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吐蕃使者拉着一張老臉,略微拱了拱手,詢問道。

他們剛纔因爲懼怕趙寅的才華,所以,錯失良機,現在正懊惱的緊,若是早知道這小子現在纔回來,他肯定會押上一注。

這個上聯也是七大家族的才子們合力想出來的,根本就是個絕對,只可惜,唉……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先舉重吧,射箭最精彩,留到最後一輪!”

李二心不在焉的說道。

已經有了二十個郡縣在手,他早就做好打算,剩下這兩項他堅決不賭。

高句麗的使臣當中,有一個身材十分魁梧的壯漢,他光着頭,赤着腳,胳膊比他大腿都粗,一看就是個大力士。

但大唐一向中文輕武,根本沒有人能與之抗衡!

所以,他準備保住手中已經贏得的賭注,見好就收!

“來人啊,將舉重的石墩搬過來!”

趙寅對身後的千牛衛吩咐道。

“是!”

領命後,衆侍衛立馬忙活去了,沒多久,駙馬府的後院就擺上了幾個重量不一的石墩。

最小的也有兩百斤,最大的則重達兩千斤。

此刻府內喝酒聊天的衆人也紛紛放下酒杯,目不轉睛的瞪着場內。

“我們三國會派出亞木哈與貴國切磋,只是……不知陛下要派何人出戰啊?”

高句麗使臣略顯得意的看着李二,拱手問道。

“額……!”

李二被問的有些窘迫,立馬朝四周看去,但卻沒有一個像樣的。

這還比個錘子?

大唐的武將不少,但上陣殺敵,指揮作戰是沒問題,若說比力氣就不行了!

再看看年輕一輩,更加沒一個像樣的。

一個個從小就被護在懷中,風吹不着,雨淋不着,別說是舉起來,就算是挪一下都費勁!

“陛下,若是想要贏這一局,看樣子非小婿莫屬了!”


趙寅看出李二的爲難,湊到他的身邊,悄聲說道。

“當真?”

原本李二都打算認輸了,但聽到他的話後,頓時又看到了希望。

但高興之餘,他也看到了這小子臉上那股不懷好意的笑。

這小子平時可是個無利不起早的主,這次不知道又要坑自己什麼呢?

“小婿怎麼敢欺騙岳父大人?小婿一人,便能將接下來的兩局比賽都贏下來!”

趙寅拍着胸脯保證。

“哦?”

聽說他不但能舉重,還能射箭,李二眼中的光芒更勝。

不過轉念一想,耷拉着眼皮說道:“你小子是有條件的吧?”


“還是岳父大人瞭解小婿,只要一千萬兩銀子,小婿便幫你把這兩項全都拿下!”

趙寅嘿嘿一笑,拱手說道。

“什麼?你小子這是趁火打劫,朕的國庫剛剛充盈起來一點,你小子是要全部掏空啊!”

李二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十分的氣憤。

“岳父大人,小婿這一千萬兩不要現銀,只要以後娶各位公主的時候,陛下能將這一千萬兩減掉即可!”

這老摳貨只要一提到錢,立馬炸廟,所以,趙寅趕快解釋。

“我說你怎麼那麼好心,原來還是在打公主的主意!”

聽說不要現銀,李二的心總算是放下了。

城陽現在整天泡在駙馬府,嫁給這小子也是遲早的事。

“陛下若是覺得捨不得,那就作罷,當做小婿什麼都沒說……!”

看着李二那糾結的神情,趙寅擺了擺手,“也只可惜了這兩次機會,若是趁機開一局的話,一定能贏上不少郡縣!”

“你這就是誠心要坑朕的錢啊!”

李二佯裝惱怒的呵斥起來。

他準備再向趙寅施施壓,萬一能賴過去呢?

“剛剛陛下不是也坑了我的禮金嗎?”

趙寅雙手環抱於胸前,對於他的威脅絲毫不感冒!

他認識李二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對於這老小子的脾氣他實在是太瞭解了!

只要自己咬死不鬆口,這老小子最後還得乖乖聽話。 “好,你贏了,就依你,等以後你娶公主的時候,朕給你減免一千萬貫,哼……!”

李二見自己唬不住趙寅,只能勉強同意。

雖然少收入一千萬讓他很肉疼,但若是能因此贏到幾個郡縣,也是不錯的啊!

再者說,若是能夠完勝三國,他的臉上也有光!

“那小婿就先謝過岳父大人成全!”

趙寅喜滋滋的搓了搓手,低聲道謝。

“我可將醜話說在前頭,若是你小子輸了,朕不但不給錢,還要治罪!”

李二看着他那副狡詐的樣子就來氣,立馬威脅起來。

“岳父大人就放心好了,小婿這次若是輸了,絕不提娶其它公主一事,並且,連同長樂公主都給您送回去,如何?”

“趕緊滾,哼……!”

李二低聲怒喝。

這小子是誠心跟自己過不去,他都與長樂成親了,現在居然說要退回來,那豈不就是要休妻?

“陛下,您與駙馬可商量好了?到底貴國派何人出來迎戰?”

看這兩人嘀咕半天,吐蕃使者實在是坐不住了,拱手問道。

“駙馬!”

李二指了指身邊的趙寅,淡淡的吐出兩個字。

是他自己主動請纓的,也怪不得自己了。

“他……?”

李二的話音一落,三國使臣全都滿臉驚愕。

莫不是自己聽錯了?

泱泱大國,居然派個小白臉來舉重?

“噗……!哈哈哈!”

楞了片刻後,衆使臣立馬大笑起來。

尤其是上野葵,她實在忍不住,將剛喝進口裏的酒都噴了出來。

真不知道這唐王是怎麼想的,這小子長的確實是白白淨淨的,可那胳膊連三兩肉都沒有,他怎麼會派這小子出來迎戰?

這不是找虐嗎?

“陛下,此事可玩笑不得啊!”

長孫皇后見狀低聲提醒。

她與趙寅回來後,一直沒有機會跟李二解釋,所以,她以爲李二是因爲對趙寅有誤解,這是故意拿他開涮!

但這事關大唐顏面,不能意氣用事啊!

其實,不僅是他,李二此話一出,所有人都驚呆了。

若是動腦力,誰也轉不過他,但若是比力氣,恐怕就不行了吧?

“這次若是你輸了,我們的報紙明天怎麼刊登?用抹黑的手法?”

忽然想到什麼的候清麗,趕緊跑到趙寅的身邊,一臉擔憂的詢問。

“恐怕不行吧,這麼多人看着,就算是再抹黑,也不能黑白顛倒啊!”

長孫雨佳也湊 了過來,悄聲說道。

她們現在屬實是替趙寅擔憂,就憑她這小身板子,必輸無疑。

“實話實說就行!”

趙寅給了她們一個安心的小眼神。

“這……這可是你說的啊!”

兩女半信半疑的看着他。

這小子一向都是往自己臉上貼金都來不及,今天怎麼還肯將如此丟人的事曝光出去?

“沒錯,就是我的說的……!”

趙寅將兩女打發走後,轉身看向幾位使者,“這次舉重由本駙馬迎戰,就這麼好笑嗎?”

“趙駙馬,真不是我們想笑,你看看你自己的小身板,再看看我們的亞木哈,這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嘛!”

“就趙駙馬這小胳膊小腿的,恐怕連長樂公主都抱不起來吧?”

“哈哈哈……不用猜,肯定抱不動啊!”

幾位使臣絲毫不顧及李二等人的顏面,當衆調侃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