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司馬明柏仰着頭對鷗爸說柯叔叔,我真服了你,那半夜三更的還敢上深山老林裏打獵,要是真碰上大家夥可咋辦

鷗爸哈哈的笑了起來以前打獵吧,是爲了家裏幾個孩子,肉票不夠,只能打點野味給孩子們改善一下伙食,可是現在純粹就是心癢癢,小鷗早就提醒過我很多次了,儘量白天出去,可白天頂多打點野雞,斑鳩,要打大一點的就得晚上

大姐鷗小燕這時端着了盤菜走了進來,剛好聽見他們在聊的話題就接上了:司馬你是沒吃過的,那個野麂子肉不曉得有多香啊,那年我家包麂肉餃子,小鷗可是吃了三十多只

柯小鷗你是豬啊,三十多只,沒撐死你啊司馬大叫起來,引的衆人大笑起來

大姐,你真是的,這也往外說司馬明柏你是少見多怪,你試試肚裏一個月不見二肉油水,碰上肉餃你能吃五十只柯小鷗一臉的鄙夷,眼睛還斜了一眼大姐,氣她爆自己的糗事

王烜這時接上了話我也沒吃過麂子肉餃,不過我吃過辣椒炒的麂子肉絲,真的很好吃

聽到這裏司馬明柏感覺到自己的口水都快流下來了,不由自主的砸吧了一下嘴巴

開學的前兩天學校教務處來了人,通知二個人開學後去初三報道,小鷗得知了此事心態也很平常,可是小鷗一家子人可高興壞了,大姐非說要請客,鷗爸鷗媽都同意了,本來鷗爸的事就欠了很多人情,索性這次一起請了大姐和鷗媽這又忙和開了,小鷗把烜叫到了天臺上

要不要叫你爸媽過來一起吃飯,我們倆這樣在一起,別人不說,不代表不知道,你父母親肯定也曉得你的心思,索性攤開來吧

好不容易又有了獨處的機會,烜很開心,原本二人世界的暑假因爲意外只過了一半,讓自己有點鬱悶,小鷗現在能替他考慮,也證明小鷗心裏有他,小鷗爸爸出事,看到小鷗狂怒時真的很心痛,還好事情後面有一個好的結局,不然這事真的不知道會對小鷗造成什麼樣的傷害,對有些事情小鷗還不能完全相信自己,自己也能理解,但是自己不是也有隱瞞的地方嗎,相信以後兩個人總會有相互坦誠的一天

烜對小鷗的提議還是拒絕了,他說道不用叫我爸媽了,我們必竟年紀還小,這個廠裏的風氣又這樣保守,有的事大家心裏清楚就行了,沒必要一定攤牌的

隨你了,可是你這樣一直在我家裏住着,你不怕你媽說你啊

我在陪司馬,他啥時候走了,我就啥時候搬回家烜一臉的小氣相

嘿嘿,你不是擔心我司馬那啥吧….柯小鷗壞笑的說着說着就用手去撓癢烜的後脖頸

別鬧..別鬧,這是你家一會有人上來了烜見躲不過小鷗的魔爪只能抓住她的手把她摟在了懷裏

後脖頸算是烜一個比較敏感的地方,一個月的相處小鷗早就清楚了他身上哪些部位最敏感,柯小鷗不能不說是有點蔫壞蔫壞的,知道在家裏烜不能把她怎樣,就用到了壞招去**人家

滴鈴滴鈴,家裏的電話響了,

小鷗,下來接電話這時候大姐的大嗓門在樓下喊着,烜見小鷗一愣神的功夫,狠狠的在她嘴上吻了一下才放開

就來了柯小鷗扔下王烜快步的跑下了樓

誰的電話啊

小舅的

喂,小舅,嗯,啥事

前幾天我才回家就有人找上門來,說是找你的,你在這惹了什麼事嗎

對方沒說是什麼人,就是說找一男一女兩個十多歲的小孩,我就沒敢告訴他們你們去哪裏了

我知道了,小舅你也別擔心了,就是我和王烜在公園那救了個老頭,不會有事的

放下電話,小鷗心想,該來的麻煩還是來了,可能要不了多久,這些人就會找上門來,還好我這裏是在路途遠,交通也不方便,要是在上海沒個保護的還真是個麻煩事

第二天小鷗家可是熱鬧非凡,二姐從同學家,隔壁的鄰居家借了二個大圓桌和十幾張板凳,再加上小鷗家原來就有二張大桌,碗盤筷可不夠了,小鷗和王烜臨時去鎮上買了好些,小鷗空間裏到是有很多碗盤,她可捨不得拿出來,那都是她花心血挑的精品,這請客吃飯這種東西要是碰壞一個自己非心疼的要命

上回在全聚德吃飯時,小鷗就悄悄的打包了十幾只全聚德的烤鴨放在空間裏,這回總算可以拎出幾隻來湊個數,小鷗先在每個桌上擺上了一大盤鮮嫩嫩的空間水果,又把一些做好的涼菜挨個的裝碟擺桌,不光每桌都擺上了一大壺空間釀的果酒和一大壺榨好的果汁

傍晚時份,客人逐一的上門了,有些還拎着禮物,王烜依舊是沒叫他父母前來,可是司馬的表叔卻來了,因爲小鷗說了也要感謝鄉鎮領導,讓秦伯幫着聯繫的,沒想到來的人竟然是司馬的表叔呂亮煇,原來他是餘山鄉的鄉長

謝客宴擺在了院子裏,廚房裏二只鍋竈不夠用了,臨時搭了一個簡易竈,鷗媽,小燕小鷗忙得不可開交,而二姐小莉則在外面幫着鷗爸招呼客人,小孩子們則交給了王烜和司馬,還有小雅去招呼

很快的一盤盤,一碗碗的菜上了桌,眼看着酒席就要開始了,可主桌上的酒還沒有上,小鷗把司馬和王煩叫上了樓來到了自己的房間裏,指着地上的二個陶瓷罈子說道

你們倆幫我把這個抱下去吧大人桌上一桌一罈

司馬眼明手快的掀開了一個蓋子,頓時就一股子酒香漂出酒?好香,我先嚐嚐伸出手指沾了一點放進嘴裏細細地品着

你這個酒鬼,這不是你現在能喝的,小鷗在他額頭上用中指彈了一下

給我喝一點嘛司馬的眼中流出了渴望

裏面可是用藥泡的,你現在喝這些不要太補了,先別說了,快端下去倆人被小鷗催促着將酒抱下了樓,烜走之前看了一眼面色自然的小鷗(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手機網()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是 由. 08 人心不足蛇吞象

當初肖想蘇珊瑚的嫁妝,就千方百計把人家給娶回來,現在因爲家族利益,林家豪有後,就想把人家給一腳踢出,且還霸者人家的嫁妝不放。

按理說,像這樣的人家離婚,鬧上法庭,林家是一點勝算都沒有的,而且蘇珊瑚是絕對有資格分走林家一半資產的。

現在她用百分之十的股份換來女兒的領養權,剩餘的百分之十五股份也是賣回給林家,價錢方面等於是打了折後再半賣半送,這林老太還一副肉痛的表情,看來不是孤寒(小氣的意思)到家,就是人品問題。

而蘇珊瑚爲了讓女兒的撫養權歸她,先是給回百分十的股份,剩下百分十五的股份也還是賣回給林家,林家手裏現在有林氏集團百分二十五的股份,再加上蘇珊瑚的百分之二十五股份,就是林氏集團最大的股東。

現在居然五千萬都不願意拿出來,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我當事人蘇珊瑚小姐,也只是想以後和女兒的生活可以得到相對的保障,我想以林總在商場的威名,總不至於讓離婚後的妻子和女兒生活艱難吧?”歐陽長恩將話題拋給林家豪,不等他開口,似乎剛認出林家豪身邊的王美玲,語鋒一轉:“早前聽說王小姐懷了身孕,想不到王家和林家如此交好,居然在林家養胎。”

還沒有離婚,就讓其他的女人懷孕,這樣的事情在豪門不算什麼,但是如果一旦鬧上法庭或者外面的人知道,對林氏集團都不是一個好消息。

“你是?”

王美玲沒有想到話題怎麼會忽然轉到她的身上,只是她懷孕這件事情,除了自家人和林家人並沒有其他人知道,這個律師怎麼知道,而且聽語氣似乎跟自己家裏很熟似的。

“不知天宇集團的歐陽總裁和你是什麼關係?”

林家豪再三打量歐陽長恩後,總覺得這張臉似乎見過一樣,試探性的問道。

林寶兒對爸爸林家豪的敏銳倒是氣了幾分讚賞,現在才發現啊,還不算太晚嘛!

“正是家父!”

果然,歐陽長恩回答。

“你是歐陽家的三公子?”

換成林老太驚訝了,天宇集團是本市房地產大亨,歐陽總裁有是三個兒子,目前大兒子和二兒子在集團上班,想不到這個小二子居然跑來做律師。

隨即她腦袋裏閃過一絲驚嚇,目光如毒蛇般掃向蘇珊瑚,難道這才是真正她打的主意嗎?

只是見蘇珊瑚在聽到歐陽長恩的另一個身份時,表情也是愕然,才抿着削薄的嘴巴,純屬意外嗎?

“合約我已經看過,沒有意見,現在可以簽字!”

如果歐陽家趁着這個時候買下蘇珊瑚手裏百分之十五的股份,這對他們林家來說可不是一件好事。

林老太二話不說,利落的讓兒子林家豪在股份買賣合約上簽字,蘇珊瑚見歐陽長恩點頭,也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下自己的名字。

王美玲感覺到體內的喜悅因子呼之欲出,在上學的時候蘇珊瑚就像個明珠一樣奪取所有的光芒,由開始的嫉妒變成後來的恨,憑什麼她堂堂王氏集團的千金小姐比不過一個孤女,看吧,老天是公平的,蘇珊瑚終於被她“打敗”了。

林寶兒在媽媽簽字的時候,擡眼望去滿臉遮掩不住欣喜若狂的王美玲,琉璃般的黑眸寒意一閃而過。

上一世這個女人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給她,就將她一招斃命,現在人生從來一次,會是什麼樣的結局呢?

------題外話------

寫文莫大的喜悅就是見到有親們的支持。 安靜的小林裏,樹葉在風的作用簌簌地相互拍打着,幾隻覓食的小鳥從某個地方驚起,叫幾聲,飛遠了。雅靈似乎已經感覺到了誠傑宇的呼吸,她更加斷定,誠傑宇就在不遠處。

“傑宇哥,你出來好嗎?如果你不出來,我就在這裏守着你。你對我來說是那麼的重要,以前那些艱難的日子都是你陪着我走過的,你就像一個慈愛的大哥……”

“我不想做你的大哥。”誠傑宇突然從一棵樹後走出,在離雅靈數米的地方停下。雅靈的哭泣讓他不忍,他記得自己曾默默發誓要帶給她幸福和快樂,她滿面愁緒,一臉內疚的樣子深深刺痛着他的神經。

“傑宇哥。”雅靈臉上一喜,向他走去。此時,她只想擁抱他,只想好好地對他說,他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可誠傑宇卻連連後退,擺着手叫道:“不要過來,否則我將再次消失在你的面前。”

“傑宇哥,你怎麼了?”爲什麼對她變得冷淡了,多少次,他不是想盡辦法接近自己嗎?雅靈的小臉白了一份,她爲自己即將失去誠傑宇這樣一個朋友而感到糾心的難過。

“雅靈,你走吧。”誠傑宇選擇背對着她,握着微微發抖的右手,強忍着想要擁抱她的衝動。“我一切都很好。”

“不,你一點都不好,傑宇哥,看到你這樣,比用刀子剜我的心還難過。你可以告訴我,怎樣才能彌補我的過錯,怎樣做你才能重新站起來。”

“不是你的錯!”誠傑宇煩燥地打斷了雅靈的嚶嚶哭訴,好一會兒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緒,語氣變得輕一些,“所有的事都是我自願的,就算這只手會斷掉,我也不會後悔。雅靈,你走吧,我現在配不上你,也幫不了你,我已經是個……廢物了。”

“不,我不走。”“廢物”兩個字刺痛了雅靈的心,她更加難過,幾乎要泣不成聲,“傑宇哥,你不是廢物,在我心中,你是我的保護神,有困難的時候,從來都是你伸出雙手來幫我,這麼多年,我早就習慣在你的羽翼下成長,如果哪天,你真的,真的不理我了,我根本無法活下去。求你,不要讓我走……”

“可我的手廢了,我不能養活你,不能給你好的生活,我只能連累你了,你知道嗎!”

“我知道,我不在乎。你的手只是不能照相,但還可以做很多別的事情,我們還年輕,還可以重新開始!”

雅靈堅定地迎接着誠傑宇回身過來那猶豫痛苦的目光,她的語氣是那樣的肯定,她的目光是那樣的自信。

“我們先回去,把身體養好,再一起策劃未來好嗎?噩夢馬上就會過去的。”

雅靈悄悄地走近了誠傑宇,握住他受傷的那隻手。

“雅靈,你真的不在乎我是個殘疾?”

誠傑宇反手握住她的手,語氣急切,卻含着疑慮。

點點頭,雅靈拉起他的手,抹去自己臉上的淚,轉而換成一副真誠的笑臉。

“你都是爲了我,就算你真的什麼都不能做了,我願意養你一輩子。”

“哦,不。”誠傑宇抽回手,他的情緒不再如來時那般低弱。緊接着,他捧着雅靈潔白光滑的小臉,嚴肅地問,“雅靈,你,離開冷莫言後,願不願意和我結婚?”

願不願意?當然。可宛顏帶着失望的憔悴的臉不斷地在她腦海中閃現,那個女孩是她最好的朋友,她愛誠傑宇愛得死心蹋地,自己能傷害她嗎?更何況,是自己將誠傑宇推向她的懷抱的。

“哦,你不願意,對嗎?你還是在乎我身上的殘疾。”誠傑宇失望地放開她,準備獨自離去。

“不,我願意。”雅靈沒有再多的時間思考宛顏的感受,拉回他的身體,“只要你不嫌棄我這副骯髒的身體。”

“不,你的身體在我心中永遠都是最純潔,最美好的,你真的願意,不後悔了?”誠傑宇臉上有了驚喜之色,剛剛的陰霾煙消雲散。

“我願意。”她保證。

“哦,太好了,這是上天眷顧我嗎?”誠傑宇緊緊地摟着她。宛顏,暫時對不起一下,但我會想辦法將傑宇哥還給你的,你,才是最以配得上他的人。

“好了,你都好幾天沒吃東西了,回去吃飯吧。”一想到宛顏那張失望的臉,雅靈就不安起來,她從他的懷中退出,拉着他往回走。

“對,我的肚子好餓,一定要大吃一頓。”陽光重新回到了誠傑宇的臉上。

樹林下的小道上,他們搭肩而行,在背後留下一條不甚清晰的影子,如同他們撲所迷離的人生……

在他們走過的地方,鑽出一個黑色的身影,直盯着他們完全消失,才從衣內取出手機,撥通一個號碼。

“老闆,你好。今天矍雅靈的行蹤是這樣的……哦,您確定要這樣嗎?好的,馬上爲您辦?這您放心,不會有人知道此事是您所爲,好的,合作愉快。”

宛顏在看到誠傑宇與雅靈相攜而歸時,臉慘淡得如同一張白紙,手裏端着的菜抖了幾抖,差點掉落。雅靈及時從誠傑宇的懷中掙開,藉着擺菜,掩飾內心的不安。

誠傑宇快樂得如個小孩,根本沒有把宛顏的表情收入眼中,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雅靈身上。

“雅靈,不靈靈,來,吃點這個,看你瘦的。”

“靈靈,還有這個,你看,多好吃呀。”

雅靈不安地接過誠傑宇夾過來的菜,低着的腦袋都不敢去看宛顏。“你也多吃一點,還有宛顏。”她尷尬地迴應,突然後悔起自己剛剛的衝動。

“好啦,我吃飽了。”宛顏將碗放下,抹着嘴,說道。她的臉陰陰的,雜夾着沮喪、失落和悲哀,大滴的眼淚在眶中打轉。

還沒等大家有所反應,她拿起隨身帶的小包包,開門走出。

“宛顏!”雅靈跟了出去,在門口攔下了她。

她想跟她說對不起,還想告訴她,自己並不是真的要搶走誠傑宇,尚未開口,宛顏就搶走了話頭。

“雅靈,你什麼都不要說了,我明白。我對傑宇哥就如傑宇哥對你一樣,只要對方過得好,就是我們最開心的事。你好好照顧傑宇哥,我走了。”

“宛……”雅靈把呼聲嚥到了喉嚨裏。誠傑宇就在裏面,現在跟她說自己的想法,無疑是傷害誠的感情,算了吧,找個地會跟她單獨談。

雅靈低垂着腦袋走了回來。

“來,多吃點,這樣才好。嗯,好像心情不好,我給你講個笑話……”誠傑宇回到了從前,他不斷地逗弄着她,期盼看到她的笑臉。

心裏好難過,雅靈勉強地笑着,直笑到肉都僵硬。

……

bup裏,vip包箱。冷莫言單手擎着紅酒,冷眼看着正與小姐打情罵俏的威羽少,還有從來都只會似笑非笑看人,打扮得斯斯文文的汪明天。

“冷總,來一個嘛。”旁邊穿着暴露的陪酒小姐把身體蹭在他身上,伸過端着酒杯的手,想要喂冷莫言喝酒。

“滾開!”冷莫方粗暴地推開這個打扮妖野的女人。“王經理!”

姓王的經理小步跑到面前,低着頭。“老闆。”

“你們這裏難道就沒有好看點的女人嗎?成天抹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嚇人嗎?”

“這……”陪酒小姐不都是這樣嗎?王經理爲難地撓撓頭,小心地說:“老闆您要是不喜歡這樣的,我出去你給找個雛……”

“逼良爲倡嗎?混蛋!”

王經理被罵得一頭霧水,他將求救的目光投向威羽少和汪明天。

“哈哈。”汪明天笑起來都是一副斯文的樣子,“冷總不是要雛,他想的是家裏那個不用化妝就美如天仙的太太。”

“那……我給太太打電話?”王經理請示道。

“打個屁!我看你是做久了腦袋壞掉了。”冷莫言不悅地喝完一杯中的酒,一想到雅靈那張清麗絕俗卻倔強的臉,氣就不打一處來。


“冷總許久不碰女人了,這幾日心火大,你先下去吧。”汪明天微笑着打發了尷尬的王經理,優雅地舉杯喝口酒。

“來,幹一杯。”爲冷莫言倒滿,汪明天再次舉杯,冷莫言早就一口喝完。

“我說言,你這是何苦呢?成天板着個臉,誰見了不怕呀。”與陪酒女打情罵俏的威少羽總算把注意力投向了冷莫言,閃着一雙桀驁的眸子,看向他。

“我真的有那麼可怕?”冷莫言算是徹底挫敗了,就算在兄弟之間丟臉,他也不在乎了。

“是有點兒可怕,你這樣的男人,就應該像我一樣,潔身自愛,不要去禍害女人。”汪明天開玩笑道。

“你沒有去禍害女人?f是誰成天跟在倪紛兒後面,一副非她莫娶的樣子?”冷莫言戳到汪明天的痛處,他明亮的眼睛暗了一份,鏡片後的雙眼染了一層憂鬱。

“可惜,她似乎只衷情於你。”

“你放心,你喜歡的女人,我是不會染指的。”冷莫言不快地喝掉新倒的酒,現在,他滿腦子想的都是那個叫矍雅靈的女人。 聽到他的聲音,穆井橙轉頭看去。

“我突然覺得像有什麼事要發生了一樣,有些……心神不寧。”穆井橙很少有這樣的感覺,除了她被綁架的那天之外,很少有。

她將自己的想法,輸在手機裏,給區少辰看。

區少辰看了一眼,無奈的扯了扯脣角。

“能有什麼事?別胡思亂想了。”他寵溺的撫了撫她的發頂,然後轉身走向桌邊,“對了,剛剛陳教授說你可以喝一些稀的東西了,所以我讓張媽給你熬了點兒雞湯,一會兒送過來。”

區少辰說完,倒了一杯溫水過來,遞到穆井橙面前。

穆井橙一直安靜的盯着自己的手機,直到區少辰將那杯水遞到自己面前,她才飛快的在手機上輸了一句話,“她沒回我短信。”

她給區少辰看了一眼之後,又繼續輸入幾個字,“可是……這不可能啊。”

“什麼短信?”區少辰低頭看去。

穆井橙將自己之前發出去的短信給區少辰看,現在竟然還處於未讀的狀態,而直到現在爲止,那條短信已經發送出去二分鐘之久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