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接下來,就輪到我們這些男士去洗了。」

我站起身,對森近霖之助和雲山說道。

「嗨嗨,master,光要來幫你搓背。」

「我也也一起去。」

「人家也要幫哥哥搓背。」

少女的提議使得幾個小丫頭頓時激動了起來,她們希望可以一直陪伴在師父身邊啊!

「不用了,不用了。」

這幫傢伙才回來沒多久,怎麼可以讓她們又重新跑一趟的?

「嗚……」

女孩們無奈,只能眼睜睜的望著東方遙和森近霖之助他們走進樹林中去了。

「那麼,接下來我們就來分清楚,今晚大家應該睡在哪裡吧……」

經過一輪探討,眾人都沒能夠取得共識,後來決定使用猜拳的方式。根據居住的地方不同,分作了幾個小組,每個小組派出一個人作為代表。

「石頭剪刀布,石頭剪刀布……」

「可惡,想不到本公主居然輸掉了。」


本來信心滿滿的上場,結果第一輪就被刷下來了。蓬萊山輝夜對此感到很不服氣,直嚷嚷著要重來一次。擔當人間之里代表的藤原妹看不下去,冷嘲熱諷了她幾句,結果兩個人差一點就打起來了。

一輪比賽完畢,最終贏得了最大那個一號搭帳篷占有權的人,竟然是琪露諾那幫小鬼。

「嗚哇,是我贏啦!」

「萬歲。」

幾個小女孩互相擊掌相賀,高興得跳來跳去。

「可惡,明明是一群笨蛋,為什麼卻會輸給她們的呢?」

魔理沙只感到無比的後悔,早知如此就不應該聽信靈夢的花言巧語,加入了神社組啊!

「嘛嘛,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呢!」

靈夢倒不是很在乎能不能得到那個超級大的帳篷,有個可以安心睡覺的地方,對她來說就已經很不錯了。

「都是你的錯啦!」

「我說……」

正在吵吵嚷嚷,同樣身為神社組的東風谷早苗怯生生的舉起了手來。

「哦,早苗,有什麼問題嗎?」

自己家的風祝有話要說,八坂神奈子當即拍了拍手,叫大家安靜下來。

「我是想,那個帳篷這麼大,為什麼就只能讓她們幾個睡在裡面呢?」

就算再加入幾十個都完全沒有壓力的吧?

「……對哦!」

眾人方才恍然大悟,這麼簡單的問題,怎麼之前就沒有人想得到的呢?

根本不可能同意幾個小鬼就把一個大帳篷獨佔了的啊!那簡直太浪費了。

「第二輪比賽再開吧!」

魔理沙摩拳擦掌的說道,這一次她絕對要完勝其他人的。

「不要啦!」

「你們耍賴。」

明明是自己贏了的,可現在卻又要重新開始,小女生們自然不會同意了。

「請大家冷靜一點。」

幾名女僕恰好出現,防止了局面的進一步惡化。

「既然大家都各有各的想法,那不如由抽籤決定吧!」

她們手中沒人抱著一個竹筒,筒內是十來根修長的竹籤。每根竹籤上標有數字,對應於帳篷內相應的床位。

也不知道這些東西,她們是什麼時候準備好的。

女生們相互討論了幾句,最後同意了暗的提議。

第二輪的比賽,依然是朱狄加的小鬼頭們贏得了一號帳篷的居住權,不過這次是跟另外幾批人一起。

「可惡,怎麼又失敗了啊!」

再一次遭遇挫折的魔理沙,無比憤恨地用力捶打著地面。

「一定是因為今晚神沒有眷顧我……」

不對,自己身邊就有一大堆的神明啊!而且她們也跟自己同樣是失敗者。

「這不公平……」

相較於敗家犬的哀嚎,音無千葉她們幾乎是歡呼雀躍的湧進了自己今晚睡覺的地方。

進去了之後,才發覺裡頭真不是一般的寬敞。最頂上掛著一盞巨大的蓄能燈,柔和但卻明亮的光線將帳篷內的每一個角落都照得纖毫畢現。

女孩們轉了一圈之後,分別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床位。

「嘿咻!」

音無千葉踢開被子,抓起枕頭來,將其高舉過頭頂。

「笨蛋。」

「你叫誰笨蛋……嗚……」

琪露諾剛惱怒的轉過頭去,就發現一樣東西飛過來,正好砸中了她的臉。

「哈哈哈。」

沒想到第一次出手就取得了大成功,小丫頭不由得發出了愉悅的笑聲來。

「你這混蛋……別太得意忘形了。」

惱羞成怒的女孩立刻也扔出枕頭來還擊,可惜被對方躲開了。

「沒打中……唉喲!」

笑容才從臉上浮現,一個枕頭跟著飛過來,將音無千葉打翻在地。

「對不起,對不起。」

大妖精霍然一驚,不停地鞠躬向對方道歉。

她完全是無意識的也把枕頭扔出去了的。

「大醬接招吧!」

「嗚哇!!!」

「枕頭大戰,枕頭大戰。」

開始還是幾個小丫頭在玩,後面連其他人都被捲入進來了。

「真是幼稚的行為。」

紅魔館的人們也抽到了來這裡的簽。雖然對於睡在如此簡陋的地方有些不滿,但是看在能夠和妹妹一起的份上,大小姐就懶得計較那麼多了。

「嘛啊!」

十六夜咲夜撫著臉,不好意思說點什麼,畢竟二小姐如今也正跟那幫小鬼玩得興高采烈呢!

「啊,大小姐小心。」

橫里飛來了一個枕頭,不過被女僕長眼捷手快接住了。

「呼……太好了呀!」

「一點也不好。」

雖然沒有把打中,但是蕾米莉亞額頭上依然是青筋畢露。

居然敢對身為夜之王的自己做出這般無禮的行為,怎麼能夠忍氣吞聲得了?

她默默從十六夜咲夜手中搶過那個枕頭來,然後高高舉起。

「居然敢襲擊我,你們好大的膽子。」

遭到冒犯的吸血鬼大小姐,也怒氣沖沖的加入戰場了。被她用力扔出的枕頭,帶著呼嘯聲,從女孩們旁邊擦身而過,落到了她們的後面去。

可能是因為太生氣,導致失去準頭了吧!

不過,這東西儘管沒有打中大家,然而卻把另外一個人給砸醒了。

「ヲ!!!」

大概是被不小心弄醒的緣故,wo醬的心情並不是特別好,眼睛也射出了若隱若現的紅光來。

「糟糕,忘記她也睡在這裡了。」

「ヲ。」

少女彎下腰,將那個奇怪的帽子一樣的東西戴在了頭上。

大家開始還感到奇怪,但是當見到wo醬用那幾條觸手,異常靈活的同時捲起了四個枕頭的時候,當即明白過來了。

「這麼做也太犯規了啦!!!!」

洗完澡之後,感覺整個人都舒暢了許多。

「哦呀,大家好像玩得很開心呢!」

聽到帳篷裡面傳來的叫聲,我開心的說道。

「是嗎?」

森近霖之助託了托眼鏡,仔細的聆聽了一下。

「我聽到的怎麼只有悲鳴聲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