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自然是比不上神魂者的強大,但是你一也不用往那頭黑驢身上貼金,它根本就沒有擊殺神魂者的實力,神魂者也不是它殺的。」武浩抱著肩膀笑盈盈地說道,「忘了告訴你,我有一隻奇怪的獸魂,可以和任何妖獸做到溝通,所以很不巧的,我恰好知道了一些別人不知道的事情。」

玉羅剎冷冷地看著武浩,想從武浩身上看到色厲內荏,但是武浩留給她的感覺卻是自信。

難道武浩的獸魂真的有這樣的能力?玉羅剎陷入了沉思,武浩所說的獸魂她沒有聽過,但是武浩的獸魂何嘗不是她沒有聽過的?


「就算是沒有千里獨行特,我殺你也不費什麼事情。」玉羅剎轉移了一個話題,將兩人談論的焦點從一頭黑驢轉移到了各自的實力上面。

「這可不一定,我知道你是天武者,可是白仙兒也是天武者,還不是死在我的手中了?」武浩揚了揚手中的出雲劍和出雲令,「況且有了這兩件東西的幫助,我想我的實力可以更進一步了!」

「不管是出雲令還是出雲劍,沒有三五年的沉浸根本發揮不出他們的實力。」玉羅剎淡淡地看著武浩說道,「別在這裡自欺欺人了,我的見識一點都不比你少。」

「好,那就不扯這些沒用的,扯一些有用的吧。」武浩將手放在了石桌之上,身子半傾斜地探過來,然後在玉羅剎耳邊說了一句讓她猛然色變的話——我要是沒有猜錯,你應該受傷了吧?現在還能動用幾成的功力,三成?還是五成?(未完待續。。) 徐大爺看著一身書生之氣,可熟悉的人都知道,他的騎射功夫比起旁人卻是不差的,待他換上一身利落的騎裝,同其他摩拳擦掌準備好好表現一番的世家公子們站在一起,依然顯得丰神俊朗,十分養眼。

徐明菲從戚遠侯老夫人和汪如玉那邊收回視線,就聽到周圍坐著的好些夫人小姐竊竊私語,偷偷的點評場下的年輕男子。

其中魏玄和顧善等名揚京城的年輕俊傑被頻繁提及不說,一向文弱示人的徐大爺,以及頭一次在京城這種盛會中亮相的徐文峰也得到了不少人的青睞。

聽到旁人對徐大爺的讚揚,坐在徐明菲身邊的許惠也不由挺直了身子,嘴角微翹,露出一副與有榮焉的樣子。

「大堂嫂,我大堂哥今天穿的這身騎裝是你做的?」徐明菲暗笑一聲,往許惠身邊靠了靠。

「嗯。」許惠點頭,視線卻依然落在場中的徐大爺身上沒有收回來。

徐明菲見狀,眼眸一轉,微微提高了提點聲音,讚歎道:「難怪今天大堂哥看上去那麼俊,原來這都是大堂嫂的功勞!」

「三妹妹!」許惠聽出徐明菲話中的調侃之意,低低地叫了一聲,難得的紅了臉。

許惠原本就生的秀麗端莊,這會兒被徐明菲的話弄得羞紅了臉,看上去更是面若花桃,增添了幾分艷色。

還不待徐明菲繼續逗弄許惠,場中便響起了號角聲,由聖上象徵性的親自開頭射到第一隻獵物之後,京郊秋獵正式拉開了帷幕。

頓時,站在場中的青年才俊們一個個利落地翻身上馬,馬鞭一揚,快速衝進了圍場,展開了京郊秋獵第一天的競爭。

男人們出發打獵,留下來的女人們也沒閑著。

這種權貴聚集的盛會,自然是人情來往交際的最佳時期,就算徐大太太平日里不太喜歡應酬,在今天這樣的日子中,她也沒有太過特立獨行,同范氏一起尋了與徐家交好的人家聊起了天。

在京城這段日子,徐明菲也認識了不少好友,其中與她最為熟悉的,乃是靖安侯夫人的小女兒蘇子玉。

蘇子玉與徐明菲年歲相當,是靖安侯府夫人年過三十之後才生下來的寶貝疙瘩,對她也是愛若珍寶,千嬌萬寵,要星星就絕對不給月亮。

不過寵歸寵,蘇子玉卻沒有跟董蘇皖一樣被寵出一副嬌蠻任性的樣子。

相反,蘇子玉從小飽讀詩書,明辨是非,生性活潑豁達,讓人一相處就忍不住心生親近。

自從徐明菲跟著徐大太太去靖安侯府拜訪過一次之後,就跟性情相投的蘇子玉一拍即合,迅速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這不,長輩們各自交際去了之後,蘇子玉就立刻找了過來。

「明菲,別在這裡待著了,我帶你去個好地方。」蘇子玉一把抓住徐明菲的手,眨了眨自己的眼睛,一臉神秘的道。

「去哪兒?」徐明菲順勢站起身,並沒有馬上就跟著對方走。

「哎呀,好地方!」蘇子玉飛快的朝著四周掃了一眼,湊到徐明菲耳邊,壓低了聲音道,「反正待在這裡也無聊,跟著我走不會吃虧的。」

「上次去你家做客的時候,你也是這麼說的,結果呢?」徐明菲瞟了蘇子玉一眼,「要不是我動作快,咱們倆就掉到你家花園的池子里了。」

蘇子玉小臉一紅,吶吶道:「那次是我不小心踩滑了……」


「那上上次去張侍郎府上做客的時候……」徐明菲掰起手指,繼續揭蘇子玉的老底。

「好明菲,你別這樣!」蘇子玉大急,扯了扯徐明菲的衣袖,可憐巴巴的道,「前幾次是我不好,這次我保證不會那樣了。真的,我保證!」

「真的?」徐明菲一臉懷疑。

「真的,比珍珠還真呢!」蘇子玉又是點頭,又是拍胸脯的。

「這樣啊……」故意拉長了聲音,待吊足了對方胃口之後,這才展顏一笑,「那我就相信你一次,要是這次又出現什麼烏龍狀況,以後我可就再也不相信你了。」

「放心,這次絕對不會有問題的!」蘇子玉笑彎了眼睛,拉著徐明菲便繞開人群,直接朝著北邊的馬廄走去。

蘇子玉的貼身丫鬟已在馬廄等候多時,見兩人過來了,趕緊從馬廄中牽出兩匹性情溫順的母馬。

巧的是,蘇子玉準備的這匹母馬,正是昨天徐文峰為徐明菲準備的那匹馬。

馬兒明顯還認得徐明菲,一走到跟前,立即將自己的馬臉湊了上來,態度十分親昵。

「明菲,快走,去晚了好位置就被別人佔了!」蘇子玉翻身上馬,看到徐明菲還沒上來,不由出聲催促道。

「別慌,這就來。」徐明菲笑了笑,輕輕地拍了拍馬兒的脖子,動作靈巧地躍少了馬背。

待一切準備完畢之後,有蘇子玉領頭,兩人騎在馬背上一路小跑著鑽進了一片樹林,跑到一處距離會場不遠的山坡上。

山坡不大,周圍還長著不少樹木,從遠處看時還不覺得有什麼特別之處,可待兩人走近之後,徐明菲才發現這裡已經聚集了好幾個還算是眼熟的妙齡少女。

先到的那幾位妙齡少女看到徐明菲和蘇子玉,並未出聲招呼,只是隨意的點了點頭,便立刻回過了身,神情期盼的往山坡下看。


「她們在看什麼?」徐明菲翻身下馬,將韁繩牽在手中,眼中透出些許疑惑。

蘇子玉嘿嘿一笑,上前兩步,迅速將徐明菲拉到了一處無人佔領地方,朝著山坡下指了指,又是興奮又是懊惱的道:「哎呀,我們來晚了,下面都開始了!」

「開始什麼……」徐明菲輕撫了一下被蘇子玉激動之下爪皺的袖口,順著對方所指的方向一看。

這才發現不算高的山坡下,居然是一片寬廣的空地,一群身著騎裝的年輕公子正在空地中追著幾隻獐子狂奔。

其中為首的,正是如今在京城中風頭正盛的魏玄。

只見魏玄手上拉開的弓箭一放,一頭正在奔跑的獐子頓時哀鳴一聲,腳下蹄子一頓,直接摔倒到地上。

而魏玄卻沒有就此罷手,再次抽出一支箭,瞄準前面另外一頭還在逃竄的獐子。 說完之後,武浩就好整以暇地坐在了玉羅剎的對面,翹著二郎腿,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

此書玉羅剎的表情極為精彩,有震驚,有不解,有掙扎,武浩注意到她的小拳頭攥緊了鬆開,鬆開又攥緊,可以想象,此時她的內心一定在經歷極為激烈的權衡。

說震驚是因為武浩的話一下子說到了點子上,玉羅剎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為了表示自己心中的坦蕩,她甚至將兩個天武者,一個神魂者的腦袋掛在了籬笆牆的大門門口,這種近乎挑釁的姿態說明了她此時的張狂,若是沒有足夠的自信,誰敢這麼干?

說不解是因為她實在想不出來是誰把自己的底泄露給武浩了,知道她身受重傷的人有且只有一個,難道是這個人泄露了自己的底線?按理說不可能啊!

說掙扎是因為她在盤算以自己現在的狀態,在翻臉的情況下能不能拿下武浩?自己的千里獨行特的確是一股強大的助力,但是武浩也不是孤家寡人啊,居然所知,武浩有一隻金色的神龜,實力極端強悍,而且武浩還有三個非常罕見而且難纏的獸魂。

「不要指望你的千里獨行特了,我知道它有魔龍一般的血統,但是這個世界上血統高貴的可不僅是一個千里獨行特。」武浩抱著肩膀看著玉羅剎,而後從自己的肩膀上拿下正趴在上面的金鰲:「看到這隻烏龜了沒有?你不會真的以為這是一隻簡單的烏龜吧?你見過金色的烏龜嗎?告訴你也無妨,他也是一隻混血的妖獸,而且來歷一點不比你的黑驢差!」

金鰲一陣狂翻白眼,他雖然知道這是武浩的策略,但是聽到武浩肆無忌憚的編排它的出身,它依舊是非常的不爽,不過考慮到大局為重,它只能是數了數中指。表示對武浩的鄙視。

武浩是信口胡謅的,但是明顯帶偏了玉羅剎的思路……魔龍乃是修羅皇的座駕,要論出身,妖獸之中絕對是沒有超越它的,就算是能和它比肩的,也不過是有且只有一個而已,那就是至尊武帝後來的坐騎,聖武大陸所有龍族的王,黃金龍王!

不巧的是,金鰲恰好是金色的!

非常不巧的是。金鰲因為經常性的和饕餮在一起,所以身上自然而然地有著淡淡的龍威,畢竟饕餮乃是真正的龍子,身上有純正的龍威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更加不巧的是,傳說之中龍性本淫,魔龍喜歡和各種各樣的妖獸交朋友,而身為聖武大陸所有龍族的王的黃金龍王也有這樣的愛好,而且據說它的確有一個類似龜身的後裔!

所以這一切巧合加起來,玉羅剎的思路被帶騙了。她想當然地因為面前的金鰲乃是黃金龍王和海龜交朋友的愛情結晶。

玉羅剎雖然自信,可是也知道黃金龍王是和魔龍比肩的存在,從這個角度上分析,黃金龍王和海龜的愛情結晶自然不會比魔龍和驢的後代差。所以說,她最大的依仗千里獨行特已經被武浩隨口胡謅的謊言給抵消了。

金鰲是一個勁的狂翻白眼,他知道自己乃是純正的烏龜,和黃金龍王沒有任何關係。但是這一刻為了配合武浩,只要委屈地認了祖宗。

「你好好想想吧,你要是主動將龍珠交給我。我還可以留你一命,要是逼我動手搶的話,你這樣的小美人最後是什麼結局就不好說了。」武浩摸著自己的下巴,努力地將自己裝成是花花大少,最好是西門慶、田伯光等人的綜合體。

「實不相瞞,龍珠不在我手裡。」玉羅剎信誓旦旦地說道,「你要是不信的話,我可以以父皇的名義發誓!」

「我不相信誓言。」武浩擺了擺手,「看來你沒有聽明白我的意思,我說過,我肩上這個其貌不揚的傢伙實際上是龍子,既然是龍子,自然能分辨出龍珠到底在不在你身上,如果龍珠不在你的身上,我來這裡找你幹什麼?」武浩一陣冷笑,而後拎著金鰲的脖子說:「給修羅公主指一下吧,別以為我們什麼都不知道!」

金鰲翻了翻白眼,然後伸出一隻金燦燦的小爪子指了指玉羅剎胸口的地方,確切地說,是兩個飽滿的酥胸中間,玉羅剎的臉色瞬間紅潤一片。

「想好沒有?」武浩居高臨下地看著玉羅剎,「你要是不給,我可是動手硬搶了,那樣一來可就不可避免地傷和氣了!」

玉羅剎的雙眸之中一陣猶豫,而後猛然舒展開來,看著武浩一陣冷笑:「好個奸詐的武浩,只差一點我就上當受騙了!」

「看來你是打算讓我硬搶了?」武浩收斂了笑容,身上地武者九重天的氣息開始升騰。

「不錯,我的確受了一些傷,但是你呢?出雲仙子白仙兒不是那麼好殺吧?」玉羅剎嘴角閃過一抹輕微的弧度,「我也想問問你,你現在還能發揮出幾成的實力?三成還是五成?」

「哈哈,試試就知道了!」武浩冷笑,雙手揮動,一出手就是至尊武帝的碎體拳。

玉羅剎不是說武浩現在還能發揮幾成的實力嗎?武浩就用武帝的碎體拳讓對方看看,看看自己到底能發揮出幾成的實力。

玉羅剎纖纖玉手在虛空之中揮動,似夢似幻之間,她的小拳頭和武浩轟擊在一起。

武浩的拳頭足足有砂鍋那麼大,但是玉羅剎的小拳頭不過是豆包大小,兩個人轟擊在一起,一股巨大的力量在兩人之間動蕩徘徊,武浩玉羅剎後退了五步,武浩不過是後退了一步。

高手一出手,就知道有沒有,僅僅一次試探性的攻擊,武浩和玉羅剎就知道對方的底線了。

武浩的確是受過傷,而且傷的很重,但是因為洪荒不滅體近乎妖孽一般的恢復能力,所以他現在的實力能發揮個七七八八。

玉羅剎乃是修羅皇的女兒,而且在修羅族的禁地之中待了二十多年,要論體質是一點不比武浩差,恢復能力也是妖孽級別的,應該不比武浩的差,只不過她受傷的時間比武浩要晚,而且她的傷勢要比武浩重,所以到現在為止不過是勉強能發揮三成的威力。

兩人一個是七七八八,一個是勉強夠三成,所以這差距就比較大了,一想到這裡,玉羅剎就鬱悶的不行,一天,只要武浩出現的再晚一天,自己就能發揮出五成的威力,只要有五成的威力,玉羅剎就敢和武浩硬拼一把。

擊傷武浩的人是白仙兒,而且出手的兵刃乃是出雲劍,這本來是非常鬱悶的一劍事情,要是別的天武者拚命一擊,武浩說不定早就龍精虎猛活蹦亂跳了。

但是架不住玉羅剎的運氣更差勁啊,擊傷他的人不是天武者,而是神魂者——雖然不是神魂者的全力一擊,但是差距就是差距,天武者和神魂者的差距可是根本性的。

武浩雖然納悶玉羅剎是如何搞定神魂者的,但是玉羅剎的傷勢是明顯的,所以武浩得理不饒人,將自己的碎體拳揮舞的密不透風,逼著玉羅剎和她拼實力!

當武浩興奮的一連揮動了幾十拳之後,玉羅剎終於吃不住勁了,她的鼻尖之上汗珠淋淋的,酥胸不斷起伏,香汗淋漓。

「好了,我認栽了……」玉羅剎臉色鐵青地說道,能讓心高氣傲的修羅皇女說出這句話,武浩認為自己就值了。

「拿出龍珠,我轉身就走,絕對不耽誤你療傷。」武浩笑眯眯地說道。

「哎……」玉羅剎嘆息一聲,她本來想著召喚出千里獨行特再戰一場的,但是看到武浩肩頭躍躍欲試的金鰲,只好放棄——這黃金龍王的後裔應該不比魔龍的後裔差吧……

一枚龍眼大小的珠子被玉羅剎從自己胸口拿出來,珠子是透明的,蕩漾著平和的龍威。

不管是五爪金龍還是饕餮,都瞬間確定這就是真正的龍珠,不過讓武浩好奇的是,這丫頭是如何將龍珠夾在兩個飽滿的酥胸中間的?武浩聽說有高手可以從這個位置夾撲克牌,但是今天長見識了,還有夾龍珠的,這個的難度係數可是不小,應該和啟啤酒的差不多了。

「拿來吧。」武浩伸出手,淡淡地看著面前的玉羅剎,雖然他的心中非常之激動,但是還是表現的很平淡。

玉羅剎看著龍珠依依不捨,不過還是打算走過來放在武浩的手裡。

「姐姐,這樣的寶貝可是不能給別人……」一股凜冽的殺意猛的籠罩到武浩身上,這是一種讓武浩既感到熟悉,又感到陌生的氣息。

說熟悉是因為這股氣息武浩感受過,說陌生是因為現在的這股氣息可是比當年強大的太多了。

修羅十王子,這股氣息是修羅十王子的,這是武浩見過的第一個修羅族,所以熟悉無比,但是現在的修羅十王子的氣息可是比在天罡山上的時候強出不少。

士別三日,刮目相看,這句話不僅僅是適用於人類,對修羅族一樣適用。(未完待續。。) 眼見魏玄即將連續射中第二頭獐子,眾位在山坡上偷看的妙齡少女不由屏住呼吸,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生怕一個錯眼就漏掉了魏玄的動作。

就連徐明菲,也不禁放緩了呼吸,眼神專註的看著下面的魏玄。

此時的魏玄一改平日溫和貴公子的模樣,瞄準獵物的他就好像一頭捕食的猛獸一般,散發出一種凌厲且危險的氣場。

而他那張原本就容易令人炫目的俊美容顏,在添上了一股帶著血腥的殺氣之後,顯得更加動人心魄,引人神魂。

在這一刻,在山坡上偷看的少女眼中,追捕獐子的其他人早已消失不見,唯獨魏玄一個人,猶如讓人無法忽視的發光體一般,牢牢佔據著所有人的視線。

砰砰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