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風逸感覺自己的靈識越來越模糊了起來。

羅天行猙獰的面孔也越來越暗。

“逸兒——”

“三弟——”風嘯臉色大變,正要上前,卻被羅家主攔了下來。

“風家主這是要去哪啊,現在可是在比賽啊!”羅家主很得意的笑道,似乎只要羅天行能贏就行,對於他的死活一點也不在乎。

“滾——”風嘯風嘯大吼一聲直接將羅家主嚇得坐在了地上。,

此時風嘯天玄大成羅家主豈是他的對手?但現在羅天行將風逸燒得都快死了,羅家主自然底氣十足。

“吼吧,在吼兩聲,等天行將那小雜種風逸殺了,老子折磨得你生不如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風黎轉過頭就是幾巴掌扇過去。


“啊——”羅家主的嘴再次腫了起來,不過此時可沒人來給他消腫。

“你除了靠兒子,你還會什麼?”風黎極其淡漠的掃了一眼羅家主,隨即道:“退一萬步說,羅天行這般模樣,你以爲我們會讓他活着見到明天的太陽?當然還有你!”風黎正在氣頭上,這羅家在便來炫耀不打他打誰?

“啊——”就在這時風逸的聲音再次傳出同先前那般的撕心裂肺。

他左手緊緊的握住那斷了的木劍,右手依然在拿着龍淵劍不斷的捅羅天行。

風逸感覺到一種毒火慢慢的進入自己的身體,彷彿馬上就要腐蝕自己的靈魂一般。

“沒用的…”座位上的月清寒看得風逸這般模樣,微微的嘆了口氣。

“也罷,我出手的原因只是出於想對‘他’的瞭解,與風逸並無干係。”

月清寒想定,便要動手,卻見場中央的風逸全身頓時變得通紅,像是個熟透的紅蘋果一般。

“嗤——”就在這個危急的時刻風逸體內沉寂已久的第三滴男兒血終於開始有了震動,它微微的移動了一下,隨後化爲血水一般的慢慢遊走在風逸的身體每個角落。

那些灼燒在風逸表層的火焰被它完全轉化,風逸全身被灼燒潰爛的皮膚再次恢復如初,不過臉色依舊蒼白。

“碰——”風逸身體猛的一聲爆炸,直接將眼前的羅天行給炸的體無完膚!

“啊——”這一聲爆炸再次將衆位觀衆嚇得臉色蒼白,只見擂臺上到處血橫飛。

於此同時只見一團金光慢慢的從風逸身前升起似乎要逃跑。

“快!風逸,運起你全部力量將他的本命元神斬殺,不然以後你將遇到無盡的麻煩。這本命元神會再次尋找宿主,到時候他還會再找你報仇!”聽到月清寒的傳音風逸先是一愣,隨即大驚道:“這便是玄君最後的保命手段麼?果然厲害。可惜——”


風逸苦笑一聲第三滴本命精血雖然讓他皮膚恢復了原樣,但他體內的玄氣已經枯竭,可以說連動一根手指的力量都沒了。

“月清寒——”風逸試着喊道。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現在的羅天行是靈魂狀態,只有斬殺他肉身的那個人才能殺死他,我這麼說你懂麼?”月清寒有些歉意道。

“恩…”風逸沉默了,難道就這麼讓他跑了?

他看着那團金光越飛越遠,似乎要穿破大陣,而他的神識也越來越弱,他好想睡一覺。

風逸終於絕望了,他慢慢的閉上眼睛。

“嗤——”

就在此時他左手緊握的那半截木劍突然發出一陣霧氣將風逸籠罩在其中。風逸感覺自己的力量似乎瞬間又回來了,於此同時白色的武器幻化出人形不斷演示這像是什麼召喚的奇功!

“這是天地元氣!好熟悉的感覺…..”

“原來如此!原來七星絕命劍的第四劍便是星辰召喚!”

經過無崖子留下精純的天地元氣的洗禮後,風逸全身迎來了一個回光仿照的時刻。

“師傅——我就知道,你一直都在!”風逸看着那頓時化爲灰飛的木劍溫柔一笑。

“七星絕命劍,星辰召喚術!”風逸臉色一變,在衆人驚駭無比的目光中,飛身上前將那金光牢牢抓住。

“大地之力,浩氣歸一!”風逸運起浩氣變直接將自己的禁錮在大地上,雙手死死地抱住那團金光不讓他離去。

“星辰召喚!!!”風逸心中一動意識中的自己開始用龍淵劍對着遙遠的天階三劍齊發!

“碰——”意識中似乎某一顆星星被劍斬斷了牽引之力,開始從遙遠的外空飛了下來。

“嗤——”衆人愣神之間之間天際一道火紅的球體夾雜着滅絕天地的威壓搖搖而下。

“快看,那是什麼?”

“流星!”

“不好,快跑!”

“它來了!”衆人觀衆臉色一變紛紛開始四處躲避了起來,場面頓時沒了秩序。

不過此時風逸可不管這些,他努力與那顆流星溝通着,目的只有一個送羅天行下地獄!一顆流星的撞擊足夠讓他灰飛湮滅了。

“轟——”流星夾雜這威壓凌烈而至在劇烈滄月城還有幾百米的距離時,武場中央就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凹槽,那些小擂臺直接被砸凹了下去。月清寒神情一變,急忙再出一方大陣直接將觀衆和周圍的人送走。

“轟——”流星越來越近,風逸卻是在微笑着。

“不要——”此時那金光之中竟然發出了 羅天行的聲音。

“羅天行,我要謝謝你,是你讓我學會了師傅留下給我獨一無二的招數,我們的戰爭到此結束!我贏了!”風逸大笑了起來,笑得很開心。

他緊緊的抱住那團金光一起撞在了那流星上!

“碰——”那流星於地面來了個親密的接觸,不過衆人意想當中的大爆炸並沒有發生,只是一聲巨響,隨後那流星便憑空消失。

於此同時,萬界圖中。

流星狠狠的砸落地底,那羅天行的本命元神在流星的火焰下被燒得灰飛煙滅!

就連萬界圖那堅固得風逸都無法遁形的地面都被砸了個巨大的窟窿。

周圍的一切都被煙塵波及的失去了人間仙境的氣息,像是一個被戰爭損壞的地方。

不過風逸卻是一點也不擔心,吞了幾顆元力丹,就在原地打坐了起來,不多時,煙塵散盡,一切在慢慢的恢復原樣,又和風逸剛剛進來的時候一樣,這番景象似乎亙古都不會有改變。

滄月武場上。

“剛纔怎麼回事。”衆人依然處在震驚中。

“那巨大的隕石呢?”有人問道。

“我記得它砸向了風逸,然後就消失了!”

“開什麼玩笑,這種情況不是應該爆炸纔對麼?”

“可是他的確消失了,隨着風逸一起消失…難道——”有人忽然有了一種可怕的想法。

“難道風直接可以操控星辰!”

“一定是這樣的 ,你們剛纔有沒有看到他似乎在祈禱着什麼?隨後那流星便來了。”

‘真是這樣的話,那這的太可怕了。“衆人心有餘悸道。

“操控流星…”月清寒也是一臉震驚道。不過此時她感覺到自己的心明顯一鬆。

風家的人在短暫的愣神之後便開始發出了號令。

“圍殺羅家弟子!一個不留!”風黎臉色陰沉道。

先前的努力風逸都做了,這最後的掃尾工作就交給自己這個二哥吧。

想比於風家的喜悅,羅家的人卻是面色驚懼的看着一哄而上的風家弟子。

“你們想做什麼?風嘯,你還把不把我這城主放在眼裏。”滄城主一看風家要對付羅家頓時有些慌了,他儘量拿出點城主的威嚴道。

“滄城主,若是你滄家不插手這些事情,或許我們還能做朋友,可惜,你們幫住了羅家,我風家最大的敵人!只有兩個選擇,一,殺!二,滾出滄月城!”風嘯說話很不客氣,不過此時的確也沒有客氣的必要。

風逸的下落不明他這個當爹的自然擔心。不過再擔心也得先把眼前的這事情處理了。

機不可失啊。

“好啊,你風家真的要無法無天了!滄衣衛準備!”這麼走滄城主自然不甘心了。

他叫上家族精英正要動手。

卻忽然聽到後方殺聲震天,乍一看去,直接氣得吐血。

自己身後那有什麼滄衣衛,直接被月家弟子後來居上屠殺個精光。

“玄傲,你也來了。”風嘯看到來到身前的月玄傲,曾經兄弟的感覺似乎又回來了。

“風大哥,這些年是玄傲無能了,對不起你,從此後我們便是一家!”

“好!好兄弟!”風嘯先一步上前將月玄傲抱住。

(未完待續) 看到月家和風家冰釋前嫌,滄城主原本就蒼白的臉上變得更加的難看了起來。

“等會兒衍天宗的宗派接引便要來了,你們囂張不了多久!”滄城主面色陰狠道。

“你們打破了賽場的秩序。必須受到懲罰!”

“不管如何,滄城主,走,死,你自己選擇吧。”風嘯冷聲道。

“風嘯,難道真的要做的這麼絕麼?我這些年帶你不薄,還有你,月玄傲。”滄城主一見情況不妙便開始打起親情牌了起來。

“待我,不薄,我風家和月家的分離難道不是你從中作梗的?”風嘯一臉氣憤道。


“還有,二十年前的刺殺!你真當我們是傻子啊!”月家主臉色中的帶着濃濃的憤怒,雙手似乎有些顫抖。

”哼,既然如此就別怪我無情。“滄城主好歹是一城之主,他可不想就這麼放下這麼多年苦心經營的事業。

“霸天拳!”滄城主面色一狠,雙掌變拳直接向着風嘯和月玄傲打了過來。

頗有種以一敵二的架勢。

不過他好歹也是玄君小成的強者,對戰天玄修者別說兩個就算是十個也是遊刃有餘的。

“風行三式!”風嘯玄氣運轉全身,對着滄城主便衝了上去。

月家主抽出長劍而上。

不過兩人畢竟是天玄,和滄城主玄君的實力相差太多了。不一會兒便敗下了陣來。

“要不是估計你女兒和你兒子…我早就殺了你們!”滄城主面色猙獰的指着兩人道。

“蒼天道!”滄城主,一掌將兩人打倒在地,手中似乎有青色光芒流動。

他直接祭出自己的道!

在那青色的光芒中,似乎有着一絲雷電之力,這中運用自然的力量和風逸能夠接引星辰之力差不多。是玄君專有的手段。

“讓開——”風嘯一見這陣勢面色一變,急忙吧月玄傲給推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