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面對着第一代的龍神,光明世界的龍神明顯的表現出敵意,迴應似的發出示威的龍嘯。

黑暗界僅存的幾位龍神則瑟瑟發抖的落下雲頭在地面上匍伏着,龍首緊緊的帖服在地面上。

而天空中那幾條失去意識,只知道接受命令殺戮的虛擬的黑龍和黑鳳,龍神毫無客氣的噴出龍息。

別看龍神一身三首,攔住三條黑龍和四條黑鳳卻絲毫不落下風。

龍宇和雷克斯的戰鬥剛剛開始。

天地之間,一張巨大的電網鋪設着,龍宇就如幽靈一般的穿越在電網間。

雷克斯速度也不慢,超強的感應讓雷克斯幾乎在龍宇出現的瞬間就感應到位置。

“龍宇,不要用這種無用的招式,你這根本就是在消耗時間。”

“那就試試這招。”電網剎那間收縮,天空一道雷光轟鳴着落下同電網結合在一起,變成連接着天地的一道雷柱。

雷克斯一聲冷哼,道:“就要耍什麼花樣?” 俺知道黑暗界寫的有頭沒尾的,很鬱悶的說,俺也沒想但是爲了早點跳出去,俺只能這麼寫了,再多估計更要被罵死了。終於完事了,下一章跳回原來的世界了。

17k.com/promotion/PK/PK_VOL0004.html

點開後,選擇第二排第二個的那本書,就是書名叫 《孤獨天涯行》,麻煩投一下PK票啊!~~!

××××××××××××

一揮手,天空原本和龍神戰鬥的一條黑龍消失,雷克斯周身立刻佈滿雷球,發出着劈里啪啦的爆響。

雷克斯不敢掉以輕心,如果是在以前,龍宇的實力雷克斯絕對不會放在心上,但現在不同,兩人的實力相當。

實力的相當只表現在兩人的力量和反應等方面,比如對拼一拳以前雷克斯能打死龍宇,現在可能會是兩敗俱傷。

但是能力卻沒有改變,誰強誰弱最終只能在能力的運用上進行區分了。


雷柱突然間動了,一分爲二,接着二分爲四,入眼望去天地彷彿變成了巨大的宮殿,而雷柱就是宮殿內的支撐柱。

但是並沒有攻擊,雷克斯謹慎的監視着雷柱的一舉一動。突然間發力想破壞雷柱,卻發現這些雷柱並沒有攻擊力,在自己破壞之後,立刻又被補充上。

“這,這是在創造什麼?”

遠方人們懷疑的看着變化,不約而同的將目光移向了玩雷最厲害的兩人。

拉克斯搖了搖頭,道:“沒見過,很像神罰,不過又不像。”

雷帝也納悶的搖搖頭,“不懂,我也是頭一次見到。”

“雷走的最終形態。”斯德克爾神色凝重的說着,“這是原始能力的招式,龍宇只能使用一次,會消耗很多的能量。”

“應該不是問題,結合了妖魔的增強能力,龍宇應該能施展出來吧?”雷帝問。

“不,一會你們就知道這招的威力有多大了。”

衆人談論間,雷柱己然布完,星羅棋佈的雷柱充斥着四周,觀戰的人們不得不向後挪動了一下。

這一下就是三四公里的距離,因爲這連接天地的雷柱充斥的範圍足有二十公里。

雷克斯謹慎的收回了所有的幻化形態,幻化後這些形態有攻擊能力,收回後則會提供給本身各種能量和防禦能力。

雷克斯立於雷柱之內,無法預測一會的攻擊會是什麼樣子。

龍神當然龍宇的腦中知道了這招的攻擊方式,於是也退了出來,退的相當的遠,比觀戰的人羣還要再遠二三公里。

就在龍神退到危險邊緣之時,雷柱似乎也完成最後的排布,接着雷柱開始緩緩的移動,就像激光似的掃描開來,在地面上劃出深深的溝壑。

一道雷柱移動並無法給雷克斯任何影響,問題是現在是數萬道雷柱在範圍內交叉移動,每一次的交叉移動,雷柱的數量就在以成倍的形式增加,速度也變得越來越快。

遠方觀戰的人羣齊齊發出驚呼,在遠方他們看的更清楚,雷柱就像是成排的激光束在地面劃過。就像**成排的地面上爆炸般,很難想象誰能在這種情況下活下來。

雷克斯不敢大意,就算他有心想試試威力也不是現在,任何一點閃失都有可能導致自己的失敗。

“想殺我,你這簡直是不可能的,龍宇,你太小看我了。”雷克斯在疾雷之中一聲怒吼,吼叫之聲隱隱改過雷嗚,衆人只見一道黑色巨大的幻影在疾雷中閃現,一道比龍神還要巨大的黑龍幻化出來,在疾雷中扭動着身軀,張開巨口以鯨吞天下的氣勢吸食着雷柱。

仔細看時人們才發現那不是黑龍,而是一條頭生獨角的黑蛇。

“天,是雷蛇,雷克斯居然能找得到。”劍帝倒一口冷氣。

傳說雷蛇本身並沒有攻擊力,是一種低級的不能再低級的野獸,在黑暗界這種生命早就被淘汰了,即不能爲人所用,也不能用來製造什麼武器。

一身垃圾簡直就像是神在創造它的時候將所有的垃圾的材料全部用在這在這個可憐的傢伙身上。

雷蛇唯一能用的就是吃掉雷電,但是一點小小的電流都能將其撐死。

但對於雷克斯來說,這個最可憐最垃圾的生命卻是有用的,這種雷蛇在有足夠強大的力量支撐下可以無限制的吞噬雷電,然後從雷蛇口中再吐出。

就見雷電被雷蛇吞噬一乾二淨,雷蛇的身體還在不停的漲大,一直漲大到龍神的三倍才停止下來。

失去雷電,龍宇露出真身,望着眼前的龐然大物,倒不是害怕,而是很好奇,這個怪物吞噬雷電的能力太強了。

雷蛇一張嘴,咽喉的部分閃着紫色的電光,只聽一聲蛇鳴,雷流從口中射出,就如海嘯似的洪流噴射而出

衆人的眼睛被那粗大雷流耀的刺痛,睜開眼睛的時候,只見雷流己然全部噴射而出,恰似一條雷蛇蜿蜒着向龍宇擊下。

蛇首己然接近龍宇。

龍宇不慌不忙的舉起手中妖直指蛇首,身體猛然一陣被雷蛇帶起向後疾退。

雷蛇的威力自然不小,但是雷蛇的身軀在逐漸的減少,只不過數秒之間被妖吸的一乾二淨,妖更是紫光盛。

“唉,這兩個傢伙,這種情況打下去,估計沒法分出勝負來。”雷帝以手撫額說着。

劍帝也無奈的說道:“是啊,是啊,黑暗和光明本就是共生的,他們的能力雖然不是同類,但是效果卻相近,誰也奈何不了誰啊。”

“這根本就是浪費時間?還看嗎?不如我上去分開他們如何?”洛克手癢癢的看着場中,幾次都有一種躍躍欲試的衝動。

“別浪費時間了,你現在衝過去不等於一個人打兩個,他們兩個可不是那些沒經驗,依靠程序控制的武士。”

“說的也是?”帕克點點頭說着。

“我看還是分開吧,這樣子下去反正也分不出勝負,我們將龍宇帶回原來的世界,讓兩個世界互相獨立起來好些,現在兩個世界的麻煩己經夠多了。”斯德克爾思索了一下,說着。

雷帝等人也點點頭認爲這樣子可行。

幾人商量了一下試着接近,卻發現有些困難,兩人根本摸不到兩人的影子,本就以速度見長的兩人,如今更是動如流星飛火,無跡可尋。

衆人無奈的退去,龍宇和雷克斯的攻擊正在升級,兩人的能力近乎是完美的相似,龍宇此時揮下手,妖身上一道和之前的雷蛇一般粗大的火龍順着妖身掙扎着飛出向雷克斯飛去。

“浪費時間。”雷克斯一聲獰笑,左臂異變,一張龍嘴從左手臂上凸起,張開的龍嘴吃下火焰。

“那如此呢?”龍宇瞬間出現在雷克斯面前,手中妖帶着呼嘯的劍風斬下,璀璨的銀光如水銀在空中劃出扇形的光芒。

雷克斯急閃,劍劃破衣服,在胸膛上劃出一竄火花,堅硬的龍鱗擋下了原本應該開膛破肚的一劍。

雷克斯左手龍爪一探,狠狠的抓在龍宇的肩膀上,哧啦一聲連帶着鎧甲一起,抓掉一大片血肉,魔的幻化一下子變得脆弱不堪。

血染滿了龍宇的半邊身體,再生恢復好傷勢,龍宇暗罵一聲,鎧甲的銀光流動自動修復了損傷的部分,但是龍宇還是收起了鎧甲,手中多了一柄類似妖的兵器。

“哈哈,這才向樣嘛,把自己包在鎧甲裏頭,就像一隻縮頭烏龜”

雷克斯活動着手腳,突然間衝上,狂笑道:“來吧,別浪費那些力氣了,我們就拼一下誰更強。”

龍爪再探,雷克斯己然異變的不成人形,背後一對黑色的龍翼,四肢保持着人的形態,但是全身被龍鱗覆蓋,手變成鋒利的龍爪,身形由原來的一米八增至三米之巨。

龍宇雙劍一合,流光閃現,兩劍化爲一劍。閃身衝上,兩道人影絞在一起,接着分開,天空不斷的灑下血雨,己然分不出到底是誰留的血。

轟……

兩人的互攻持續近一個小時之後,在一聲震響之下終於分開,龍宇的拳頭打在了雷克斯的咽喉,而雷克斯的龍爪也劃開了龍宇的咽喉。

兩敗俱傷,誰也不願意看到的結果。

龍宇被劃開咽喉之時己然昏厥,雷克斯也被龍宇的一拳擊碎的咽喉窒息休克。

“就知道是這種結果?”雷帝嘆息着,上前一手接住跌落了龍宇,再生己然恢復了傷口,但是龍宇還是昏迷不醒。

下方雷克斯跌到地上,昏迷不醒,因爲人緣一直不怎麼樣,這次倒是有不少黑暗界的人想趁機出手,但是想了一下沒人動彈,早些年心中留下的陰影讓衆人不敢輕易的嘗試。

就像一個被打怕了的孩子,你讓他突然間暴發那是不可能的。

斯德克爾檢查了一下龍宇的情況,確認沒什麼大礙,這才放下心來,道:“既然事己經了結,我們就離開了,以後有機會再見。”

說完和劍帝,帕克等人道別後,斯德克爾破開虛空,帶着原來世界的衆人回去。

至於雷克斯是在覺睡中讓人幹掉還是礙於面子不敢下手就只等聽天由命。 我對刪書評的理由有二種,第一是重複發一條書評的,那些發萬金油的,我可以容忍,但發兩條同樣的我必須刪一條。別一種是罵我的,我知道我寫的差,我知道你罵的也對,但是對不起,我這人比較敏感,看到罵我的心情會不好,所以全刪掉,以免影響心情寫不出東西來。噢,還有一種情況,一天重複發多條無用書評的一併也刪了。

×××××××××

龍宇醒來的時候,陽光正直射在自己眼中,躺在熟悉的房間內,嗅着熟悉的香味,這種淡淡的香水是隻有舞才用的,也是龍宇從鄭國安那裏單獨爲舞訂製的。

“噢,醒來了,你老婆真的很溫柔啊。我見到了。”龍神在龍宇的腦海裏懶洋洋的回答。

“你還沒死?”龍宇以爲這傢伙不會跟着自己回到這個世界,結果還是猜錯了,以後還是要聽那該死的碎碎唸啊。

“哈哈,不要擔心,我準備沉睡了,雖然我的願望沒有達成,但是我知道只要你活着雷克斯活着,我就還有機會,我要積累力量。等你再遇到雷克斯的時候,我自然會醒過來。好了,不打擾我,我要睡覺了。”

說着腦海中的龍神似乎消失了。

龍宇看着四周的景物,一切都沒有變啊。

回家了,龍宇心想着一陣欣喜,翻身坐起,感慨的摸着屋內的一切。緩步的下樓,聽着悠揚的音樂,聞着香濃的酒氣,龍宇忍不住大聲道:“來一杯藍色夢幻。”

“宇,醒了。”舞一下撲到龍宇的懷中,輕聲道:“嚇死我了,你昏迷了整整一天。”

“想我了。”龍宇輕吻着舞的額頭,道:“我估計那個雷克斯也好不到那去,我那一拳也不是吃素的。”

“想那麼多,這下子老實了吧,現在應該沒人打擾我們了。”舞高興的說着,放開摟着龍宇的雙臂,開始收拾着吧檯。

“可是別忘了我們頭頂上還懸着兩個麻煩的傢伙。”龍宇指着天花板說着。

舞點頭擔憂着,“恩,看那個神的意思,似乎對人類這次的陰謀很懊惱,不知道會有什麼陰謀呢?”

“反正我認爲,兩個麻煩的傢伙是不會讓我們好過的。”龍宇笑說着。

兩人彷彿有着說不完的話。

調酒師和太子還有姐姐陸續的趕來,太子明顯是長大了一些,依舊是搞笑的要命,拉着原來老闆的小姐——小雯來這裏搗亂,看來兩個人是化敵爲友了。

太子的實力經過那一戰,也被平衡到了自己的水平,現在敢打這小子主意的傢伙,估計得先考慮一下自己身體到底幾萬人保護了。

剩下三位魔獸皇后在回到這個世界後也轉身離開,他們和人類之間的戰鬥還要繼續,似乎是骨子裏的反感,魔獸的目標依然是人類。

華燈綻放之時,酒吧的人氣越來越旺,多數的酒鬼己經知道了這個柔弱的青年就是那個在咒樂園擊敗了火焰公爵,敢和龍神族的三大將軍對戰的強人,於是來的人心中又多了幾分敬意。

“有報紙嗎?”龍宇說着,想起了龍神族,這個想奴役現在人類的種族,去到黑暗界的全軍覆沒,歐陽長天他們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現在估計報紙上應該就有報道了。

太子的姐姐將一份早上的報紙遞給龍宇,果然不出所料龍神

新聞爭相報道龍神族地下遺蹟的毀滅時,人們爭相上街歡呼的照片和廢墟的情況。

一切似乎又安靜了下來,但是知道實情的人類並沒有鬆懈一下來,他們知道神緊接而至報復絕對不會那麼容易的矇混過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