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本來葉陽是打算直接回學院上交任務的,現在想想順便將那條被寒魄老祖鎮壓的蛟龍放出來,到時候給寒魄老祖一個意外之喜也算不錯。 一個千年寒窖,坐落在群魔山深處的偏僻之地。

正是葉陽要尋找的千年寒潭。

此時的葉陽已經來到了寒潭面前。

就在葉陽出現在寒潭上方的時候,寒潭千丈深的下方,冰封的山洞之處,那虛弱無比的蛟龍極為緩慢的睜開了眼睛,似乎睜一下眼睛,耗費了全身的力量似的,這條蛟龍已經到了風燭殘年的時候了,生命之火如寒風中的蠟燭,隨時都有熄滅的可能。

「又有人出現在了寒潭上面么?可惜只是路過這裡。」

蛟龍感應到了寒潭上方有人類氣息的出現,但眼裡並沒有欣喜,有的只有無盡的落寞。

他被寒魄老祖困在這裡千年,除了一年前遇見的葉陽,從來沒有任何人或事物出現在他面前,又怎麼會有人發現被困在寒潭底部的他?

但是突然,蛟龍突然感應到了什麼,眼裡頓時露出了欣喜之色:「上面那個人類下來了,難道是來救我的么?」

轟隆隆!巨大的水流聲傳入了蛟龍的耳里,緊接著他看見了一個手持暗黑長矛,身穿赤紅長袍的少年出現在了他的視線里,當他看清那少年的面容時,神色頓時一驚,認出了葉陽。

「竟然是你小子,你上次好不容易才能離開這裡,沒想到一年的時間還不到,你就能在這裡如履平地了。」虛弱的聲音從蛟龍的嘴裡響了起來,「你不是離開了么,現在回來是想幹什麼?難道來報仇?」

「報仇個屁,龍在天,葉陽是來救你的。」狼神之矛喝道:「還是我讓葉陽來救你的,怎麼樣,是不是很感謝我?」

「小紅,你也來了?」蛟龍『龍在天』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盯著葉陽道:「我當初誘惑你,甚至還想殺你,你為什麼還要來救我?」

「有人救你就算不錯了,廢話那麼多幹嘛?」

葉陽面無表情的道:「本來我是想無償救助你的,但見到你之後我又改變主意了,我幫你脫困,從此之後你加入我炎陽宗,成為我炎陽宗的守山靈獸怎麼樣?」

「要我一條蛟龍幫你守山?可以。」龍在天並沒有惱怒,他現在已經只剩下最後一口氣,要不是因為內心的不甘,用那微弱的真氣吊著半條命,他早就一命嗚呼了,只要能從這裡脫困,就是讓他成為別人的坐騎都行,「要我幫你守山也可以,不過等我報仇之後,我才能幫你守山。」

「報仇?你是想找寒魄老祖報仇?」葉陽眉毛一揚道。

「那老傢伙讓我被困在這裡上千年,不找他報仇找誰報仇?」

龍在天的眼裡,出現了深深的仇恨:「我當初偶然遇見寒魄老祖,那老東西跟別人打賭能收服我成為他的坐騎,我不過是比他低一個境界罷了,他有什麼資格讓我成為他的坐騎?我當然不肯答應,那老東西惱羞成怒,最後憑藉寒魄神劍那件寶器,僥倖將我鎮壓在此。如果不是被困在這裡,以我的資質早就蛻變成真龍了,讓我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此仇不同戴天。」

「正好,我和那寒魄老祖也有仇恨,你如果能夠幫我殺了他,我就還你自由,不用再幫我守山。」

葉陽手一揮,元力如長龍,沒入了龍在天的體內,「我是在你身上種下靈魂印記,這是為了避免我把你放了,你會恩將仇報,畢竟你是能夠和寒魄老祖對戰的龍,到時候我把你放了,你對付我怎麼辦?」

「種吧。」龍在天知道自己如果被葉陽種下靈魂印記,就再也不能違抗葉陽的命令,但他並沒有反抗,能夠從這裡活著離開都是老天有眼,他哪裡還在乎得了那麼多。

在龍在天身上種下靈魂印記之後,葉陽長矛一捅,矛尖刺入了將龍在天冰封住的寒冰里,一個扭轉,爆發出來的強大力量便將大面積的寒冰震碎,咔咔咔變成了滿地的冰屑。

禁錮龍在天行動的寒冰雖然遭到了破壞,但龍在天並沒有恢復行動,他不僅被纏繞在寒魄神劍上的鎖鏈鎖住了身體不說,還被寒魄神劍釘住了尾部,以封印將他死死釘在地面,動彈不得。

只有外力將寒魄神劍拔出,才能讓他恢復行動,從這裡脫困。

唰!葉陽縱身一躍,穿過重重冰屑,來到了寒魄神劍面前,兩指一點,破解了上面的封印,再單手一拔,那釘死龍在天足足千年的寒魄神劍,便被他拔了出來。

轟隆隆!在寒魄神劍被拔出來的瞬間,龍在天終於恢復了行動,但身體還是虛弱的不行,必須得到療養,才能恢復。

「張嘴。」葉陽袖袍一揮,一連串的丹藥被他甩了出來,這些丹藥全都價值連城,用來恢復元氣再適合不過。

龍在天張口一吸,那一連串的丹藥便被他吸進了嘴裡,在吞服了大量的丹藥后,他的元氣總算有所恢復,那龐大的身軀以肉眼都能看見的速度開始急速縮小,最後變成了只有兩米長,「小子,多謝你了,以後我龍在天就是你的人了,從此之後你就算讓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不會皺一下眉頭,當然,前提是讓我把寒魄老祖殺了,報了這個大仇才行,沒有殺死那個老傢伙,我就算是死也不甘心。」

「你不會死,那寒魄老祖才會死,以後你有報仇的機會的,就算你不能報仇,我也會親手斬了他。」

葉陽把玩著手裡的寒魄神劍,這柄三尺長的劍就跟入手的泥鰍似的,不停的掙扎,似乎想要從葉陽的手裡脫逃,回到主人的身邊。

「想回到寒魄老祖那老傢伙的身邊,繼續為他效力?沒有這個可能了,現在就歸順我吧。」

葉陽元力席捲而出,想要將寒魄神劍煉化,但寒魄神劍里卻傳遞出來了一個不屑的意念,表現得十分桀驁不馴,不想讓葉陽煉化,似乎認為葉陽並沒有使用自己的資格。

「破劍一把,還想掙扎,遠古巨龍之力,給我煉化了!」

感受到手裡寒魄神劍傳遞出來的不屑意念,葉陽冷冷一笑,八頭遠古巨龍之力隨便一催動,那不斷掙扎的寒魄神劍,就不再掙扎了,變得無比的乖順,如小巧的靈蛇般在葉陽的手臂上滑來滑去。

「寶器,的確是要比靈器強太多了。」

將寒魄神劍煉化后,葉陽發現只要自己意念一動,就能控制寒魄神劍的變大變小,本來只有三尺長一指半寬的寒魄神劍,在他的意念下忽大忽小,小到只有針芒大,大到能有十丈長,在虛空中如魚兒一樣游來游去,活靈活現,是一把絕世好劍。

「妙音師妹不僅擁有冰屬性武魂,還修鍊了冰屬性功法,這柄寒魄神劍只有被妙音師妹得到,才能發揮出令人難以想象的威力。找個時間,把這柄劍交給妙音師妹。還有那什麼驅物術,也要學習學習,可以讓寶器載人飛行,值得體驗。」

葉陽將寒魄神劍收好,隨後身軀一動,衝出了寒洞,沖向了寒潭的上方,「走吧,離開這裡。」

「嘿嘿,龍在天,我們看看誰先到達外面?」

狼神之矛嗖的一聲,化為一道黑影跟在葉陽後方,搶先龍在天一步飛掠了出去。

「小紅,我現在雖然沒有恢復,但要超過你還是輕而易舉。」兩米長的龍在天搖了搖頭。

「龍在天,本王都沒有再叫你小爬蟲了,你還叫我小紅?」狼神之矛憤怒道:「早知道就不應該讓葉陽救你了,真是不知道知恩圖報。」

「好好好,狼王,我叫你狼王總行了吧。」龍在天有些無奈的道,而狼神之矛則是嘿嘿笑了起來:「這還不錯,你還算有點良心。」

嘩啦啦。

三道身影,一前一後衝出了寒潭,是一個少年,一桿長矛,以及一條蛟龍。

「我現在要回學院了,龍在天,你就進入龍王塔,見見我的另一個夥伴,紅桃。」

葉陽大手一抓,把龍在天連帶狼神之矛,一同扔進了龍王塔里。


是讓這兩個傢伙陪伴裡面叫嚷著無聊的紅桃去了,而他,則是雙翅一張,衝上雲霄,開始返回乾天學院。

此次離開乾天學院完成尋找鎮魔石的任務,大概花費了**天的時間,也是時候回去了,本來葉陽的預算是五天之內就把任務完成,現在已經超出了預算的太多。

回到學院上交任務后,他還要前往屍鬼山脈,打聽兄弟寧飛翔父親的消息,看到底寧戰是死是活,他的兄弟總念叨著自己的父親並沒有死,葉陽不去屍鬼山脈走上一遭,解開寧飛翔的心結,他這個兄弟是不能夠安心修鍊的。

而前往了屍鬼山脈后,葉陽則要前往不老神林,打探父親的消息。

父親失蹤了快要四年,炎陽宗上下幾乎所有人都認為人已經死了,但葉陽知道自己的父親還活著,因為那個會卦術的孟凡給他算了一兩卦,卦象雖然不怎麼好,但他的父親還活著。

還活著,就是最好的消息。

「父親,等著吧,再過一段時間,孩兒就去不老神林找你,眼下得回學院,讓那些看我笑話的人閉嘴才行。」

葉陽滿臉的冷笑,他知道自己此次接到的這個任務,並不是想讓自己將功補過,而是奪天少爺想讓自己死在環境惡劣的鎮魔海而已。

他現在回到乾天學院,就是要讓奪天少爺,要讓學院里的人看看,他葉陽不僅沒有死,還強勢回來了。

本來葉陽以前打算循規蹈矩的做事,但自從奪天少爺以學生的身份公然破壞規矩,要把他殺死後,他就明白了一個道理,一味的循規蹈矩,並不能獲得外人的尊重,只是無能的表現而已。

只有強勢,才是獲得尊重的最好法寶。 這天風和日麗,乾天學院卻是掀起了巨大的風暴。

「你們聽說了嗎,鎮魔海的妖魔們暴走了。」

「鎮魔海距離這裡這麼遠,妖魔們暴走關我們什麼事?給那些妖魔十個膽子,敢肆無忌憚的殺出來為禍人間?」

「不是,鎮魔海的妖魔們之所以會暴走,那是有原因的。」

「什麼原因?」

「嘿嘿,有人冒充黃泉宗的人,潛入鎮魔淵從十八大妖魔首領手裡刺探消息,好像打聽到了什麼天大的陰謀,所以才使得鎮魔海的妖魔們震怒了。」

「什麼?竟然有人敢潛入鎮魔淵,到底是誰,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膽子?」

「葉陽,那個潛入鎮魔淵,把鎮魔海鬧翻天的人,是葉陽。」

啪!

一個價值上萬元石的茶杯,被南宮月狠狠摔在地上:「你說什麼,葉陽並沒有死,還在鎮魔海鬧出了這樣大的動靜?」

「南宮師姐,這些消息都是從鎮魔海傳回來的,屬下也不知道具體是否屬實。」一個青年唯唯諾諾的站在南宮月面前,連大氣也不敢出。

「葉陽那野小子被奪天少爺派出去完成鎮魔石任務,本以為會死在鎮魔海,沒想到反而在鎮魔海引起了那樣大的動靜。能抵達鎮魔海,難道方寸山的暗殺失敗了?那葉陽有惡魔之翼,能夠從方寸山手裡逃跑也是在預料中的事。」

南宮月的臉色有些陰沉,但不知想到了什麼她又恢復了滿臉的冷笑:「果然那小子狗改不了****,走到哪裡都改不了愛出風頭的秉性,這次觸怒了鎮魔海的妖魔,我看他能不能安然回到學院?就算他能夠回到學院,難道能完成鎮魔石的任務?我就不信在那樣的情況下,他還能找到五十斤鎮魔石。」

報!

就在這時,一個奪天黨的成員突然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是傳話弟子。

這名傳話弟子此時滿臉的焦急,讓本就心情不爽的南宮月眉頭大皺,叱喝道:「急急躁躁成何體統,是不是連路也走不穩了?有什麼事?」

「可惡…」

這名傳話弟子看著南宮月那一副高高在上呵斥自己的模樣,眼裡閃過了一絲怒氣。

南宮月不過是五次蛻凡的修為,而他已經七次蛻凡了,怎麼說都是南宮月的師兄,但此女仗著有奪天少爺撐腰,完全不把他們這些人放在眼裡,還把他們當成手下使喚,實在是不能忍受。

「賤人,如果你不是有奪天少爺撐腰,我會怕你?」

這名傳話弟子在內心怒吼了兩句,表面卻是恭恭敬敬的道:「南宮師姐,是屬下唐突了,不過事情真的很緊急,就在剛才傳來消息,葉陽已經回來了,他不僅回來了,甚至還揚言完成了尋找鎮魔石的任務!」

「什麼?那小子這麼快就回來了?」

南宮月聞言,剛剛欣喜的俏臉再次陰沉了下來,「這才過去了不到十天而已,就找到鎮魔石完成了任務?我不信,我不信那小子這麼快就能找到五十斤鎮魔石,他不過蛻凡境而已,到底是用什麼辦法在妖魔們暴怒的情況下還能找到鎮魔石的?可惡,先去看看情況,我就不信那小子實力又變強了。」

砰!南宮月腳下的空氣炸開,帶著她整個人快速離開了閣樓。

與此同時。

功德大殿里,聚集了數百名學生,炸開了鍋。

這些學生的目光,都注視在一個身穿赤紅長袍的少年身上,正是回到學院里,立馬就趕到功德大殿里上交任務的葉陽。

很多人聽見葉陽回來了,還揚言完成了尋找鎮魔石的任務,都覺得不可思議,所以收到消息便來到了功德大殿,打算親眼看看是不是真如消息所說。

「葉陽真的回來了,聽說他把鎮魔海鬧翻了天,引起了妖魔們的震怒,還能毫髮無損的活著回來?」

「能活著回來都是奇迹,還能完成任務?」

「我不信,聽說需要找到五十斤鎮魔石才能完成任務,他怎麼可能短短十天不到就能找到那麼多?」

一名學生冷冷哼道:「我可是聽說了,鎮魔石如今被炒到了天價,很多高手組成了冒險小隊,都趁機前往鎮魔海,想要撈上一筆,在競爭力這樣大的情況下,他能找到一斤鎮魔石都是奇迹,還五十斤?」

「我倒是覺得有可能,你們難道沒聽說他冒充黃泉宗的人潛入了鎮魔淵?連鎮魔淵他也有本事進入,找到五十斤鎮魔石也並非不可能。」

「有沒有完成任務馬上就知道了。」

一名滿臉傲然的青年走了出來,是奪天黨的高級成員,擁有九次蛻凡的修為。

這名青年從人群里走出,用傲然的目光看著葉陽道:「葉陽,我問你,你是不是完成了任務,真的找到了鎮魔石?還有,聽說你潛入鎮魔淵,從妖魔們手裡得到了一個大陰謀,什麼大陰謀?說出來給我們聽聽。」


這名青年一臉隨意,一副讓葉陽把事情說出來是理所當然的樣子。

「你算什麼東西,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葉陽盯著這名傲然青年,並沒有給對方好臉色,淡淡的回應道。

他認出來了這名青年,是奪天黨的成員,既然是奪天黨的成員,那就沒必要給什麼好臉色了。

「什麼?你小子說什麼?」

傲然青年似乎沒有聽清葉陽所說的話,當他回過神來時,一張臉頓時變得扭曲:「我算什麼東西,你居然說我算什麼東西?既然如此,我就讓你看看我到底算什麼東西!」

「幽極神功,鬼影遮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