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秋影看著四周黑漆漆一片,一舞手中的太子劍,冷聲一笑。

「月黑風高殺人夜,我看誰殺誰!」《都市大地主》第二百七十七章通訊符和懸賞 第二天,在冰霜禁地急凍地龍的地盤當中……

“奇怪了,主人怎麼昨天一個晚上都沒有回來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呢?”看着聶辰那空空如也的帳篷,山臊的臉上不禁露出了一副疑惑的表情說道,從昨天聶辰說有事去了無盡血海空間以後,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回來,雖然知道天誅劍魂和孟雲豪是絕對不會對聶辰不利,但山臊等人的心裏多少還是有些擔心的,不過也就在山臊話剛說完沒多久,聶辰便突然從無盡血海空間當中飛了出來,只不過此時的聶辰卻是臉色慘白,彷彿遭到了什麼重創一樣。

“主人,你,你這是怎麼了?”在看到聶辰的慘相以後,山臊等人頓時就被嚇了一大跳,連忙走上前來詢問道,眼中滿是疑惑的光芒,因爲在他們的記憶當中,聶辰還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如此的迷茫與狼狽,就好像對自己所堅信的某些事情失去了堅持一樣,而這也不僅令他們擔心不已。 “沒事,就是這一次我消耗的有些過頭了,所以在未來的一段時間裏恐怕是無法再去出手幫助你們了,剩下的還需要你們自己去努力才行。”聽着山臊等人那關心的話語,聶辰也只感覺自己的內心一陣溫暖,隨即卻又想起之前天誅劍魂和孟雲豪對他所說的話,於是在稍稍沉思了一下以後,還是將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況告訴了山臊等人,由於這一次聶辰玩得實在是太大了,以至於天誅劍魂和孟雲豪都十分明確的告訴他,他這幾天是別想着再去和別人動手了,否則的話,絕對會給聶辰的身體留下難以修復的病根,到了那個時候,聶辰雖然不能說這輩子都別想再晉級,但是想成爲真正強者的話,那就沒什麼指望了。

“哦,這樣啊,沒事,再怎麼說我們中也有三個都已經達到了魂帝級別,而且我和山臊也都已經領悟到了奧意之力,就算是遇到了向急凍地龍那種級別的對手也不是沒有一戰之力,再說了,我們也不可能老師生活在您的保護之下吧,放心,剩下的,就交給我們吧。”在聽了聶辰的話以後,山臊等人也是不由的鬆了一口氣隨即笑着對聶辰說道,實際上,即便聶辰不說,山臊和犼他們也已經決定在接下來的路程當中,主動擔任主攻的職位了,畢竟現在的他們也都已經達到了魂帝級別,而且還領悟了奧義之力,可以說除非對手是急凍地龍那個級別的強者,否則以他們三大魂帝級別強者的實力,完全可以不用擔心有什麼意外發生。

“這……那好吧,我明白了,既然如此,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接下來幾天我會盡快讓實力恢復到全盛時期。”看着山臊等人那一臉“交給我們吧”的表情,聶辰先是愣了一下,隨即也是笑了起來點了點頭說道,沒錯,現在的山臊他們也都成爲了魂帝級別的強者,而且都領悟了屬於自己的奧義,甚至說現在的山臊和犼聯手,即便是聶辰,如果不小心一點應對的話,也很有可能吃大虧的,也就是這麼一股強大的實力,自己又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嗯,您就放心吧主人,再說了,您就算是不放心山臊那個二貨,總該相信我吧。”見聶辰終於同意把接下來的事情交給他們,犼也是一臉興奮之色的說道,說着還不忘去損了一把山臊,氣的山臊差點一記老拳打到犼的臉上去,當然,最終他還是忍下了這種衝動,只是指着犼的鼻子破口大罵道:“犼,我去你大爺的,你丫的才二呢,喜歡個女人都不敢去主動追求,我鄙視你。”

“你……”在聽了山臊的話以後,犼的臉一下子就綠了起來,指着山臊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而另一邊羅瀾的臉上也不由得閃過了一絲尷尬的表情,原來自從上一次羅瀾說出那些對聶辰懷疑的話語以後,雖然犼對她還很是喜歡,但卻始終壓制着自己的這股感情,再也沒有表示什麼了,只是別人不知道,單做爲犼這麼多年的老弟兄,山臊卻是十分清楚犼的想法,而今天被犼這麼一損也就顧不得什麼直接說了出來,以至於現場的氣氛瞬間冷淡了下來,對此,山臊多少也是有些後悔起來……

“好了好了,大家都是這麼多年的弟兄了,何必爲了這麼一點點的小事爭吵呢,不過接下來的事情我可就交給你們了,如果出了什麼意外的話,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們兩個,我可是真的會把你們送到無盡血海空間裏交給劍魂**了。”感覺到那尷尬的氣氛,聶辰也是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又走上前來微笑着說道,而在聽了聶辰的話以後,無論是山臊還是犼的臉上都不由得白了一下,隨即連忙點點頭答應了下來,如果說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人能威脅到他們倆的話,除了聶辰以外,恐怕那也就只有天誅劍魂和孟雲豪才能做到了,當然了,對於山臊,那就要再加上他的妻子秦青兒才行。

“對了,我差點忘了,爲了以防萬一,劍魂和大哥他們還順便給我們配了一個保鏢,出來吧小白。”看着犼和山臊那一臉緊繃的表情,聶辰也是忍不住的笑了一下,緊接着彷彿想到了什麼東西似得,又再次開口說道,說着就只見原本應該跟在素蓮心身邊的小白突然出現在了聶辰的肩膀上,用他的小爪子在聶辰的頭上狠敲了一下以後,才頗爲不滿的說道:“胡來,什麼小白啊,都說了要叫我白大人,哼,要不是看在那兩位大人的面子上,以我小白大人的身份又怎麼可能當你這麼一個小鬼的保鏢啊。”

原來,因爲這一次聶辰所遭受到的傷害實在是太大了,所以爲了以防萬一在發生什麼意外,天誅劍魂和孟雲豪便同時下令讓小白出來給聶辰當保鏢,雖然說現在的小白還沒有回覆到全盛時期的實力,但也無限接近於下位魂尊級別的強者了,而這樣的實力,至少在這洪州大陸上完全可以橫着走了,再加上小白形似兔子,不容易引人注意,所以在仔細思考了一番以後,天誅劍魂和孟雲豪才最終決定派他出來。

“嗯?你的意思是你不想出來了,好啊,我是沒什麼意見,要不要我再把你送回去呢?”聽着小白那頗爲不爽的語氣,聶辰則是挑了挑眉頭,臉上滿是玩味表情的說道,沒錯這一次派出來的人選雖然是天誅劍魂和孟雲豪決定的,但實際上那些居住在無盡血海空間裏的人心裏其實都是想出來的,儘管無盡血海空間裏能量濃郁度比外面要高得多,但生活卻實在是太苦悶了,短時間的話還沒什麼問題,時間一長,那就有些不好忍受了,而像小白這種本來就十分活潑的性情就不好熬了,所以在知道這一次是自己出來當保鏢的時候,小白可是興奮的跳了起來呢。

“額,那還是算了吧,看在你重傷的份上,我就陪你走一趟吧。”見聶辰竟然真的想要將自己送回去,小白頓時就被嚇了一大跳連忙說道,直到現在小白還記得自己出來時候,素蓮心和疤臉臉上那種羨慕嫉妒恨的表情,如果自己現在真的被聶辰送回去的話,想頂替他的人絕對不在少數,所以在面子和自由這兩者之間的對比之下,小白還是果斷放棄了自己的面子,而其他人在看到小白那慌忙的表情一個個的也都忍不住的大笑了起來……《都市大地主》第二百七十八章有了賞金幹什麼? 皇后劉氏看了看頻頻回頭飄香,心中一笑,然後對著飄香道「沒事的,影兒從小習武,一般人是傷不到他的。而且他的身邊還有數百精英高手為他護駕,不必擔心。」飄香點了點頭,然後鼓起勇氣問皇后劉氏道「娘娘,這些是什麼人,竟然敢來對你們動手。」

皇后劉氏聞言一笑,轉過頭不說話,看著隊伍前頭。飄香看著皇后劉氏的神色,頓時覺得自己問了些不該問的事。不過皇后劉氏又轉過頭來道「這些人我也不知道是些什麼人?只道是來者不善。這些事你以後嫁給了秋影,你便問他吧。」

飄香哦了聲,不如之前般的生澀,飄香偷偷的看來一眼皇后劉氏的神色,覺得沒有什麼不快,然後問道「皇後娘娘,只是不知我爹爹和鄉親們他們怎麼了?」。皇后劉氏早就料到了飄香會問到她這個問題。其實在皇后劉氏的眼中那些人早就死在了今晚刺客之手。

不過皇后劉氏還是安慰道「這伙匪人只是以我為目標,不會對你爹爹他們下手的。」聽著皇后劉氏這樣一說,心中安定下來。對於她這個沒有講過什麼世面的善良姑娘來說這母儀天下的皇后說的自然是真話。

「娘娘小心!」這時候花月姑姑一聲大喝,躍身而起,擋在皇后劉氏的面前。雙手合十,夾住刺向皇后劉氏的東瀛刀,然後一折刀身斷裂開,花月姑姑一掌打向那名偷襲的東瀛人胸膛,這時候青龍也是躍起,一把抓住這東瀛人。

「停!發信號,皇后遇襲,無礙!」青龍一手抓住東瀛人發令道。兩名紫衣衛馬上用笛子將命令傳出。

「說!你們到底是誰派來的!」青龍捏著東瀛人的嘴巴喝道。這是紫衣衛怕犯人咬舌或者咬毒自盡。東瀛人被抓住嘴巴,無法咬破自己嘴裡的毒囊,可是死死的不說話。青龍一使眼色,旁邊兩名紫衣衛走上來,從紫衣衛工具袋中抽出兩個筷子長的銀針,對著東瀛人的天靈蓋和太陽穴刺了進去。

那東瀛人被刺進銀針渾身抽搐,然後一名紫衣衛拿出一個黑糊糊的葯,塞進了東瀛人的嘴巴里。過了片刻,那東瀛人雙目無色。

青龍滿意的點了點頭,問那名東瀛人道「你們是誰?」,那名東瀛人雙目無神,單板道「我們是忍者!」。這時候紫衣衛和影子高手兵器在手,這次東瀛人是毫無徵兆的出現,說明他們的潛行功夫一流!甚至是超一流!而且他們還提防著射向東瀛人的暗器。

青龍接著問道「你們頭目是誰?」,東瀛人長大嘴巴,口水已經流了出來。「我不知道,我們稱他為神!」,青龍眉頭一皺,接著問道「你們這次有什麼目的?」,東瀛人道「我們接到神諭,來殺死大乾皇后和大乾太子!」

「你們這次來了多少人!?」

「不知道!」

「你們的聯絡點在哪?誰是你們安排在我們之間的內奸?」青龍急問道。可是就在這時東瀛人已經口吐白沫,死了。本來這套審訊法就是給死刑犯準備的,頭中插入銀針,這是魔道的搜魂大法之中的陰狠手段,中這等陰毒功法之人不出一刻,便是全身抽搐,口吐白沫而亡。



青龍站起身來對,走向數步之外的皇后劉氏。「稟皇后,這次來人只知道是忍者,他們的統領被稱為神,刺客人數不明,目的是為了刺殺皇後娘娘和太子殿下。而且沒有審問出他們的聯絡點和內奸!」青龍回稟道。

皇后劉氏說道「內奸之事,先放放。據目前來看這個內奸的身份非同一般,不在關鍵時刻是不會顯露的。首要之事便是走出這片樹林。」

青龍點頭說是,又發令,命令隊伍繼續前進。

秋影看著隊伍那邊傳來的煙火問道「這是什麼意思?」,旁邊白虎統領道「這是皇后遇敵,有驚無險之意。」

秋影點點頭道「看來我們要加快速度了。儘可能吸引更多的敵人了。」,這時候在他們周圍的東瀛人原來越多。

秋影對著旁邊的影子道「以計劃行事!」,影子點頭。秋影又轉身對著白虎道「發信號,已交手,不可脫身!其餘人不可妄動!」,白虎稱是。

「啾,啾!」兩道紅色和一道綠色的煙花直衝向天。而這時候秋影提劍躍起,殺向圍在外圍的東瀛人。白虎和其餘紫衣衛緊跟其後,那兩道影子則是隱在黑暗之中,不見蹤影。四百御林軍也是沖向了外圍。

「那是?」左翼的影子也看見在黑夜之中的三道煙花問旁邊的紫衣衛。那名紫衣衛沉聲道「那是白虎統領發出的型號,遇敵交手,不可脫身。同時告誡我們不可妄動!」,那名影子聞言咽下心中的不甘之氣。他們影子在黑暗之中何曾這樣憋氣。

「青龍統領,那是?」飄香也看到了那三道煙花,心中升起不妙之感,第一次問青龍道。青龍對飄香倒也是恭敬,剛才他也聽到了秋影要她做太子妃。青龍道「那是白虎統領發出的信號,意思是他們已經和刺客交手,不可脫身。而且告誡我們不可妄動。」

飄香聽見交手,不可脫身又急問道「白虎統領是不是和秋影在一起。」,青龍緩緩點頭道「是的,白虎統領跟隨者太子身旁!」。飄香聽見這樣一說,身子一晃。而皇后劉氏則是捏緊了飄香的手,不讓她倒下。

皇后劉氏對著青龍道「命令全軍,加快速度!」,她是皇后和白玄經歷過多少風風雨雨,陰謀詭計。她怎麼能不知道白秋影是為了引開刺客的注意力,好讓自己安全點。如今之際,只能早早走出這片樹林,趕到前面的平原,然後再派人來救。

這時候青龍也感到了壓力,如果太子出事了,他也就只能自刎謝罪了。作為大乾談之色變的紫衣衛統領,要盡忠臣之事。

秋影的太子劍是大乾開國皇帝白羽打造的,是每一代太子的信物。這太子劍是採用九天隕鐵煉製而成,削鐵如泥。秋影仗著這把利劍,不用任何技巧,而是直接劈砍,每一招勢大力沉,無人可抵。

其餘的紫衣衛兩人一組配合的也是極好,而御林軍則是單人作戰,這裡是樹林不能排兵布陣而且自己的武功也不如紫衣衛的高深。

白虎手中拿的是一把刀,厚背刀。

秋影手中太子劍舞成大圓盤,纏住前面三把刀,隨後白虎躍過,刀鋒滑過咽喉,血噴如柱。秋影彎腰反手一劍,劍尖刺透一名東瀛人的咽喉。

四周的人原來原多,秋影見自己的策略成功了,大吼一聲,太子劍一劍斬斷一棵大樹,然後左掌一拍,大樹直接撞向圍在白虎身邊的十餘名東瀛人。秋影明白如果最後面自己力竭,唯一能保護自己的就只有這裡除了自己武功最高的白虎。

大樹直接撞翻了十餘名東瀛人,白虎反手一刀,刀氣直接切開大樹。大樹分裂成兩半,左掌連拍兩掌。裂開的大樹撞向東瀛人最密集的地方。

「噌!」秋影反手一劍,砍斷了東瀛人的刀,直接砍掉了他的頭顱。秋影對著白虎大喝道」小心,他們會五行遁術!「。

白虎眉頭一皺,這是樹林,如果他們用五行遁術中的木遁術,將會神出鬼沒,到時候就更難對付了。

白虎大喝道「紫衣衛聽令,焚燒樹林!」,紫衣衛的工具袋裡面什麼都有,而且現在是冬季,天氣乾燥,極易燃燒。

紫衣衛從工具袋中掏出粉末。幾人對著空中一撒,粉末在空中燒起,巡視點燃了樹木。然後紫衣衛圍著大圓圈電起火來。

秋影太子劍飛舞將大圈裡面的的大樹全部砍掉,然後踢出大圈之外。白虎雙腳連踏,每一步都講枯葉彈飛,然乎枯葉化作暗器,嗖嗖的飛向東瀛人。

「轟」,這片樹林燃起熊熊大火。東瀛人被擋在了外面,而且火圈還有往外擴大。秋影劍氣化風,擴散火勢。

「小心火遁!」白虎喝道,五行之中金木水火土。秋影點頭,不過倒是不懼,隨著火勢擴大,他們只能跳入火圈之中,這樣就只有土遁可用,也是大大的減少了遁術的威力。

秋影喝道「劍影隨行!」,手中太子劍化作道道劍影,東瀛人不是不能攻破。「我來領教太子殿下高招!」一聲大喝,一名高大的東瀛人躍了進來,在空中就是連拍幾掌。每一掌都是打在劍影之上。

「來得好!」《都市大地主》第二百七十九章女明星的一腳 三天後,在冰霜禁地深處一處不爲人所知的深壑峽谷之外……

“呼……三天了,我的傷勢終於也都好的差不多了,而且在力量方面還得到了不小的進步啊。”將四溢出來的噬天?修羅之力重新收回到體內,聶辰先是呼出一口濁氣,隨即頗爲興奮地說道,經過這三天的調養,聶辰原本透支的肉身也終於快要完全恢復了,而且似乎還有所精進了不少,就算再次對上急凍地龍那個級別的對手,哪怕沒有山臊和犼的幫助,聶辰也有把握與之抗衡,甚至還有一定的機率可以將其擊敗。


“主人,如果線索沒有錯誤的話,那七煞血蓮應該就是存放在這裏得了。”也就在聶辰剛剛調息完成以後,山臊便走了過來,指着前方大約還有數裏腳程的深壑峽谷對聶辰說道,在這三天的時間裏,山臊和犼也沒有辜負聶辰對他們的信任(準確來說是他們自己手癢了),主動將路上所遇到的魂獸全部都給解決掉了,當然了,那些魂獸頂多也就是六級巔峯級別罷了,自然不是已經領悟了奧義之力的山臊和犼的對手,而像之前他們所遇到急凍地龍那種級別的怪物,卻是沒有在遇到過了。

“嗯,血煞沖天,七煞匯聚,這確實是七煞血蓮生長的必要條件,很好,吩咐下去,今天就先在這裏好好地休息一個晚上,等到明天早晨,再去捕獲那七煞血蓮。”稍稍感應了一下來自於深壑峽谷當中所傳出來的陣陣血腥氣息,聶辰點了點頭,臉上也滿是凝重之色的說道,從萬劍門獲得的這份線索果然沒錯,那個深壑峽谷完全符合了七煞血蓮的生長環境,但同時聶辰也知道,像七煞血蓮這種級別的天才地寶怎麼可能會沒有守護魂獸守護着呢,而且既然能在這種同時匯聚了七種煞氣的地方生存下來,那麼那隻守護魂獸的實力也是絕對難以想象的,至少不是自己所能輕易對抗的,甚至說,就連已經達到魂尊級別的小白,也不見得是那其中怪物的對手。

“哦,看來你也已經發覺到了啊。”也就在聶辰正在思考該如何應對守護七煞血蓮魂獸對策的時候,小白又突然從他的背後跳了出來,一臉正色的對聶辰說道,作爲一名魂尊級別的強者,小白雖然沒有聶辰的神識能力,但自身所具備的音波能力對於能量的感知,比之聶辰的神識感知也是絲毫不差,所以也同樣感應到了那峽谷當中的恐怖氣息。

“沒錯,能夠生活在擁有着如此濃郁血腥氣息的地方,那隻怪物的實力也是絕對不會低的,至少也可以達到你這個級別,甚至還有可能更強也說不定。”看着小白那一臉正色的表情,聶辰也是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說道,而這回,即便是向來“自大”的小白在聽了聶辰的話以後,也是出奇的沒有進行反駁,因爲從剛纔他所發出音波得來的消息,那隻居住在峽谷當中神祕怪物的實力竟然也已經達到了魂尊級別,至於到底是下位,還是中位魂尊級別那就不得而知了。

“好了,其實你也沒什麼好擔心的,就算裏面那個怪物達到了魂尊級別又能怎麼樣,別忘了,無論是劍魂老大還是孟老大的實力都深不可測,也許我們不是那個怪物的對手,但是以那兩位的實力絕對是可以輕易將其擊敗的。”看着聶辰那擔憂的神色,小白則是微微一笑說道,雖然說他沒有多大的把握可以戰勝居住在峽谷當中那隻怪物,但這並不代表就沒人可以戰勝那其中的怪物,就像是孟雲豪和天誅劍魂,他們兩個無論是哪一位都可以輕易的將其擊敗,甚至斬殺掉。 “話雖如此,但我卻始終還是想憑藉我自身的實力將那個怪物擊敗,畢竟那傢伙也是守護那七煞血蓮多年了,我們本來就是掠奪他的東西,這樣做,總感覺有些不太地道。”聽着小白的話,聶辰卻是皺了皺眉頭說道,也許是因爲培養七煞血蓮的這片地域和聶辰的無盡血海空間有着許些相似之處,聶辰竟然含有的對那其中所居住的怪物也不由的生出了一絲惻隱之心。

“我去,你小子該不會是對裏面那個傢伙產生了惻隱之心了吧?”看到聶辰臉上所流露出的那一絲不忍之色,小白頓時就傻在了那裏,臉上滿是不可置信表情的說道,雖然早就有所猜測,但是在看到聶辰此時的表現以後,小白才終於確定了,聶辰竟然真的是對那居住在七煞血蓮誕生之地的怪物產生了一絲惻隱之心,而在聽了小白的話以後,聶辰也是不由得挑了挑眉頭說道:“是又怎麼樣,畢竟再怎麼說他和我的無盡血海空間也是殊歸同途的存在,如果不是必要的話,我是真的不想對他下死手啊。”

“哎,我說,你是不是吃錯藥了,就算他和你的無盡血海空間殊歸同途,但是你可要搞清楚,像能誕生出七煞血蓮的地方,可是同時具備了七種煞氣死亡之地啊,就算那怪物能夠存活下來,也必然心性殘暴,嗜血成性,一不小心,我們可是真有可能會被他滅掉啊。”見聶辰竟然真的這麼說,小白也是不由得急了起來,連忙說道,要知道像這種同時具備了七種煞氣的地域都是被稱之爲死域的地方,基本上是不能有生物存在的,就算是有生物存在在這裏,那九成以上也都會被這其中的煞氣侵蝕神智變成那種只知道殺戮的恐怖生物,而和這種生物對抗的話,一不小心那就是必死無疑的下場,這也就難怪小白會如此的慌張了。

“瞎說什麼呢,那裏的煞氣就算是再強能比得上我的無盡血海空間嗎,而當年山臊和犼他們在無盡血海空間里居住了那麼長的時間都沒事,我想那個傢伙應該也不會太過分的,否則的話,當年以萬劍門那三個長老的實力又怎麼可能從中獲利呢?”聽着小白話語,聶辰卻是有些不滿的皺了皺眉頭說道,要是說煞氣濃郁程度的話,恐怕整個九州都沒有哪一處可以比得上他的無盡血海空間了,而當初山臊和犼那些修羅殿的衆位弟子可是在無盡血海空間裏整整生活了三年的時間,也沒有說出現過什麼神智被寢室的情況啊,再者說,如果那裏面的怪物真是喪心病狂的存在的話,那麼當年萬劍門的三大長老也不可能從中獲利的。

“我去,你小子怎麼還說不聽啊,算了,算了,我也不和你說了,把我送去無盡血海空間,這事還是讓劍魂老大和孟老大跟你說吧。”見自己是怎麼樣都無法說服聶辰,小白也是有些無奈了起來,當即便讓聶辰將自己送回到無盡血海空間當中,想要讓天誅劍魂和孟雲豪來親自勸服聶辰,不過也就在小白話音剛落的時候,天誅劍魂和孟雲豪竟然主動從無盡血海空間當中飛了出來。

“你們兩個不用吵了,這件事我們都已經知道了,小白,這件事就交給小辰去做吧,這次也許是消沉的一個機緣也說不定。”從無盡血海空間出來以後,還沒等小白說話,天誅劍魂便主動開口說道,原來就在剛纔小白和聶辰發生爭執的時候,天誅劍魂和孟雲豪卻在冥冥當中感應到那片七煞血蓮誕生之地當中竟然傳出一絲和聶辰力量有着幾分契合度的神祕力量,二人當即便判斷出,在那裏應該存在着聶辰的一次機緣,而這一次在聽了天誅劍魂的話以後,小白最終還是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沒有再多說什麼了。 「全速前進!」青龍喝道,他也看見了白秋影那邊的火光,也是知道白秋影在吸引刺客的注意力。這時候就要乘機而走。

「小心!」一名影子大喝道。一道寒光閃過,從天而降。那名影子襲身而上,雙掌打飛那名東瀛人。皇后劉氏緊緊的拉著飄香在自己身旁,花月姑姑雙手張開,護住兩人身旁。

這時候全軍加快了速度,御林軍一路小跑,而在御林軍中央的皇后劉氏他們也是一路小跑。紫衣衛和影子也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

這邊烈火正雄,火勢擴大,白秋影這邊的防守地域也是變得極大。一片焦土。白秋影接過襲來的東瀛人一掌,太子劍化作一抹流光,刺向和自己交手的東瀛人。那東瀛跳開,雙手丟擲出一個東西,冒出一陣白霧。然後人就不知所縱。

白秋影轉過頭對著白虎大喊道「小心行事,有高手出現!」,白虎瞭然,手中大刀砍下一名東瀛人的頭顱,然後跳到紫衣衛中間喝道「小心行事!高手出現!」。這一片紫衣衛仗著自己武功高強而且擅長暗殺之術,對於東瀛人的招數倒也是能對付幾分,可是御林軍那邊就不同他們習慣於正面突殺,現在這種時候倒是不好對東瀛人。

「砰」地面炸出一個大坑,一道影子衝出,然後對著白秋影就是一刀。白秋影手中太子劍一頂,刀劍相錯。白秋影一個掃堂腿,那影子有衝天而起。白秋影劍尖也是躍了上去。突然地面又炸出一個大坑,人影直接撲向白秋影。白秋影人在空中不能使力。只能將太子劍豎起。

太子劍豎起剛好立在刀尖中央,那人影收手不及,連人帶刀被劈成兩半。剛好接著這個時間差,之前的那道人影又調轉頭,沖了下來。不過他不是直接刺而是點刺,這樣可以避免像剛才那名東瀛人一樣被一劍分屍。

白秋影落地,雙腳踏穩,太子劍磕開一刀之後,直接刺向東瀛人,東瀛人收勢躍開。白秋影想要挑起,卻發現又有兩道人影出現直接抱住自己的腿。而這時候三名包括之前那名跳開的東瀛人又刺了過來。

白秋影不能閃避,心中大急。太子劍刺透了抱住自己兩條腿的東瀛人,然後彎腰負劍於身後。「噌」五把刀劍碰在一起。白秋影被四把刀壓得彎下腰去。

「啊!」白秋影青筋暴起。剛要脫身之時又被壓了下去。「太子!」白虎看見白秋影被四個人壓制,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大急的喊道。白虎橫劈一刀,一名東瀛人被擋開,白秋影再次起力,震開了其餘的四把刀。

白秋影震開之際乘著其餘三人立足未穩,手中太子劍得勢不饒人,連點三朵劍花其餘兩名東瀛人瞬間被一劍封喉。而最還開始的那名東瀛則是跳開了。那名東瀛大喝道「今日我柳賀總算領教到了太子高招。」

白秋影大喝道「我今日也來領教一下你柳賀的招數。」說完,白秋影抬劍至頭,身子站直。白秋影大喝道「讓你看看我的春秋劍法。」

白秋影赫然起手,四平馬步,太子劍指天。「劍舞春秋!」劍氣化為陰陽兩極,陽極生氣昂然,陰極死氣森森。

一劍而出,生氣衝天。柳賀一刀斬春機,春機亡而秋死生。瞬間劍氣狂暴,威力倍增,柳賀沒有想到他劈開生機之後會是這樣。

「柳賀一刀斬!」柳賀面對著白秋影的春秋劍法,卑鄙的連退數步。然後刀尖插地,身子一旋轉,刀自下往上撩,然後停身,刀尖一轉自上往下斬。兩道月牙般的刀氣迎上春秋劍法。

一刀斬和春秋劍法在空中一碰,刀氣和劍氣撕裂開來。白秋影和柳賀皆是受到反震之力。柳賀接著刀氣和劍氣撕裂開來,身子一遁,又消失了。

白秋影忍著胸口氣血的翻滾,太子劍連點。擋住往自己殺來的刀。

白秋影這邊的喊殺聲之大,傳到皇后劉氏的耳中。這時候皇后劉氏終究是沉不住氣了,問青龍道「青龍統領,還有多久才能到達前面那塊平地?」

青龍回身道「稟皇后,還有一刻鐘。「皇后劉氏沉聲道」再加快速度!」。就在這時候異變突生。地面隆起一個小丘,一把劍刺出,目的直接是皇后劉氏。

青龍一手握住劍,左手刀捅下地面,「呲!」地上血噴而出。花月姑姑袖袍一展擋住了那血。雪粘在袖袍上面,那袖袍瞬間被腐蝕。花月一驚,果不其然有毒。手中一展,直接割裂袖袍。

「殺!」這時候東瀛人利用遁術遁入人群之中。用的一招中間開花。三名影子加上花月姑姑守在皇后劉氏和飄香姑娘四周。青龍和其餘人則是離開十步之外,這樣既可以施救,又可以留出空間給花月和影子施展武功。

青龍朝外,旁邊一人面朝皇后。一人相間,這樣便可提防中間突髮狀況。「桀!」一聲如鬼泣一般的聲音。一名東瀛人踏著御林軍人頭而來。每踏一步,一名御林軍頭顱便塌陷了下去。

「吼!」眾人在提防那踏御林軍人頭而來的人時。在皇后劉氏身後那邊也傳來一身大吼。不見人,之間御林軍中間裂開一道口子,口子旁的御林軍皆是被腰斬。背對著皇后劉氏防禦者皇后劉氏身後的影子大喊道「小心!」

雙掌擰在胸前,準備到那人出現之時,一掌推出。可是就在離自己還有三丈之餘的時候那人居然不見了。

而那名發出桀聲的東瀛人也是敢到了。他還沒有跳入御林軍中央,而是在離著御林軍中央還有一丈之時,赫然抽出手中的刀,一刀猛斬而下,「斷水流!」

這把刀氣猛烈無比。花月姑姑踏前數步,手中在胸口合十然後一轉,也是一斬。肉掌化刀。而青龍見是大好時機,在地面借力躍起手中刀直接削向了那東瀛人的腿。

「吼!」之前消失的那名東瀛人又出現了,離著在皇后劉氏的影子不足一丈。一刀斬下,影子倉促中握拳迎上,可是那名東瀛人嘴角不屑的一笑,手中刀便變斬為削。

影子來不及變手,只能是東瀛人砍下了他的頭顱。

這一刻皇后劉氏身後沒有防衛者,生死只是一刀。《都市大地主》第二百八十章上熱搜了《都市大地主》第二百八十一章可以領獎了 眾人皆驚,那名東瀛人只需一刀揮下,便可取了皇后劉氏的頭顱。倒是皇后劉氏沉穩,見到自己受到威脅,只是把飄香拉退一步。

「呀。」旁邊一名紫衣衛撲了過來。一把把那名東瀛人撞退。東瀛人一刀而下將那名紫衣衛一刀切成兩半,但那名紫衣衛在臨死之前從懷中掏出白色粉末對著東瀛人一撒。

「啊!」東瀛人雖然砍下了那名紫衣衛但是那粉末入眼,使的東瀛人眼睛劇烈疼痛這是石灰。乘著這個機會又有幾名紫衣衛撲上來。刀刀皆砍向東瀛人不同的地位。東瀛人眼不能看,只能聽聲辯位。可是聲音過於吵雜,只能聽出一名紫衣衛的腳步聲。

東瀛人向前大步砍出,一名紫衣衛早有準備,丟出鉤鎖鉤住東瀛人的刀。幾名紫衣衛將刀甩出,刀直接捅在東瀛人身上,然後一個翻身一躍。抽出刀,對著那名東瀛人砍上幾刀,東瀛人被分屍。

那幾名紫衣衛見那名東瀛人被殺之後跟了上去。而皇后劉氏身後的位置也有人補了上去。這影子雖然是從小就接受訓練,但是武功並非皆是強者之列。剛才被東瀛人一刀砍下頭顱的便是第一境的修為。

那名東瀛人雖說是第二境但是卻也抵不過,暗器,和紫衣衛天衣無縫的配合。在皇后最前面之中,青龍正和那名使出「斷水流」的東瀛人纏鬥,青龍一身武藝是合縱親手**的也是四大統領裡面境界最高的,達到了第二境無疵境。

兩人在前面拚鬥誰也奈何不了誰,花月姑姑也不上前幫手。花月姑姑手中兩柄彎刀,如彎月一般,這時候情況緊急萬分,由不得她不使全力。

「殺!」又是遁術,不知幾何的東瀛人遁道了御林軍中央,開始大開殺戒。有點被御林軍給纏住,有點就直接一路砍殺,直衝向皇后劉氏。遊走在御林軍中間的紫衣衛也是利用自己的優點和東瀛人打殺起來。

在御林軍的前方開路的錐翼也已經和對方,不過這裡的東瀛人倒不是很強悍,只是纏住他們,延緩他們開路的速度。而兩翼卻是安靜無比,這讓的在兩翼帶隊的影子,心急如火,他們想要回到御林軍中央保護皇后,可是又怕這側翼被敵人攻破。

白秋影這邊和柳賀打的難解難分,白秋影的春秋劍法暗含春秋之意,春去秋來,秋過春歸。春秋變化讓的柳賀難以破解,而柳賀用著遁術和白秋影周旋,一時間誰也奈何不可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