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寧錚和魏寧趕忙朝着門口看去,只見除了葉棟和王方不在,其餘衆人全部都在,此時大家有些發愣的看着寧錚和魏寧。

“咳咳,天氣不錯啊,長風,我們出去曬曬翅膀如何啊”只見武烈一臉認真的擡頭看着天空說道。

“我先去休息了。”魏寧連忙從寧錚身下鑽出來,跑了出去。只是臉上那一臉羞澀的春意卻是誰都可以看到清清楚楚。

“咳咳~你們來了,都進來坐,,你們也別飛了,和我說一下如今聚集地的情況”寧錚乾咳兩聲,連忙轉移了話題,略過了剛剛的尷尬。

時間就在你一言我一語中緩緩流逝,寧錚通過衆人口中瞭解到瞭如今聚集地的情況:現在聚集地中人口達到了六十餘萬,軍隊數量也達到了驚人的二十萬之衆,其中,求生軍八萬左右,驚羽女軍五萬人,剩下的則是原來軍區聚集地的軍人整合而成。

不過人口的增加,食物的獲取變得更加困難了。此時寧錚的心中隱隱有了一個想法……

此時,葉棟王方也是相繼到來,見到衆人齊聚,寧錚開口說道“我突破納靈的時候見到燧皇,並從燧皇那裏討要了一部功法,等會教給你們,你們把它傳播下去”

此言一出,瞬間在衆人之間掀起了滔天巨浪,要知道現如今的衆人修煉的都是原始戰法,最爲原始的功法,雖說這是所有功法的起源,但是以如今地球的底蘊根本沒人可以推演出其他的強大功法。

現在寧錚卻有功法,瞬間使得衆人浮想聯翩,大爲歡喜了起來。

“這功法名爲神兵天將訣,……”等到寧錚將功法講完,抿了抿嘴脣繼續說道“整部功法我已經全部交給你們了,我對你們沒有防備,希望你們不要讓我失望。”

只見衆人連忙站起,相互對視一眼,彷彿做出了某種決定,異口同聲的說道“我等以自身血脈起誓,終我等一生必將爲我族羣而戰,不死不休!”聲音鏗鏘。

寧錚只是默默看着,並沒有阻止,對於神兵天將訣他並不是特別看重,但是他怕這羣手下長此以往會變成驕兵悍將,甚至拋棄了族人……

“你們等下安排人把原始戰法和化海以下神兵天將訣整理好,傳播出去,規定參軍者必須修煉神兵天將訣,其餘人隨意。我要我的聚集地,人人皆可以修煉,要我人族終有一天屹立巔峯!”此時的寧錚大氣磅礴,隱有氣吞天下之勢。

周圍衆人這才發現他們首領的氣質正在隱隱約約的發生着改變。

老馮想到和寧錚初次相遇的時候的那些事情,想到後面一起走過的路。不由得嘴角露出絲絲笑意,或許這個亂世就是他的時代吧!

半月的時間轉眼過去,寧錚的力量已經達到了頂峯。聚集地中修煉氛圍也是越發濃郁起來,越來越多的人自發組建起了狩獵隊。

不論男女老幼,只要抽出來一點時間都是立馬進入到修行狀態。在這半個月的時間寧錚聚集地的納靈強者便增加了數十人,使得老馮這個大總管的嘴角天天都快咧到後腦勺了,畢竟強者越多,聚集地的安全性也就越高。

這一日,寧錚在聚集地漫步着,魏寧安靜的跟在他的身後,周圍時不時的路人對着寧錚行禮打招呼,寧錚都一一笑着迴應,看到小孩子還甚至主動接過來抱一抱,和老人聊聊家常,或者給男人一些修煉上的指點或者鼓勵!

“阿寧,你還沒突破嗎?”正在漫步的寧錚突然問道。

“恩!”身後傳來魏寧的輕不可聞的聲音,寧錚也不惱,笑着說道“在山海界中有一隻化成人形的大妖,是一隻太陰玉兔,他那性子和你真的是一模一樣,如果你去納靈,她肯定是最適合你的”

“玉兔?嫦娥的那隻?她能有什麼用?”似乎魏寧也來了興趣。

“是不是我也不知道,但是如果你去了就可以發現,那裏的強者似乎都有些不想惹她呢~”寧錚繼續說道,但是遲遲沒有等到魏寧的迴應。

當他轉頭看去,只見魏寧站在那裏,緊閉雙眼,一動不動。

“我去,剛說沒突破,這就突破了?”寧錚有些無語。

連忙守護在一旁,每個路過的人全被他遠遠地揮手趕走,不多時,得到消息的老馮火急火燎的趕來,臉上的表情有些奇怪,擔憂,興奮,焦躁……

“好了老馮,阿寧一定沒事的”寧錚安慰道,他知道老馮和阿寧的感情,不是父女勝似父女,雖然阿寧一直很清冷,但是在聚集地她只聽兩個人的話,一個是寧錚,另一個就是老馮。就連葉棟都叫不動她,當然,一般來說,葉棟也不會命令她,一個是她和寧錚的關係,另一個別忘了,她還是驚羽女軍的統領呢。

“唉,也不知道山海界怎麼樣了?”寧錚的眉頭有些皺,暗暗的說道。


就在這時,只見微弱的白光從寧錚的左臂發出,不過轉瞬間便光芒大作,刺的周圍的人眼睛都張不開。

當白光消散,衆人這才發現原本寧錚站立的地方已經沒有了寧錚的身影,那這還得了?

老馮來不及擔心魏寧,連忙差人去將葉棟王方找來,寧錚不在,他們三個就是最具有話語權的人。

衆人這邊手忙腳亂暫時不提……

當白光散盡,寧錚又來到了山海界中,應龍等人正在笑嘻嘻的看着他,不過和上次神識過來不同,這一次的寧錚是 真身前來

寧錚四處搜尋,只見魏寧正在和玉兔說着什麼,滿臉的倔強。

“小子,這個女娃你認識吧?”浪天天開口問道

“認識,這是怎麼了?”寧錚有些不解

“唉,清寒看上她了,要給她血脈傳承,但是她死活不要……”浪天天的話有些意猶未盡一般,把寧錚聽得一愣一愣的“爲啥不要?”寧錚不解的反問道。

“你自己問她吧”

寧錚出現的白光此時已經將魏寧的目光吸引了過來,當看到白光中的寧錚後,魏寧清冷的眼神中流露出來的光彩將寧錚給驚訝到了,似乎這是不一樣的阿寧呢!

魏寧瞬間出現在寧錚身前,低着頭,一言不發。

“你爲啥不要太陰玉兔的血脈?”寧錚不解的問道

魏寧的頭依舊低着,彷彿沒有聽到寧錚的問話一般,如此過了片刻,才緩緩的開口道“她的血脈生不了兒子”聲音低低的,彷彿少女懷春羞澀的呢喃。

聽到這裏,寧錚尷尬了,他知道魏寧的心思,同樣也知道自己的感覺,但是他不能,他已經有了妻女,現在她們在另一個地方還不知道怎麼樣,如果他現在點了頭,那就是背叛……

一念至此,寧錚緩緩說道“現在的主要目的是活下去,相比以後你的丈夫知道了也不會怪你,再說了,有一個和你一樣可愛的女兒也是一件讓多少人都求之不得的事情啊……”

寧錚話音未落,魏寧擡起頭,直直的看着他,眼圈有些泛紅,目光中居然隱隱有些恨意,寧錚有些呆了,他沒想到魏寧會有這麼大的反應。“我叫魏寧!這輩子只會爲一個人活着,他叫寧錚!”

魏寧大喊道,語氣中帶着絲絲的決絕,然後轉身朝玉兔跑去“我願意接受你的血脈……”

清寒深深看了她一眼,淡了點頭,揮手間,一道藍光直射魏寧眉心。 等到魏寧被送出山海界後,寧錚這才深深地嘆了口氣。

“小子,你爲什麼不答應她?本大爺看着都爲你着急,這小姑娘以後可不得了,接受了玉兔的血脈,那滋味……”只聽到一聲略顯猥瑣的聲音響起。


寧錚沒有回答這種無聊的問題,只是默默無語。

周圍的大妖似乎也沒有想要打擾他,片刻後,寧錚開口問道“上次大戰看來你們勝的很輕鬆啊”

“輕鬆個屁,你都不知道我們的兒郎戰死了多少!”一旁的浪天天接道。

“好了,不說這個了。這次讓你來呢,一方面是想讓你勸勸那個小姑娘,畢竟玉兔遇到個看得上的人不容易。一方面呢,是想看看你有沒有選擇好……”應龍接過話頭,對着寧錚有些得意的說道。

但是話音未落,只見應龍的表情逐漸陰冷了下來,繼而慢慢朝着猙獰的方向變化了

“你居然納靈了?那個孫子搶了本大爺的菜”只見應龍對着寧錚大聲吼道,吼聲中隱隱伴隨着憤怒的龍吟聲,可見此時的應龍有多憤怒。

“別急,聽我說……”寧錚連忙將識海中的戰鬥半真半假的講述出來,但是他隱瞞了那尊如同太陽的拳頭,畢竟就算是再相信一個人,也得有所保留,這是寧錚的處世之道。

“事情就是這樣……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原始天晶?”

“原始天晶?”

……

只見其餘大妖異口同聲的說道。

“原始天晶?那是什麼東西?”寧錚這才知道識海中的異變是這所謂原始天晶引出來的。但是從哪裏來的原始天晶卻是絲毫不知。

“我就說嘛,本大爺好像看到那個大個子身體裏飛出來一道暗金流光怎麼不見了,原來被你小子撿了便宜。”應龍惡狠狠的衝着寧錚嚷嚷道。

“我都不知道怎麼回事,這玩意差點把我搞死,你知道不!”寧錚有些委屈的繼續說道“這個原始天晶是什麼東西?”

“這個暫時還不是你們接觸的,涉及到了紀元的起伏,你現在已經納靈了那麼我的緣分也已經盡了”應龍有些感嘆的說道。

“我有一個問題想問問你們,爲什麼你們自身都已經如此強大了還要將自身的血脈散播出去,不應該是嚴防死守的嗎?”寧錚不解的問道。

應龍沉默了片刻,繼而說到“首先第一點,我族強者和你族強者有過約定,山海界內的異獸必須供給到你們祖地人族,我們現在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如果祖地被攻破,那麼我們全部都得死。第二,你可知道妖族突破入天宮,踏足神魔有多麼困難嗎?但是你們人族就不一樣,你們突破卻是要簡單的多,而你們持有我等血脈的情況下,突破神魔的時候便會回饋一股巨大的力量,那就是我們突破的契機……”應龍一口氣解釋完,雙目有些無神,片刻後又說道“從羅睺編纂出人族現在的修行之道後,這無數年來的融合,使得我們妖族和你們人族的基本已經達到了誰都離不開誰的地步了!據說在那個地方已經沒有了妖族人族的說法了,對外只有一個稱呼”

聽完應龍的解說,寧錚瞬間恍然大悟,不過隨之另一個問題又浮現了出來“你們這麼不出去呢?外面那麼多異獸肆虐”

應龍深深的看了一眼寧錚,說道“現在不到我們出去的時候,如果到了時候我們自然會出去,另外,外面的的異獸隨便殺,殺的越多越好!”應龍的神情有些癲狂,整個人似乎被巨大的恨意充斥着。

“那些不也是異獸嗎?不是你們的同族嗎”寧錚不解的問道

“同族?他們也配!他們是叛徒,不折不扣的叛徒”一旁的浪天天接話道。

“這是爲什麼?”寧錚疑惑了。

幾位大妖相互對視了一眼,最後還是應龍開口了“現在還不是告訴你這些的時候,你只要知道,對於它們,能殺多少殺多少。”

說道這裏應龍似乎猶豫了一下說道“你要小心,它們之中說不定也有着化成人形的強者,遇到之後想都不要想,趕緊跑就對了。”


“你們什麼時候可以化成人形啊?”寧錚小心的問道

應龍看了一眼寧錚,說道“達到你們所說的靈神天就可以”

看到寧錚好像又化身了問題寶寶,應龍有些失落的說道“好了,今天就到這裏。以後有緣再見吧”說着應龍就要把寧錚送回現世。

寧錚哪肯答應,這次他就是來問問題的,於是連忙揮手製止,說道“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

“那你說吧,本大爺今天心情不好,回不回答你就難說了”應龍瞥了他一眼,冷漠的說道

“那個,我看他們都可以變身爲什麼我不行啊”寧錚連忙問道

“關於這個問題我可以回答你。原始天晶的來歷及其神祕,自古以來都出現的及其稀少,但是隻要得到原始天晶,並且能夠煉化,那便是你自身的血脈,而非外來的力量,剩下的你自己摸索吧”應龍說完,便是大手一揮,刺眼的白光再次亮起。

接下來的這段時間,寧錚一邊苦思冥想,怎麼利用自身的能力,一邊佈置着任務。

臥榻之側怎容他人酣睡,王通一日不除去,一日寧錚便不得安眠。最終衆人商定,半月之後,便是對王通聚集地發起攻擊的時候!

魏寧這一段時間一直躲着寧錚,不再像之前一樣,像個小尾巴似的天天跟着。這讓寧錚心中有些淡淡的失落,不過轉念一想,心中也是鬆了一口氣,就這麼結束或許對誰都好!

接下來的時間,寧錚專心發掘起自身的潛力,直到十天後。

這天夜裏,寧錚又夢到了灜呈的過往,不過這一次是從灜呈離開黃金古龍族開始的,一開始的時候,他就如同廢人一般,過着乞丐一樣的生活,雖然他回到族內,可以衣食無憂,所需要付出的只是那些族人不屑的嘲諷聲而已。但是他的傲氣不允許他這麼做,他寧願餓死街頭,也不會再回到那個地方。

說實話,寧錚夢到這裏的時候還是很佩服灜呈的。

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灜呈還是沒有放棄他的修煉,雖然每出現一絲力量便會立刻被魔氣消滅。

直到有一天,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灜呈發現,只要乘着自身的血脈之力和默契對抗的時候,驅使着他們在身體中運行,這兩種力量就不會再次相互對抗,轉而共同抵擋驅使,一個周天下來,這兩股力量便會融合到一起。

這個發現讓灜呈歡喜不已,同樣觀看的寧錚也彷彿身臨其境一般。

於是在灜呈的不懈努力,寧錚的不懈觀看下,寧錚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首先,寧錚現在的力量完全就是納靈境的力量。甚至是大部分納靈境的好幾倍,但是他不能變身,不能掌握變身後的元素力量,直到這個夢的結束,寧錚還有些意猶未盡,他得到了元素力量的使用方法。

只見寧錚興奮的爬起來,一路小跑來到聚集地的廣場上站定,只見他猛地張開嘴,對着前方使勁的哈了一口氣。

但是就在這時,奇蹟發生了,他身體中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朝着他的喉嚨前進,然後就感覺嗓子中似乎堵了一口濃痰一般,不吐不快。

只見他猛地一吐。吐出來的卻並不是什麼濃痰,而是一股氣,這股氣在離開他的嘴巴後突兀的變成了一道暗金色的細線,這道細線似乎還有些虛幻,但是細線展露出來的殺傷力卻令人震驚。

寧錚只是一時心血來潮,並沒有對準什麼目標,只見暗金細線擊在不遠處的地上,瞬間一聲爆響,煙塵瀰漫,等到煙塵散去,只見一個方圓三米,深約四五米的大坑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寧錚是在沒想到這暗金細線的殺傷力這麼大。這還是一條小指粗的細線,如果是如同夢中灜呈那樣直徑十餘公分如同光柱一般,那得有多大的殺傷力啊!

轉眼又是五天過去了,寧錚聚集地的廣場上,十餘萬人正密密麻麻的站立在這裏,雖然人數衆多,卻沒有絲毫的聲音。十餘萬人的氣勢連成一片,好像一個整體一般。這就是神兵天將訣的厲害之處,可以把將士的氣勢練成一片,甚至攻擊,防禦全部都是一個整體。

而在人羣的最前方,有一方新搭建的戰臺,此時寧錚正表情嚴肅的站在上面,身後五步,老馮正在捧着彷彿是戰旗的東西,老神在在的一動不動。

看着下發的大軍,寧錚心中很是激動,“這是屬於我的大軍,假以時日,必定比山海界裏的異獸大軍更加強大!”

他按捺住心中的激動,開口說道“兄弟們,上次軍區聚集地的戰爭,你們當中有些人蔘加了,有些人沒參加,那是我寧錚異獸降臨以來吃的最大的一個虧,這口氣我忍不了,今天我沒有什麼大道理,只有一句話,勞資要去報仇,勞資看上了他王通的聚集地,想要搶過來,你們幫不幫我!”

“戰,戰,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