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種情況.是他們所沒有料到的.按理來說.趙陽將和坤害得丟官卸甲.和坤應該恨那個小畜生入骨才對.他們找和坤合作.和坤應該一定會答應.

然而.現實卻並非他們想象的那樣.

范大同冷笑一聲.道:「和坤大人.我們哥倆來找你.那是看得起你.以為你是一個熱血的漢子.卻沒有想到你是一個慫包.竟然被那個小畜生整怕了.」

宋大山也面帶不善的看著和坤.眼中有著一抹殺機.

和坤只是一笑.淡然說道:「我這大半輩子走來.一切已經沒有遺憾.既然國王陛下讓我告老還鄉.那我自然要聽從天子的命令.」

別的不說.和坤對東方夏真的很忠心.忠心耿耿.

「天子.」

宋大山嗤笑一聲.道:「一個小小的國王.還敢自稱天子.在老夫眼裡.那個東方夏就是一泡臭狗屎.什麼垃圾玩意兒.」

像宋大山這種修士家族的族長.一向自詡甚高.根本看不起世俗王國的國王.

和坤面色一冷.跳腳大罵道:「你這頭蠢驢.竟敢侮辱國王陛下.真尼瑪該死.」

和坤護主心切.指著宋大山的鼻子破口大罵.

「什麼.你竟敢罵老夫蠢驢.老夫一巴掌拍死你個禿驢.」

宋大山聞言面色漲紅.直接一巴掌扇過去.扇在和坤臉上.將和坤整個人都扇飛出去.

和坤整個人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高高的拋飛出去.隨後重重地落下.然後一動不動.

死了.

和坤死了.

堂堂靈鈞國的宰相和坤.權傾朝野大半輩子.竟然被宋大山一氣之下一巴掌拍死. 和坤只是一個普通人.沒有任何修為在身.而宋大山卻是造化境修士.修為高深.和坤哪裡擋得住宋大山暴怒之下的一巴掌.

范大同責備的看了宋大山一眼.責怪道:「大山.你還真的一巴掌把他拍死了.」

宋大山毫不在意地說道:「拍死就拍死了嘛.反正他也不願意跟咱們合作.還留著他幹嘛.」

范大同點點頭.也沒再多說什麼.

人命關天.但在他們眼裡屁都不是.尤其是和坤這樣一個屁民的性命.

「走吧.這頭賤驢不跟咱們合作.咱們自己解決那個小畜生.」

宋大山對范大同說道.

范大同搖了搖頭.旋即身形一動.和宋大山一起離去.只留下躺在地上的一具屍體.

和坤的屍體暴屍街頭.風光了大半輩子.死到臨頭了連一個收屍的都沒有.

也許.這就是善惡有報吧.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和坤死了.

東方夏命他告老還鄉的第二天.他就死在自家府邸的門口.這個消息.很快傳遍偌大一個靈鈞城.

以至於.驚動了聖聽.

趙陽也得知了這個消息.他笑了笑.心中暗道:「沒想到那頭蠢驢經受不住打擊.竟然在自家府邸前自殺了.」

這件事情對於他來說.不過是一個樂子.和坤只是一個小人物.死不死也沒有什麼關係.

至尊神雷不屑的笑道:「自殺.臭小子.你想的太簡單了.那頭蠢驢才不是自殺的呢.而是被別人一巴掌給拍死.不過是誰一巴掌拍死的他.本尊偏不告訴你.」

至尊神雷又在傲嬌.整天在那裡嘚瑟.搞得趙陽很惆悵.

趙陽恥笑道:「雷哥.本少根本不想知道那頭蠢驢是怎麼死的.對於我來說.他的死只是一個笑料而已.」

的確.這件事情趙陽並未放在心上.

然而.麻煩卻接踵而至.

從王宮來了一個太監.這個太監來風月大酒樓找趙陽.找到趙陽之後.他對趙陽說道:「趙少.陛下希望您能進宮一趟.」

趙陽微微皺眉.東方夏怎麼一丁點禮貌都不懂啊.他要自己進宮自己就進宮啊.

趙陽沉聲說道:「他想來見本少讓他自己來啊.」

也難怪趙陽不爽了.經過和坤的事情之後.楚河、東方夏、趙陽三人把酒言歡.他與東方夏之間的關係已經大大改善.

東方夏也已經承認他『監察使』的身份.

東方夏乃是一國之君.旁人對他自然畢恭畢敬.但是趙陽卻不必.因為趙陽乃是監察使.代表的是朝陽宗的臉面.

可以說.趙陽和東方夏乃是平起平坐的.

那個太監低聲說道:「趙少.國王陛下今天非常生氣.」

趙陽翻了翻白眼.隨後問道:「生氣.他為什麼生氣啊.」

太監答道:「因為和坤大人死了.和坤大人雖然已經被免去官職.告老還鄉.但陛下並不想讓他死.但是.現在他卻死了.所以……還請趙少理解.」

和坤死了.

東方夏很生氣.

可這跟自己有什麼關係.

趙陽腦子有點轉不過圈來.他問道:「理解.本少理解什麼啊.」

太監看了趙陽一眼.心道這位少爺到底是真傻還是裝傻啊.和坤大人可不就是你殺的嗎.

可太監心裡這樣想.卻不敢說出來啊.

太監急得抓耳撓腮.不知道怎麼跟趙陽說才好.

趙陽不耐煩的說道:「行了.你走吧.你是一個太監.本少也曾體會過當太監的滋味.本少不想為難你.你去跟東方夏說.就說是本少說的.他要是想見本少.就到這裡來見本少.讓人來傳話算什麼.本少不是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人.」

太監只好點點頭.回王宮向東方夏如實稟告趙陽的話.

「哼.」

趙陽沒好氣的哼了一聲.然後上樓睡大覺去了.

結果沒過多久.東方夏果真來了.擺駕風月大酒樓.

上一次.東方夏來風月大酒樓.乃是微服私訪.雖然帶了文武百官.不過卻都是身穿便服.

而這一次.卻是鳴鑼開道.場面非常之大.

國王陛下親自駕臨風月大酒樓.

風月大酒樓的管事、小二之類的.全都出門迎接.臉上帶著諂媚的笑容.就差跪求爆菊花了.

東方夏面色陰沉.一到風月大酒樓.便怒氣沖沖的說道:「趙陽那個小崽子呢.」

管事聞言艱難的咽了口唾液.回答道:「陛下.趙少在樓上睡大覺呢.」

自從前幾天.趙陽的身份暴露之後.趙陽在風月大酒樓中的待遇.獲得了十足的進步.酒樓老闆上趕著巴結啊.也不敢收他的錢等等.

「睡大覺.」

東方夏怒不可遏.大罵道:「這個小崽子.真是一點都不把朕放在眼裡.朕讓太監宣他進宮.他竟然抗命.而且還在睡大覺.」

東方夏氣得語無倫次.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管事心下暗暗叫苦.今兒到底是怎麼了.

前幾天.這幾位大人物還坐在一起推杯換盞.聊得挺好的.怎麼一轉眼就翻臉了.

俗話說伴君如伴虎.真是一點沒錯.

東方夏沉聲說道:「馬上把那個小崽子給朕喊下來.」

「是.」管事顫顫巍巍的說道.

管事夾在兩個大人物之間.感覺壓力很大.東方夏和趙陽這兩個大人物.他哪一個都得罪不起.

這時候.從樓上下來一個人.看到東方夏.笑著問道:「你小子怎麼來了.」

這人當然不是趙陽.而是楚河.

看到楚河.東方夏怒氣稍稍收斂.深吸一口氣道:「楚河前輩.晚輩失態了.」

「楚河前輩.」

管事也連忙叫道.楚河的地位之高.也不是他能得罪的.

楚河笑眯眯的問道:「東方小子.出了什麼事兒.你這麼生氣.」

東方夏沒好氣的說道:「還能有什麼事兒.和坤死了.」

「和坤.」

聞言.楚河眉頭一皺.問道:「就是那個大貪官.」

楚河為人正直.對於和坤那樣的大貪官打心眼裡不喜歡.

東方夏點點頭道:「沒錯.他死了.被人一巴掌拍死在自家府邸門口.本來朕已經批准他告老還鄉.他也打算離開靈鈞城.連全部家產都要被沒收.可他還是死了.」

東方夏滿臉悲傷.

雖然他撤了和坤的宰相之職.並且令他告老還鄉、頤享天年.但卻從未想要他死.

和坤跟了東方夏幾十年.一直輔佐左右.人都是有感情的.人不是冷血動物.

東方夏對於和坤也是有感情的.

楚河面色一沉.心中一動問道:「你是懷疑.」

東方夏哼笑一聲.氣憤的道:「沒錯.朕懷疑.一巴掌拍死和坤的人.正是趙陽那個小崽子.」

東方夏氣憤不已.說道:「那個小崽子表面上仁義大度.說不會再去找和坤的麻煩.結果一轉眼就跑去和坤的府邸.一巴掌將他拍死.和坤死得好冤啊.」

楚河面容冷峻.問道:「你有證據嗎.」

「證據.」


東方夏冷笑道:「這還需要證據嗎.有動機殺和坤的.只有趙陽這個小崽子.哪裡會是別人殺的.」

明明是范大同和宋大山找到和坤之後.與和坤起了爭執.宋大山一怒之下將和坤一巴掌拍死.

而現在.東方夏卻懷疑是趙陽殺了和坤.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啊.

楚河沉默了.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說道:「這是你和趙陽之間的事情.楚某不會參與其中.」

正在這時.趙陽從樓上緩緩踱步而下.屁顛屁顛的走下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