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葉天穹此刻正在與一具白色的詭異枯骨交戰,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葉天穹已漸漸不支,面色變得越發蒼白起來。

他此刻苦笑一聲,修羅劍主還未找到,難道自己也要葬身在這巨大的棺材中了么?

一想到掣雷盟盟主徐烈半個月前慘死的模樣,葉天穹就覺得一陣不寒而慄。

陳揚冷眼看著雙方之間的廝殺,眼看葉天穹的佩劍已經被折斷,而那枯骨已經刺向對方。

陳揚不動聲色,袖袍一揮,一道磅礴的青色風暴瞬間將葉天穹的身體捲入其中,將之拉到自己身邊。

風暴消散,葉天穹面色蒼白,連忙抱拳道,「在下葉天穹,多謝……」

「咦,是你?!」

道謝之話還未說完,葉天穹突然發現救走自己之人赫然便是自己苦苦找尋了一年之久的陳揚……修羅劍主。

陳揚微微一點頭,問道:「葉盟主,剛剛與你作戰的那具枯骨,究竟是何來歷?」

「他是這上古巨棺內的一具枯骨,想要借我之體奪舍復生,幸好遇見了你,不然他的陰謀就要達成了。」葉天穹心有餘悸地說道。

聞言陳揚倒是微微一驚,「你是說,這上古巨棺內的枯骨都有可能逃出來,對我們進行奪舍?」

「理應如此。」

陳揚面色微微一變,他開始擔心起來月寒汐她們,也不知道她們現在究竟是在第四界還是第五界,只不過第四界尚且如此兇險,更不用說第五界了……

於是陳揚連忙問道:「葉盟主,不知你可在這第四界遇見冷家家主一行人?」

葉天穹點頭道:「就在上周,我在極南處看到了幾道模糊的身影,也許正是冷天霸他們……當時他們好像也在與這巨棺內的枯骨廝殺,後來……我就看不到了。」

陳揚臉色一變,「去那裡看看!」

說罷,也不管葉天穹是否同意,直接令青色風暴將自己二人捲入中心,朝極南處趕去。

看起來冷天霸等人確實是在這第四界遭遇襲擊了,只是不知他們究竟怎樣,若是真有人被其奪舍……陳揚咬了咬牙,若是真有人被奪舍,那他就將這第四界巨棺徹底毀滅!

磅礴靈力的催動下,陳揚很快便帶著葉天穹趕到了這上古天墳界的極南處,到得目的地,緩緩將青色風暴散去。

「應該就是這裡了,只是這裡現在毫無人煙,有些可疑。」葉天穹滿臉凝重地說道。

倏地,兩道骨鞭突然向二人甩來,陳揚皺眉間拍出一道劍刃,將骨鞭擊退。

下一刻,兩道枯骨般的身軀浮現在二人面前。

這兩具枯骨除了眼眸中還閃爍著詭異的紅光,其餘地方早已成了白花花的枯骨,實在是恐怖。

感受著這兩具枯骨散發出的氣息,葉天穹沉聲道:「他們……均是劍王五層以上的修為,看起來很不易對付。」

「一人一個!」

陳揚神情凝重,旋即求敗劍的劍身處已然浮現出道道炙熱的赤芒,下一刻一頭巨大的青色蒼龍自其頭頂浮現而出,帶著濃厚的風暴氣息。

這是陳揚剛剛領悟的風暴氣息所凝聚而出的風暴蒼龍,看起來氣勢格外雄渾,下一刻便朝著那白色枯骨衝去!

……

!! 枯骨那赤紅色的眼眸眨了眨,旋即抬起一隻滿是白骨的手,向前輕輕一拍,靈力風暴瞬間消散,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

噗!鮮血噴出,靈力風暴消散,陳揚瞬間感受到一陣濃烈的反噬之意涌了上來,連忙運轉玄冰訣將這股意識鎮壓下去。

「這鬼東西實在詭異,看來尋常攻擊對他並不能奏效,只能使用最原始的辦法了。」

陳揚眼中紅芒一閃而過,下一刻他身形一閃便移動到白色枯骨的面前,一指點出,「浮屠指,一指滅浮屠!」

血色指印點在枯骨的肩上,不多時這具枯骨的肩頭突然傳來一陣碎裂的聲音,這一聲音使得陳揚極為滿意,望了一眼還在費力廝殺的葉天穹,朗聲道:「葉盟主,用單純的身體力量來摧毀他們!」

一邊說著,陳揚又是將靈力覆蓋在自己的拳頭表面,隨後已然一拳轟出。

枯骨的臉上看不出表情,只不過此刻卻是突然向後撤退了幾步,似乎對陳揚已經有了一絲忌憚之意。

「想跑?!」

陳揚腳踏浮屠幻影步閃掠至這具枯骨身後,靈力覆蓋的拳頭重重轟擊在枯骨的腦袋上,霎時間一片片碎骨隨風飄散開來,這具枯骨身體也瞬間化作飛灰消散不見。

雖說摧毀了對方,可陳揚仍舊感到壓抑,這枯骨毀滅后化作的飛灰似乎又在朝巨棺中飛去,難道這巨棺內還隱藏著某些不為人知的隱秘?

皺眉間,葉天穹那裡也效仿著陳揚將枯骨摧毀掉,而後趕到陳揚的身邊,疑惑道:「這些枯骨明顯不懼怕外界之力,可卻對於我們自身的力量毫無防備之力,這有些反常啊。」

「可惜我們抓不住那些飛灰,不然說不準能夠瞧出些什麼……算了,繼續朝南面前進,如果還找不到冷天霸他們,我就在這裡待一月再離開。」陳揚嘆道。

二人盤膝打坐之際,面前不遠處的天際緩緩浮現出兩三具白色枯骨,而在這些枯骨的對面,則是凌空站立著兩名灰衣青年。

他們擁有著一頭白髮,而且瞳孔中映現出來的色彩竟是紫色,看起來與這片世界格格不入,彷彿來自於其他的世界一般。

此刻他們緊緊注視著面前的枯骨,左邊一人手中托著一座五層黑塔,淡淡道:「護道者而已,毀掉便可,我們的目標是收集此地死氣。」

右邊那名青年取出一把紫色摺扇,輕輕一揮,自摺扇之中飛出數十枚無形飛針,刺入那些枯骨眼睛之中,下一刻那些枯骨便化作飛灰消散開來。

「那邊好像又有人類氣息。」那手握摺扇的灰衣青年突然咧嘴笑道。

手托黑塔的青年目光中閃過一絲異色,旋即恢復過來,冷冷道:「你過去試探試探,如果不是對手就早點離去,前些日子我為了追殺那批人類已經耗費了不少靈力,今晚我還要將那兩名女子煉成塔魂,不能拖延。」

「葬哥,就不能讓我嘗一嘗這兩個女子的味道后再煉,如此細皮嫩肉的,如若不嘗試嘗試,太可惜了。」那名摺扇青年恭維地笑道。

「可以給你一個,另一名必須以完整的處子之身接受煉製。」那被稱為葬哥的黑塔青年神色中流露出一絲不耐,淡淡道。

聞言那手持摺扇的灰衣青年才抱拳一笑,身子化作一道灰色虹芒沖了過去。

陳揚此刻正在默默修鍊剛剛領悟的玄風訣,突然感受到一股怪異的氣息自不遠處傳了過來,當即睜開眼眸,一揮袖袍甩出一道龍捲風暴。

「有點意思。」

一道聲音傳來,下一刻數枚無形飛針將龍捲風暴瞬間刺破開來,緊接著先前那名灰衣白髮青年出現在陳揚面前。


陳揚在打量著對方的同時,對方也在暗自觀察陳揚,不多時前者才平淡地問道:「閣下是何人,為何要對我等出手。」

「我來自暗黑之地,不過對於你這等鄉巴佬來說,肯定是沒聽說過那裡的……不過不要緊,如果你心甘情願的去做我的一名傀儡手下,我就去帶你見見世面。」

「對了,我大哥最近還抓到兩名與你一樣來歷的年輕女子,那相貌,嘖嘖,簡直是絕世無雙,今晚我就準備去嘗一嘗其中一女的味道,如果你做我的傀儡手下,那我就讓你一起跟我沾沾光。」

陳揚聞言瞬間站起身來,連同一旁的葉天穹也跟著注視著那灰衣白髮青年。

「你們抓到的那兩女,是否為一名白衣,一名藍裙,個子一高、一矮?」說話間,陳揚已經悄然喚出了修羅劍,隨時準備動手。

「是啊,嗯?你怎麼知道?!」

回答過後那灰衣青年立即反應過來,旋即一揮手中的摺扇,瞬間又飛射出數枚飛針,每一根飛針皆是刺向陳揚的死穴!

葉天穹悶哼一聲,一道青色靈力瞬間將這些飛針轟成碎粉,而下一刻陳揚已然出手!

修羅劍身上燃燒著幽紫色的火苗,只是一息之間,陳揚的身影已然出現在灰衣青年的頭頂上空,旋即一掌向下拍去!

「閣下做得有點過火了,兩個人欺負我小弟,算什麼本事。」

這時,一道黑色的凶魂突然沖向陳揚,使得後者的身形一滯,不得不改變策略避其鋒芒。

當陳揚站穩身形時,發覺對面不知何時再次出現一名灰衣白髮的青年,只不過對方的手中卻托著一個黑色的小塔。

「讓你辦點事,差點把自己搭進去,看來你今晚不能吃肉了。」那托塔青年淡淡道。

聞言手持摺扇的青年瞬間神情萎靡了下來,無奈道:「葬哥,你這也不能全怪我啊,他們這以多勝少,勝之不武,跟我沒太大關係吧,呵呵。」

「哪一次不是我替你擦屁股,好了,你回去看著那群人,這兩個傢伙,就交給我吧。」

手持摺扇的青年聽到這句話時雖然有些不甘,但還是笑著離開了這裡,不見蹤影。

而在這之後,手托黑塔的白髮青年才將目光轉移至陳揚與葉天穹兩人的身上,良久才嘴角微微一揚,冷笑道:「你們身上的氣息很不錯,如若能夠被我煉製成為塔魂,應當戰鬥力會提升多半。」

「你是否在白日做夢,今日你若是不將那兩個女子平安無事的交給我,你……就不用走了。」

陳揚神情漸漸變得森冷起來,淡淡道。

!! 「閣下好大的口氣,區區劍王一層之輩也敢在我面前如此囂張,看來應該給你點教訓,讓你知道你我之前的差距,猶如鴻溝。」

葬銘晨手中的黑塔漂浮而出,在半空中逐漸擴大,自其塔底不斷地湧出黑色凶魂,一道又一道,沖向陳揚。

凶魂衝出,葬銘晨冷冷道:「這些塔魂,都是我收集而來的,其中不少人的修為都達到了劍王三層以上,雖然對我來說弱不經風,但對於你……足夠了。」

「是么?!」

陳揚低喝一聲,聲音猶如驚雷,竟是將那湧來的數道凶魂生生震退了幾十里。

下一刻,陳揚手中虹芒一閃,身影隨之閃爍而出,一劍刺出,直朝葬銘晨而去。

葬銘晨一眼便看出了修羅劍的端倪,當即輕聲咦道:「這劍倒是不凡,理應在天級靈劍以上,怎會落入你的手中,定當是奪了屬於別人的造化吧。」

陳揚沉默不語,身影已掠至葬銘晨的面前,修羅劍斜劈而出,隨之一道血色劍刃劃了過去,帶著濃厚的血腥味。

葬銘晨眼光閃爍,似有一抹紫意浮現,旋即強行在空中扭轉身形,避開那道劍刃。

而就在下一刻,陳揚立即張嘴吐出一道幽紫色的小型靈胎,速度飛快,已然衝到對方的頭頂上空。

氣勢洶洶,這靈胎的修為乃是陳揚的數十倍有餘,剛剛晉陞劍王,便擁有一道修為堪比偽劍宗的靈胎。若是被碎元大陸上其他勢力之人得知,定會震驚萬分。

一向鎮定自若的葬銘晨此刻突然皺起了眉頭,單手一揚,那巨大的黑塔瞬間籠罩在自己頭頂上空,似要將陳揚的靈胎吸入黑塔之中。


「你想的倒挺美,只可惜,我的靈胎,不是誰都能吸走的。」陳揚聲音微寒,傳入葬銘晨耳中。

仔細看去,陳揚的這道靈胎突然爆發出驚人的幽紫色光芒,竟然瞬間將那巨大的黑塔掀飛出去,下一刻幻化出一道劍刃已然劈在了葬銘晨的肩頭處!

「跪下。」陳揚緩緩張口道。

劍刃斬在葬銘晨肩頭,後者有意去抵抗,卻感受到了一股無法力敵的磅礴之力,在這股力量的壓制下,自己的身體在半空中竟不受控制般的向下墜落。

直至地面,葬銘晨的身子才微微顫抖的挺了起來。

「小子,你倒是有幾分本領,只可惜你若是敢傷了我,日後到了暗黑之地,你將會遭到我葬家城的永世追殺!」葬銘晨點破指尖,一滴血自其指肚湧現而出,緩緩落入地面。

陳揚不知,這是葬銘晨在暗自向外界傳消息,而先前那滴血,便是引子。

可陳揚不知,所以也就更加狠厲,當下再次低聲喝道:「給我跪下!」

那斬在葬銘晨肩頭處的紫色劍刃猛然發出一股磅礴之力,使得對方終於是雙腿一軟,跪在了陳揚的面前。

千古劍靈 暗黑之地又如何,你修為強橫又如何,此番,還不知如狗一般,跪在我面前。」

「現在我們可以好好地談一談,是否該將那兩名女子放出來了。」

陳揚語氣淡漠,目光注視著葬銘晨,淡淡道。

葬銘晨此刻臉色難看,沒想到自己區區葬家城的少主竟然會有一日跪在一名下人面前,此刻緊咬著牙關,恨聲道:「你叫什麼名字,我要……永遠讓你難以逃脫我葬家的追殺!」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陳揚。」


葬銘晨一點頭,立即咬破舌尖噴出一絲精血,血液噴洒在面前的空中,隨後葬銘晨快速雙手結印,猛地拍在那片血液之中,喝道:「以我葬家之血,詛咒面前此人,陳揚,永遠遭受我葬家追殺,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毀其經脈,扒其筋骨,斷其輪迴之路!」

在葬銘晨這番話傳出不久,一道血光衝天而起,血光中存有一人名字,赫然便是……陳揚!

「嘿嘿,這就是我葬家的,血誓追殺,以後不論你到了哪裡,只要有我葬家人,亦或是葬家聯盟,均會將你抓住,劈筋斬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