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與此同時,強悍的老管家隨著爆鳴的響起,身體『蹬蹬蹬』的向後退了數米遠。

而另一方,和老管對轟一拳的黑影也『蹬蹬蹬』的倒退出去,一直退到十餘米遠的牆邊才停了下來。

黑影停穩,露出一個全身黑衣,身材瘦小,滿是皺紋的老臉上儘是陰狠之色的老者。

黑衣老者在牆角停下,看著老管家,右手輕輕的甩了甩,臉上逐漸浮現出凝重的神色,冷冷的吐出幾個字:「劍皇顛峰。」

黑衣老者本就是劍皇高階的高手,在他看來,此時,林家高手都被自已一方的高手給纏住了,以他劍皇高階的實力,在這個林家應該沒有一合之將才對。

哪知道,在這後院里,居然還有著一個劍皇顛峰的大高手,剛才一交手,便讓他吃了一點小虧。

「劍皇高階。」老管家的表情也逐漸凝重起來,對方的實力雖然比他弱一點,但對方這裡卻有幾十個幫手,而且那些幫手中居然還有幾名劍王高手,所以不得不讓他慎重對待了。

手腕一轉,老管家已經從幻戒之中拿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把土黃色的二品上階天器。

與此同時,對面那黑衣老者也從幻戒之中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同樣是一把二品上階天器,不過他那把天器是藍色的。

眼看著林家的眾人已完全進入秘道,黑衣老者心中一急,當下向著其它黑衣人喝斥道:「這個老東西由我來拖著,你們給我進入秘道,不許放過文家一個人,否則大家都別想活。」

聲音還沒落下,黑衣老者手中天器勁氣流傳,再次化為一道黑影,向著老管家襲來。

「來得好。」老管家大喝一聲,手中天器光流一閃,拖著長長的劍茫,掃向了襲來的黑衣老者。

「轟」

一聲爆鳴,兩人同時後退數步,然後雙方都沒有停頓,化為兩道人影,再次重疊在一起。


新人新書,還請大家多支持,幫忙收藏一下,順便給朵鮮花,謝謝 「轟轟轟……」

轟鳴不斷,兩道人影不斷交錯,黃與藍兩道色彩在後院中不斷閃爍飛舞,將整個後院照得猶如夢幻。

那狂暴的能量隨著每一聲爆鳴,將周圍一切撕碎,就好像鬼子進村燒殺搶掠,後面還帶著祝威的鑼鼓隊。

等後院所有的東西都被摧毀,它們似乎還不如意,更是將後院的地板全給掀飛起來,連地面泥土都颳去一層。

和黑衣老者交戰中的老管家,看著一個個黑衣人進入秘道,心急如焚,但是他卻沒有一點辦法阻攔。

高手過招,最忌分神,趁著老管家一個不注意,黑衣老者揮劍而出,快若閃電,一下子就到了老管家的身前,向著其胸口刺去。

看著已到胸口的劍尖,老管家臉色一變,隨即右手一轉,手中天器脫手而出,一下子飛到胸口,然後左右雙手磅礴的勁氣流轉,飛快的控制著天器,在自己胸前形成一道劍網,將身體護住。

「轟」

黑衣老者的劍尖刺在老管家胸前的劍網上,一聲爆鳴炸響,老管家被生生震退數步,而黑衣老者只是身體一頓,便再次揮劍緊追而來。

藍光猶如一道閃電,刺向老管家的頭顱,情急之下,剛穩住身體的老管往後一仰,避過一擊。

而手持天器的黑衣老者貼著老管家的身體從上飛過,在和老管家身體重合的瞬間,只見他左手藍色勁氣狂涌,然後猛的向著下方的老管家擊去。

與此同時,老管家的右手也是磅礴的土黃色勁氣透體而出,對著上方的黑衣老者襲去。

「碰碰」

兩聲悶響幾乎同時響起,然後黑衣老者身體拋飛而起,帶起一篷血霧,重重的砸在數十米外的牆上,將牆都砸倒一片。

黑衣老者被老管家一拳擊飛,而同樣受了黑衣老者一掌的老管家也不好受,在黑衣老者拋飛的同時,他也重重的砸在地面,居然將堅實的大地都給砸出一個人影來。

胸口一痛,咽喉一咸,一股血箭從口中噴射而出,老管家那蒼老的臉也白了幾分。

一把將嘴邊的血跡抹掉,老管家雙腿用力在地面一蹬,然後整個人拋飛而起,向著秘道口衝去。

此時,秘道口的假山已被老管家和黑衣人的打鬥毀掉了,只在地面上留下一個黑洞洞的洞口。

一路上,老管家手中天器上下翻飛,將一路遇到的所有黑衣人全都斬殺,眼看就要衝進洞口,突然間,一道凌厲的冷茫從遠處直指老管家的後背襲來。

前沖的身體一個右翻,那道冷茫幾乎是擦著老管家的身體飛過,然後轟然一聲,擊在秘洞口上。

大地輕顫,塵土碎石拋飛而起,大片地面坍塌,整個後院一下子出現一條深深的坑道。

看著那坍塌的地面,老管家整個人都呆了,如果是剛開始,他巴不得秘道坍塌,就算不坍塌,他也會將其擊塌,因為只有秘道坍塌后,後面追擊的敵人才無法進入。

可是現在卻不同,秘洞里,除了文家人,還有著大量的黑衣人,憑那些兇悍的黑衣人,文家那二十幾個護衛未必擋得住,到時文家所有的婦幼都將成為敵人的俘虜。

「嘎嘎嘎……」一陣陰森的怪笑從遠方傳來,一道黑衣一閃而來,停在老管家身旁,幸災樂禍的怪聲道:「老傢伙,你不是一心護著他們嗎?我看你現在怎麼辦?」

「嘎嘎嘎……,我好像還忘了告訴你一件事,上頭只要活的,只要我們交上去時還有著一口氣就算完成任務,至於其它的,上面可不管,剛才那幾個女人好像不錯,雖然換上了粗布麻衣,但那婀娜的身材,如水的肌膚,以及那挺拔的……哦哦哦,不行了,不行了,光是想想就讓我受不了。」

「除了那幾個大的,兩個小的也不錯啊,我最喜歡那種了,雖然什麼都不懂,但是什麼都是新鮮的,都沒有開發過,我要將她們好好的**一翻,讓她們都變成乖娃娃,等我將她們壓在跨下時,她們一邊shenyin,一邊大喊著『爸爸輕點,我痛』你說是不是很……」

「啊……,你個老混蛋我要殺了你。」臉色慘白,雙眼赤紅,全身顫抖的老管家終於忍不住暴發了,那狂暴的氣息衝天而起,讓周圍猶如颳起十級大風。

同時大量天地元氣狂涌而來,從老管家的頭頂灌入,隨著天地元氣的灌入,老管家的氣息也不斷提升。

「該死的,居然將他刺激得突破了。」看著老管家不斷提升的氣息,黑衣老者臉上的皺紋不斷抽搐,一臉見鬼的模樣,然後更是拔腿就跑。

原本,黑衣老者是想激怒老管家,人往往在暴怒之下就會失去理智,從而露出破綻,畢竟他比老管家的實力弱,如果硬拼,老管家在沒有牽挂的情況下,他絕不是對手。

只有讓對方暴怒,露出破綻,他才有機會取得勝利。

只是讓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確實是激怒了老管家,而且不但激怒了老管家,還激得老管家直接突破了十年都沒有突破的瓶頸。

原本他的實力就比老管家弱,現在老管家的實力變得更強,他再不逃,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然而,黑衣老者剛轉身,突破中的老管家居然不管自己的突破,整個人猶如一道颶風,直接向黑衣老者撲去。

「該死的老混蛋,給我死。」

感受到身後恐怖的氣息襲來,逃跑中的黑衣老者面如死灰,知道自己不可能從突破到劍帝的老管家手中逃掉,整個人居然一下子瘋狂起來,不但不逃,反而轉身向襲來的老管家奔去。

「想要我死,你也別想好過。」黑衣老者怒吼一聲,隨即整個人周圍的能量變得狂暴起來,他自己的身體也快速的膨脹起來。

兩者瞬間相遇,只是這麼一會兒,黑衣老者的身體就已經膨脹到原來兩倍大小。

「想自爆,沒那麼容易。」

老管家怒喝一聲,大手一揮,磅礴的勁氣瘋狂湧出,對著黑衣老者的頭就是猛的一拍。

「轟」

一聲炸響,黑衣老者那已膨脹到兩倍大小的身體便化為一片碎肉,滿天飛散。

將黑衣老者一掌擊殺,老管家只覺得自己體內的勁氣猶如翻江倒海,狂燥不安,根本不受他的控制。

「噗」

突然間,一股氣血直衝腦頂,老管家再也忍受不住,一大口鮮血噴射而出,直到此是,他的突然突破仍然沒有完成,身體周圍仍然有著大量的天地元氣不斷的灌入他身體,只是現在這些天地元氣已經變得狂暴、紊亂,再不像剛才那樣平和、溫順。

趕緊就地盤坐而下,調息體內狂燥的勁氣,只是由於外界不斷有狂暴紊亂的能量不受控制的湧入他的身體,不管他如果調息,使終都不能讓體內的能量平息下來。

十分鐘后,老管家身體周圍的能量終於不再湧入他的身體,只是此時的他,雙眼凸出,頭髮直立,原本慈祥的臉上也滿是猙獰之色,整個身體更像是一個加滿氣的皮球一般,居然比原來大了一倍,而全身上下更是被一種狂暴的氣息能籠罩。

猛的站起,老管家看了一眼坍塌的秘道,血紅的雙眼閃過一絲無奈與不甘,用已變得嘶啞的聲音說道:「對不起了,我沒時間來幫你們了,一切都只有靠你們了。」

說完,老管家雙眼隨即被仇恨所替代,身體表面的勁氣也變得更加狂暴與不穩定,就好像隨時都要暴體而出似的。

「該死的混蛋,我死也不要你們好過。」老管家怒喝一聲,隨即整個人化為一道颶風,沖向了天空。

新人新書,還請大家多支持,幫忙收藏一下,順便給朵鮮花,謝謝 方國方三兄弟帶著眾護衛剛進入秘道沒走多遠,後面便追來大群的黑衣人,方國方當即大吼道:「老三保護夫人她們離開,老二和我攔住後面的黑衣人。」

「大哥,二哥,小心些。」前方傳來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聲音在封閉的秘道中來翁翁作響,傳出老遠,然後便看到前方倒回幾名護衛,來到林家眾人身後,小心的護著他們繼續前進。

秘道中,昏暗潮濕,靜得可怕,空氣中有著一股腐臭的味道,很是刺鼻,地面凹凸不平,偶然還有著水坑,這樣的環境對於過慣了錦衣玉食生活的林家眾人簡直可以說是受刑。

不過此時並不比平時,現在是逃難的時候,所以儘管大家都很難受,但卻沒有一個人出聲表示不滿,哪怕是林銳、林雪月這些小孩子,也咬著牙堅持跟著眾人。

「啊……」

一聲高亢的尖叫突然傳來,在這秘封的秘道之中來回回蕩,聽得人***。

「呼。」

聲音還沒落下,一道人影一閃而過,來到文昊他們身旁,然後一道寒光在他們頭頂閃現。

「吱」

一聲怪叫,一個拳頭大小,渾身毛茸茸的東西重重的落在地上。

「沒事,一隻翼蝠而已。」來人對著發出尖叫的那位夫人淡然的說了一句,然後又對著其它幾位護衛說道:「小心一點。」說完,便再向前飛奔而去。

眾人就這樣在秘道之中飛奔,一路上誰都沒有說話,只有眾人的腳步聲和地上偶爾傳來的水聲。

當然,偶爾還有各位夫人和幾個小傢伙的尖叫聲,這條秘道建成差不多有千年,裡面早就成了許多像翼蝠和老鼠這等喜歡陰暗的動物的家園。

林家以武聞名,幾位夫人也都練過武,而且實力都不弱,像翼蝠、老鼠這等小動物根本就傷不到她們,但是女性天生就怕這些陰暗處的動物,所以每每有護衛們斬漏的來到她們身邊,都會讓她們發出恐怖的尖叫。

很快半個小時過去,隊伍里的幾個小傢伙早已受不了,此時除了林峰和另一個叫林宇超的十二歲男孩外,其它人都被護衛們抱在了懷裡。

在眾人向前飛奔中,秘道後方突然傳來一陣慌忙的腳步聲,在前面開道的方金海當即大吼一聲:「保護夫人。」然後便帶著前面的幾人跑了回來,將後面的通道給堵了起來。

腳步聲越來越近,只是一小會兒,三道腳步踉蹌,帶著濃重血腥味的人影就出現在了眾人視線中。

「誰?」方金海手中利劍緊握,對著人影大吼一聲,那架式,只要對方稍有不對,立即就給他致命一擊。

「老三,是我們。」三道人影中,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讓得方金海等人一喜。

人影走近,借著火把,眾人終於看清他們,分別是負責阻敵的方家老大方國方,老二方雲章以及一個護衛。

只是此時的三人渾身鮮血,每人身上至少都有五條以上的傷口,每條傷口都肌肉外翻,露出裡面白森森的骨頭。

最慘的就要數那名護衛,他不但身上有多達十餘條的傷口,更是連左臂都被人砍了下來,那血肉糊塗的傷口,此時正汩汩的向外噴射著鮮血。

「大哥、二哥,你們怎麼樣?」看著三人那慘烈模樣,方金海和眾護衛臉色一變,趕緊上前將三人扶起。

「我們沒事,後面黑衣人追來了,他們太多,我們擋不住,其它兄弟都死了。」方雲章說著,雙眼一下子變得通紅,那滾燙的淚水忍不住流了出來。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雖然方家三兄弟實力都達到了劍王,在林家也是護衛長,但是平時,他們都和那些護衛生活在一起,一起吃飯,一起睡覺,一起訓練,一起巡視,長久以來,他們之間的感情不比親兄弟差。


眼前一個個平時有說有笑的兄弟倒在自己面前,即使是方國方和方雲章這些堂堂七尺男兒也忍不住流下了痛苦的淚水。

「兄弟們,準備戰鬥,為死去的兄弟報仇啊。」 女校最强門衛 ,渾身殺氣四溢,雪亮的利劍緊緊握在手中,一下子站在秘道正中央,等著那些追來的黑衣人。

隨著方金海的聲音落下,除了剛從後方追上來身受重傷的三人外,只有一名護衛留下來守護在文家眾人身旁,其它護衛則全都衝到了方金海身旁,一副準備拚命的架式。

「快救人。」看著方國方三人無力的倒在地上,李蘭嬌喝一聲,也不管身旁的三個孩子,立即就衝到了方國方身前。

但是當她看到方國方滿是傷痕的身體,李蘭一下子呆住了,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因為她身上根本沒有任何救助的物品。

「我們懷中都帶著葯。」似是看出了李蘭呆住的原因,為了活命,方國方此時也顧不了對方的身份。

李蘭沒有遲疑,蹲下身,很快就在方國方的身上找到了一個小瓷瓶,李蘭認得這個小瓷瓶,這是林家特意給護衛們準備的傷葯,效果非常好。

為了救人,李蘭也顧不得什麼男女授受不清,直接將方國方身上的血衣撕開,露出裡面精壯的身體和那恐怖的傷口。

這裡沒有清水清洗傷口,李蘭也沒有辦法,只得打開瓶蓋,將瓷瓶裡面的傷葯直接倒在傷口之上。

「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