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龍小雨正在換衣服,而且正對着鏡子,雙手託着兩個大饅頭,好像在跟誰比大小似的。

顯然龍小雨也沒有想到,這個時候誰敢這麼大膽進到她的房間裏。

結果足足有兩秒鐘的時間,兩個人是木在那裏的。東方小飛的眼睛是木的,龍小雨的身體是木的。

不過兩秒鐘之後,東方小飛後悔了,因爲他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已經被一個雪白的身體飛起來一腳踹出了門外。正好撞到了正在跟過來的張韻涵和李夢夢。

胸口一陣陣疼痛。

十秒鐘之後,龍小雨面容冷峻的走了出來,身上已經穿好了衣服。

東方小飛瞪着大眼睛看着龍小雨。

“看什麼?沒見過美女?”龍小雨破天荒的說了這麼一句話,不過表情沒有任何變化。


“嘻嘻,別誤會龍隊長,我找你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東方小飛可不敢說自己在想龍小雨如何在10秒鐘就能把衣服穿好的。

“什麼事?”龍小雨說道。

“你看能不能把屋子裏那三個人分別安排到不同的房間,這樣我問起話來也比較方便一些,他們在一起的話,肯定沒人敢說實話的。”東方小飛把心裏想的說了出來。

“好的,我馬上安排!”說完龍小雨回屋子裏面打了一個電話,不一會兒,龍小雨走出來。

“我已經安排好了,他們分別在二樓的三個房間。如果沒有什麼事,請不要來打擾我,尤其是不敲門就進來。”龍小雨說完,關上房門。不過在關門的一瞬間,東方小飛在龍小雨的臉上似乎看到了一絲羞紅。

東方小飛幾人再次來到二樓房間的時候,果然鯤鵬學校的三個保安已經被分別安排到了不同的房間。

“你們還是在外邊吧,他們認識你們。”東方小飛說道。

“爲什麼啊大叔,他們也認識你啊。”李夢夢不依不饒也想跟着進去。

“夢夢,咱們還是在外邊吧,反正也能聽到他們說什麼。咱們別影響小飛了。”這個時候還是張韻涵識大體。

東方小飛衝張韻涵讚許的一笑,然後衝着嘟嘟着小臉的李夢夢做了一個鬼臉,轉身走進第一個房間。

看見東方小飛進來,屋子裏的人有些吃驚。顯然他認出了東方小飛。

東方小飛定睛看了一眼屋子裏的這個保安。眼睛非常小,如果不仔細看,以爲眯成一條縫呢。個字中等,臉龐略瘦。

“怎麼是你?”小眼睛保安看到東方小飛後吃驚的問道。

“爲什麼不會是我啊,實不相瞞,我可是正了八經國家安全局的。”東方小飛笑着說道。

咱在門外的李夢夢撲哧一聲差點笑噴了,多虧房間是用特殊隔音材料建成的,隔音效果不是一般的好。

“大叔怎麼這麼能忽悠人啊,還國家安全局的,他咋不說自己是007啊!”李夢夢說道。

張韻涵也笑了,這個東方小飛有時候實在是太無恥了。連這種話他都能編出來。價值是撒謊界的奇才。

“我不明白!”小眼睛保安說道。

“我們已經盯你們很久了,我想能把你們抓到這裏,就不需要我再多說什麼了吧。”東方小飛嘴角一翹,說道。

小眼睛保安哈哈一笑,“我不明白你說什麼!” 看着一個堅強的男人在這一刻因爲家人而流下了眼淚,張韻涵和李夢夢心裏都有些不是滋味。同樣心裏不是滋味的還有站在門外的東方小飛。他有些後悔剛纔的魯莽與衝動,這樣的男人值得自己尊敬,起碼自己有些時候不一定比這個男人強,只是每個人在社會中扮演的角色不同罷了。

“小眼睛,你是好樣的。你的家人會爲你感到自豪的。”張韻涵聲音也有些哽咽,女人是最容易被感動的。

“到底怎麼回事兒,現在你可以說了吧。”其實張韻涵心裏一直以爲這個小眼睛保安和那個變態色魔是一夥的。

“人在江湖,沒有辦法,其實我也不想參與洗錢這種事情,可是沒辦法,如果我不做,老爺子不會放過我。”小眼睛沉默了一會兒,開口說道。

“洗錢?”

“洗錢?”

東方小飛和張韻涵都不覺心中一動,這可是個意外收穫啊,東方小飛本以爲這幾個人肯定和販毒有關。張韻涵則以爲小眼睛和變態色魔一樣也有什麼特殊癖好呢!

不過兩個人都沒有說出自己的驚訝,而是把這種驚訝放在了心裏。

“恩,洗錢的事情我們早就知道了,也一直在調查這件事,你現在可以詳細跟我說說了。”張韻涵不愧在警隊待過,反應相當快了,連門外的東方小飛都不得不有些佩服張韻涵的反應速度。

“其實鯤鵬學校就是老爺子用來洗錢的一個地方,這幾年,我也記不住到底洗了多少錢,不過我相信馬來利那裏應該都有記錄的。”

“馬來利也參與了洗錢?”張韻涵和東方小飛都不覺一驚,現在兩個人終於明白那天夜裏在校長辦公室裏,馬來利跟那個女會計說的那些話了。

“馬來利在你們組織扮演什麼角色?”張韻涵平靜的問道。彷彿早就知道馬來利的事情似的。

看着張韻涵的表情,小眼睛慶幸自己的坦白,看來人家國安局早就掌握他們的犯罪證據了。

“他是我們朱雀堂的堂主,主要負責爲組織洗黑錢。”小眼睛說道。

“你們組織的頭是誰?”張韻涵一個問題就直中要害。

“老爺子!”

“老爺子是誰?”

“這個我真不清楚,我們從來沒有見過老爺子的面,每次行動都是大師兄通知我們的。”小眼睛說道。

“大師兄是誰?”

“具體名字我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姓王。”

“他的職業是什麼?家住在哪裏?”

“這些事情我們都不清楚,因爲每次行動都是他給我們打電話,我也只見過兩次,他還都帶着面具,不過他的鼻子是鷹鉤鼻子。我知道的就這麼多。”

張韻涵和東方小飛聽完小眼睛說的,心裏都是一陣涼氣,本來東方小飛以爲長洲市現在算的上是一片安寧,沒想到在安靜的背後卻是這麼大的漩渦和風暴。

“你們洗錢的過程是怎樣的?"張韻涵問道。

“我們只負責接貨,然後把錢都交給馬來利,其他的事情我們就不管了。”小眼睛說道。

“其他兩個人在你們組織裏怎麼稱呼?”張韻涵開始爲一會兒審問另外兩個人做準備了。

“胖一點的是小六,高個子的是小七。”那你呢?

“我是小四!”

“那個變態色魔應該是小五了吧?”李夢夢在旁邊忍不住問道。

“不是,小五還在學校,那個是小八。”小眼睛說道。

“你們一共幾個人?”張韻涵看他們都排着順序,好奇的問道。

“我們一共八個人,老大也就是我們說的大師兄,老二和老三在一次行動中被你們的人給擊斃了。”小眼睛現在是知無不言。

既然你們稱爲師兄弟,那應該跟你們的師父也就是你們說的老爺子很熟悉纔對啊。

“不瞞你們說,其實我們這幾個人,早就應該死了,我們都是從監獄裏面被師父救出來的,後來大師兄教了我們功夫,所以我們雖然沒見過師父,但是對師父我們都很感激的。聽大師兄說,師父是一個通天的人。”

張韻涵又問了一些問題,見已經問不出什麼有用的東西來了,也就問明小眼睛家庭住址之後離開了房間。

不用張韻涵和李夢夢再多說什麼,東方小飛已經知道了全部情況。

“這個我去審!”東方小飛覺得兩個弱女子居然能夠讓小眼睛乖乖的把事情都交代出來,自己很沒面子,所以自告奮勇,要審問下一個保安。

張韻涵自然知道東方小飛的想法,沒有反對。

東方小飛走進審訊室,看到一個人高馬大的穿着保安制服的男人。要說東方小飛一米八零的身高已經算是高的了,沒想到這個傢伙居然足足高了得有東方小飛一頭,即使坐着,東方小飛也不禁心裏犯怵。

看着外邊走進來的長相斯斯文文的男人,高個保安一臉的不屑。

“我草,看來又是一個吃軟不吃硬的傢伙,看來也得改變一下策略了。”東方小飛暗忖道。

“呵呵,哥們,你好啊!”東方小飛微笑着說道,只不過笑容很假,很虛僞。

“少給我來這套,你不就是個破老師嗎?這輪得到你說話嗎?”高個保安高傲的說道。

“大哥,別生氣,你看他們真是不懂事,怎麼能把你這麼綁起來呢。”東方小飛繼續笑着說道。他知道,現在不能着急,對付這樣的人,就像剛纔張韻涵對付小眼鏡一樣,得曉之以理,動之以情。

“知道就好,我可是你們得罪不起的,識相的趕快讓那個臭娘們把我們哥兒幾個放了,要不然……”


高個保安沒有把話說完,但是要挾的語氣不言自明。

“要不然怎麼樣?”東方小飛顯得非常害怕的樣子問道。

看到東方小飛的表情,高個保安臉上露出十分得意的模樣。“要不然,弄死你們全家!”高個保安得意一笑。

“大叔怎麼這麼窩囊啊,你看他那個慫樣,一點也不像那時候把我強~暴那會兒。”李夢夢生氣的說道。

張韻涵也被東方小飛突然的改變弄懵了……. “大哥,您消消火,我看啊,你還是把你們的事情都說出來吧,你可以放心,我肯定保證你家人的安全。”東方小飛繼續說道。

大個保安一聽,騰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滾滾滾,讓那個臭娘們兒過來,要不是她偷襲老子,我非奸了她不可。”

東方小飛剛要說話,就聽門嘭的一聲被推開了。

進來的居然是李夢夢,剛纔在門外,李夢夢生氣的不得了,實在忍不住了,推門而進。

“你怎麼進來了?”東方小飛問道。

李夢夢沒有搭理一副慫樣的東方小飛,而是徑直走到大個保安的身旁,突然拿起旁邊的一個椅子,嘭的一聲,就砸到了大個保安的頭上。

“我草你大爺的,我老公給你面子你不要是不是?”砰砰砰,又是連續的幾下,把大個保安直接砸倒在地上。


這位大小姐好像還沒解氣,一步上前,照着大個保安的臉就是一頓狂踹,踹了幾下,大個的臉就像豬頭一樣了。

東方小飛剛要上前阻攔,就聽倒在地上的大個保安突然哀嚎起來。

“求你了,別打了,我招,我招還不行嗎?”聲音帶着哭腔。

“招就不打你了,你大爺的。”李夢夢照着大個保安的褲襠又是兩腳。踢的大個保安哀嚎連連,整棟樓裏傳來了殺豬般的嚎叫。

“求你了,別打了,我全都說,我全都說。”大個一副熊樣哀求道。

“李夢夢拉過椅子,坐了下來。“說吧,如果有半句騙我,我讓你這輩子當太監!”

看着發生的一切,東方小飛可是氣憤到了極點,這也太他媽的沒面子了,自己費了半天勁人家不領情,回頭李夢夢一頓暴打,居然招了。剛要發作,張韻涵也走了進來,拉起東方小飛出去了。

“你拉我幹什麼,我說什麼也要廢了這個2B,我草他媽的,我好好勸他,他不說。小丫頭一頓暴打,他全都說。”東方小飛對張韻涵說道。

“不許說髒話。”張韻涵親了一口東方小飛的臉頰。

”嘿嘿,老婆的話我記住了。”東方小飛心情一下變的奇好。

“可是那個2B,太他媽的氣人了。”還沒等東方小飛罵完,張韻涵的小嘴又遞了過來。

東方小飛這個時候可沒有心思繼續罵下去了,擁着張韻涵親吻起來,就在這個重要的軍事基地二樓,走廊裏親吻起來。

他不知道,這個時候,在一樓的值班室裏,幾個年輕人看的可是熱血沸騰,有幾個神龍特別小組的隊員已經把東方小飛當成偶像了……

東方小飛和張韻涵盡情忘我激吻着,不過東方小飛並沒有採取下一步流氓的動作,他也知道這裏是哪裏,他可不想讓別人看到張韻涵的更多祕密,因爲祕密應該只屬於自己。

吻了足足有十分鐘,審訊室裏發生什麼他們都沒顧得上去看,去聽。

不過當兩個人激吻結束,看向審訊室的時候,兩個人嚇懵了。

那個大個保安正對着李夢夢的腹部踢了一腳,李夢夢被踢倒在地,昏了過去。大個保安正要奪門而逃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