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天啊,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修真境的人啊。」

「這御劍而行啊!我們咸豐城什麼時候來了這般大人物?」

……

片刻后,整個御石台的人都是仰頭望天,一臉的驚嘆。

「你…你是謝魂。」周家大長老手指顫抖的指著天空中的老者,聲色俱厲的道。

「哈哈,時別多年,沒想到還有人記得我。」得意的一笑,謝魂緩緩的降了下來。


「你不是,已經…」

「死了。」謝魂接過大長老的話,森然的道:「老天不收我啊,要讓我活著,活著滅了你周家。」 「我謝家和蛟虎幫要和周家算算賬,無關人等還是儘早離開這御石台,要是被誤傷到了,可別怪我謝家哦。」

謝魂沙啞的聲音在他雄渾的真元包裹下,回蕩在整個御石台,人的耳膜都是有些受不了,隱隱作痛。

隨著謝魂話音的落下,便是有著兩撥人馬手持鋒利的武器,迅速的湧進御石台,將周家的人團團的圍住。

「刀劍無眼,要是被誤傷了,可別怪我蛟虎幫。」一道充滿磁性的聲音清場道。

所有人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只見得,一身火紅衣袍,有著一頭醒目的紅髮的中年人緩步來到蛟虎幫人的中間。

「他…他是蛟虎幫的上任幫主,王蛟。」有人認出了來人的身份,驚呼道。

「王蛟,你蛟虎幫也要參合我周家和謝家的恩怨?」周堉賢厲聲喝道。

在咸豐城裡,有些見識的人都知道,即便王蛟受傷而實力大損,退讓了幫主之位,但蛟虎幫真正當家的人還是王蛟。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王蛟僅僅吐出了幾個字,便不再多言,把目光投向張家家主張拓,道:「笑面虎,該你表態了,你是要做一個觀眾,還是要和周家並肩作戰。」

此刻的御石台,倒是顯得很空曠,僅僅只剩下四大勢力的人,城主一撥人雖然在但並沒有任何錶示,只是冷眼旁觀,還有少數幾個自認為實力還行的人,留在遠處觀望。

而此時的笑面虎卻是面色陰沉,片刻后,看了眼身旁的兒子,最後還是一揮手道:「我們走。」

「現在,人也走的差不多了,我就送你們去見你們的老族長吧。」

瞥了眼離去的張家一行人,謝魂聲音沙啞,眼神蔭翳,道。

聞言,周家眾人都是一慌,修真境在咸豐城是無敵的代名詞,不過周天卻是一點都不慌張,他知道他爺爺的實力遠比謝魂強大,只是皺眉思索著,幾月前他見過謝魂,蛟曾言,他很難突破到修真境,而且時月不多了,可為何現在他卻突破到修真境了。

「呵呵,初入修真境,就口出狂言,還真是…不知死活啊!」周坤輕笑一聲,帶著一絲揶揄,道。

「你…好,好,好。」

謝魂怒極反笑,骨瘦的臉龐猙獰異常,盯著周坤道:「你就是周坤吧,我現在就讓你看看修真境和凝脈境的天壤之別,先取你孫兒性命。」

說完,謝魂一掌拍出,一道金色的真元匹煉化作一桿五丈長的巨搶,劃出一連串的音爆聲,勢要轟殺周天。

就在金色巨搶離周天不到一米時,周天身前突然出現一道銀月彎盤,散發著清冷的光輝,將周天籠罩在內,擋住了來勢洶洶的金色巨搶。

「是誰?」

看著自己發出的金色巨搶像是融入銀月彎盤一般的被擋住了,謝魂厲聲喝道,蔭翳的眸子掃視著御石台,欲要尋處出手之人。

片刻后,謝魂兩眼一瞪,宛如見鬼一般的指著周坤,聲音顫抖的道:「剛剛是你出的手,難道你…你也是修真境。」

「現在才發現,不過已經晚了。」

周坤面無表情的冷哼一聲,旋即右手一伸,一大團火焰便是自其手掌中冒了出來,在其身前,火焰化作一隻火紅的雀兒,栩栩如生,像極了一頭朱雀,然後他手臂一揮,火雀便是夾雜著滾滾火光和熱浪對著謝魂撲去。

「這也是一種奇火啊。」火雀忽然在周天的腦海中開口道。

對於火雀的話,周天卻是沒有絲毫的反應,因為他已經看呆了。

「我跟你拼了。」

面對席捲而來的火雀,謝魂眼眸之中湧現出濃濃的驚駭之色,不過他也知道此刻不能逃,一咬牙,一拳奮力擊出,旋即一道由真元凝鍊而成的金色拳頭便是轟響火雀。

「怎麼可能!」

謝魂奮力發出的真元拳頭沒有對火雀造成絲毫的阻礙,像是金色拳頭融入火雀的身體一般,此刻,謝魂慌了,急忙轉身御劍而去。

「啊…」

然而火雀的速度比御劍更快,幾息之間謝魂便是被火海所淹沒,發出讓人毛骨悚然的慘叫聲,片刻后,慘叫聲戛然而止,一柄通紅而殘破的長劍從半空中掉了在地面,發出一聲脆響,嚇得所有人渾身一顫。

在咸豐成本奉為無敵的修真境強者,就這樣沒了!

「自作孽不可活。」

周坤低聲呢喃了一句,神色淡漠,手臂一揮,火紅的雀兒發出一聲鳴叫,不少修為較弱的人被震的耳膜破碎,血流不止,然後火雀便是對著謝家和蛟虎幫的人撲去。

「啊,饒命啊。」

「我還不想死啊。」

「快逃啊。」

……

謝家和蛟虎幫的人看著火雀,頓時求饒的有,慌亂逃跑的有。

「前輩,我蛟虎幫也是被謝魂脅迫才不得不聽命於謝家的,還請前輩手下留情。」王蛟倒是沒逃,拱手恭敬的道。

他明白,在能輕易殺死謝魂的周坤面前,逃是沒有絲毫用處的,只有留下來求情,方有一線生機。

對於王蛟的求情,周坤恍若未聞,火雀去勢不改,依舊撲殺這謝家和蛟虎幫的所有人。

「天兒,你要記住,這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外面的世界很殘酷,你心懷仁慈,這很好,但也必須分清敵我,如果你不能學會殘酷,那麼你就會被這殘酷的世界所淘汰。」

聽著此起彼伏的慘叫聲,周天眼中閃過一抹不忍,正欲開口說些什麼時,周坤卻是對著周天說道。

周坤殺這麼多人,只為給周天上一課。

半響后,慘叫聲熄滅了,人也消失了不少,空氣中還散發出一股股刺鼻的焦臭味,令人作嘔。

盯著一地漆黑的焦灰,周天不知道心中是何感想,在不久前,謝厲和蠻虎等人還受萬人敬仰,謝麥,謝莽和朱韌還和他們在擂台之上比試,可如今…

「堉賢,這裡就交給你了。」

瞥了眼一臉獃滯的周堉賢,周坤淡淡的說了一句,隨即看了眼自己的孫兒,道:「跟我走。」

聞言,周天近乎機械般的點了點頭,旋即跟上周坤的腳步,而周坤所過之處,所有人無不驚懼的散開。 下午時分,春風和煦,金燦燦的眼光照耀著這間庭院,顯得格外的寧靜。

「嘎…」

突然,大門被推開,一個兩鬢略微發白,一身藍色衣袍的老者走了進來,在其身後,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緊隨其後,他長睫卷翹,眉目俊美,長發飄逸,身材挺拔,可以預見這男孩長大后必然是個英俊非凡的美男子。

這兩人自然便是周坤爺孫倆。

周坤直接走到庭院中一處石椅上坐下,旋即看了眼庭院的風景,便把他那滄桑的目光投向無盡的蒼穹,似要看破青天一般。

少年安靜的站在爺爺的身後,也是瞄了一眼蔚藍的天空,卻是一臉的疑惑,天上什麼都沒有,真心搞不懂爺爺為何成天仰望天穹。


「今天的事,你有何感想?」

半響后,老人終於開口道。

聞言,周天卻是一陣沉吟,今天發生的所有事一幕幕的在腦海中回放,他認真的思索了起來。

「謝家處心積慮欲滅我周家,如果爺爺沒有修真境的實力,恐怕今日滅亡的便是我們周家了。」

片刻后,周天開口道:「這個世界,人並不是平等的,有些人的生命如草芥一般的不值錢,而有些人卻執掌億萬人的生殺大權,出生不可改變而實力卻能改變,在面對有限的資源時,實力將決定一切,弱肉強食,不可避免。」

「你能看透這一點,還不錯。」

周坤給了一個評價,頓了頓,接著道:「不過,有些時候,真正的感情卻比無數利益資源要珍貴,這一點,你能明白嗎?」

「我明白,財富和資源雖然很重要,但不是萬能的,無法換回我的父母。」周天眼神有些黯淡的道。

「唉!」聽了周天的話,周坤發出一聲嘆息,良久無言。

過了一小會兒,就在周天準備硬著頭皮問問他父母的事時,周坤卻是搶先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我不會說的,這對現在的你來說,百害而無一利。」

「你知道我們這西北大陸的八大超然宗門嗎?」周坤話鋒一轉,問道。

「嗯。」周天無精打採的點了點頭。

「你倒是說說看是那八大超然宗門。」周坤毫不在意周天的表情,接著問道。

「天劍門,天鳳門,天易門,天羽門,凌雲宗,無痕宗,星隕宗,落塵宗。」周天幾乎是下意識的答道。

「看來你到是有些奇遇了。」周坤盯著周天,道。

聞言,周天臉色一變,知道自己說漏嘴了,不過還不待周天解釋什麼,周坤便是接著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秘密,你不用對我掩飾什麼,我也不會過問你什麼,你覺得能對我說的就說,不能說的就不用說。」

這一刻,周天覺得素來嚴厲的爺爺格外的慈祥,周天心裡暖呼呼的。

「我最近聽說了一個消息,這八大超人宗門準備在兩大帝國境內招收門徒。」周坤自顧自的說道。

聞言,周天卻是神色一變,頗為急切的道:「我聽張家的張寒說過, 你是我的念念不忘 ,爺爺你可知詳情?」

「這次招收門徒是四月之後,由八大超然宗門聯合舉辦,在兩大帝國境內設置了二十四個招收門徒的地點。」

「我玉龍帝國有十二個招徒地點,帝國直轄區四個,八方王國各一個,我們所在的藍月公國是太照王國的下屬國,而太照王國的招徒地點在太照王國的國都,泰陽城。」

「你可有興趣加入八大超然宗門?」

周坤一改在孫兒心中沉密寡言的形象,侃侃而談。

「我想加入八大超然宗門。」周天斬釘截鐵的道。

「嗯。八大超然宗門招收門徒有些嚴格,最低要求便是十八歲之下,修為在凝脈境。」

「還有,你母親留給你的功法你一定要好好修鍊,雖然現在對你而言沒有多大用處,但是它會對你往後的修鍊有著不可估量的作用,切記。」

說完,周坤便是起身,走進屋子。

「四個月後,泰陽城,天羽門,還有母親留下的功法。」看著離去的老人,周天五指緊握,眼中湧現濃濃的鬥志,口中呢喃道。

「周天,如果你爺爺說的是真的話,我建議你現在就動身,一人前往泰陽城。」忽然,蛟的聲音在周天的腦海中響起。

「這是為何?」周天對於蛟的建議一向都很重視,事實證明,姜還是老的辣。

「為了你能變強,為了你能脫變,為了你能成為真正的天才。」

「老實說,現在的你在真正的強者眼裡依然還是一朵溫室里的花朵,只有真正經歷過戰鬥的洗禮,生死的磨練,你才能蛻變成獨當一面的凶獸。」

「而咸豐城與泰陽城相距萬里,其間有著無數艱難險阻,正是你經歷戰鬥洗禮與生死磨練的絕佳場所。」

蛟和火雀你一言我一語,為周天講解道。

聞言,周天心中有些意動,不過心中的還是有些隱隱的擔憂,他不敢肯定他是否能順利的完成這次的歷練,不由得沉吟了起來,在心中權衡著利弊。

「周天你必須知道,這天底下沒有不勞而獲的事,你想蛻變變強成為真正的天才,就必須要承受某些風險,如果你連一顆拼搏進取的心都沒有,你得一生真的很難有所成就。」看著沉吟的周天,蛟又是勸解道,它似乎很是希望周天進行這次歷練。

「當然,天弟,你是陰陽龍鳳圖的主人,無論你做出怎樣的決定,我們都不會反對的,我們僅僅是為你的人生提供一些可行的建議。」火雀空靈的聲音響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