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南宮辰這邊打開了心結可茹熙那邊卻心塞了,怎麼給南宮辰打電話都打不通,難道他連接她的電話都不願意接了嗎?南宮辰就這麼小氣的嗎?就算赫天翼是真的用的苦肉計,可在那種突發狀態下要她如何做出正確的判斷?她也不過就是問了赫天翼一句不是嗎?這就足以給自己判死刑嗎?

越想越想不通,所以乾脆茹熙擦了擦淚,然後跑出了房間,她軍區都去了難道還差去他家找他嗎?

“爸媽,我出去一趟馬上回來。”茹熙匆匆的跑下了樓,見狀童心忙問:“這麼晚了你去哪兒啊?”

可是茹熙已經聽不到了就是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茹熙開着車飛速的行駛在公路上,跟不要命了一樣,她就是想去問清楚南宮辰現在到底是怎麼想的?

她先是去了南宮辰的私人府邸因爲她有那裏的鑰匙,而且南宮辰很少會回南宮家基本上都是自己住,到了家門口之後茹熙猶豫了一下,想要敲敲門的可是想了想還是直接用鑰匙打開了房門走了進去,進去了目及之處都是空蕩蕩的,難道他不在家嗎?難道註定她就是找不到他的?

茹熙往裏面走了幾步,終於是聽到了浴室裏面傳來嘩嘩的水聲,聽到此茹熙很是開心的一笑,原來他在家。

“南宮辰,南宮辰!”茹熙連忙跑到了浴室門口喊着他,可是在裏面的某人正哼着歌水龍頭開得很大,再加上南宮辰家的這個浴室很大,他壓根就聽不進。

茹熙喊了幾聲都沒有迴應便乾脆打開門進去了,她跟南宮辰做都不止做過一次了,還怕看到他洗澡嗎?可是結果–

“啊!!”就在茹熙進去的一瞬間茹熙和黎明澤同時高分貝的大聲的尖叫出來,茹熙慌忙的捂着眼睛踉蹌的往外跑去,黎明澤也慌忙的胡亂的擦着身上然後裹上了一塊浴巾。

當黎明澤再次走出去的時候茹熙就坐下就漲紅着臉站在那兒,看他出來了茹熙真是震驚的問:“你怎麼會在這兒?南宮辰呢?”

遇到這種事茹熙覺得尷尬黎明澤更是覺得尷尬,畢竟被看的人是他所以更是覺得難堪,聽茹熙這麼問黎明澤覺得很是不解:“南宮辰回家了呀,這裏他暫時讓我來住,你不知道嗎?”

問完之後黎明澤自然是知道茹熙是不知道的,於是很是氣惱的罵了一句:“南宮辰這個混蛋,也不告訴你我在這兒也不告訴我你還有鑰匙。”

面對黎明澤的話茹熙已經是想不到別的了,她緊緊的咬着脣角,看着黎明澤哭着問出來:“他是在躲着我嗎?”

說完茹熙就忍不住哭了出來,看到此黎明澤慌了,連忙哄道:“哎呀,我說茹熙,你別哭啊,你這一哭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你別哭啊,什麼他在躲着你啊?你們兩個不是剛一起從軍區回來嗎?現在是又鬧矛盾了?” 幫姑姑,童童跟姑姑站一邊邊——

“這段時間你就讓小汐靜一靜吧,我是她嫂子。”

慕彥沉看着屏幕上的這一句,一怔,才反應過來,是雲汐的嫂子陶安的語氣。

想到之前也一起吃過兩次的飯,有見過,印象中她是一個溫婉親切的女人,平日裏也偶有聽雲汐提起過,說她的嫂子怎麼怎麼好——

他給雲汐發去的信息,爲何是陶安回的?

因爲雲汐在雲霽陽那兒?雲霽陽不讓她與他接觸?

這是慕彥沉唯一想到的一點,畢竟,中午見面的時候還好好地,這邊又來了老朋友,一直招呼着,確實分了些心,沒有能細想到,在他將雲汐送到諮詢中心之後,下午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鈐。

於是,看完後,他也沒有再回覆過去,手機放回褲袋,重新推門,進了包間裏——

醫院

陶安握着手機,轉身從走廊要進病房中,將手機放回病牀邊的抽屜裏,

雲霽陽走過來,說:“手機關機了,免得誰又要打來。”

這樣的時候,雲汐還躺在病房裏睡着,身邊認識的,該出現的都在了,手機,雲霽陽覺得對於雲汐來說就已經沒有了意義。

陶安看他一眼:“何必呢?”

剛剛,是雲霽陽發現了雲汐手機上有短信提示,而且是慕彥沉發來的,中午雲汐跟慕彥沉見過面的事情他們都不知道,就以爲是慕彥沉在將雲汐趕出慕家之後,又莫名其妙發來這樣的信息想要挽回雲汐。

當時陶安就在身邊,擔心雲霽陽看到後生氣下會對慕彥沉說什麼話,於是才主動拿過了雲汐的手機,說自己會給慕彥沉回一條,讓他給雲汐冷靜的時間。

“什麼何必,他既然把小汐趕出慕家,卻還敢發來沒事兒一樣地讓人記得吃飯?什麼意思,小汐是他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嗎!”

說着,拿過了陶安手裏的手機,直接按了關機鍵,走進去,隨手放進牀頭櫃子的抽屜裏。

陶安是在雲霽陽來醫院瞭解好了雲汐的情況後叫過來的,畢竟,照顧病人這樣的事,還是陶安合適,大家都是女孩子。

病房的沙發上,雲童宇很安靜地趴在那兒畫畫,陶安走過去,他就拿起自己的畫給陶安看:“媽`咪,童童會畫蛋糕。”

音量不大,小心翼翼地,還看了病牀那邊一眼:“姑姑怎麼還沒有醒來?”

陶安將他抱在懷裏,輕聲說:“姑姑身體有點不舒服,讓她好好睡一會兒,童童不許吵鬧哦。”

雲童宇乖乖點頭:“童童不吵,童童很聽話。”

“可是,姑父呢,姑父爲什麼沒有來陪姑姑?”雲童宇弄不懂,以前去姑姑家,總是看到姑父跟姑姑在一起,但是最近,他見到姑姑的時候,都沒有一起見到姑父了。

走進來的雲霽陽,聽到兒子的這話,徑直過來,一把將小家夥抱起,那麼輕鬆,讓小家夥坐在他有力的臂膀上,帶出了門外。

陶安沒有跟出去,走到了雲汐的牀邊坐下。

平時雲汐就是肌膚白`皙的,現在看着臉色更顯得有些蒼白,陶安看着她的臉色,輕嘆氣。

門外,離了病房門口不遠,雲霽陽抱着自己的小兒子。

“童童,能不能答應爹地一件事。”

“什麼?”童童睜着大大的黑溜溜的眼睛,看着自己老爸,老爸有事要跟他商量,這真是難得,疑惑地眨着眼。

“以後……別在你姑姑跟前提起慕,提起姑父,別提那兩個字。”

雲霽陽耐心說。

“爹地,爲什麼不能提姑父?姑父對姑姑好,對童童也好——”雲童宇小嘴扁起來,可憐巴巴地看着自己老爸。

雲霽陽嗤哼一聲:“小孩子懂得什麼,再說,他哪有對你姑姑好,這次就是他把你姑姑趕出門了,你姑姑心裏一定很傷心,所以,童童不許再提他,也不要叫什麼姑父了。”

雲童宇不相信地睜大了眼:“姑父才沒有把姑姑趕出來。”

小小人兒,語氣倒是篤定,小臉兒有點氣鼓鼓地。

雲霽陽繼續說:“就是趕了,你看,現在姑姑都不回姑父家去了,你說,你到底是幫姑姑的好孩子,還是幫着外人的孩子,你自己選吧。”

說着,雲霽陽把雲童宇放在地面上。

雲童宇手擰着自己小t恤的一角,好像很糾結,好爲難……

然後才仰頭看自己老爸:“幫姑姑,童童跟姑姑站一邊邊——”

雲霽陽總算是欣慰了,彎身,伸手揉他的小腦袋:“這才是姑姑的好侄兒,是爹地的乖兒子!”

酒店裏,慕彥沉正跟許明山李東海一起吃飯說話,包間的門突然推入,然後,一個纖瘦的身影就快步走了進來。

“哥——”

慕彥沉聞言,一轉頭,看到是自己的妹妹,慕悅然。

“悅然,過來,哥給你介紹人。”慕彥沉說。

慕悅然明顯臉色不好看,欲言又止地,可看到包間裏確實有外人在,不好說什麼,先走了過去。

“明山,這就是以前我跟你提過的,我的妹妹,悅然。前幾天大學剛開學,去了學校一週,這纔剛回來。”

慕彥沉摟着慕悅然,對面前的許明山介紹,然後他又轉頭對慕悅然說:“悅然,這是哥在部隊時感情很好的朋友,快,喊人。”

慕悅然緩了緩臉色,很有禮貌地打招呼:“你們好。”

“原來這就是以前你跟我提到的妹妹啊,長得真乖,長大了,都上大學了。”

許明山笑着說,長得漂亮又有禮貌的女孩子,總是容易贏得好感的,身邊的李東海也憨憨地笑着。

“唔,她可一點不乖。”慕彥沉不贊同地搖搖頭道。

慕悅然來是有要緊事的,不想磨蹭,直接說:“那個,我有點話想單獨跟我哥哥說兩句——”

“好好,你們自便,別客氣,我們不用招呼。”許明山忙說。

慕悅然笑着點點頭,拉着自己哥哥的手臂,帶往包間往。

出來,慕彥沉蹙眉問:“怎麼了?”

現在只剩兩個人,這層樓都是vip豪華包間,也不會有什麼人隨意亂走動,很安靜,可以說話。

“怎麼了?該是我問哥你怎麼了,我才去了學校一週呢,剛纔一回家,就聽到發生了那麼大的事——”

慕悅然臉色着急:“哥,你跟汐姐到底怎麼了?再怎麼吵架,也不能讓她離開家裏呀,之前你的計劃呢,不是說還要等着雲大哥點頭答應你們的婚事麼,怎麼現在突然就這樣?”

慕悅然一口氣說了好多,慕彥沉聽着,沒有多大的反應,問:“誰跟你說的這些?”

“還有誰?整個慕家誰不知道啊現在,你別扯開話題,先說現在怎麼辦吧。”慕悅然比較在乎這個。

“還能怎麼辦,就這樣,大家分開一陣,或許也不錯。”慕彥沉神色平常地。

“哥你怎麼突然這樣了,一點都不像你了,我不喜歡這樣的哥哥。”慕悅然皺眉看着慕彥沉,覺得在自己哥哥這兒是說不通了,轉身就走。

“去哪裏?還沒吃晚飯吧,進去一起吃點。”慕彥沉喚她。

“不吃了,我還有別的事要做。”慕悅然頭也不回,不看自己哥哥一眼,聲音飄來,人已經往前徑直而去。

慕彥沉看着她的背影,心中輕嘆,有些事,不是大家看到的那個樣子的……

從酒店出來,慕悅然就想着聯繫雲汐,可是打雲汐的手機,是關機的狀態,試了好幾遍,只能放棄,正好有朋友的電`話打入,知道她今天週末回家,約她出去玩,畢竟是小女生,也念着自己的朋友,心思就轉移到別處去了,心想,等明天再聯繫雲汐看看吧。

晚上,商譽來送慕彥沉還有許明山跟李東海回慕家。

吩咐傭人安頓好那兩人住在客房,慕彥沉回了自己房間。

剛脫掉外套,手機響了,拿起來看,有些意外,難得地——是宋梓睿。

他接起來。

那邊的聲音稍有猶豫,但是還是道:“這事情,雲霽陽跟我打過招呼說不要告訴你,可是我尋思着吧,到底還是你才是我兄弟,所以……”

頓了頓,宋梓睿繼續說:“雲汐她今天下午出了意外,受傷進了醫院,現在還在,你要不過去看看?” “張媽!”區少辰看都不看盛晴,而是轉頭看向張媽,聲音平淡的吩咐道,“請警察進來吧,家裏對瘋子的容納度是零!”

“好……”

“站住!”盛晴突然吼了出來,她雙眼充血的瞪着張媽,隨即撿起地上的一片花瓶碎片,指着張媽,“你敢出去,我就殺了你!”

張媽不由的一驚,站在那裏進退兩難,目光擔憂的看向區少辰,不知該如何是好。最新最快更新

“盛晴,你瘋了?”盛子墨驚訝的看着自己的妹妹,簡直不敢相信,她竟會做出這麼瘋狂的事來。

“我是瘋了!”盛晴突然轉頭看着穆井橙,目光裏全是殺意,“我的家已經毀了,難道我還不能瘋嗎?”說完,她將目光轉向區少辰,那個看起來雲淡風輕一般,便把她以及整個南盛集團推向地獄的男人,“區少辰,憑什麼要這麼對我們,憑什麼?”

盛晴突然瘋了一樣的吼了出來。

原本因爲她的胡鬧,讓南盛集團處於這樣的危機,她已經夠自責了,所以才會瘋了似的衝到穆井橙這裏發泄,想將自己心裏的委屈全都撤到她的身上,卻沒想到,自己的再次胡鬧,竟會將南盛唯一的機會給破壞掉。

這一刻,她心裏的恐懼早已無法控制的變成了一種憤怒。

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憤怒。

“憑你傷害了我的女人!”區少辰很坦然的看着對方,即使說的那麼自私,卻依然很光明正大的道,“我區少辰的女人,我自己都捨不得碰她一下,你卻污她名聲,打她耳光?”說到這兒,區少辰的神色不由的一冷,目光裏帶着殺氣的看着盛晴道,“你可知道,你的五根手指,對於她來說算什麼?”

“什……麼?”盛晴在他帶着殺氣的目光之下,早已嚇破了膽,整個人有些萎縮的往後退了一步,聲音因爲緊張而微微的發抖。

“奇恥大辱!”區少辰低沉的聲音說出這四個字,目光裏的寒意也更深了。

“可我也被打了啊!”盛晴想爲自己爭辯,“我只打了她一個耳光,可是我……”盛晴想了想,“我被我爸,我哥打了二次!而且……”

“你的家事我管不着,但我的家人……你沒資格,也不允許你傷害!”區少辰低沉的聲音警告她,“所以,你和盛家,必須爲此付出代價!”

聽到區少辰的這一番話,不止是盛晴,就連盛子墨都不由的心裏一沉。

區少辰的做事風格,即使他沒領教過,卻也是聽說過的。

雖然他對穆井橙言聽計從,甚是寵溺,但是在商界,卻是一個閻王的角色。別人對他言聽計從,不只是因爲他辦事雷厲風行,不留情面,更因爲他權勢了得!

如果說區少辰在這個世界上有什麼辦不了的事,那麼……除了穆井橙逃離的這五年之外,似乎沒有別的了。

而南盛集團現在栽到了他的手裏,恐怕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但你如此偏激,對穆井橙就真的公平嗎?”盛子墨有些微怒的看着區少辰,雖然他要保護的女人,正是自己想要保護的,可如果這樣真的會傷到盛家,甚至是自己的親人的話,他也不會罷休,“你問過她的感受嗎?”

聽到哥哥這麼說,盛晴像突然得了到什麼啓示一般的看了穆井橙一眼。

當看到她的臉色也不怎麼好看,甚至有些緊張時,她瞬間找了到某些突破口般,立刻開了口。

“對啊!你問過她的感受嗎?沒準兒她看在南宮耀的面子上,不想爲難南盛呢?畢竟,南盛集團是南宮家和盛家的合併,萬一南盛不在了,南宮耀會瘋也不一定呢?”說到這裏,盛晴還一副徵求意見般的轉頭看向穆井橙,“對吧穆小姐?”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投向了穆井橙。

而穆井橙原本還有些擔憂的神色,現在卻突然變的淡定了起來。

她目光微微的眯,脣角微揚的看向盛晴,那個想要挑起事端的女人,“如果我沒意見呢?”

“什麼?”盛晴驚訝的看着她,“你竟然忍心看着南宮耀變的一無所有?”

“他那麼對你,難道你不想他變成那樣嗎?”穆井橙反問她。

“我……”盛晴一瞬間竟無言以對。她這麼鬧騰,不就是爲了讓南宮耀回到自己身邊嗎?可現在的主題,竟然是讓他一無所有?這是盛晴從來沒有想過,也不敢想的問題。

看着盛晴的氣焰就這樣被壓了下去,穆井橙也懶得再跟她浪費口舌,“各位自便,我上樓照顧兒子,再見!”

說完,穆井橙便頭也不回的轉身上去。

可就在這個時候,盛晴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穆井橙,你太沒良心了!南宮耀爲了你失去了一切,你真的忍心置他於死地嗎?你這樣做對的起他對你的良苦用心嗎?你……”

“盛小姐!”穆井橙突然轉頭,目光冷冽的看着她,“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才是南宮耀的妻子!而這件事情的起因是什麼,我想你比我更不清楚,到底是誰置南宮耀於死地,應該不用我說了吧?”

“你?”

穆井橙掃她一眼,然後轉身離開了。

不管盛晴的目的是什麼,也不管區少辰會拿南盛怎麼樣,那都與她無關了。

除了南宮耀昨天的所作所爲之外,更因爲盛晴今天的叫囂。之前顧忌南盛是因爲姚海約,但現在想想……那畢竟是盛南強的老婆,盛晴的母親。

與自己無關!

如果有朝一日,她需要自己幫助,她一定會幫,但……那並不代表,她可以拖區少辰的後腿,更不代表,她可以向盛晴,甚至是南宮耀示弱。

看着穆井橙就這樣消失在自己面前,盛晴唯一爲南盛集團求情的機會也變的渺茫了起來。

可就在這時,她又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

那就是……穆井橙跟南宮耀的事情,難道區少辰真的不在乎嗎?

如果她能說服區少辰只針對南宮耀,放棄對南盛集團的收購的話,那麼……至少她可以爲盛家挽回損失,至於南宮耀…… 009 認識自己

文雅目瞪口呆地看着齊陌遞到自己面前的 劇本,恍恍惚惚地接了過來,抱着那厚厚一疊的紙,文雅張了張嘴,卻什麼都問不出來。

“你是想問,爲什麼選你?”如斯聰明,齊陌不難猜到這個女孩的心理,他一雙桃花眼染上了些許沉思“你用最簡單的方式最直觀地表現了角色的內心,不虛假顯得很真實。而你……”

“雖然你演得很出色,但是過於追求表演,反而忘了最根本的東西。”他轉向許暮,看着眼前這個咬着下脣,滿臉倔強的女孩,他淡淡一笑,卻是如同一夜百花開來一般清新俊逸“話劇雖然是一種略微誇張的表現方式,但是同樣是要讓觀衆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角色的內心世界,太多花俏多餘的動作,只能是累贅。”

他說的沒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