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空猛地擡頭眼眸之中寫滿了驚訝,看着殘狂的面容,嘴巴一張一合,卻吐露不出一個音色來,這讓殘雪有些驚訝,這究竟是怎麼了……這殘愁……

殘愁身爲大長老已經都有了將近中年人的歲數了,沒比自己的父親小多少,但殘空可是自家父親的三叔,這……不會是……親哥吧……難道是親爹!?

她只是隨意的猜想,並沒有真正的確實自己的想法,但舅爺這狀態可不對啊,這不是一個一直看守族墓的人能有的變化,除非他們之前就有接觸。

“還有殘宇,殘睦一個已經被處決,一個已經退隱,不知所蹤了。”

“我知道了。”

“其他……”

殘狂還想再說什麼,給殘空再介紹介紹其他家族的狀況,卻被殘空硬生生的打斷,老人直接起身,面容上平淡無奇,沒有任何的情緒表露,這確實讓殘雪有些震驚,明明剛剛……

這殘愁和殘空的關係一定不簡單……

“舅爺,能不能教我凝結成勢!?”

“不教!!!”

殘空一扭頭,表情決絕,一副寧死不屈的表情。

“舅爺……”

“說了不教就是不教!!”

殘空說罷大手一揮扭頭就走,管你是不是自己家的人,他想去哪,還沒有人能留下來,小孩子脾氣上來,你管我!?

“舅爺!!!……!”

她還想再爭取一下,但卻被已經漸漸走遠的殘空一句話給堵了回去。

“明天我會開始做族墓,你自己去你母親的墓室看看吧……”

“舅爺!?!我母親的墓室在哪啊!?!!”

看着身影已經消失在遠處的殘空,殘雪只是極目遠眺,喊了一嗓子,最終也只是訕訕的又坐了下去,無奈的嘆着氣。

“咱們去哪裏啊!?”

殘狂一臉的迷茫,這舅爺連路都不領,就讓他們這麼自己找過去麼……

“這老頭……”

爵也是在一旁一邊舔着自己的爪子一邊翻着白眼吐槽着,這個沒有趣的老頭子。

“看剛剛舅爺的意思應該就是順着這條墓道往下走吧,走一步是一步吧。”

殘雪倒是看的比較開,臉上也是漸漸的露出興奮的表情,看的出她是期待自己能來到母親的面前,看一看這個狠心拋棄自己,狠心用槍處決自己,狠心要毒殺自己的母親……

苦澀的笑容在她的臉上漸漸的浮現出來,也不再遲疑,抱着爵就往這墓道的深處走去。

“姐姐,這……你……沒事吧……”

殘狂吱吱嗚嗚的,他知道自己姐姐究竟經歷了什麼,他們的母親對她做了什麼,他心裏還是有些隱隱的擔憂的,這要是處理不好,說不定那‘淨枕羅貝症’又會復發……

“……”殘雪緘默不語,腦子中全都是自己六歲時候的記憶,前不久自己身受重傷從那地下出來,由於身體病情的緣故,不出乎意外的又回到了心智6歲的孩童,那段時間,彷彿一切都是黑的,沒有光……

她不想再想,但腦子中的畫面越來越清晰,那段不可磨滅的記憶也有些因事而生。


她輕輕的皺着眉,鼻孔一收一縮的,感覺自己有些難以呼吸,但還是硬着頭皮艱難的走下去。

餐組族墓墓室土地寬敞,衆人走在主道上環顧四周。


周圍的墓室都方圓數米,並不大,都像是豆腐塊一樣整齊密集的排列着,這種整齊劃一的樣子也是殘城之中沒有的。

猛然間一棟與別處都不同的墓室映入衆人的眼簾,看着這右前方的墓室,衆人腦中都是嗡了一聲,震撼無比,這哪是墓室啊!?!快趕上他們殘族總部的大殿了。

要是活人的地方,他們可能還不至於這麼驚訝,但這完完全全放的是一個死人啊……

當他們知道這裏面連死人都沒有的時候……嘴角都咧開到耳邊了……

“走吧,參觀一下這裏吧……”

殘雪看着這壯觀宏偉的墓室,她的腳已經不知不覺的移動到了這個墓室的前方,看着墓室面前的門板,上面用三個清晰的純金大字寫着——殘沐雨。

“這果然是母親的墓室啊……”


殘雪再一次的擡頭看着整個宏偉的墓室,說是墓室不如說是一個大型宮殿,整個宮殿都是由一種奇異的木材製成的,這種木材在路過別的墓室的時候也看的到,整個宮殿上嵌滿了茉莉花圖案,看的出這打造的還是蠻用心的。在主殿的周圍圍繞了一圈的火把,火把上燃着熊熊烈火生生不息。

衆人已經推開那大門,往這宏偉的主殿走去,奇木大門就在面前,殘雪推了推,很輕鬆的就走了進去,這確實讓她有些吃驚,她其實並沒有觸碰到大門,這門竟然自己就開了,如果不是她親自感受,可能也被這高超的技術給騙過去了。

碩大的墓室裏竟然平淡之至,在他們的面前只有一口由靈晶製成的棺材,上面依舊沒有任何的花紋。

她向小狂揮了揮手,後者心領神會大步上前,輕輕的將那棺材蓋掀開,隨後的狀況讓衆人大吃一驚,這裏面沒有死屍,更沒有骨灰,只有一份輕小的卷軸。

殘雪走上前去,眉頭再一次的緊鎖在了一起,拿着那手中的卷軸,臉上全都是疑問,纖細的手指輕觸卷軸,那捲軸竟然憑空而起,在空中散發着細微的光芒,讓人忍不住的將眼睛輕闔。 當她狂奔到熟悉的墓室的時候,看着小鳥正在一個卷軸旁輕輕的梳理着自己羽毛,已經是等待多時了。

“打開!!打開!!打開!!!”

她看着小鳥啄起卷軸,直接丟給自己,殘雪也不再遲疑,漸漸打開這本卷軸,看着空白的卷軸發着呆。

精光涌現,殘雪腦中涌入了大量的畫面,比之前的魔靈心訣還要多。

裏面講述了魔靈巫族的歷史,魔靈巫族的現狀,魔靈巫族的等級體系,以及現在分佈的領地。其中一塊很明顯標註的就是玄冰天地的裏部……

“小雪,你真的還是放不下麼!?”

“爵,你給我閉嘴,我會去的……”

經過幾天的思想鬥爭,殘雪也是想得很清楚了,自己什麼都沒有,自己的一切都是父母給的,自己沒有權利選擇,既然已經答應了父親,那就找吧……但一切還是要等他們出去了再做打算,況且殘海在玄冰天際已經被困好久,殘族中的殘海一衆已經被淹沒了很久,很擔心究竟有沒有人會利用殘海做出些……不能接受的事情。

“去玄冰天際!!”

“去玄冰天際!!”

“去玄冰天際!”

“雜鳥閉嘴!!!”

爵無奈的抓了抓耳朵,看着沉思的殘雪,倏然後者擡頭嘴角輕輕上揚。爵知道她想明白了一切。心情也跟着女子變得開心起來,就連看那隻雜毛鳥都順眼了不少。

“現在要去尋找海晶……但這海晶究竟在哪我們都不知道啊……”

她無奈的嘆氣對於找尋東西的事情,她還是得認輸的,這並不是自己的強項。

驟然灰色的大肥貓在她的眼皮子下面蹲坐着,不住的搖晃着尾巴,像是想要邀功一樣。

“想找海晶還得靠本大爺!”看着爵那副沒有我整個世界都會塌的樣子,殘雪無奈的搖了搖頭。

“走吧……”

“關鍵的時候還是要靠本大爺地,雜毛鳥你看吧,小雪還是愛我的。”

被殘雪抱在懷中的折耳貓,看着在天空上不住的煽動翅膀四處眺望的紫烏木鳥,極爲囂張的挑釁着,自己可成了殘雪的大爺了,自己讓她往東她絕不敢往西。

“前面!!前面!!前面!!”

紫烏木鳥纔不理會這隻灰色的賤特特的肥貓,直接衝到前面,衝着殘雪拼命的鳴叫着,它也發現了這所謂的海晶。

殘雪看着紫烏木鳥的興奮狀,心中也是一喜,這是海晶!?!

她看着地上只是冒出個尖來的瓦藍瓦藍的晶石,喜上眉梢,這海晶都簇在了一起,竟然有三塊……

對於晶石來說,這已經是很多了,殘雪沒有辦法估計這其中的價值,看着地上的海晶,她早就忘了懷中的爵,下意識的向前走去,伸出雙手想要將這海晶挖出來,伴隨着深伸手的那一剎那,貓咪的嚎叫聲讓她嚇了一嘚瑟。

“我去!!!爵你幹什麼!?!”

“小雪你想摔死你大爺我啊!!卸磨就殺貓啊!!!”

“活該!!活該!!活該!!”

“你這雜毛鳥,給本大爺閉嘴!!!”

自從紫烏木鳥加入殘雪和爵之間,這兩個小傢伙的爭鬥就不斷,她此刻都不用去看就知道這兩個傢伙一定是又掐在了一起。

灰色的折耳貓拼命的蹦跳着,想要抓住這在天上亂飛的紫色小鳥,而小鳥時不時地俯衝下來想要啄肥貓的眼睛,這種爭鬥已經不是一兩天了,他們之間的鬥爭簡直都無止境,連晚上還在不斷的叫着勁呢。

“你倆!!!”

“小雪!你大爺!”

“姐姐!”

兩個小傢伙頓時乖乖的待在一起,紫烏木鳥停落在肥貓的頭上,兩個小傢伙都卡巴着眼睛看着殘雪。

她纔不管呢,現在她眼中只有這晶石……

她感受了一下海晶的力量,果然感受到一股明神清腦的感覺,心境又平靜了不少,這海晶果然有效果,在她發病的時候通常都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一絲半點的影響都沒有,完全就是一個六歲孩子的本能,這下子可好了,有了這海晶她一定可以將病情治癒。

她緩緩面對着海晶做下,挖出一顆海晶,輕咬舌尖,逼了一口鮮血噴在海晶上,頓時天藍色的海晶閃爍着深海般的光芒,神祕且深邃。看的三人都是眼眸中寫滿了驚訝。

這海晶果然名不虛傳……

殘雪輕輕點點頭,一把將海晶捏碎,伴隨着晶石的碎裂,手上被劃出了無數道傷口,所有的血液都順着海晶碎片溜進那股強烈濃厚的元素之力裏面。

“真……”

還沒等她感嘆,那股巨大的力量立刻縈繞在她周圍,晶石之力四起,讓人忍不住的想往後退去。

衣服因爲晶石之力的衝撞而撕裂開來,殘雪的背部,神祕的符文圖案更加的清晰起來,海晶之力竟然順着這符文的每一筆而漸漸滲人女子的肌膚,一旁的爵和紫烏木鳥都驚呆了。

“**!!”

“大**!!!”

紫烏木鳥忙忙拍打着翅膀,用自己的爪子去擋住肥貓的眼睛,但爵卻一把將這雜毛鳥坐在了屁股下面。

“別吵!雜毛,小雪的狀況不好,你看不出來!?”

“姐姐……”

剛剛掙脫肥貓的魔爪,呆呆的看着肌膚漸漸被什麼東西撐起,左胸口處的晶石刺青漸漸散發着妖孽的光芒。

“不好!”

爵一下子蹦起來,直接衝了上去,一把挖出地上的另一枚海晶,貓爪一滑,鮮血就被海晶給完全吞噬了,它將海晶直接砸向一臉痛苦的女子。

殘雪一點都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她感覺自己就像是深入大海一般,難以窒息,這海晶的力量完全不夠她支撐自己完成病情的治癒,反而有種力不從心,遠遠不足的感覺,這裏的海晶還是太少了,就是用完了所有的海晶,估計還是不夠的……

“咔嚓!”

她耳邊的傳來了一道聲音,那是什麼東西破裂開來,頓時一股巨大的海洋之力流入到她的身體內,整個人頓時像是長時間閉氣的人重出海面的感覺,頓時感覺又能呼吸了……

是誰!?

她不知道,索性將功勞按在爵那個傢伙身上吧,這個能說話的傢伙也是蠻神奇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