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在六界時空之中,雲天和慕雪就向是憑空消失了,似乎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姜茗思索着問題的根源,可在她腦海裏,自己所遇見過的一切和學到的一切裏,從未遇到過這樣的事。

隸虎身爲仙獸,也是絲毫找不出理由來解釋,就算慕雪和雲天魂飛魄散,那在曾經他們發生過的一切,按理說在一眼千年裏也能找尋到纔對,可是如今,一切都沒了,消失了!

“大家別擔心,慕雪她們沒事,很安全……”就在大家都在疑惑擔憂之際,一個慈祥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大家轉身一看,原來是慕雪的母親李芳。

不知何故,李芳的這一句話,竟然讓所有人都將心平靜了下來,原本的擔憂也隨之消散。因爲作爲母親,與自己的骨肉是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的,既然當母親的都說自己的孩子沒事,那她的孩子就一定沒事,在無果無方的情況下,選擇安然信服反而更好。

“咦,我也施展不出法力了,這怎麼回事啊?”寒霜聽雲天所言,立即試着自己施展法咒,也一試之下,也是萬分驚訝,自己的靈力似乎也完全消失了。

再看慕雪、平夢,甚至身爲妖的天雪,都是一樣,所有人的法力都施展不出來了。這一切不得不讓衆人感到詭異和驚訝。試想,在這麼小的平臺之上,下面是萬丈深淵,四周又沒有路,如果沒有了法力施展飛行術離開,那一行人不都要被困在這裏了嗎?

此時除了遊安剛和老者,其餘人都是詫異對望,想從彼此雙眼之中找到答案高清楚到底怎麼回事,可是所有人眼中只有疑惑和自己一樣的詫異,反倒是沒有法力的遊安剛,顯得極爲平靜,除了這高處之地讓他有些害怕外,並沒有因爲自身法力失去而感到疑惑,因爲他本身就無法力可言。

雲天一行人都在納悶怎麼回事,根本無暇其它之事,此時反倒是遊安剛問出了關鍵所在:“這……這麼高的地方,咱們可怎麼下去啊?” “哇,你們快看,飛過來的那是什麼啊?”遊安剛話剛問出口,慕雪就隨之驚叫起來,再一看慕雪所指之處,遠處似乎正有一團紅色的火焰在朝一行人所站之處飛來。

隨着那火焰越來越近,寒霜一臉驚詫,不可思議的叫道:“這……這是火鳳……”

聽寒霜這般說道,老者皺了皺眉,隨後又大聲笑道:“看不出來,你這丫頭來頭到不小,竟然能認出這火鳳。”

寒霜見老人怪異模樣,似乎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不該說的,所以連忙收聲,不再言語,而其餘的人,卻是一臉驚詫的看着朝自己飛過來的那團火焰,因爲大家都很害怕被那團火焰燒焦。

火焰越來越近,雲天急躁卻又無奈,不禁大叫:“這到底是何物,如果它再朝我們這邊逼近,我們就全都要被燒焦了!”

“是啊,快想想辦法!”慕雪也是一臉恐慌,神色之間充滿了懼意。

老者見到兩人驚恐神色,不禁沒有安撫,反倒大笑了起來,似乎在笑這兩人的無知,再看平夢和寒霜,兩人卻顯得冷靜的多,思樂雖然也是害怕,但並沒做出太大舉動,因爲他相信自己身旁的雲天會保護自己,而遊安剛卻是索性幹瞪着其餘人,因爲他只有盼望自己身邊的這些能人解救自己了!

隨着火焰的逼近,終於,大家看清了那飛來之物的樣貌,巨大的身形上有紅色琉璃般的烈焰在燃燒着,烈焰之上還漂浮着一絲淡藍色的火源,顯得很優美,一眼看去,這似乎是一隻巨大的火鳥,全身被火焰包裹,卻又有彩色流光從身上散發而出,那火焰色的羽毛之上,不斷的有青光顯現,當大家看清這火鳥的樣貌後,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驚歎道:“鳳凰……”

“哈哈哈哈……沒錯,此乃這萬靈谷的守護神獸之一—羽靈火鳳!”見所有人的眼神都由驚恐變成了驚訝,最後轉變成了驚奇,老者也不再賣關子,說出了這火焰是何物。

此時羽靈火鳳就這麼停留在一行人所站平臺的懸崖邊,似乎在等待着一行人,而老者則直接指引大家朝火鳳的背上走,可不止何故大家都很疑遲,隨着這火鳳身上散發出的火焰似乎並未有一絲熱氣,但大家還是懼怕接觸到火焰後會有不好的事發生。老者見一行人並未有所舉動,無奈的搖搖頭,只有當先一人朝火鳳背上走去。

走到火鳳背上後,老者回過頭說道:“你們莫非準備就這麼站在這石臺之上,或者直接從這裏跳下去摔個粉身碎骨不成?”

此時所有人都已經失去了法力,根無法施展飛行術,在這樣的前提下,大家都沒有了其它的辦法,最後,寒霜二話不說,一腳踏上了火鳳的背上,接着是平夢、天雪……在大家緩慢的腳步下,一行人全都來到了火鳳的背上。

見所有人都已經踏上了火鳳的背,老者朝正在看自己的火鳳微微一點頭,火鳳一聲長天鳴叫,展翅一躍,隨着一道優美的五彩流光在懸崖邊閃過,帶着雲天一行人的火鳳開始朝遠處的山谷飛去,而站在火鳳背上的雲天等人,並未因爲火鳳的翱翔而感到不平穩,大家都覺得站在火鳳背上,不管它如何轉彎俯衝翱翔,都如履平地一樣的平穩。

一會後,火鳳落在了雲天等人從石臺之上看到的這面湖邊,從火鳳背上走下後,火鳳便翱翔飛起,朝遠處而去,只在天空留下了一道流離彩痕……無限美麗。

“哇,我要是也能養這面一直鳥該多好啊,那我去哪裏旅遊都不用買機票啦……”來到地面後,遊安剛似乎還回味在剛纔的翱翔之中,雖然他曾有在雲天的幫助下在天空飛行過,但與這一次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剛纔站在火鳳背上翱翔在天空,讓遊安剛感到無比的安心,靜心,身心得到了完全的放鬆。

老者微笑着看了看遊安剛,似乎想說些什麼,但嘴脣微張後,卻又將頭轉向了雲天說道:“大家跟我來吧。”隨後,就朝不遠處的茂密森林之中走去。

一行人此時除了遊安剛,其餘人都被眼前的這面湖吸引了,一眼望去,湖水翠綠平靜,湖面之上瀰漫着淡淡的白霧,湖水清澈見底,細細一看,還能看到在水面下游動的魚兒,可讓人不解的是,那些魚兒的遊動,卻沒有讓湖面之上蕩起一絲漣漪,所以這湖面讓人在這麼靜的距離下看了,會覺得很舒心,就如一個人站在一面巨大的鏡面上一樣,整個世間,只剩下了天、地和自己。

“喂,快走啦,不然待會跟不上了!”遊安剛因爲沒有被湖水所迷住,所以老者說完走後他就跟了上去,可走了一會後才發現其餘人還站在原地發呆,他這纔不得回頭對雲天一行人大喊。

被遊安剛的叫聲一驚,雲天等人全都回過神來,這才發現老者已經走了很遠,雲天也連忙叫上大家跑步跟了上去。

走了不遠的平路,一行人來到了茂密森林的邊緣,一眼望去,整個林子全都是一種樹,不過這到底是什麼樹,卻沒有誰能說得出。但這裏的每一棵樹,全都特別的粗大,每棵樹的樹幹,都有足足五人環抱大小。想一想,如果整片森林全都是這麼粗壯的樹組成,會是何其壯觀。

老者來到樹林邊緣後就停下了,這樹林佔地之廣,面積之大,根本就無法用肉眼觀盡,不過整片林子一眼望去,卻只有一條小路通向林子裏面,可老者卻就是在入林子的唯一小路前面停了下來。

遊安剛身爲空門傳人,對於佈陣相當熟悉,當他見到老者停下來後,立即就會意,所以走向前去問道:“老人家,這是不是佈下了結界,看上去似乎是‘遊仙陣’?”

原本老者並未在意遊安剛說話,不過當遊安剛說出遊仙陣後,老者卻眉心緊皺的看向遊安剛,有些驚詫的說道:“想不到,你們這一羣人裏,個個都不簡單啊!”

“呵呵,這沒什麼,這遊仙陣對我們族人來說,很多人都會布,只不過很難找尋到佈陣所用的尋龍木,不然……”遊安剛傲氣顯露與神,似乎很得意。

“遊仙陣?是什麼陣啊?我怎麼沒聽過?”雲天平時對衆多法陣都有過參研,如今突然聽到一個自己從未聽過的法陣,不免感到好奇起來。

“這遊仙陣啊……”

“師傅,這遊仙陣乃是一種動態法陣,佈陣之人需要一種極其特殊的木材作爲法陣陣眼,這種木材稱之爲尋龍神木。但尋龍神木乃是六界間極其難尋之物,因爲它的成長需要至少有三界之氣同時滋養纔會成長,而在六界之中,唯獨只有通天井具備三界之氣同在,據說這通天井內就有一棵尋龍神木,但至於這通天井到底身在何處,卻從未有人找尋到過,而找不到通天井的原因,是因爲通天井被人施展了遊仙陣。遊仙陣一旦佈陣好,就會將所佈之物隱藏,然後法陣會以不斷移動而且是隱匿形態存在,除了佈陣之人能憑藉自身所帶之尋龍木找尋到法陣所在,其餘人是絕難找尋到遊仙陣的!”老者話還爲完,遊安剛就將雲天想知道的說了出來,而老者也只是微微點頭,並沒有因爲遊安剛搶了自己的話而生氣。

“什麼,遊仙陣竟然有如此奇特的功效,那如果要是能將想要保護的事物外圍施展遊仙陣,那不就是萬無一失?”雲天聽遊安剛說完,顯得有些激動,因爲他對法陣的參研和道術的悟性,導致他對所有法咒新鮮事物都極爲感興趣。

“也可以這麼說吧,可是……我感到很奇怪,從這樹林外圍的形態看來,這裏並無什麼需要守護之物啊?爲什麼會有遊仙陣在了,還有,這遊仙陣陣眼所用的尋龍神木又是哪裏來的啊?”遊安剛剛回答完雲天的疑問,自己卻又有了疑問。

“小子,我本以爲你還蠻聰明,看來也不過如此啊……”老者側眼看了看遊安剛,隨後說出了這番話,接着便雙手一彈,隨着一快紫色方塊物體落在老者手中,老者雙手也快速的結印。那紫色物體似乎具備極大的靈力,在老者手中落下後,隨後又開始極快的轉動,一會後,一道紫光從紫色物體內沖天而起,飛到這片森林上空後,又朝森林中心位置飛去,最終,那道紫光飛速的朝森林中心位置落下。

紫光落下那一刻,突然一道金光將整個森林籠罩,此時的整片森林,就如一個被巨大圓形金光籠罩的困獸,完全沒反抗的意思。接着那金色光罩開始變色,由金色變紅色,又變青色,慢慢的,那光罩終於跟樹葉融爲***失不見,而此時,老人原本所站之處的那條進入森林的小路也消失不見,呈現在衆人眼前的,卻是一道巨大的地陷凹痕,而就在凹痕下方,不斷的又炙熱的岩漿在翻滾,試想,如果是平常之人落入岩漿,會是什麼後果。

老者這時收回了那紫色物體,拍了拍遊安剛的肩膀道:“小夥子,你要學的東西還多着了,走吧!”這句話似乎是老者對遊安剛的一種輕論,就因爲他剛纔的那股傲氣,也許讓老者很看不習慣。

見到老者再次朝前方的那拱石橋走去後,雲天捂嘴偷笑着拍了拍遊安剛的肩膀,帶着一絲譏諷道:“小夥子,別怕,還有師傅在了,走吧……”說完,雲天便跟上了老者的腳步,不過纔沒走幾步,雲天就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遊安剛感到很無奈,但並未就此而生氣,他還在想老者那句話是什麼意思,突然,走了沒幾步的遊安剛雙眼一亮,一臉驚喜的自言自語道:“莫非,這整片森林的樹木都是尋龍神木?” “老人家,你告訴我,這整片林子裏生長的,是不是全都是尋龍神木啊?”一路之上,遊安剛一直纏着老者問這個問題,可是老者只是搖頭不語,似乎故意在吊他胃口,但這遊安剛也不是省油的燈,一路之上不管老人如何推辭,他還是不斷的問着。

“我說安剛,這一路之上你說那麼久,難道你就不口渴啊?”見到死纏爛打的遊安剛不放棄不氣餒的舉止,平夢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這叫求知心切,不得已而爲之,如果這真是尋龍神木,那老人家他就一定知道取神木之法,如果有了這取神木之法,我就可以拿到尋龍神木,有了尋龍神木,我就可以佈下遊仙陣,這麼一來,我在空門之中,就一定是無人能敵了,哈哈哈哈……”遊安剛說着說着,似乎自己真的成了空門之中無上之人,全然一副沉醉在自己幻想之中的樣子。

雲天無奈一笑道:“如果這是尋龍神木,那你直接去砍點下來就好了,幹嘛一定要問老人家是不是呢?”

“師傅,這尋龍神木既然是極其難尋之物,那想要取木那自然也不是那麼簡單了……”遊安剛悻悻然道,似乎在爲取木之事發愁。

“莫非取神木也要有什麼講究?”寒霜這時也開始好奇了,畢竟一路之上大家都是在走路,自然會有些無聊,一時有一件讓自己好奇的事,正好也可以解解悶。

遊安剛見有人在此請教自己,又得意了起來,大聲說道:“那是必須的啊,神木神木,如果要是都像砍一般樹木一樣去取木,那它還能稱之爲神木嗎?”

“既然你知道神木不能以一般方法取,那你肯定也就知道取木之法了,幹嘛還一定要去跟老人家確認這是不是神木呢?”慕雪就是喜歡鑽空子,一句話就把遊安剛的矛盾給揪出來了。

“這……這……”遊安剛似乎被慕雪給抓住了辮子,一時語塞說不出話來。

此時思樂很有默契的說道:“我看是你根本就是瞎說的,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取神木之法吧!”

遊安剛聽完思樂的話,臉竟然也紅了,但又說不出什麼來解釋,最後竟承認了自己確實是瞎蒙的:“我,我這不是在求問老人家嘛……你們,你們咋就那麼死心眼,非要抓着我不放了?”

見到遊安剛那臉紅害羞的樣,大夥都忍不住大笑了起來,笑聲瀰漫在森林之中,不一會便被沙沙作響的樹葉摩擦聲掩蓋,但一路之上,老人卻並未出聲,只是獨自一人走在最前。

又是石臺之上,隨着一陣空氣扭曲,一個黑色身影出現在了剛纔雲天一行人所站之處,一層黑布包裹着的身軀,讓人完全看不到他的臉,根本就認不出來是誰。但隨着他慢慢的將臉上的黑布拿開,一張熟悉的臉與石臺之上呼嘯的風聲相迎,此人的臉龐對於雲天而言,定然是再熟悉不過了,這不是當年媚琴所救的魔族大將安祿山又還有誰呢?

安祿山落在了石臺之上後,左右巡視了一番,雖然他身爲魔族,但畢竟還是人所化,當看了看四周並無異常後,安祿山也被眼前的景色所吸引,久久不能回過神來,完全沉浸在了這美好的景色之中。

“好了,我們到了……”走了沒多久的路,老者帶雲天一行人來到了一處很平淡的地方,平淡也許只能對雲天而言,至於慕雪、遊安剛他們這樣的城市人,雖然有在外歷練過,但畢竟沒有在這種地方生活過,而云天,卻感覺極其的熟悉,因爲這裏的一切,看上去與自己從小長大的地方很相似。

看着那簡陋的小木屋,屋前的花花草草,不遠處一條細水徐徐的溪流,用細小竹子圍起來的籬笆……這一切,與雲天從小生活的那個山頭太相似了,以至於雲天見到這裏的一切後,還以爲自己回到了那個與自己師傅一起生活的山頭。

“這裏的屋子足夠你們住的了,一人一間,要是累了,就先進去休息休息,我還有點事要去處理一下,你們自便,但是切記,沒事不要亂跑,知道了嗎?”老者帶一行人來到此處後,便叮囑道,他似乎還要事沒做完,說完,便獨自轉身離開。

“這……這是什麼地方?這怎麼住人啊?房間裏竟然連張象樣的牀都沒……”老者走後,慕雪第一個衝進了房間,可是不到五秒,她就跑了出來大吼大叫,一臉的不滿。

雲天好奇,遂意也走進了一件木屋,一眼看去,屋子裏簡單的什麼都沒有,說什麼都沒有,那不是誇張,而是事實,整個木屋裏,只有一個角落裏堆着一些怪異的雜草,看樣子那就是牀鋪了。整個木屋本就不大,但相對還算明亮,可木屋裏除了角落的那堆雜草,就再無他物,似乎那雜草僅僅只是放在木屋內的飾物,用來點綴這空蕩蕩的小木屋。

看完木屋的情況後,雲天算是明白爲什麼慕雪會那麼大反應了,別說她,就連自己也覺得有些過於簡單了,自己當年在山上時,雖然也很清貧簡陋,但至少還是有平常人生活所用的一些用品,可這裏,卻實實在在的什麼都沒有。試想一個正常人,在這樣的環境裏,怎可能習慣,這不就像是生活在野外一樣嘛!

雲天走出木屋後,一看外邊,大夥全都是一臉的驚詫和無奈,似乎在等着雲天給主意,可這會,這裏的所有人都如一個平凡人一樣,自己的法力也全都已經消失,就算是想做點什麼,那也是毫無頭緒,雲天這回也沒有了辦法,只能無奈的一搖頭表示自己沒什麼看法。

“怎麼,施展不出法力了嗎?”遠遠的,安祿山就看到一團烈焰朝自己飛來,並隨之傳來一陣極其深厚的聲音。

在安祿山欣賞完了這一切美景後,立即就陷入了焦慮之中,因爲他感覺到自身原本的法力消失了。在這樣的情況下,試想誰能淡然,他想盡一切方法來尋回自己的法力,好讓自己離開這鬼地方,可不管如何努力,卻只是枉然,絲毫不能有所作爲。

見到飛來的烈焰慢慢朝自己畢竟,這回安祿山似乎已經絕望了,自己身爲魔族,又闖入了別人的領地,想必是必死無疑,在這樣的想法下,安祿山反而冷靜了下來。不管誰都一樣,如果已經知道自己必死無疑,在死亡面前已經感覺不到了畏懼,反而會很淡然的去面對死亡。

烈焰逼近,終於安祿山看清了飛來之物,見到那琉璃烈焰和巨大的身形鳳凰,安祿山再一次被震撼,可他覺得自己定然會死在這,所以沒有了心思欣賞,而是閉上了雙眼,等待死亡的到來。他已經沒有了任何反抗的能力,坦然面對死亡反而是見更好的事。

“哈哈哈……怎麼,你以爲老夫會要你的命嗎?”這個聲音又一次傳來,讓安祿山閉上的眼睛又睜開了,再一看,鳳凰的身上竟站了一個老者。

安祿山一定神,大聲說道:“你是何人?”

“我是來救你的……”老者笑着回道。

“救我?”安祿山似乎有些懷疑老者的話。

見到安祿山懷疑的表情,老者正色道:“怎麼,你以爲老夫是要來殺你?”

“難道不是嗎?”安祿山已經懷着必死的決心,反而不再害怕。

老者微微一搖頭,帶着一絲戲說的語氣道:“就算要殺你,那也不是現在,老夫非但不是來殺你的,我還要帶你去一個好地方,提升你的法力,讓你成爲一個讓人難以匹敵的魔……”

“什麼?你說的是真的?”聽老者說完,安祿山心裏升起了一絲希望。

“要想活命,那就趕緊上來。”老者不願再多說,開始招呼安祿山上鳳凰的背上。

“你沒騙我?”雖然安祿山心裏還是很疑慮,可他卻已經不由自主的開始朝羽靈火鳳的背上走去,畢竟在死亡和生存之間,誰都會選擇後者,再說,這是在必死的前提下出現了一絲生機,誰還會猶豫呢?

安祿山一踏上羽靈火鳳的背上,老者就許指一揮,隨着火鳳急速翱翔,不出一分鐘,老者就帶着安祿山來到了一處地獄。

說這裏是地獄,那是因爲這裏的一切確實讓人難以恭維。漫天都是紫電烏雲,地面上處處荒野,雜草都沒有一根,一眼望去,這裏沒有藍天沒有綠葉,跟剛纔在石臺之上所見相比,那石臺上見到的如果是天堂,那這裏就一定是地獄。

“這是什麼地方?”安祿山走下火鳳背後,看着眼前的一切,與剛纔所見的一切成反對,讓他很不習慣。雖然在魔界時也是暗黑世界,可至少那裏還有山有水,不至於像這裏所見的一切一樣,根本就是一片死域。

“這裏叫做七界心境,乃是魔氣最鼎盛之處,在這裏,你的魔族法力能成倍的增長,現在你可以試試你的法力就知道了……”老者一直都是騎在火鳳背上沒有下來,雙眼盯着安祿山回答他的問題。

“什麼,我的法力?”安祿山似乎被老者的話給驚到了,聽到老者說讓自己試試法力,他就像觸電一樣被驚到了,不過他還是立即就施展出了自己的法力,隨着一道黑色流光從其手中飛出,而後落在了不遠處的荒地之上,黑氣立即散開,慢慢的將方圓五米之內的地面籠罩,一會後,地面開始滾動翻騰,最後那些被黑氣籠罩的地面全都化爲了一灘黑水。

“這……我的法力……哈哈哈哈……”見到自己這一招化魂咒竟然突然增強,安祿山欣喜若狂。之前自己施展這一招法咒,僅僅只是能在一米之內管用,而且,要想讓所有被黑色霧氣籠罩的物體液化,那幾乎根本不可能,就算耗盡自己所有的法力,那也是做不到的事,可如今,自己卻輕而易舉就做到了五米範圍全都腐化的效果,他怎麼能不狂喜。

“以後,你就呆在這七界心境內,等機會到了,我會來接你出去,切記,不要想着逃離此處,除了我能接你出去,你一切的做法都是徒然……”老者看着還在喜悅之中的安祿山,嘴角掛起了一絲微微的笑意,說完後,火鳳就展懂雙翅準備離去。

就在老者準備離去之時,安祿山突然轉身一揮,一道黑色氣體直奔火鳳,眼見那道黑色氣體就要擊中火鳳,可在黑色氣體離火鳳還有半米之遠時,火鳳左翅一揮,一道烈焰隨之飛出,將朝自己擊來的黑氣化解,而火鳳的那道烈焰,卻不偏不中的擊中了安祿山,將安祿山整個人都擊飛。火鳳並沒有繼續追擊,而是在一擊之後就飛起,一會後就消失在了這荒蕪黑暗的天空之中。

看着火鳳消失,但老者的聲音卻又一次在荒蕪的世界響起:“好好修煉,這七界心境對魔族之人而言,有着莫大的益處,等你法力提升到空境,我會來接你出去!”


老者的聲音已經消失,可是被擊飛落到地面之上的安祿山卻又陷入了沉思。剛纔老者所言的空境,乃是魔族中最高的境界,如果能達到空境,那在魔族恐怕就是難遇匹敵了。據說魔族戰魔刑天和其餘的兩位護法焚天及神農子,都是法力達到了魔族空境,只有那三護法媚琴是因爲從人類轉化爲魔,纔沒有到達這個境界。試想,如果自己能達到空境,那到時候不是可以與魔族四大護法平起平坐了?

想着想着,安祿山從地上站了起來,大聲狂笑道:“此處對我修煉如此有益,到達空境又有何難,哈哈哈哈……” “喂喂喂,你們快來,看這溪水裏面的魚多漂亮啊!”雲天一行人在老人走後,起初全都在爲那些木屋感到無奈,可才過一小會,慕雪就已經把原本的焦慮放在了腦後,她先是在花叢裏發現了金光閃閃的奇異花朵,接着又是在樹上看到了紅燦燦的果子,這會她又來到了離木屋不遠的小溪旁,見到那些極其漂亮的魚兒,慕雪又一次驚聲歡呼起來。

這會不止是慕雪,天雪和平夢也耍開了,四處都能發現讓人驚奇的東西,讓兩人不時驚聲歡笑,遊安剛則是跑去了那粗壯大樹旁,一個人嘀嘀咕咕的在思索着什麼,思樂則陪寒霜坐在木屋下的空地在聊着天,也早以忘卻了原本的那份憂心。

這會,只有雲天一個人站在木屋遠處的一處高地上,從這裏,可以一眼看清楚木屋周圍的一切。站在高處,雲天放眼而觀,細細一數,這裏一共是十二間木屋,木屋呈現規則的圓形排列,整片木屋中心,只有那一棵自己不認識的樹屹立,而再看周圍的森林,全都是清一色相同的樹木,木屋中心的那一棵樹木,跟周圍的那些森林樹木相比,顯得格格不入,可如果將他與周圍的木屋一相襯,卻又極其美觀。

圓形排列的木屋,中心單一的奇樹,還有那樹木周圍一個圓形排列的珍草奇花一點綴,這樣一看,似乎讓雲天大腦之中閃過了一絲記憶,很熟悉,可又一時想不起來到底是什麼事。

“小子,是不是覺得這‘天啓日月陣’很熟悉啊?”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在雲天身後響起,雲天猛然回頭一看,原來是老者,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來到自己身後的,自己在這裏沒有了法力,知覺和感應能力似乎也消失了,如果在以往,有人這麼接近自己身後,怕是早以察覺。

雲天見到老者,微微一笑,行禮後說道:“原來是老人家……”

雲天話剛說完,一個猛烈的思緒突然在腦袋裏清晰起來,天啓日月陣,剛纔老者說這句話時,雲天就如被雷擊一樣,在經過這麼一閃而過的思緒,雲天徹底記起來那熟悉的記憶了。

沒錯,那種讓自己如被電擊的感覺,就是因爲自己想起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曾在茅山碧雲峯修煉時,一次無意之間在一塊奇異的石板之上見到了一個陣法的解說佈置,那次在見到那個陣法時,雲天猶如遇到九天玄雷,完全被陣法中的法咒之術和用處所感染了,可就在雲天看完那個陣法解說後,石板之上的記載刻錄也隨之消失。

自從雲天得知了那個法陣的佈陣之法後,也有嘗試過去布那個陣法,可無奈這個陣法需要一樣極其珍貴的東西作爲陣眼,這個陣眼所用之物叫做‘天香輪迴珠’。雖然這陣眼所用之物被稱之爲珠,可這顆珠子如果要是落入地下,就會化爲大樹,飛入天空,便化作雲霞,落入水中,化作游魚……也就是說,想要尋找到這珠子,比登天還難。更重要的是,這顆天香輪迴珠,在天地之間,獨有兩顆,因爲這天香輪迴珠是在天地初開時,盤古化作萬物時雙眼所化。

據說盤古在開天闢地之時,爲了穩定天地之間的氣息,在化作萬物之時,便用自身雙眼化爲天香輪迴珠,而後擺下了一個奇異的法陣。當時盤古將自身十指化爲十座大山,雙耳相扶,也化山論爲陣耳,十二座大山以圓形相排,又以自身毛髮在十二座大山中心化作花草樹木,同樣以圓形相列,擺出了天啓日月陣,但這陣法卻未能啓動,後其用雙眼化的天香輪迴珠中的一棵落入雙圓之中心,法陣得以啓動。

陣法一動,萬物皆動,天之渾濁皆清,地之洪荒皆靜,萬物相輔相成,天地終得圓滿落成。之後此法陣一直以其天香輪迴珠做陣眼,爲天地之間輸送這源源不斷的清靈之力,據說直至今日,天地之間的一切萬物,皆還取決於盤古大神所佈下的那個法陣。後人爲感恩盤古所創天地,就以天爲首地爲啓,日月相伴論爲法陣之名,取名爲天啓日月陣。天啓日月陣在運轉之時,據說地面就開始不斷的轉動,最終因爲法陣之力需要隨日月精華所吸收靈力,便轉化爲了圓形的球狀!

此陣如布成,等同是一個萬年不竭的靈力塑成法陣,陣大則輸靈則大,陣小則輸靈而精。但此陣若要布成,必須要有天香輪迴珠,否則,不管如何做法,均是枉然。天香輪迴珠一顆已經在盤古化萬物時,作爲了天地之間的陣眼,根本無從尋起,就算是有人尋到,若想要取開天神將所布法陣之物,那也是必死無疑,所以想要佈下此陣,就只有尋找到另外一顆天香輪迴珠。只是對於此陣法,隨着時間的流逝,世間已經鮮有人知,如果雲天不是無意中發現了碧雲峯上的那塊石板,恐怕自己也是一生都難以得知此法陣。


就在此時,雲天聽到了老者所言的那句話,讓雲天想起了此事,他怎能不驚,怎能不詫異。此法陣如果是以小範圍佈置,如一般之人處在法陣之中,就能極快的提升自己的能力,而此時自己所見,如老者所言爲真,那自己一行人不就是處在這法陣中心嗎?

“這……這真是……”雲天被內心的激動感染,說話也顯得很艱難。

老者走到雲天身旁,拍了拍雲天肩膀,微微笑道:“小夥子,當年讓你識得此陣,就是想讓你在見到此法陣之時,能立即明白一切,如今妖尊重現世間,雖然我身爲盤古戰斧,但妖尊同樣是得了盤古大神親身所傳祕術,如單憑我一人之力,定難與之相敵對,所以在多年前我覺醒之時,發現了你的特殊命格,便暗中安排了這特別的一個法陣讓你所知。我說這些,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