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好好,又增添一個強大的戰力,如此一來,三日之後的決戰,我等又能增加一些勝算了。”

“嗯,現在萬事俱備,就等清揚兄帶着那方辰前來,再者,便等劍老他們閉關結束了。”

木屋中,傳來陣陣議論聲,仔細看去,這竟然是五個人。

絕世逆天:誤惹腹黑妃 ,竟然有人存在!這消息若是傳出去,足以引起整個北域的巨大震動。而更讓人震撼的是,即便這五人沒有刻意地散發自身的氣勢,但是從他們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氣息,卻依舊是可怕無比,遠超所謂的道尊境強者。

這是五個涅槃境的蓋世存在!

譁~就在這時候,寂靜山脈深處上方的半空,一大片空間忽然如同漣漪般震盪開來,兩道異常可怕的氣息,從中滲透開來。不過這兩股可怕的氣息來得快去得也快,一瞬間就消失了。而在那蕩起漣漪的空間中,有兩個身影從中走了出來。

這兩人,赫然就是方辰和風清揚。

“五個?”從破碎的空間中一步邁出,方辰目光便遙遙的向着山脈深處,那排木屋所在的方向望去,稍稍皺了皺眉。

只有五個涅槃境的存在,這對於方辰來說,可並不是一個什麼好消息。

雖然只知道三大學院的創始人都是涅槃境的存在,具體的這等存在元靈大陸如今還有多少,他並不清楚。但原本在方辰想來,元靈大陸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積累,即便很大一部分都已經隕落在葉家的追殺之中,但至少應該還有一批強者倖存下來。


而且既然風清揚等人都已經知道了在涅槃境巔峯,衝擊長生境的時候,那可怕的葉家長生者必然會出手干預,十死無生。既然如此,那此時應該也有一部分的涅槃境巔峯的存在纔對啊。要知道雖說都是涅槃境,但是涅槃境巔峯的強者與尋常的涅槃境武者還是有較大的差距的。

只是在方辰的感應中,在那山脈深處,僅僅只有五個涅槃境的武者不說,而且這五人之中,即便是最強的一人,距離涅槃境巔峯也要差了一些,其餘四人,更只是尋常的涅槃境武者。不僅數量不多,而且竟然一個涅槃境巔峯的人都沒有。這讓方辰微微有些失望了。

身旁,在方辰道出“五”這個數字的時候,風清揚倒是忽然一驚,那看向方辰的目光之中,也頓時多了一抹別樣的色彩。

要知道同爲涅槃境的武者,方辰竟然在剛出現在這裏,就能直接感受到山脈深處的那五個傢伙不說,而且看着裏面的動靜,那五人分明還沒有察覺到方辰。

似乎感受到了方辰心中的微微失望,風清揚面色不變,解釋道:“還有一部分人仍在趕來的路上,並且劍老和刀君還在閉關中,尚未出來。”

“這五人並不是全部。”聞言,方辰這才點了點頭,這才符合常理嘛,如果這五人就是元靈大陸這些人剩餘的所有涅槃境強者了的話,那也太不正常了一些。畢竟每個涅槃境的存在,壽元都至少有着一萬年,而一萬年間又可以涌現出多少涅槃境的強者。

因此,即便是有着葉家的瘋狂追殺,但元靈大陸上的涅槃境強者的數量,也絕非真的是從表面上看起來那般少得可憐。這些,在方辰自身突破到涅槃境之後就有所感悟了。

“刀君,劍老?”方辰心中一動,他察覺到,之前風清揚在提起這兩人的時候,神色間明顯浮現出了一份敬畏。能夠讓同爲涅槃境的風清揚這般鄭重對待的,而且在這種時候還在閉關之中的,無非也只有……

涅槃境巔峯的存在!

和尋常涅槃境武者不同,這一類已經站在涅槃境巔峯,距離長生境都只有一步之遙的巔峯存在,早就有了可以衝擊長生境的實力,甚至若非他們自身刻意壓制着,可能也早就被動得在衝擊長生境了。因此,這類人在尋常時候,纔會一直閉關不出,恐怕也唯有到了討伐葉家的那一天,這兩人才會真正的破關而出。

就在這時候,伴隨着方辰和風清揚到來之時產生的動靜,寂靜山脈深處的五個涅槃境的強者,顯然也察覺到了兩人的到來。

“哈哈,清揚兄你可回來了。這位就是方辰兄弟吧。”

朗朗的笑聲傳來,兩人身前光影閃爍了一下,而後驀然出現了五個身影。五人之中,開口講話的,正是之前方辰察覺到的,五人之中唯一一個距離涅槃境巔峯只有一絲的一個看起來如同樵夫的人。

除去此人之外,另外四人兩人是模樣看起來極爲相似的中年人,剩餘的兩人,一個是脣紅齒白,看起來極爲俊秀的少年,還有一個則更爲誇張,竟然是個身穿紅肚兜,看起來不過只有四五歲模樣的童子。 “方辰兄弟,我給你介紹一下。”風清揚向着方辰一一介紹。

他伸手一指樵夫模樣的中年人,說道:“這是樵夫老哥。”


“樵夫?”方辰一愣,這中年人雖說打扮很像一個樵夫,但名字不可能也叫樵夫吧。

似乎看出了方辰眼中的疑惑,那名爲樵夫的中年人笑着搖了搖頭道:“名字不過只是一個代號罷了,漫長歲月,叫什麼,我早已忘記,如今,你像他們那樣稱呼我樵夫即可。”

“樵夫老哥。”方辰點了點頭。

“這兩人,是風雷兄弟。”風清揚指着那兩個看起來模樣極爲相似的中年人說道。

聞言,原本就有些猜測的方辰頓時心中一動,臉上浮現出一抹動容之色:“這兩位難道真是同胞兄弟?”

看着風雷兄弟兩人輕笑着點頭,方辰也忍不住驚歎。

同胞兄弟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尤其是以整個元靈大陸的巨大基數來說,一個時代中,同胞兄弟也必然極多的。但是放在武道世界中,同胞兄弟都是強大的武者,這就算是比較罕見的了。

比較武道一途多少坎坷,資質悟性運氣資源等等缺一不可,你自己有天賦,可以踏足武道,但並不一定你的兄弟也同樣可以。況且即便是踏足了武道之後,又能怎麼樣?

罡氣境,化丹境,元胎境,洞天境,道尊境,最後纔是涅槃境。

這每一個境界,就像是一個門檻攔在世人面前,到了最後幾個境界,甚至已經不是簡簡單單的門檻,而可以稱得上是巨山了。

涅槃境的強者,數萬萬人之中,方纔有可能出現一個,甚至有時候一個時代,也就出現那麼一兩個涅槃境的蓋世存在,而風雷兄弟,身爲一奶同胞,竟然最終都成爲了涅槃境的蓋世存在。這絕對是一個極大的異數了,因此連方辰都忍不住驚歎。

而且更讓方辰對風雷兄弟多看一眼的是,身爲一奶同胞而且相伴漫長的歲月,兩人之間必然存在着傳說之中玄之又玄的心有靈犀。甚至,從兩人的名號之中,方辰都可以看出一些蹤跡。

一個擅長風之力,一個擅長雷之力,風與雷,這兩種強大的力量本就是有着相輔相成的作用,再加之兩個施展者還是心有靈犀的雙胞胎。這最後能夠增幅多少力量?就連方辰都不敢絲毫小覷了。

至於最後兩個在方辰看來較爲奇葩的兩個傢伙,還沒有等風清揚介紹,兩人就自己介紹了起來。

“我叫少罡。”那脣紅齒白,看起來俊美得有些不太像話的少年,話很少,而且整個人有一股寒意繚繞,彷彿就是一座冰山。只是方辰可以感受到,這名爲少罡的傢伙,並不是有意針對自己,而是他本身便是如此。

“方辰兄弟叫我火雲童子就好了,少罡那傢伙就是這個模樣,對誰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你不用放在心上。”一個有些奶聲奶氣的聲音忽然傳來,在那少罡身旁,穿着紅肚兜的童子說道。

“咳咳。”雖然知道眼前這個穿着紅肚兜的童子乃是一個涅槃境的強者,而且其真正年齡,恐怕比自身不知道大了多少年,但是被他這麼奶聲奶氣的稱呼了一聲方辰兄弟,方辰還是感覺非常的奇怪。

“嘿,冷冰冰怎麼也比你這個越長越小的傢伙好吧。”破天荒的,在方辰看起來宛若冰塊一般的不怎麼開口講話,之前也僅僅是惜字如金的道出了四個字的俊美少年,此時倒是好不吝嗇自己的口水,打擊童子。

甜寵嬌妻:帝少強勢撩 你這冰塊,好久不收拾你了,看來是皮癢了。”紅肚兜童子有些惱怒道。

“誰收拾誰還不知道呢,你要不來試試看?”少罡眼中閃過一抹強烈的戰意,冷笑着說道。

“好了,當着方辰兄弟的面,你們兩個就不要鬧了。”眼看着這兩個彷彿天生不太對路的傢伙即將要火星撞地球了,樵夫忽然淡淡的開口說道。

目光從少罡和火雲童子身上掃過,隨即落在了方辰身上,樵夫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讓方辰兄弟見笑了,這兩個傢伙旬日裏就是這副樣子。”

頓了頓,他繼續道:“這兩個傢伙之所以身體會變成如今這副模樣,可以說是因爲他們所修煉的功法的緣故。”

聞言,方辰這纔有些瞭然的點了點頭。

強大的武者想要改變自身的容貌,甚至是體型,都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尤其是涅槃境的強者,更是如此了。不過一般來說,能達到這種境界的武者,對於自身皮囊基本上已經不是很看重了。因此大多也不會去刻意爲之。所以在看到少罡和火雲童子的時候,方辰這纔會感到極爲驚訝。不過眼下,聽了樵夫的話,他倒是有些釋然了。

解釋了少罡和火雲童子的問題,樵夫看着方辰,眼睛倒是一亮,問道:“方辰老弟的修煉時日應該不長吧?”

對於涅槃境的武者來說,時間幾乎已經是沒有多大概念了,而且即便每個人的天資機遇都不同,突破到涅槃境的時間也大不相同,但其中少則數百年,多則千年,甚至是數千年,不過能夠達到涅槃境,幾乎對於每個人來說都已經走到了武道的巔峯,因此在這種時候再計較用了多長時間,基本上是沒有多大意義了。

也正因爲如此,此時樵夫這話一響起,頓時讓少罡等人心中微微一動。他們很清楚,如果方辰達到涅槃境的時間,真的只是比之一般人少了那麼一些的話,樵夫肯定是不會開這口的。他既然說了,那必然是說明,方辰達到涅槃境的時間應該是極短。

莫非不到百年?!

衆人猜測之餘,紛紛再次將目光集中在了方辰身上。

身爲涅槃境的武者,自然能夠輕易的看出一個人的真正年紀,而這麼一看,頓時讓他們這羣人給愣住了。

別說百年,方辰如今的年紀,竟然連三十歲都不到,這僅僅只是一個二十六七歲的青年。原本以爲方辰模樣看起來極爲年輕,也是故意改變過了的。現在衆人才恍然發現,這根本就是一個實打實的青年。 一個二十六七歲的涅槃境強者!

一時間,包括風清揚在內,衆人看向方辰的目光之中,頓時都多了一抹古怪。

“原來方辰兄弟纔是一個真正的天才。二十六七歲的涅槃境武者,哈哈,這便是縱觀整個元靈大陸的歷史,恐怕都沒有出過這等變態的存在了吧。”風雷兄弟中的風大哥爽朗的笑道。

“嘿嘿,傻眼了吧,少罡啊少罡,跟方辰兄弟比起來,你那三百年突破涅槃境差的太遠了吧。”火雲童子一如既往的撩撥少罡。

不過出奇的,這一次,看似冷冰冰實則一觸碰就像是火山爆發的少罡,沒有鬧起來,反倒是有些認同的點了點頭,看着方辰的目光中,也罕見的有了一抹心悅誠服之色:“確實,跟方辰兄弟比起來,我少罡的確差的太遠了。佩服佩服。”

“少罡兄,不必如此。”方辰擺手說道。他可不希望因爲這種無足輕重的小事而給人心中留下芥蒂。

“方辰兄弟沒事的,少罡這傢伙向來如此,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說佩服那就是真心佩服了。”火雲童子笑着說道。

“在決戰前夕又多了方辰兄弟,看來這一次是天要亡他葉家。”樵夫說道,目光遙遙的望着西北方向葉家所在的地方,那原本看似有些渾濁的雙眼中,陡然間有璀璨的寒芒閃過:“如今,我們便再等上一些時間,等其餘幾位兄弟前來,等劍老和刀君甦醒,便可以踏臨葉家,成敗,就在三日後了。”

“此戰,必勝!”方辰沉吸了一口氣,堅定的說道。

寂靜山脈深處,方辰與樵夫等人一同等待了兩日。

在兩日中,陸續又來了三個涅槃境的武者,兩個老者,一箇中年美婦。原本七人的隊伍,頓時膨脹到了十人,成功擠進了兩位數的行列。

與樵夫等人相同,三人都已經沒有了自身原本的名字,只有一個代號。兩個老者一個叫老翁,一個名爲守墓人,至於那中年美婦,名爲紅綾。

兩日的時間很快也過去了,當第三日天邊剛剛露出一抹光亮的時候——

轟!轟!

兩個恐怖的氣息,頓時間一東一西的向着寂靜山脈所在的方向疾馳而來。那速度無與倫比的快,幾乎前一刻還在距離寂靜山脈極遠的地方,而後一刻,就已經出現在了寂靜山脈上方的半空中。

在這兩個恐怖無比的氣息震懾下,寂靜山脈中的羣獸,即便是尋常時候再狂暴再桀驁不馴的妖獸,這時候都驚若寒蟬,龐大的身軀顫顫發抖間,只能輕聲嗚鳴着,連大氣都敢出一聲,生怕被半空中那兩個恐怖的存在揮手間就給滅了。

“劍老和刀君來了。”寂靜山脈深處,感受着這股動靜的風清揚等人頓時間心神一震。

“果然是涅槃境巔峯,好強大的氣息。”感受着這兩團如同黑夜之中的明火一般的強橫氣息,方辰眼睛微微一眯,忍不住有些喜形於色。

正如同他所料的那般,刀君和劍老兩人,是這個時代僅存的兩個涅槃境巔峯的強者。當然,這其中並不包括方辰這個妖孽。

劍老,是個有些高瘦的中年人,渾身透着一股出塵之氣,而刀君,則是一個渾身散發着強烈的霸道之意的矮瘦小老頭。隨着這兩人個涅槃境巔峯強者的到來,一時間,此地便集合了這個時代,元靈大陸除去葉家之人外的所有涅槃境強者。

“此行,誓誅葉家!”

“此戰,必勝!”

隨着震動人心的吶喊聲響起,十二道無比恐怖的氣息剎那間如同火山爆發一般席捲開來。令整個寂靜山脈都陷入了瞬間的寂靜。不僅如此,北域上,一些強大的武者,此時感受着這股恐怖無比的氣息,也都是一臉駭然的向着寂靜山脈望去。


“出發!”劍老在一揮手,一行十二人便就此消失在了原地。

西北之地,葉家。

這是葉家的一處禁地,名爲浮屠獄。

浮屠獄是葉家用來關押元靈大陸上強大的武者之地,一共九層,層數越是往下,便代表着被關押得人越強大亦或者是越重要。

此時,在浮屠獄的最後一層。

關於浮屠獄的第九層,例外就有很多傳聞,有人說這裏關押着一個絕世大凶,有人說這裏關押着一羣亂世妖獸,又有人說,其實第九層根本就是一直空餘着的。總之,傳聞很多,但實際上,關於第九層中到底關押着什麼,整個葉家知道的,也就那麼寥寥幾人。

此時,在這神祕的第九層中,有笑聲傳來。

“哈哈哈,葉季天逆亂天地,試圖煉化天意,現在反受天意的桎梏,如今十二個涅槃境的強者連玦殺上葉家,看你們還如何抵擋?”

這是一個女人,一個很漂亮的女子,看起來約莫三十歲左右的模樣,瓊鼻皓眸,面容絕麗,很難想象,這傳言諸多的浮屠塔最後一層中,關押着的盡然是這麼一個絕麗的女子。

不過此時,除去這絕麗女子之外,還有一個身穿錦服的老者。

聽着那絕麗女子的笑聲,老者臉上閃過一抹惱怒之色,厲聲喝道:“住口!老祖的事情,也是你可以妄加議論的。別忘了,你也是半個葉家人,葉家就算是倒了,你也一樣要跟着完蛋。況且……”

老者頓了頓,臉上露出一抹不屑之色:“十二個涅槃境的強者,那又如何,要是他們聰明點,還可以多活一些時間,眼下全部自己跳出來,敢來我葉家,來一個叫他們死一個,來十二個,那就通通讓他們全部留在葉家,也算是提前清理乾淨了。”

冷笑了兩聲,老者臉上浮現出一抹刻薄之意,繼續說道:“聽說這些人中,還有你生下的那個小畜生,嘖嘖,不到三十年成就涅槃境,這小畜生雖說血脈不純,倒也是個難得得人才了,到時候他若識相一點,肯徹底臣服爲奴一生,倒也可以考慮饒他一命。”

“你口中的小畜生算起來,還是你的親外孫。辰兒是小畜生,那你這個老東西又算是什麼東西?”女子一臉冷笑。

“住口!我纔沒有這種外孫!一個血脈不純的小雜種,也敢稱是葉家之人?”老者暴跳如雷:“葉靈柔,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在那小畜生來的時候,將他勸詳,歸順我葉家,到時候我會給你們母子兩一個活命的機會,不然的話……哼!”

冷哼了一聲,老者看都不再看葉靈柔一眼,甩袖離去。

“勸降?”看着老者離去的背影,葉靈柔目光閃爍,絕美的臉龐上有着一抹揮之不去的寒意籠罩:“葉家的人,都該死啊。” 西北之地,葉家,這個一直以來如同一大團陰雲籠罩在整個元靈大陸所有巔峯武者頭上的龐然大物一般的家族。

這一日,葉家上方的半空,忽然風起雲涌,一朵朵巨大的雲團開始不斷旋轉起來,似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而在這雲團漩渦之中,有一道道恐怖的氣息散發出來,令人心生駭然。

“一羣裝神弄鬼的東西,既然敢來我葉家,如今莫非連面都不敢露了?”一道陰冷的大喝聲,忽然從葉家之地中傳了出來。聲音震耳,帶着一股轟然大力,向着上方半空的雲團沖天而去,有一種似要將一切都撕裂的感覺。

漩渦狀的雲團向着四面八方崩散開來,化爲一道道乳白色的箭矢,從半空中向着下方的葉家所在之處爆射而下。空間紛紛被劃出一道道漆黑色的痕跡。與此同時,朗朗之聲,忽然從雲團消失的虛空之中傳了出來。

“葉飄零,今日是你葉家的末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