽故事。”小可愛側身,看到靳澤衡的輪椅進來了。

靳澤衡來到了牀邊,手裏拿着一本故事書。

女兒的睡前故事,很多時候都是他來講的。

“爹地……”小可愛向牀邊蹭了蹭,靠近了靳澤衡。

“閉上眼睛,爹地給你講故事了。”靳澤衡滿臉都是對女兒的疼惜和寵愛。

一手拿着故事書,另一只手彎曲着,臂彎圍繞着女兒的小腦袋。

“有一隻小兔子是棕色的,它的名字叫弗蘭克……”

小孩子睡意來了,那就是秒睡。

靳澤衡的故事還沒講幾句,小可愛已經進入了香甜的夢鄉。

他探過頭去,在女兒的額頭上輕輕一吻。

回過頭,洛星辰正微笑着看着他們父女倆。

見他在看她,便用手指指起居室的門,然後自己先出去了。

起居室依舊是一室的花香,她禁不住走到了一盆蘭花前,低頭輕輕嗅了一口。

霎時,幽香撲鼻。

身後,靳澤衡出來輕輕掩上了主臥室的房門。

“真美,這些花兒,”洛星辰纖細的手指小心地挑了下素雅的花瓣,“要是客廳裏那盆白玫瑰和綠色桔梗花裏面插上幾枝紅豆點綴下就更好看了。”

“紅豆?”

這還是靳澤衡第一次聽洛星辰說起紅豆。

難道重造的記憶裏面有什麼關於紅豆的故事?

“你要是喜歡,我讓他們去拿幾枝插在裏面。”他看洛星辰的神情,從來都是專注而又深情的。

洛星辰還是不太適應他濃烈的視線,不着痕跡地別過頭去,看向了窗外的燈火闌珊。

“紅豆?”她也重複了一句。

忽然,眸子一亮,“我以前見過這種東西嗎?”

“什麼?”

“紅豆啊!我怎麼會突然說,要在那盆插花裏面加上紅豆?澤衡,你讓他們拿幾枝紅豆上來,我要看看。”

“好,我們出去吃飯吧!一會,小可愛醒了,我會叫他們重新準備她的晚餐。”

“嗯!坐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其實我都有點累了。走吧!吃晚餐!”

吃過晚餐,洛星辰把行李整理好。

管家親自拿來了幾枝紅豆插在了客廳的那個插花擺設裏面。

“靳太太,關於這紅豆還有一首意境相當美麗的古詩。”管家說道。

“是嗎?是什麼?可以說來聽聽嗎?”洛星辰看着嬌豔欲滴的紅豆,好奇地觸碰。

“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勸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

低緩的嗓音在客廳裏響起,洛星辰回頭,念出詩句的是靳澤衡。

她微笑着問道,“怎麼?你也知道這首詩嗎?”

“嗯!知道,小時候的課本裏有。”靳澤衡來到了她的身邊。

“我怎麼覺得這首詩好熟悉,我小時候應該沒學過,我學的都是英文課本,沒有這首古詩啊!”

洛星辰皺眉,陷入了思考。

關於她的過去,她的記憶都是不完整的,所以很多東西有時候她會覺得熟悉,但是卻想不起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夜色迷人,燈火璀璨。

“未”熱鬧喧囂,酒酣正熱。

二樓的一間包廂,氣氛異常的熱烈。

“來,爲了你們兩個美好的未來乾杯!”

白芨和商洛被一羣好友簇擁在中間,燈光灑下,兩個人臉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碰杯之後,大家紛紛落座。

“小白,你這也算是心想事成了。”說這話是商洛大學時期的室友路子。

白芨睨了眼商洛,淺笑盈盈的說道:“怎麼能說是我心想事成呢?應該是洛洛心想事成才對。”

聞言,商洛擡手摟住她的肩,笑着附和道:“恩,是我心想事成才對。”

他笑得特別的寵溺,看着白芨的眼裏盛滿了柔情。

白芨回以一笑。

旁人見狀驚呼出聲:“小白,商洛,你們可要照顧一下我們這些單身狗,可別在我們面前秀恩愛啊。”

這話音剛落,就有人附和道:“就是,你們這就要訂婚了,我的女朋友都還不知道在哪裏呢,可別傷害我這脆弱的心靈啊。”

白芨聽了,俏皮的眨了眨眼,“那行,我今天大發善心不傷害你們單身狗了。”她拿過酒給自己和商洛滿上,然後舉杯對前來參加party的好友說:“我和洛洛很感謝你們能抽空來參加我們的party,太感動了我。”

說完,她還裝模作樣的擡手抹了抹根本沒溼的眼角,有人失笑出聲:“小白,你這話說得也太沒誠意了。”

白芨不以爲意的揚眉,“我這個人就是不會說話,我所有的感謝都在這杯酒裏。”

仰頭就是一杯酒,商洛見狀眉心輕蹙,“別喝得那麼急,小心喝醉了。”

他的話引得其他人哈哈大笑。

“商洛,你又不是不知道小白的酒量,可是巾幗不讓須眉啊。”路子感慨着,想到當年他們寢室幾個人都喝不過白芨,他就覺得自己好沒用啊。

商洛瞥了他一眼,臉上有着不贊同,“酒量再好,也不能喝得這麼急,很容易醉。”

“放心,才喝這麼點我不會醉的。我不會那麼沒用的。”白芨說這話的時候目光有意無意的掃過商洛以前寢室的幾個室友。

路子他們注意到了她的視線,每個人忍不住笑着搖頭,敢情她這是在虧他們沒用。

就算大家很久未見了,可大家的感情並沒有因爲時間距離而改變一分,該吐槽的就吐槽,該感性的就感性,氣氛相當的融洽。

白芨擡手看了眼腕錶,已經快10點了,可琪琪還是沒來,連蕭楠和夏清也沒來。

她說了聲,然後起身走出包廂,找了個比較安靜的角落,分別撥打了他們幾個電話,琪琪說她還在路上,蕭楠說他沒時間,夏清哀嚎着自己被父母喊回家了。

好吧,除了琪琪,其他兩個來不了了。

她撇了撇脣,轉身想走回包廂,卻見包廂門口站在一個熟悉的身影。她微微蹙眉,走近一看,才發現是方佳璐。

方佳璐以前也是白芨的朋友之一,可自從知道她也喜歡洛洛,還曾試圖破壞他們的感情後,她就不怎麼待見她了。

現在看到她不請自來,白芨沒有露出一絲不悅,而是微微笑着:“佳璐,來了怎麼不進去呢?”

本來方佳璐正盯着包廂門,猶豫着要不要推門進去。這時突然聽到有聲音在身邊響起,心裏抖了下,她轉過頭見是白芨,眼底快速掠過一絲光亮。

白芨推開門,轉頭招呼着還站在原地的方佳璐,“進來吧,佳璐。”

方佳璐望着她,咬着下脣,雙手握緊又鬆開,她深吸了口氣,跟在白芨的身後進了包廂。

“小白,快點過來,商洛又……”路子停頓了下,因爲他看到了白芨身後的女孩,眼神不禁發直。

是方佳璐,是他喜歡的方佳璐。

其他人察覺到他的異樣,也擡起頭,有人驚呼出聲:“佳璐,你也來了啊。”

因爲方佳璐是白芨的朋友,以前大家有聚會,她一般也會去,所以彼此都算得是熟人。

商洛在見到方佳璐的瞬間,端着酒杯的手抖了下,酒液晃出杯沿,溼了他的指尖。

“好久不見。”方佳璐靦腆的笑着。

“好久不見。”路子急急的應道,然後往旁邊挪了挪屁股,拍了拍空出來的位置,“佳璐,你過來這邊坐下。”

路子喜歡方佳璐的事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所以一見到他急不可耐的要人家坐到自己身邊,大家都露出了曖昧的笑容。

方佳璐搖頭,客氣的拒絕道:“不用了,我說點事就走了。”

路子原本還滿是笑容的臉瞬間就沉了下來,寫滿了失落,他訕訕的笑了笑。

白芨回到商洛身邊做好,擡眼看向方佳璐,笑着問:“佳璐,既然來了就多待一會兒,急着走做什麼呢?”就留下來看她和商洛的幸福吧,這樣也就能死心了。

方佳璐看了她一眼,笑笑沒說話,視線移開落在了商洛身上,只見他正冷冷的瞪着自己,眼裏有着怒意,他應該是在怪她不該來這裏。

是啊,今天是他和白芨的日子,她來只是掃興罷了。

眼裏閃過一絲嘲弄,她視線一一掃過包廂裏的每個人,他們都看着自己,彷彿在要認真聽她要說什麼。

雙手握得緊緊的,似乎只有這樣才能給她勇氣說出那件事一樣。

她定定的看着商洛,緩緩揚起脣角,眼裏透着一絲悲傷,她深吸了口氣,然後慢慢的開口:“商洛,我的孩子不能沒有爸爸。”

原以爲她只是搖說些祝福白芨他們的話,誰知說出來竟然是這樣的話,這話落,震驚了所有的人。

他們紛紛轉頭看向商洛,後者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目光森然,他咬着牙,從嘴裏吐出幾個字:“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白芨也被方佳璐的話嚇了一跳,這她的孩子沒有爸爸,關商洛什麼事啊?她是不是喜歡商洛喜歡到魔怔了,以爲自己肚子裏的孩子是商洛的。

白芨憐憫的看着方佳璐,“佳璐,你怎麼會懷孕呢?如果懷了就應該去找他的爸爸才對,不應該來找商洛的。” 費章節點

108僞淑女

這天柯小鷗給自己放了一個大假,着頭着地的睡了一個大懶覺,連晨練也不管了昨晚在夜市裏是滿載而歸,回到酒店時都凌晨一點了,這要是在家裏是不可能的事情,還是沒人約束的日子自由啊

同樣的一個早晨,有一個不知道柯小鷗還在和周公約會的人就出現在了孤山上,這就是化名爲董方的袁東方

可是過了很久,柯小鷗也沒出現呢,三十歲也算是風度翩翩的他有點失落,期待着能在餐廳再碰上小鷗,他又來到了餐廳,同樣,他在那裏一直等了很久,直到同行的人來叫他出發時也沒看到那個美麗的女孩出現在餐廳

袁東方臨出門,看到了大廳的總檯,靈機一動走到了臺前詢問:請幫我查一下東607的姓柯的客人有沒退房

請稍等一個美麗的制服小姐說道

您好,您說的那位柯小姐還在酒店,並沒有退房

謝謝聽到答案的人心舒了一口氣要是就這樣沒有留下任何信息就離開了,自己會太遺憾了雖然自己手上有她的全部資料,可是自己有什麼理由去主動和她聯繫呢只要人沒走就好,自己還有機會能碰上,現在關鍵是要把這期的合同辦好,那樣對自己跟隨的領導又有很大的幫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