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被擊中的小混混慘叫一聲,便倒在了地上沒有了氣息,而霍雲烯則是因為被龍司昊及時推開,才躲過這一劫。

被龍司昊推倒在地上的霍雲烯雙眸眯起,目光有些不敢置信的睨著龍司昊,「你為什麼要救我?」

龍司昊薄唇緊抿,只是目光凜冽的睨了霍雲烯一眼,並沒有回他。

他轉身正準備走向黎曉曼,只見又是一枚子彈射來,他迅速側身避開。

而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側身避開之際,一道黑色的身影幾個閃身就躍到了黎曉曼的身前,一把將她橫抱起,邊帶著她離開,邊舉起手裡的槍「砰砰砰」的亂開槍。

「啊……啊……」

身手不好的那些小混混都被擊中。

混亂之中,黎曉曼被那黑影擄走。

龍司昊,凌寒夜,洛瑞,蘇奕,以及霍雲烯,五人見狀,立即追了出去。

卻見擄走黎曉曼的黑影坐進了一輛防彈車,探出頭,露出一張戴著銀色面具的臉。

他的目光犀冷,琥珀色的瞳眸,似蒙上了一層千年寒冰,正散發著陣陣寒氣,桃粉色的唇角掛著陰冷的笑,聲音更是猶如從冰潭發出一般冷寒,「龍少,你的女人我先帶走了,我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你如果能追上我,我就放了她,否則,我就讓她死無全屍。」

龍司昊目光凜冽的睨著防彈車裡戴著銀色面具的男人,白皙的大手緊緊握起,「多雷斯,你如果敢動她一根頭髮,我一定會將你碎屍萬段。」

凌寒夜睨著車裡的多雷斯,剛剛戲謔的神色凝重了幾分,「多雷斯,你要是個男人就別抓著女人來威脅人。」

多雷斯陰冷一笑,舉起消聲槍朝著凌寒夜開了一槍,但被凌寒夜迅速躲開。

他琥珀色的雙眸中閃過濃濃的殺意,目光陰冷的睨著龍司昊,「龍少,我開始了,我開車,你用雙腳,看看是我的車開的快,還是你的腳跑的快?記住,只許你一個人來追我,否則,我就殺了她。」

話落,他猛的踩下了油門,防彈車疾奔而去。

「shit!」龍司昊見狀,目光一寒,側眸神色凝重幾分的睨著凌寒夜,蘇奕,洛瑞三人,「你們等警察來處理好這裡的事,我去追他。」

「龍少,你開玩笑吧!你能跑的過多雷斯的車……」凌寒夜的話還沒說完,龍司昊便步伐如飛的去追多雷斯的車。 多雷斯不是普通人,他殺人如麻,而且是歐洲最大的毒梟,是國際頭號罪犯,能力最不容小覷的世界殺手,曉曉在他的手裡極度危險,所以他越是晚一步追上多雷斯,她就多一份危險。

「曼曼……」霍雲烯見黎曉曼被帶走,正欲去追,被洛瑞攔住。

他挑眉睨著霍雲烯,「霍總,你還是別去追了,你沒聽到多雷斯說嗎?不許其他人跟著,你要是替黎小姐著想,就相信總裁,在這裡等著。」

洛瑞雖然這樣說,可是心裡也是滿滿的擔憂,畢竟多雷斯不是普通的人物,上次為了抓他,他們總裁幾乎出動了整個聯盟的人,再加上他們總裁親自動手,才把他擒住,送進了歐洲阿卡爾監獄,沒想到才一個月,他就被保釋出來了。

像他這樣的國際罪犯兼世界殺手,實在是不容易對付。

……

車裡,黎曉曼坐在副駕駛座上,而多雷斯既沒拿槍威脅她,也沒綁著她,甚至還替她解開了綁住她雙腳的繩子。

彷彿他很有自信,她逃不出他的五指山。

她側眸睨著身旁戴著銀色面具的多雷斯,他一頭栗色的長捲髮,僅用一根黑色的皮筋束著,一身黑色風衣,身形頎長,搭在方向盤上的雙手白皙,十指骨節分明,十分修長漂亮。

而他的周身卻散發著極度危險的鬼魅氣息,尤其是他桃粉色的薄唇勾出的陰冷弧度,令人不寒而慄。

黎曉曼秀眉緊蹙,纖細的雙手捏緊,手心早已沁出了汗,雖然心裡十分害怕,但她神色平靜,沒有表現半分害怕的神情。

「他來了。」這時,一直沒有出聲的多雷斯聲音冰寒的說道。

黎曉曼因為他冰寒的聲音打了個寒顫,回過頭,見龍司昊俊挺的身影出現在車后,見他步伐如飛,不懈餘力的追來,她秀眉蹙的更緊,清澈的眸底氤氳起水霧,心中動容無比,他竟然真的利用雙腿追來了,可是他就算跑的再快又怎麼追的上四個輪子的車?

見他連歇都不歇一下,她更是心疼不已。

她側眸目光清冷的睨著多雷斯,緊咬下唇,「你是誰?你究竟想怎麼樣?」

多雷斯犀冷的目光中閃爍著濃濃的殺意,陰冷的勾起唇角,卻只說了一個字,「玩。」

「你……啊……」

黎曉曼正要出聲,多雷斯突然加快了車速,她因為慣性往前一撲,撞上了擋風玻璃,痛的她皺緊了眉,而多雷斯則是連看都沒看她一眼,繼續提高車速。

……

十分鐘后,多雷斯的車子沿著一條盤山公路,開進了一片山林里。

停下車,黎曉曼被多雷斯直接拉下了車。

「少爺……」一個身穿黑色緊身皮衣的金髮女人從一顆樹后現身,迎了上來,對多雷斯十分尊敬。

「是你!」黎曉曼睨著中美混血的金髮女人,一眼就將她認了出,她正是她上次在龍司昊的辦公室見到的那個女人。

當時她衣衫不整的掛在龍司昊的身上,她還以為她和龍司昊有著非比尋常的關係,險些誤會了他,她竟然喚那個戴面具的男人少爺,那她一定就是他的人了。

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龍司昊的辦公室?

那個戴面具的男人又是誰?

她抬眸,目光疑惑的睨向了多雷斯,正好迎上了多雷斯冰寒充滿殺氣的目光。

她微微怔了下,緊咬著下唇,強迫自己不懼怕的迎視著他令人心顫的目光。

多雷斯見很少有人敢迎視他的目光,他陰冷的勾起了唇角,笑的十分陰森,「呵呵……很少有人敢這麼看著我,怪不得你能贏得龍少的青睞,你和其他女人是有些不一樣。」

話落,他琥珀色的雙眸微眯,睨向了金髮女人Amy,示意她動手將黎曉曼綁在了一顆樹上。

龍司昊趕到時,不見多雷斯和Amy兩人,只見到被綁在樹上的黎曉曼。

「曉曉……」他目光一沉,立即閃身快速的跑向她。

黎曉曼的嘴裡被塞了一塊布,見滿臉是汗的龍司昊跑來,她拼了命的搖頭,嘴裡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唔……司……司昊,不要……過來。」

龍司昊躍到了黎曉曼的身前,正準備伸手解開綁住她的繩子,卻發現她身上竟然綁著定時炸彈,而所剩的時間只有不到兩分鐘。

「曉曉……」他狹長的幽眸緊眯,如墨的眸底閃過從沒有過的驚慌,但他俊美的臉上依舊平靜如水,沒有表現出半絲慌張,見她嘴裡塞著布,他立即伸手扯掉。

嘴裡的布一被扯掉,黎曉曼就哭喊出了聲,「司昊,走,不要管我,走啊!」

龍司昊在她的唇瓣上印了一吻,狹長的幽眸緊緊的睨著她,目光堅定,「曉曉,相信我,我不會讓你有事,更不會離開你。」

話落,他便低下頭研究起她身上的炸彈。

滴滴滴……

轉眼又過去了十幾秒,龍司昊俊美的臉上神色凝重起來,額間臉上再次沁出了細汗,他必須看清楚炸彈的內部構造,再將炸藥和雷管分離。

一折婚約:溺愛幸孕妻 ,一道槍聲響起,一枚子彈從他背後射來。

察覺到的他原本可以輕而易舉的躲開,但是他卻不能躲,如果他一躲開,黎曉曼就會中槍,因此他仍是全神貫注的睨著黎曉曼身上的炸彈,不躲不閃,而那飛射而來的子彈擊中了他的手臂,鮮紅的血瞬間湧出,染紅了他皓白的真絲襯衫。

他連眉頭都沒皺一下,就像沒中彈一般的緊睨著黎曉曼身上的炸彈,想辦法拆除。

黎曉曼見他中彈了也不離開,她雙眸中的淚水流的更加洶湧,既心疼又擔憂的哭喊道:「司昊,我求你了,不要管我,不要管我,你快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我不要陪我一起死,司昊,走啊……」

就在這時,Amy從一棵大樹后出來,舉起手裡的槍,瞄準了龍司昊。

「司昊……」黎曉曼見狀,嚇的撐大了瞳孔,擔憂的大喊。

龍司昊沒有理會,只是緊盯著炸彈,外部能清楚的看到有三根紅線是連接到裡面的電路板上的,必須要按順序剪斷才行,否則,亂了順序,剪錯一根,都會觸及引線,引爆炸彈。

黎曉曼見他俊美臉龐上的汗水順著鬢邊滴落,如畫的俊眉緊蹙,她為了氣走他,故意冷著聲音說道:「龍司昊,我不要你管,你給我滾,你又不是我的什麼人,你憑什麼來管我?我死是我的事,我不需要你你陪著,你還不配。」

龍司昊緊抿雙唇,沒有說話,仔細觀察著炸彈,最後確定,小心翼翼的拿起左側的第一根線,正準備用手裡的匕首切斷,他的身後便傳來了槍聲。

他狹長的眸子一緊,抬眸睨了眼滿眼淚水的黎曉曼,手起刀落,將那根線切斷……

黎曉曼見狀,身子一顫,閉上了雙眸,炸彈沒有爆炸,還剩下兩根線要切斷。

滴滴滴……時鐘的滴答聲響起。

只剩下五十秒,四十八秒,四十五秒……

而龍司昊因為剛剛沒有閃躲,再次中了一槍,這次傷到的是肩膀,不會致命,但泊泊而出的鮮血卻刺痛了黎曉曼……

她緊咬著下唇,不敢哭出聲,怕會擾亂他的思緒,她知道拆彈需要安靜,可是不斷有人向他開槍擾亂他的思緒,在這種情況下,他卻依然不躲不閃,不離不棄。

他……他為什麼要這麼執著,為了她,他真的可以連命都不要嗎?

「司昊……」

時間只剩下二十秒

龍司昊拿起了第二根線,只是這次他的俊眉蹙的更緊,沒有第一次的果決,他抬眸緊睨著黎曉曼,聲音低沉,「曉曉,怕死嗎?」

黎曉曼眸中的淚水如斷了線的珠子一般滑落,她輕輕搖頭,目光堅定的睨著他,「司昊……我不怕死,對不起!是我害了你,我求你,你走,你走好嗎?」

龍司昊深吻住她的雙唇,狹長的幽眸目光堅定的睨著他,「曉曉,我不會離開你,無論生死,我對你不離不棄。」

他話音落下,便察覺到身後的Amy又準備開槍,突地轉過身,他手裡多出一把匕首,手法凌厲的射向了Amy。

「啊……」Amy的手腕被匕首射中,手裡的槍掉落在地上。

時間只剩下十二秒。

龍司昊迅速轉身,拿起第二根線,俊美臉龐的汗水越來越多,俊眉緊蹙,緊握手裡的匕首,遲遲沒有動手。


他現在不敢確定該先切斷哪一根線,剩下的兩根,其中一根是連接定時裝置的,另一根連接的是引爆系統,他必須在時間沒到之前,先切斷連接引爆系統的那根線才行。

黎曉曼見他緊蹙眉,汗如雨下,她緊緊閉上眼眸,再次睜開,眸底的懼意消失,神色平靜,她睨著他淺淺一笑,「司昊,我很幸運,今生遇到了你,不要給自己壓力,我相信你一點能救我,就是不能,也沒有關係,你不是說,生死不離嗎?那麼炸彈會不會爆炸,都不能分開我們不是嗎?」

「曉曉……」龍司昊抬眸緊緊的睨著她,狹長的幽眸濕潤開來,眸底是對她濃的化不開的深情,彷彿要將她刻畫在心裡一般,他的目光是從沒有過的深切與堅定。

八秒……七秒……六秒……

聽著這催命符的滴答聲,黎曉曼盈淚的雙眸緊緊的睨著他,「司昊,如果有來生,一定要讓我先遇到你,我一定會用生命來愛你。」

話落,她便閉上了雙眸,等待著死亡的來臨,淚水順著她的臉頰淌下。 時間只剩下五秒。

龍司昊神色一凜,拿起第二根線,閉上了雙眸,刀子迅速劃下……


「滴……」

炸彈沒有爆炸,龍司昊心中一喜,傒地睜開了緊閉的幽眸,在只剩下最後兩秒時,立即切斷了第三根線。

一切歸於平靜,沒有聽到爆炸聲的黎曉曼睜開了雙眸,「司……唔……」

她剛要出聲,雙唇便被龍司昊猛然封了住,他將劫後餘生的喜悅化作猛烈的吻落在了她的唇上。

黎曉曼被他吻的不能呼吸,她抬眸睨著瘋狂的他,眸底劃過釋然與欣喜,他們沒事,是老天爺給了他們機會,她會珍惜,以前的黎曉曼已經死去了,現在的黎曉曼會用生命來愛眼前這個同樣用生命來愛她的男人。

「啪啪啪……」

這時,身後傳來一陣掌聲,多雷斯冷如寒潭的聲音傳來,「想不到冷血無情的龍少也會這麼深情啊!這個遊戲好玩,今天就到此為止。」

話落,多雷斯陰冷的目光帶著深意的睨了黎曉曼一眼,便帶著Amy離開。

兩人剛上車,凌寒夜,蘇奕,洛瑞,以及霍雲烯就開車趕到了。

龍司昊見凌寒夜等人趕到了,垂眸目光柔和的睨著懷裡的黎曉曼,在她的額間印了一吻,聲音低沉的說道:「曉曉,我先讓洛瑞送你回去。」

「那你呢?」黎曉曼見他身上受了兩處槍傷,原本皓白的真絲襯衫被染紅,她一陣心疼,清澈的水眸擔憂的睨著他,「司昊,你受傷了,先去醫院好不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