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位英雄煉丹家用數年時間煉出來神藥便暢油,高宣一聲挽救羣生,普度衆肛的佛號,赤着腳就抹好了地獄裏的爛肛,因獲得崇高威望,敬爲鬼仙師。

衆生的情緒穩定下來,開始做關於鬼類前途,未來命運的深入思考,思考的結果是發現了兩條路,有了兩個方向——

一、繼續打下去,使地獄鬼繼續處於水深火熱的動盪之中。

二、召開聯合會議,成立聯合**,結束動盪,把地獄整入前所未有地治世。

鬼類的命運到達一個關健的十字路口,等待有識之鬼的英明決擇。

衆多地獄裏的鬼在十字路口上徘徊,它們越來越多地得到一本小冊子,曰《和平論》,翻閱一番,終於記起了早已遺忘的和平和藹的面孔。

這時候聽見一通口號:“停止戰爭,結束紛爭,劃分繮界,各統所屬,以和爲貴,創建太平盛世,共享美好生活。”

口號得到大部分鬼們的響應,獲得了一呼萬應的效果。

《和平論》的主張越來越被更多的鬼接受,廣爲傳閱,一時間洛陽紙貴。

Z、Y二騰是大一統主義者,不喜歡分裂,聽說要劃分繮界,各統所屬,大力反對,最後,兩騰合謀,派出了刺客,想把鬼仙師幹掉。

刺客中途叛變,把Z、Y二騰揭告出來,造成鬼族輿論一片譁然。兵營裏的兵丁立即走了三分之一,剩下的又在蘊釀兵變。

迫於不妙的形勢和輿論壓力,在鬼佬會的勸說下,大家決定坐下來好好談談。談了大約有半年的時間, Z、Y一派終於認清了長期戰爭給地獄裏的鬼民帶來的深重災難,不再頑固的堅持戰爭。

這樣,地獄走上了通過民意選舉成立聯合**的道路。

長久的戰亂終於要結束,和平的曙光即將出現。從種族戰爭爆發至今已過去了無窮歲月,在這麼漫長的時間裏,共有數百萬的鬼死於戰亂。大家其實早厭惡了戰爭,只是長久生活在戰爭狀態中,至於忘記了早先的和平是個什麼樣子,幸虧英明的鬼大師提醒,才使大家記起世間竟還有和平的存在。

地獄裏的聯合會議召於在即,大家欣欣然先在那裏想象、描摹和平的樣子。

和平應該是春天的樣子,是一種深遠的萬物籠進細雨裏地寂靜。

在這寂靜裏什麼都有可能發生:花開的聲音,鳥鳴的聲音,甚至風兒拂拂的聲音,甚至還有可能產生詩!

一首一首詩,象天邊雲一樣從容!如此,地獄有可能變成一個詩的境界,那麼,我們鬼的生活就有可能比仙人還要浪漫。

有可能!因爲,沒聽說浪漫是仙人的特權。

聯席會議在第一重地獄門前召開。

漆黑色地地獄門號稱作地獄聖景,一共有十八座,是史前遺蹟,神祕等同埃及金字塔。史書上沒有留下零星記載,所以也就留下了諸多不解之謎,例如它建於何時,何人所建,象徵什麼?都已不得而知。


每座地獄門孤零零地座落在地獄境界地荒野上,半截已沒入歲月的沙塵。每扇佈滿饃饃頂的怪門上刻滿了奇怪的符號,並且緊緊閉合一齧牙咬的印痕。是誰咬的?爲什麼而咬?那些符號又代表什麼意思,是不是傳說中已失傳的一種更古老的地獄語言?這些連地獄裏最老的鬼都說不明白。

看來,只有從傳說中去解奧它們了,零零星星傳說的片斷!

故老相傳,十八重地獄每兩扇門裏凍結着一個煉魔時空,裏面封閉着一個初始惡靈。門上刻的那些符號,便是解開煉魔時空的咒語了。只有解讀了門上的咒語符號才能摧開地獄門,同時,裏面的惡靈也被摧活,並釋放入地獄現實世界製造巨大災亂,沒有哪個鬼是它們的對手,到時它們將吸淨所有光明與溫暖,地獄因此而毀滅——-早晚會有那麼一天!

既使沒有人解讀咒語,咒語也會自己失效,這是創始在創世紀時便想好了的,如此說來,地獄終將會成爲宇宙中一段被逐漸淡忘的歷史。這結局是多麼讓人黯然!一天又要結束一年又要結束一年又要結束一生又要結束一生又要結束我們還沒有活夠!

但又有地說,地獄不會毀滅,十七惡靈並不是天下無敵的,到它們出生大鬧地獄的時候,自會有剋星將它們全部克掉。然而誰是它們的剋星,往哪裏去找它們的剋星呢,沒有鬼知道。

這些傳說是真是假,鬼們半信半疑。老鬼們說,據傳說,地獄門前應該還蹲着的兩隻怪石,是由遠古一種魔獸變化,它們也是具有魔力生命的,只不過被咒語石化,才陪同地獄門一直蹲在漫長的歲月裏,最後被風沙埋沒。往地獄門前搜索,把沙土刨開,果真就發現了一對石獸,活靈活現做搖頭擺尾仰天長嘯狀,身上長滿捲毛,刻滿古怪的符號。

末日制裁 ,傳說是真實的。地獄裏的鬼們就十分害怕,把研究破解地獄門前的符號看作十萬死不赦,怕得最厲害的時候,有鬼宣傳世界末日,鼓動許多鬼完成了自殺。

然而,一代代,一輩輩的鬼那麼平靜地生活過去了,地獄門一直沒有動靜,於是,地獄鬼們又把傳說當成老掉牙的童話,漸漸淡忘掉,這纔有鬼開始了對地獄門的研究,想破解地獄門之謎。那地獄門比金字塔還難以研究,因爲沒有資料,所以毫無頭緒,許多自忖聰明過人的鬼想了好久竟連個破解的思路都找不見。這時候,地獄戰爭爆發,絕大部分鬼去進行種族戰爭了,惟有地獄裏一支特殊地種羣——能族,在他們首領的帶領下繼續攻關,最終取得了成果。 能族的首領叫白衣秀士,人如其名,風流瀟灑,有一定的文字功底,傳說還會做詩,但沒有人見,也沒有詩集傳世。

白秀士做爲能族的族長會不會做詩這個不很重要,重要的是這廝對魔法學、武學、軍事學研究頗深,能耐巨大得到了公認,其突出成就是率領能族成爲地獄裏第一支穿上衣服生存的異類,其勇氣相當於今天某個種族率先不穿衣服裸衣生存一般,必因顛覆了自古傳下的正統而受到輿論的強烈遣責!

能族的勢力在地獄裏龐大,白秀士又是絕頂高手,所以輿論就不怎麼遣責他。有時候,遣責也需要勇氣,關健是看對誰。

而使白秀士真正名震江湖的還是他憑藉自己高超的智慧破掉了第一重門上三分之一的符號。

當門上三分之一的符號破解,連鎖反應發生。就見第一重門在能族的念力下有了活力,先見那門開始變幻顏色,由漆黑變成紅色,再變成赤紅。接下來的事情恐怖了,開始從門上往下淋漓地曬血,血跡一瞬就被風乾,被風颳起,化作片片血痂當頭散落。

門前盤坐的大能小能們害怕了,回頭看白秀士,滿眼地驚懼。白秀士抹了把頭上的冷汗叫繼續念,就聽一聲破裂,地獄門打開一道縫,有濃煙噴射出來,能族發聲喊,卻見煙霧盤上頭頂旋成一頭怪鳥,如夢似幻聽那鳥怪笑一聲,撲扇兩下翅膀,消散掉。

之後,再沒有什麼事發生,白衣秀男率領能族獲得了一重門裏一個時空境界。那是一個怎樣的境界,只有搬進去居住的能族知道,但他們不說,說是首領不讓說。至於能族在裏面過得怎樣,地獄裏的鬼們不知,就更沒有人知。

屈指算來,能族在門裏居住已有五六百年的歷史。

一晃眼,竟到了地獄種族戰爭結束,商量着在一重門前召開聯席大會,開建地獄國,竟選國王。自然,能族的白秀士因其破解地獄門這個神祕事件也成爲候選人之一。

地獄裏成立了選舉委員會,先有各派選民把自己的候選人送上去,由委員會投票最終定奪。

爲公平起見,另成立了監督委員會,又叫“鬼佬會”,全部有地獄裏老得不能再老的老鬼組成。老鬼們見多識廣,因此德高望重,負責對選舉委員會實施嚴厲監督,並嚴加查辦投票選舉中的徇私舞弊和胡亂搗鬼者。

選舉委員會膽戰心驚地在鐵面無私的鬼佬們面前定奪了白衣秀士,又定奪了鬼鳥暗夜潛飛的代表潛飛王,大妖魔大乘法師,精靈國的國王老精靈王和他的國師兀不死。當然,Z、Y二騰無可非議是最主要的候選人。

除了這幾個,原來還有ABCDEFG,HIJKLMN衆多,但是很快刷下去了,潛飛王因爲只會怪叫不會說鬼話也刷下去。

大選的日子即將來臨,鬼佬會已派了跑得最快的長了十六條腿的鬼騎了地獄的特產地老鼠快鼠加鞭趕往各處通知住得很遠的大乘、精靈王、兀不死仨候選人速速前來參會參選。

這個時候,普通選民組建的“鬼民意願委員會”也成立了,向選舉委員會和鬼佬會提交了一個嚴重的抗議:候選人裏爲什麼沒有他們的超級崇拜偶像鬼仙師,看來,你們代表的並非廣大鬼民的意願,所以這次選舉無效,廣大鬼民將拒絕承認國王。

鬼佬會立即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向選舉委員會提出質問。選舉委員會第一時間做了答覆:候選人裏本來有鬼仙師,不知道給誰勾掉了,所以沒有公佈出來。

鬼佬會裏的老鬼們大怒,發誓非要查出破壞公平強姦民意的舞弊兇手,後來聽說是ZY二騰乾的好事,便就集體閉起一隻鬼眼,開始了一段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地過程。但是速派了鬼去通告鬼仙師:“若果有意政治,便來大會參選地獄國的國王。”

鬼仙師爲了竟選國王,早在窩裏坐等好久,一聽前來通告,說道:“我有此意已久,不想做鬼王的鬼不是個好鬼!”於是,鬼仙師因差點落選列成爲最後一個候選人,沒想竟笑到了最後。

騎着地老鼠往大乘處的鬼信使半路上遇見了龜兔賽跑,他也加入進去,因爲自恃比兔子跑得還快,所以比兔了睡了更多覺,等兔子都抵至終點線,他夢猶未醒。等到夢醒,發現時間不夠用了,一溜煙跑回來報告,說:“大乘法師出差了,沒在家。”

往精靈國去的信使在路上沒遇見龜兔賽跑,所以把信送到:“速去參選,過期不候!”

精靈王得信,把狐疑的眼睛轉了好幾圈,速請國師兀不死議事。精靈王與兀不死兩個在密室裏嘀嘀咕咕商量到半夜兩點,得出結論:是個陰謀,此一去必被ZY二騰手下的惡鬼所害,到那時,精靈國不保,所以不去參選是爲妙計。

計議一定,第二天,精靈王與兀不死派了一干精靈擔着美酒隨鬼信使們回覆盛請,就說兩人俱在窮鄉闢野閒散慣了,無意偌大地獄之王,何況也欠缺管理悠悠衆鬼的能力;只是欣聞戰亂結束,地獄裏即將實現和平,實是衆生有福。從此,飽受戰爭之苦的鬼類終於能安居樂業過上太平生活,他們兩個代爲高興。爲表慶賀,特擔美酒與諸君共享,請選舉會,鬼佬會成員及衆選人選民們笑納,不成敬意!

送酒的精靈走得慢,路又遠,等他們把酒送到,選舉大會已進行了大半個月。

鬼們的選舉大會, 冷羅萬象 ,故而沒來。要問白衣秀男爲什麼也不知信,因爲沒有鬼會念地獄門的咒語,所以打不開能族的境界之門,無法送信。這樣,只能在外面乾等了,可大門始終靜悄悄地不開,直到大會結束也沒見個能影從門裏照出來,

這樣,候選人就只剩下ZY二騰和鬼仙師。三個候選人分坐在三張桌子上,一會兒摩拳擦掌,咬牙切齒,一會兒又瞻前顧後,面面相覷,只聽得一聲選舉開始,便開始了相互惡罵。罵不一會兒,轉身向身後支持自己的鬼民吹幾口大氣,復轉身再罵。而身後三派支持和擁護者早敲起鑼打起鼓開始了口沫橫飛地痛罵。

日復一日罵了大半個月,還沒罵出結果,正在感覺口乾舌燥,嗓子冒火,卻見精靈國的精靈們擔了酒來,聽鬼信使說是精靈王回贈、慰問他們的,哪還管顧其它,說了句不可辜了精靈王一片美意,扔了破鼓破鑼一窩蜂上前,喝道:“我們辛苦選舉,爲着不就是今天,爲着不就是這個嗎?甭二乎了”, 揮起酒拳吆五喝六地下了手。

精靈們本來想要阻止,但被羣鬼衝到一邊,眼睜睜看着他們瘋似地砸破酒罈搶酒喝,竟插不上嘴,心想:“鬼類素質如此之低,既不聽老人之言,待會兒有你們的好看。”

果然,在兀不死釀得超高度酒的酒勁摧動下,羣鬼們喝不上一杯,已然口吐白沫,翻倒了一片,爛泥般醉得鬼事不知。他們哪裏知道!那酒是純酒精,度數被兀不死濃縮到數千,尋常人聞上幾聞就會發酒瘋,喝上幾滴便會醉死,飲用時需要勾兌上大量的果汁。

雖然鬼們的酒量大,但連年打仗,從未正兒八經進行飲酒訓練,這一放縱不打緊,隆重盛大地選舉大會登時停擺,陷入沉寂。

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衆鬼慢慢甦醒,腦子還在犯糊塗,聽說選舉已然結束了,鬼大師衆望所歸,天命不違地獲全票通過,順利當選地獄裏的王,現在已改名喚做地獄王了。衆鬼猶在犯迷糊,搓搓眼,惺鬆朦朧地問道現在幾時了。

“嚇,現在都初世紀了!”

噢一聲,終於清醒過來,醉酒的鬼開始大哭:“太厲害了,太厲害了,精靈國的酒竟使我們從地獄無世紀醉入進初世紀!”

又問,“那我們的偉大領袖ZY二騰呢?”

“不妙,大大地不妙!沒成想倆偉大領袖是特殊材料製成的鬼,不敢碰精靈國超高度的鬼魔酒,要怪只怪鬼佬會沒及時阻止,二騰也是一時高興,喝了不少,不一時悲劇發生。要說領袖就是領袖,喝了那麼多高度酒竟沒有睡倒,只是癱軟在地開始融化,憑“鬼佬會”窮盡智力想盡一切辦法採取所有措施,結果還是無效,眼睜睜看着兩位領袖化成稠化成水,從地獄時空裏蒸發掉,再也尋不見了。”

醉酒醒來的鬼們陷入了痛哭:“嗚呼哀哉,痛殺我也,伏維,尚飱!”胡亂望空祭拜。 時間一如繼往地翻開新的篇章,過去地一切都將成爲歷史,祭入記憶。往者已已矣,至爲關健是開始新的生活,開創新的紀元。

地獄的新紀元是初世紀.

初世紀,地獄王威嚴地隆登大寶,開建地獄國。對於建國,那也是分步驟,走程序的:第一步先取消“選舉委員會”——大王都選出來了,還要選舉委員會做什麼?!

第二步,建“鬼佬宮”,供養地獄裏那些德高望重的老鬼,再由他們爲基礎組起大王今後施政的參謀集團。

第三步,大興土木。按王的意願,建起來地獄鬼骨大殿用於高層商量國事;建起來地獄廣場用於國家祭拜大典和羣鬼節日狂歡;建起來妖魔宮以供養地獄裏的絕頂武學高手,錶王的招才愛才之意;建起來文化宮用於科學研究、文化創作兼普及地獄教育,提升衆鬼素質。

第四步,行完祭天儀式,舉行地獄王的登基,由王宣讀國制與法律。地獄裏的法律精神是這樣的:立慾望之本,安痛苦之命,以乾渴爲飲,飢餓爲食,以髒醜爲美,繼續保持艱苦樸素的作風,堅持裸衣生存的優良傳統,不玩火,不談愛心,不玩小資,吃飽飯後翹着二郎腿閒剔牙花磕砸牙的乃是死罪!

羣鬼大呼:“上合天意,下應民心,無有不遵。”

接下來制定並宣佈升賞獎罰制度,列出官爵級別,進行封官。

王先後封了大小將軍,先鋒、戰長、大小管事,又任命了三級招討、招呼使、五級巡檢、五級侍衛等職務。他給鬼們說:“聽話而有功者,升官半級,分骨頭蓋房子住;不聽話而有小過者,貶官半極;小過累加到N次,取消參加地獄大型公共活動地資格;犯中過者,下獄抽鞭子,中過累到N次或犯了大過,抽鞭猶不解衆怒,便要剔了骨頭做成獎品!”

衆鬼凜遵。

又說:“各安其命,各司其職,各負其責,不得有異心。能者上,庸者下,官員的任命不是永久地,我們地獄裏另有規定:每三百年進行一次重新選拔、分封與任命,望諸君宜自持,多努力!”

衆鬼官唱喏。

這樣,地獄國進入了它的正常運行。

後來,地獄王覺得不給鬼們一點精神上的寄託不行,乃立了jb爲圖騰,規定了jb圖騰崇拜地大小典,小典一年舉行三次,大典三年舉行一次。

圖騰崇拜典禮自此成爲地獄裏最盛大的國事。典禮的這天,大家集會到地獄廣場上舉行鬼面舞會,作羣體招魂舞,一邊施放焰火,一邊飲酒狂歡。

這一天,大家都要吃裹了肉的素面饅頭,以示對天地宇宙創始之神的敬仰。

**陰森地鬼骨大殿座南朝北,大門以地獄門的形式建造,塗成漆黑。大門邊也仿地獄門雕鑿上兩座石地老鼠,尖嘴向空作尖嘯狀,拖兩條長尾巴在地面。

正殿可容納數百鬼官商量國事,當國事商討累了,鬼官們可暫入旁邊的偏殿從事休息。偏殿裏有桌有椅有凳,還有牀。鬼們因操心國事勞累過度,在大殿上議事大腦緊張時經常有抽羊角瘋或鬧失心瘋事故發生,那牀是爲這部分鬼準備的。

鬼們有事沒事並不是天天上朝砸牙,平常沒什麼大事,鬼骨大殿是靜悄悄地,只有兩排鬼侍衛站崗。

鬼侍衛是輪流站崗,那崗也不白站,每站兩個月,便有遙遠地從精靈國送來的一小盅兌了果汁的酒賞賜,再兌上水可夠喝十天。他們喝不了,到外面賣給酒鬼,一盅酒賣兩根肋骨。

大殿的正上方是王的御案和寶座,寶座後是一嚴閉地小門,從小門進去是養心殿。

養心殿其實是地獄王的私人客廳,與客廳緊挨是三間屋,分別叫煉氣室、御書房、臥室。臥室是一口巨大地黑漆棺材,與王的御書房相連。御書房又叫棺材齋,當王睡夠了覺,坐起身伸個懶腰,便匍匐入書房裏搞關於科學、文學、哲學的研究,若研究出什麼成果還要到煉氣室進行實驗。

鍊金和煉丹的爐,除了進行科學驗證還具有煉丹煉氣的功能。

地獄王早期的學問包括道學、丹學、醫學,地獄古文字學和詩歌藝術。另外,他還寫書。話說在地獄建國的第N年,某日,王無意間完成了一本叫作《魂鬼心理研究》的書。頓時,天地變色,日月無光,怪風嘯起,飛沙走石,地獄發生了里氏八級震動,連天外的神仙都集體發起來高燒。

諸多異象使地獄裏的鬼破天荒上了一次朝,經王的解釋才放下心來,原來是王詩才博發,靈感亂迸,無意完成了一本必將流傳後世的世界名著,才產生如此巨大地效應,因此,這書倒是不可不看,不可不細細地看。但是大部分鬼,包括大部分文盲都沒有看出什麼道道,只是一勁兒大發感悟:“我靠!原來這就是書!雖然此前沒有見過,但我見過文章,書不過就是諸多文章的集合嘛!”

一羣鬼蜂涌而上,迭聲嚷嚷:“奶奶,快告訴我,什麼是文章!什麼是鳥文章!”

會讀書的鬼語重心長起來:“這話說來長了,想知道什麼是文章,得先知道什麼是字。”

更多地鬼蜂涌而上,迭聲嚷嚷:“奶奶,快告訴我,什麼是字!什麼是鳥字!”

地獄裏衆多文盲因爲王的新書終於產生了對於文字地興趣,只有“文化宮”裏的鬼學者們經過研究發現了這本新書的重要價值,不僅是認識論,更是方**!從此,他們終於有了一個在學術研究上的思想指導!

在建國之初,王因個人愛好,想成立一個集文化和科學研究於一體地地獄學會,他把一大批熱衷研究有文化的鬼招來,問他們平素研究什麼?不得了,研究古文字符號者有之,研究哲學、文學及詩歌藝術者有之,研究地獄歷史及地質地理者有之,研究心理及邏輯者有之,還有研究泛藝術和美者,更爲不得了是研究占卜者,自吹能推算天外、現在和未來。

王大喜,把他們組建起一個地獄研究會,下旨建文化宮。

文化宮建成了。會員們**入駐,但並不搞什麼學術研究,而是打嘴仗,進行哲學辯論,誰也說不服誰,揮起老拳,尚武行後,陷入彷徨,陷入進黎明前的黑暗,再看不見一點關於未來科學的光明。

就在這時,諸多異象發生,便是地獄王那本《魂鬼心理學》的書問世。從此,文化宮不再是一團漆黑,而終於有了一個指引的燈塔,引領諸多學者走上破解地獄之謎的道路。

從此,鬼學者們以王的《魂鬼心理學》作爲思想和學術研究的工具,深入研究地獄的地理、地質,氣候,歷史,取得了無法想象地成果。

後來,地獄王再接再厲,終於爬上了巨人的臂膀。最終,經過長時間努力,在總結、歸納學者們的研究成果之後,完成了《地獄學》三卷本,成爲後來史學家研究史前地獄的重要參考文獻。

《地獄學》的面世,標誌着地獄王由原先一個零星雜碎地學問家演變成爲真正的大學者,惜乎學者在當時不受崇拜!

在煌煌三卷本的《地獄學》最後,地獄王預言自己會死去:65%死於陰謀,45%死於愛情。

地獄裏其它鬼對王的預言表明了態度,45%的鬼對王表示了哀悼,65%的鬼表示不相信。 地獄學完書後,表現出了巨大自豪,在心裏想,統一地獄,建立鬼國,又出版了《地獄學》。別人家一生都未必幹成一件事,而我連前半生還沒過完,已是做成三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