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聽到雪傾城的話后,傲天點了點頭。玄天學院傳承悠久,他們所擺放的東西自然比學員擺放的要珍貴許多。

「在交易殿里有著他的規矩,那就是不管你看上什麼東西,都必須用正當手段購得,另外,在交易殿中只准動口,不準動手,否則,學院將會予以懲戒。因此,幾乎沒有多少學員敢在交易殿里觸犯規矩,而做過這類事情的,無不是受到了學院毀滅性的懲罰。」雪傾城滿含深意的說道。

傲天的臉上有些尷尬,他知道,雪傾城是怕自己又干出像在比武台上那樣的事。

「咳咳,傾城你放心,我可是最守法的學員了,絕對不會幹出這種事。」傲天搓了搓手,道。

雪傾城聽后翻了翻白眼,心道:

「你要是最守法,那學院估計都不需要規矩約束了。」

當然,這話雪傾城是不會說出來的。怎麼說現在傲天都是她的男朋友了,她自然要給傲天留些顏面。

「啊,傾城,你果然回來了,我可想死你了!」

突然,一道猥瑣的聲音從一旁傳來。而傲天聽得此話臉色便是瞬間陰沉了下來,而雪傾城也是面露不耐之色。

傲天向著一旁望去,頓時一道看上去大約十七八歲的面孔便是映入前者的眼帘…… 出現在傲天眼中的是一位看上去大約十七八歲的青年男子。

男子身穿黑袍,一臉的燦爛,望向雪傾城的眼中充滿了愛慕。這種愛慕讓傲天心裡很不爽。

「傾城,我今天剛剛閉關出來,沒想到一出來就碰上了你,咱倆還真是有緣啊。」青年小跑到雪傾城面前,諂媚的說道。

雪傾城面露不耐之色,道:

「范健,我說過了我不喜歡你,麻煩你不要再死皮賴臉的纏著我了!」

「傾城,我對你的一片痴心天地可鑒……」

「喂,你小子誰啊?怎麼跟個牛皮糖一樣,沒聽見傾城說不喜歡你嗎?!」傲天見這傢伙越說越過分,頓時站到雪傾城前面,打斷了范健未完的話語。

范健聲音一頓,陰沉的眼神不斷打量著傲天,皺眉說道:

「你又是誰?傾城是你能叫的嗎?!」

「哼,小子,你給我聽清楚了,傾城是我傲天的女朋友,我為什麼不能叫,倒是你一口一個傾城,不怕老子活撕了你嗎?!」傲天故做猙獰的說道。


因為這裡是交易殿,所以不能動手,否則,傲天早就上去將這個褻瀆自己女友的傢伙撕成兩半。傲天之名在如今玄天學院中可謂是人盡皆知的名字,所以傲天便自報姓名,以期望這個名叫范健的傢伙能知難而退。

傲天感覺得到,這個范健的修為不過先天六重。要是他知道自己的身份的話,那肯定會有多遠跑多遠。但卻沒想到,他說了一句讓傲天無語到極點的話:

「傲天?很有名嗎?小子,識相的最好給我滾開,老子可是墨會的成員!」

該死的!這傢伙到底是不是玄天學院的學員?竟然不知道老子的鼎鼎大名?而且墨會和自己可謂是勢同水火,這傢伙竟然還用墨會來威脅自己?難不成腦子秀逗了?!

傲天心裡不禁鬱悶的想到。

此刻,傲天與范健之間的動靜已然是越鬧越大,不少人已經注意到這邊的動靜。而兩人之間的談話聲自然而然的也是被眾人所聽見。

頓時,一聲聲驚呼從人群中響起:

「那就是內院排行榜第十的傲天?果然長得一表人才。」

「墨會的范健竟然去挑釁傲天學長,真是不知死活啊。」

「就是,墨會的第二號人物王傑都在傲天學長的手裡吃了癟,這個范健不過是個小嘍啰,竟然還敢如此猖狂?!」

周圍的議論聲自然無可避免的傳入范健的耳中,頓時,范健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特別是聽到王傑都在傲天手裡吃虧后,臉色瞬間變得是欲哭無淚。

那模樣,好似真的是剛剛才知道傲天的「英明事迹」似的。

看到范健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后,傲天頓時輕笑道:

「怎麼,范健同學,還要和我較量一番嗎?」

范健的臉色變幻不定,旋即目光直直的望著雪傾城,認真的說道:

「傾城,你真的成為了傲天的女朋友?如果你親口承認,那我范健從今往後就再也不來纏你了!」

雪傾城微微一怔,旋即重重的點了點頭,雙眼含情脈脈的望著傲天。那模樣,和陷入愛河的痴情女子沒有什麼兩樣。

而此刻,周圍的驚呼聲愈發密集:

「天哪!冰雪劍仙雪傾城竟然是傲天學長的女朋友?!」

「這又是一條勁爆新聞,快傳出去,相信很多人都會大吃一驚的。」

「哦,不!我的女神,你就這麼拋棄我了嗎……」

且不管周圍是怎麼議論傲天與雪傾城的。范健在聽到雪傾城的親口承認后,頓時黯然的搖了搖頭。

旋即,便是轉身向著交易殿之外走去:

「傾城,你放心吧,從今往後,我再也不會出現在你的面前。」

只是誰也沒有看到,范健在轉過身後,眼裡所閃現的嘲弄之色。

傲天與雪傾城對視一眼,而後便是手牽著手向著不遠處那用紫色石頭鑄造而成的店鋪走去……

交易殿之外,范健恭敬的站在一個少年的身後。這個少年正是不久前在玄天學院之外刁難傲天和雪傾城之人,也就是墨剛的弟弟墨盛!

「我讓你辦的事,你辦的如何了?」墨盛緊緊的注視著范健,說道。

「放心,不出幾個時辰雪傾城是傲天女友的消息就會傳遍整個玄天學院了。」范健恭敬的答道。

「很好,你親自去一趟天衣幫,把這件事和他們的副幫主說說,我相信天衣幫會對此很感興趣的。」墨盛滿臉陰森的說道。

「您放心,諒那個傲天本領再大,同時得罪了墨會和天衣幫,偌大的玄天學院也不會有他的容身之地了!」范健陰冷的說道。

旋即,范健便是向著玄天學院的某一處高大的建築而去。

「桀桀,傲天,我大哥雖然要三個月後才能出來對付你,但是這三個月里,我同樣不會讓你好過……」

這個墨盛雖然實力不怎樣,但是他的陰險毒辣卻是絲毫不弱。

天衣幫在玄天學院中可是不下於墨會的龐然大物,要是這兩者真的聯手起來對付傲天,那傲天估計也要焦頭爛額一番了。

冰雪劍仙雪傾城是傲天女友的消息就如同潮水般從交易殿蔓延開來,直至幾個時辰之後,在玄天學院中已經是人盡皆知的事了……

玄天學院深處,依然是那個大殿,人也依然是雪浩揚和林超群二人。

「沒想到傾城竟然真的喜歡上了那小子。」良久,雪浩揚輕嘆道。

「衛天衣那小子恐怕不會輕易放過傲天啊。」林超群也是無奈的說道。

此刻,這兩位玄天學院中的巨無霸都不禁有些無語。這個傲天還真會惹事,加入學院才幾天時間,竟然把最強大的兩股勢力都得罪了一遍。

「我擔心的不是衛天衣,而是『冰河門』的那位……」雪浩揚苦惱的揉著額頭說道。

林超群微微一怔,旋即無奈的搖了搖頭,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算了,你盡量把消息封鎖,不要讓它傳出玄天學院,如果真被冰河門那傢伙知道,估計又要來鬧事了。」雪浩揚鄭重的說道。

「院長,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如果冰河門真的太過分,那就敲打敲打,也好讓另外幾個傢伙知道誰才是風雲國的主宰者!」林超群的語氣中有著一絲狠戾。

雪浩揚眼中精光一閃,道:

「不到最後時刻不要和冰河門鬧翻,如果他們真不識好歹,那就……」

說著,雪浩揚的臉上瀰漫起了一層殺意。

林超群點了點頭,旋即便是退出了大殿。

「唉,希望暗幫別在這時候給我添亂子啊……」

交易殿中,傲天依然是一臉興奮的和雪傾城逛店鋪,絲毫不知一場偌大的風暴即將對他緩緩的展開…… 不得不說,玄天學院的底蘊豐富的流油。傲天剛走進那用紫色石頭鑄造而成的店鋪時,也不免被的店鋪里的物品狠狠震驚了一番。

只見在店鋪里擺滿了櫃檯,櫃檯上放著眾多稀有的物品。在外界近乎絕種的天材地寶,在這店鋪中傲天看到的不就下於數十種。當然,那價格也是把傲天狠狠震驚了一把。

在這店鋪中,最低的物品都要幾千貢獻點,最高的甚至高達幾十萬貢獻點。

這也導致能進入店鋪的學員並沒有幾個,與外面川流不息的人群相比,這裡面的人無疑是少了許多。

不過這也很正常,畢竟這店鋪中的物品可不是誰都有資格買的,而像那些外院學員進來了也不過是浪費時間罷了。

傲天與雪傾城站在一處巨大的櫃檯前,視線向著四處掃描著,以期望看到對自己有用的物品。

當然,這裡面的物品有許多都是對兩人有幫助的,但是看到物品下方所記載的價格后,便是嚇得兩人趕忙移開視線。

「兩位,要兌換些什麼物品?」就在這時,一位年邁的老者向著傲天二人走來。

老者臉上滿是歲月所留下的皺痕,眼裡布滿了滄桑的渾濁,但是從這老者體內所散發出的氣息卻是讓的傲天心裡滿是驚駭。

此人的修為絕對超越半步人靈,也就是說這位老者竟是一位貨真價實的人靈境武者!

不愧是玄天學院,一個看守店鋪的主人就有人靈境的修為,難怪近千年來,風雲國無人敢挑釁玄天學院的地位。

在外界近乎「絕跡」的三靈之境的武者,在玄天學院之內,傲天便看到了好幾個。

而就在這時,傲天的視線灼灼的停留在了老者的右手上。

在老者手上正抓著一株奇特的草,草大約有一尺長短,而在草上正開著兩片葉子。

一片葉子碧綠,一片葉子金黃。碧綠的葉子看上去充滿了活力,金黃的葉子看上去卻充滿了死寂,好似即將會枯萎一般。但是這兩片葉子中卻都蘊含著磅礴的能量波動。

雙葉草!

在外界近乎絕種的一種天材地寶,傲天有信心,要是自己服用了這雙葉草,那即便正面對上那墨剛,自己也將絲毫不懼!

雙葉草不管是對武者還是魂者都充滿了誘惑,對於傲天這種魂武雙修的人來說更是充滿了致命的誘惑。要不是考慮到雙方實力的懸殊,傲天估計都會打起殺人奪草的念頭了。

「小夥子,你想要這雙葉草?」老者抖了抖手中的草,對著傲天說道。

傲天的眼裡布滿了火熱,聽到老者的話后,頓時重重的點了點頭。

老者輕輕的說道:

「二十萬貢獻點,你有嗎?」

頓時,傲天便是感覺到一盆冷水朝著自己當頭淋下,那眼中的火熱也是緩緩退散而去,心裡滿是無奈。

這雙葉草可比店鋪里大多數的物品都要來的珍貴,賣到二十萬貢獻點那也是無可厚非的事。但問題是現在傲天連兩萬貢獻點都沒有,哪裡來的二十萬貢獻點啊?

看到傲天臉上的黯然之後,老者緩緩的搖了搖頭。旋即便是在傲天不甘的目光中將雙葉草放到了櫃檯上,並在雙葉草下方打上了二十萬貢獻點的價格。

一旁的雪傾城似乎感受到傲天心裡的不甘,頓時輕撫著後者的手背,給傲天帶去安慰。

傲天心裡一震,旋即便是反手握住雪傾城的玉手,似乎是在示意後者放心,我沒事。

就在這時,傲天的視線定格向雪傾城旁邊櫃檯上的一個瓶子,頓時疑惑的向著那瓶子走去。

緩緩的拿起瓶子,頓時,一股寒意便是從瓶子內傳來,在那瓶子中還儲放著淡藍色的膏體物質。

傲天問道:

「老人家,這是什麼?」

「那裡面裝的是玄冰膏!」老者的望了一眼傲天手中的瓶子,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